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出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鼎道場四周,響起震天般的喝彩聲。

  演道臺上的文淵鳴,儼然成為全場的焦點。

  慘敗的阿寧,被人攙扶了回來,面如土色。

  “姐姐!”

  阿黎迎了上去,看著阿寧那負傷慘重的模樣,淚水都止不住的流。

  玉霄仙宗長老馬行空皺眉道:“阿寧,早跟你說過,若遇到文淵鳴,直接認輸就行,可你卻偏偏不聽!”

  阿寧眼神黯然,抿唇不語。

  另一個大人物嘆道:“這下好了,不止你顏面掃地,我們玉霄仙宗所有人臉上也沒光彩。”

  就連錢羽都忍不住道:“師姐,你為何就偏偏要逞強呢?”

  阿寧嬌軀顫抖,身心寒冷。

  她剛慘敗歸來,不曾想,迎來的卻是長輩的訓斥和不滿,連同門都在說風涼話!

  而這樣的話語,也讓阿黎無比憤怒,這就是姐姐的宗門長輩和同門師兄弟?

  “照看好你姐姐,我來幫你們出一口氣。”

  悄然間,蘇奕來到阿黎身邊,輕聲開口。

  阿黎一怔。

  阿寧剛遭遇一場慘敗,不止被文淵鳴當眾踐踏尊嚴,還被師門長輩和同窗冷言冷語對待,內心早已充滿屈辱和苦澀。

  當聽到蘇奕的話,一股說不出的憤怒涌上胸腔,忍不住道:

  “蘇奕!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要胡鬧!真出事了,我哪還能救得了你?”

  說著,她眼眶泛紅,幾欲淚流。

  這蘇奕,簡直太讓人失望了,他這是幫忙嗎?

  分明就是在故意添亂!

  蘇奕沒有惱怒,而是伸手輕輕拍了拍阿寧的肩膀,溫聲道:“你啊,且看好就行了。”

  阿寧一愣,心緒洶涌起伏,也不知為何,淚水就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蘇奕這家伙,雖然總讓人操心,讓人失望,可他……卻是第一個站出來,說要替自己和妹妹出氣的啊!

  阿黎忍不住道:“蘇大哥,你……”

  蘇奕笑道:“丫頭,你不是一直想讓我參加這次仙會嗎,現在,我答應你。”

  說罷,他負手于背,轉身而去。

  “蘇奕,你要做什么?這可是七星仙會,你若亂來,我玉霄仙宗可不會保你!”

  錢羽大喝。

  蘇奕沒有理會。

  “瞎胡鬧!既然想找死,無須阻止!”

  馬行空冷哼。

  他和其他玉霄仙宗的大人物,臉色都很陰沉。

  蘇奕這個小輩,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這位神秘存在竟然要出手,看來……阿寧師姐負傷的事情,已徹底激怒了他!”

  常樂行心中喃喃。

  莫名地,他很期待接下來即將上演的一切!

  “下一場,化玄道核心弟子彭青松,對陣北霜劍宗核心弟子聶云雙。”

  一道聲音,在天鼎道場內響起。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那峻拔的身影,已憑空出現在演道臺上。

  這座廝殺戰斗的演道臺上,覆蓋著仙道禁陣,唯有界王境強者可踏足其上。

  其他境界的修士,會被阻擋在外。

  不過,蘇奕早已將他那僅僅恢復一成的修為,壓制到了界王境層次。

  簡而言之,登上演道臺的蘇奕,僅僅一成界王境修為!

  “這家伙是誰?”

  “放肆,你是何人,竟敢擅自登上演道臺?”

  “快下去!”

  ……當看到蘇奕這樣一個陌生人出現在演道臺上,場中頓時響起嘩然聲,喝斥聲不絕于耳。

  作為東道主,北霜劍宗那邊一位黑袍老者站起身來,沉聲大喝:“這年輕人是誰家的弟子?”

  許多目光,都紛紛看向玉霄仙宗這邊。

  馬行空當即淡漠開口道:“此子的確是和我們一起前來,不過,他現在的舉動,都和我等無關,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全場一愣,這是何意?

  難道說,玉霄仙宗那邊起內訌了?

  北霜劍宗那黑袍老者冷哼一聲,目光森然地看向蘇奕,道:“年輕人,你這是想做什么?若不給出一個讓人信服的理由,現在就是你的死期!”

  蘇奕拎出酒壺飲了一口,淡然:“守擂,決生死。”

  寥寥一句話,如有魔力般,讓全場氣氛猛地寂靜下來。

  不知多少人瞠目。

  在七星仙會,的確有這樣一個規矩。

  其他沒有參與仙會名額的界王境角色,若想參與進來,可以選擇守擂戰!

  所謂守擂戰,就是要一個人,承受來自其他所有競爭者的挑戰!

  直至再沒有人挑戰,方才算守擂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在對決中,守擂者一旦輸了,就要付出性命的代價。

  守擂者贏了,則不能傷害挑戰者的性命。

  這樣的規矩,自然很不公平,也無比殘酷和苛刻。

  以至于在過往歲月中,每一次七星仙會上,幾乎沒有誰敢用守擂的方式,參與到這樣的競爭中。

  可誰曾想,就在今日此時,卻有人站出來,要守擂,決生死!!

  這任誰能不驚?

