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捭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任誰都看出,文淵鳴敗了。

  敗得一塌糊涂!

  甚至,他這樣一個睥睨傲世的絕才,都不得不開口認輸!

  全場寂靜,落針可聞。

  阿寧內心激蕩,內心震撼到無以復加。

  在蘇奕今日登上演道臺之前,她內心深處一直把蘇奕視作需要由自己來庇護的對象。

  可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我之前那些舉動,在他眼中,或許都顯得很可笑吧……”

  阿寧心中自嘲。

  可她并不為此難過,相反無比激動和高興。

  因為,蘇奕眼下所做的一切,是在為她出氣!

  之前,曾將她尊嚴踩在腳下的文淵鳴,而今則像條死狗一般,被蘇奕徹底打趴下!

  “姐姐,蘇大哥他究竟有多厲害?”

  阿黎喃喃。

  少女很迷糊,只覺認知一次又一次被顛覆,無法想象蘇奕究竟有多強大。

  這個問題,連阿寧也無法回答。

  因為,哪怕是鎮壓文淵鳴,蘇奕都顯得太輕松,如若碾壓不堪一擊的土雞瓦狗,分明是沒有動用全力!

  馬行空等人沉默了。

  錢羽也沉默了。

  在場絕大多數人,都陷入沉默。

  這樣一戰,太過震撼人心,以至于誰都很難找到精準的言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

  “還不住手——!”

  有人怒吼。

  是落云仙宗那位華袍老者。

  他又驚又怒,臉色陰沉可怕。

  全場目光,都齊齊看向蘇奕。

  蘇奕哦了一聲,腳尖發力,一腳將文淵鳴踹出了演道臺。

  尚在半空,文淵鳴的軀體忽地炸開,鮮血迸濺,只剩下一道神魂。

  這讓所有人驚悚,難以置信。

  這是廢了文淵鳴的道軀啊!

  哪怕文淵鳴以后能恢復過來,怕都得元氣大傷,影響其修行!

  “姓蘇的,你好狠!!”

  文淵鳴的神魂猙獰,嘶聲大叫。

  “我講規矩,才饒你一命,再敢聒噪,可別怪我不講規矩。”

  蘇奕語氣輕描淡寫。

  文淵鳴氣得神魂都在哆嗦,可似畏懼于蘇奕的威勢,竟是不敢再說一個字,轉身而去。

  全場眾人神色復雜。

  文淵鳴慘敗,不止名譽掃地,自此他身上那些耀眼的光環,都會隨之消散。

  什么年輕一代界王境無敵、什么景洲界王境十大翹楚之首……都將隨著今日的慘敗,煙消云散!

  “你來回答,我是不是守擂成功了?”

  蘇奕目光看向北霜劍宗那邊的一個黑袍老者。

  “這得看是否還有人挑戰你。”

  黑袍老者臉色難看。

  最初,蘇奕登上演道臺上,他曾對蘇奕惡言相向,認為他注定守擂失敗,有死無生。

  可現在發生的一切,就如一記耳光般,狠狠抽在寵他臉上,火辣辣的疼。

  蘇奕目光環顧四周,道:“還有誰?”

  無人應答。

  氣氛靜悄悄的,那些參與仙會的風云人物,全都不敢和蘇奕對視。

  這一次,根本不等北霜劍宗宣布,紫天神宮的一位大人物笑著起身,道:“恭喜小友守擂成功!”

  緊跟著,其他一些大人物也紛紛開口,笑著恭賀。

  此次七星仙會,竟殺出如此驚艷的一匹黑馬,這讓那些修仙勢力紛紛心動,生出愛才之心。

  甚至,都已開始思忖,該如何拉攏蘇奕。

  “怎么從來沒人跟我說過,這吃軟飯的竟然是個深藏不露的奇才?”

  馬行空說著,目光看向其他大人物,“你們說,我現在豁出去老臉去挽留這樣的奇才,還有機會嗎?”

  眾人面面相覷,皆沉默了。

  “想屁吃呢!”

  常樂行暗自冷笑。

  誰能忘記,最初蘇奕決意進行守擂之戰時,馬行空曾斬釘截鐵地表態,徹底劃清和蘇奕的界限?

  馬行空目光又看向阿寧,道:“阿寧,你若能將蘇奕拉入我們玉霄仙宗,等回宗門,我必為你邀功!”

  阿寧直接就無視了。

  這讓馬行空頗為難堪,陰沉著臉,不再在想什么。

  “也就是說,今日我可以拿第一名的獎勵了?”

  演道臺上,蘇奕再次開口。

  “不錯!”

  許多大人物笑著點頭。

  “好,大會仙會落幕時,把獎勵送到玉霄仙宗弟子阿寧那里。”

  蘇奕說著,徑自離開演道臺,朝北霜劍宗那邊行去,“誰是孫云奇,給我滾出來!”

  聲傳全場。

  人們都錯愕,倒吸涼氣,這蘇奕是想做什么?

  唯有阿寧和阿黎明白了,姐妹倆都不禁心顫,想起數天前蘇奕說的那句話——

  我幫你們出氣!

  無疑,蘇奕此次出場,絕不僅僅只是要收拾文淵鳴,而是要幫她們姐妹倆報仇雪恥!

  只是……

  姐妹倆都沒想到,蘇奕竟當著無數人的面,向孫云奇這位北霜劍宗的長老宣戰!

  須知,北霜劍宗本是七星仙會的東道主,這天鼎仙城都在北霜劍宗的地盤上。

  可偏偏地,蘇奕就這么做了!

  而一些人的目光,下意識都已看向一個方向。

  那里坐著一個長袍男子,正是北霜劍宗長老孫云奇。

  當聽到蘇奕讓他滾出去,孫云奇一張老臉都拉下來,勃然大怒,道:“年輕人,你這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全場寂靜,一片壓抑。

  “且冷靜,先問一問緣由。”

  一個仙風道骨的白袍老者開口。

  展長湖!

  北霜劍宗太上長老,一位名副其實的宇境仙人!

  此次七星仙會上,展長湖也是唯一一位仙境存在,坐鎮全場,起到定海神針的作用。

  “小友,我派長老孫云奇,莫非曾得罪過你?”

  展長湖起身,一股屬于仙人的威壓頓時彌漫全場,眾人無不噤若寒蟬。

  那等仙威,讓在場那些羽化境大人物都膽顫心驚,不敢妄言。

  唯有蘇奕,似渾然不覺,自顧自朝這邊行來,根本就懶得解釋。

  他直言道:“等我收拾了這老混賬,你去問他便可。”

  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當著展長湖的面,叱罵孫云奇老混賬!并且還要收拾孫云奇!

  “這小子他……瘋了嗎……”

  馬行空喃喃。

  他都被驚到,難以置信。

  “年輕人,你未免太放肆!”

  展長湖臉色一沉,怒極而笑。

  他堂堂仙人,和顏悅色開口,已足夠給面子。

  不曾想,這年輕人竟然囂張到都不把他放在眼中的地步!

  “放肆?”

  蘇奕眉頭微皺,旋即輕嘆道,“今天,我已經足夠收斂了啊……”

  時,他一步邁步,朝孫云奇掠去。

  “站住!”

  展長湖徹底被激怒,揮手朝蘇奕按去。

  仙人一怒,天地色變。

  僅僅那等可怕的威壓,讓不知多少人駭然色變。

  而隨著展長湖這一掌按出,璀璨的仙道法則交織,化作一座神山,朝蘇奕鎮壓過去。

  欲將蘇奕徹底鎮壓!

  “給臉不要臉!”

  蘇奕冷哼,掌指如劍,當空一斬,那座神山應聲而裂。

  光雨飛濺中,蘇奕袖袍一揮。

  一道劍氣從天而降,斬向展長湖,一舉將這位宇境仙人劈得倒射出去。

  足足在數十丈外,才站穩腳步。

  那張老臉已是一陣青一陣白,寫滿驚駭。

  而這一幕,也讓場中響起一陣驚呼,所有人都被驚得下巴快掉下來。

  一位仙人,竟被撼退了?

  這簡直石破天驚!

  須知,之前哪怕蘇奕鎮壓文淵鳴,可在眾人下意識里,都只把他當做界王境的角色對待。

  誰能想到,這年輕人竟能在揮袖之間,轟退仙人?

  北霜劍宗那邊,已一片混亂,無不駭然失色。

  那孫云奇更是被嚇得亡魂大冒,心中直冒寒氣,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怪物?

  還不等他多想,蘇奕已憑空而至,一把攥住其脖頸,眼神深邃而淡漠,“有句話叫,辱人者人恒辱之,可聽過?”

  孫云奇驚怒交集,色厲內荏道:“你……你想做什么!?”

  蘇奕笑了笑,道:“羞辱你。”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拎著孫云奇,朝玉霄仙宗那邊掠去。

  “找死!”

  展長湖再次殺來。

  他殺機震天,直接動用全力,一掌橫空壓來,仙光這遮天蔽日,恐怖無邊。

  “滾。”

  蘇奕左手揚起,如擂動大鼓般,當空一砸。

  砰!!!

  展長湖來的快,去的更快,直接被蘇奕這一拳轟出去,身上覆蓋的防御仙光都轟然炸開,遭受重創。

  這還是因為蘇奕眼下,僅僅恢復一成左右的修為。

  換做他巔峰時,僅此一擊,就能輕松鎮殺宇境仙人,便是虛境真仙都不夠看!

  “這……這也太強了吧?”

  所有人都有瘋掉的感覺。

  一位仙人,若說第一次被撼退是意外。

  那第二次怎可能還是意外?

  全場震撼時,蘇奕已拎著孫云奇,來到玉霄仙宗陣營那邊。

  “蘇奕,你你……想做什么?”

  馬行空等人像受驚的兔子似的,紛紛從座椅上起身,全力戒備起來。

  “跪下。”

  蘇奕抬手把孫云奇按在地上。

  咔嚓!咔嚓!

  孫云奇膝蓋崩碎,被活生生鎮壓跪地,鮮血頓時流淌一地。他嘶聲欲叫,就被蘇奕禁錮一身力量,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感覺如何?”

  蘇奕聲音溫和,目光看著阿寧和阿黎。

  阿寧、阿黎姐妹兩人愣在那。

  眼前上演的一幕幕,讓兩人都有做夢般的恍惚感。

  一位羽化真人,就那般被蘇奕鎮壓跪在那,也刺激得同為羽化真人的馬行空等大人物渾身發毛,一個個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ps:天鼎仙會這個劇情沒寫好,金魚虛心接受批評和指正。

  接下來,會盡快調整過來,不負大家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