  “蘇大哥他……”

  阿黎心都懸在嗓子眼,被驚到了。

  阿寧眼神恍惚,心中也震顫不已,可最終,她只低聲安慰妹妹道:“別擔心,他既然這么抉擇,必是另有依仗。”

  話雖這么說,她心中則一點底氣都沒有,甚至懊悔早知如此,無論如何也要勸住蘇奕!

  而現在,已根本沒有機會去挽回了。

  “守擂?呵,分明就是嫌活得不耐煩了!”

  馬行空搖了搖頭。

  錢羽附和道:“長老所言極是,那小子怕是根本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

  他很亢奮,數天前,他曾在蘇奕面前丟盡顏面,早想著找機會弄死蘇奕,可不曾想,蘇奕竟然在這時候選擇自己去送死!

  死寂的氛圍,被滔天的嘩然聲打破。

  天鼎道場像炸開了鍋。

  “這人是誰?竟有如此膽魄?”

  “這可是拿命在賭!依我看,若非實力強橫之輩,斷不敢就這般冒然登臺!”

  “這下有熱鬧看了!”

  ……喧嘩的聲音響起時,那七大仙門中的界王境風云人物,都在打量蘇奕,似要看一看這究竟是何方神圣。

  可最終,他們都失望了,沒有認出蘇奕的身份。

  “守擂?”

  北霜劍宗那邊,黑袍老者冷笑道,“好,成全你!現在,守擂之戰可以開始了!誰若愿拿下那狂徒,盡可以出手!”

  一番話,響徹全場,也壓下場中的嘩然聲。

  “我先來!”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就見一個身穿藍衫的男子,凌空踏步,朝演道臺上掠去。

  彭青松!

  化玄道核心弟子。

  之前,若非蘇奕橫插一腳,本該他登上演道臺,和北霜劍宗的核心傳人聶云雙對決。

  而蘇奕的出現,自然第一個讓彭青松不爽。

  他憑空來到演道臺上,掐了個劍訣。

  頓時,一柄松紋古劍掠出,上面道道紋路,宛如古松蒼勁,化作一片青霞。

  道劍一出,虛空中閃過片片霞光,縱橫百尺。

  而彭青松的氣息,則變得凌厲懾人。

  “這彭青松是一個劍道奇才,在景洲年輕一代的界王境中,屬于頂尖角色,雖比不得謝云峰、周不渡、鄭天圖這些蓋世人物,但也是此次七星仙會上,競爭前十名的有力人選之一!”

  阿寧輕語,眉梢間已盡是憂色,

  “蘇大哥肯定能贏的!”

  這一刻,阿黎神色反倒變得堅定起來,“我相信他。”

  馬行空等人都搖頭笑起來。

  彭青松的實力,讓他們這些大人物都倍感驚艷,豈是蘇奕那個吃軟飯的角色可比?

  事實上,不止馬行空等人如此想,在場大多數觀戰者,都對彭青松充滿信心。

  反倒是蘇奕,或許因為太陌生的緣故,支持者寥寥。

  “報上名來,我的劍下,不殺無名之輩!”

  演道臺上,彭青松眼神冷厲開口。

  蘇奕只瞥了此人一眼,道:“你還是離開吧,我此來,只為鎮壓那個名叫文淵鳴的混賬。”

  此話一出,全場錯愕,差點以為耳朵聽錯了。

  這守擂定生死的家伙,竟是沖著文淵鳴來的!?

  何其狂哉!

  在場一些大人物們,都忍不住笑起來,這年輕人,還真是無知啊……

  “他……唉!”

  阿寧幽然一嘆,心緒翻滾。

  她哪看不出,蘇奕的確是一心要為她出氣?

  這讓她感動,但更多的是擔憂!

  而在落云劍宗陣營,文淵鳴正坐在那飲茶,連眼皮都沒抬一下,直接無視了。

  彭青松無法無視!

  這守擂者沖著文淵鳴而來,豈不是意味著,他這個挑戰者根本不行?

  “那就要看看,你能否先過我這一關了!”

  彭青松直接動手。

  劍吟響徹,彭青松揮劍出擊,虛空中,劍氣凝聚,匯聚如山,巍峨厚重,似要壓塌天宇。

  這般劍道,讓人嘆為觀止。

  更多的人,則將目光盯在蘇奕身上,想看看這個面孔陌生,敢于守擂決生死的年輕人,當如何應對此戰。

  就見——

  蘇奕微微搖頭,看也不看,伸出晶瑩如玉的手掌,屈出一指,隨意點下。

  云淡風輕。

  平平無奇。

  可當這一指點出。

  嘭!!!

  那巍峨神山般的劍氣,卻似泡沫般炸開,化成道道劍氣破碎,彭青松含怒之下的一擊,足可鎮殺同境大多數仇敵,可此時,卻顯得很是不堪。

  蘇奕此指,勢如破竹,擊破劍芒后,在彭青松錯愕目光中,輕輕點在了松紋古劍的劍尖上。

  咔嚓!

  一柄堪稱界王境頂尖神兵的松紋古劍,直接從劍尖處斷開,寸寸炸裂,宛如紙片般。

  到了最后,蘇奕指勁在彭青松胸口一點,然后如蜻蜓點水般收回。

  而彭青松,直接凌空倒射出去,狠狠滾落演道臺之外,其胸口都被鑿穿一個血窟窿,發出凄厲的慘叫。

  一指破劍山,斷古劍,敗彭青松!!

  全場死寂,無不為之瞠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