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七星仙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七月初七。

  引發景洲天下矚目的七星仙會,在天鼎仙城“天鼎道場”拉開了帷幕。

  參與仙會的,分別有落云仙宗、化玄道、天音神山、北霜劍宗、紫天神宮、混元道門和玉霄仙宗。

  其中,北霜劍宗乃是東道主。

  清晨,破曉時分。

  天鼎道場四周的坐席上,已是人山人海!

  景洲七大仙門的大人物們,各自坐鎮在自家陣營中。

  參與此次仙會爭鋒的,除了七大仙門的一眾年輕一代界王境風云人物之外。

  還有一些在景洲境內名噪一時的界王境高手。

  共有近三百人!

  當這一場盛會拉開帷幕,這些年輕一代的界王境人物,就將在位于天鼎道場中央的演道臺上進行角逐。

  歷經層層淘汰,會選出最終的前十名!

  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年輕一代天驕,陸續出現在天鼎道場內。

  他們或英武不凡,或冷峻孤傲,或風姿絕代。

  “是景洲年輕一代十大翹楚之一的謝云峰,來自天音神山,被視作有仙人之姿!”

  “那白衣如雪,飄然如仙的青年,莫非就是化玄道年輕一代最耀眼的曠世天才周不渡?”

  “混元道門的鄭天圖也來了!他被譽為景洲年輕一代界王中才情最驚艷的奇才!”

  謝云峰,背負戰刀,龍行虎步,睥睨傲人。

  周不渡,衣冠勝雪,風流倜儻,飄然出塵。

  鄭天圖,長發似火焰般燃燒,雙瞳如炬,威嚴深重!

  每一位耀眼人物出現,必引發場中一陣轟動和議論。

  “謝云峰是刀修,天音神山年輕一代名副其實的刀癡,周不渡是化玄道當代第一界王,千年難遇的修道種子。至于鄭天圖,金剛不壞之身,修混元仙道,便是我和他對上,也只有一半勝算。”

  阿寧輕語,為妹妹阿黎介紹那一個個參與仙會的風云人物。

  “姐姐,我相信你是最厲害的,肯定能贏了他們,爭下這屆七星仙會的魁首!”

  阿黎聲音清脆道。

  少女已經能開口說話,眉梢間都帶著一絲以前沒有的神采。

  “魁首?”

  阿寧搖了搖頭,輕嘆道,“此次七星仙會上,有那個人在,誰也爭不下這個魁首。”

  所有人都知道阿寧說的是誰。

  文淵鳴!

  落云仙宗年輕一代首席弟子、景洲年輕一代十大翹楚之首、萬古難遇的絕代天驕!

  在整個景洲界王境中,無論是誰,都在他面前黯然失色!

  文淵鳴自出世以來,橫推無敵,據說從沒人能逼出他動用全力,一個人,橫壓界王境,無可匹敵!

  “姐姐,你未必不如他!”阿黎認真說道。

  “阿黎,你沒見過文淵鳴出手,根本不清楚,他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阿寧唇邊不由浮現一抹苦笑,道:“我雖也名列十大翹楚之中,可若遇到他,必輸無疑。”

  說著,阿寧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深深的忌憚,以及……欽慕。

  周圍眾人,無不動容。

  連阿黎都被鎮住了。

  在她心中,一向驕傲的姐姐,竟然會自己承認不是對手?那個文淵鳴,到底是何等絕世人物?

  只有蘇奕,懶洋洋坐在旁邊,眼眸眺望天穹,似在發呆。

  什么奇才天驕、什么蓋世人物……終究只是景洲境內的界王境層次的角色。

  若擱在整個仙界,根本談不上什么。

  最重要的是,在還沒有前來仙界時,仙境之下的角色,就早已入不了蘇奕的法眼。

  倒不是狂妄,而是對于滅殺過虛境真仙,誅滅過神使的蘇奕而言,那些個年輕一代角色,真沒有什么可關注的。

  “蘇大哥,以你的實力和才情,不參加這樣的仙會,實在可惜。”阿黎忽地低聲道。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撇了撇嘴。

  這姓蘇的一看就是個吃軟飯的角色,若非阿寧帶著,怕是都無法進入這天鼎道場!

  馬行空等玉霄仙宗大人物也都好笑,這小丫頭著實無知!

  他們都懶得理會。

  唯獨常樂行神色異樣,心中暗道,這位神秘存在足可讓仙人斂眉低目,哪會參與這樣的仙會?

  蘇奕哪會在乎他人的目光?

  他笑了笑,溫聲對阿黎道:“待會,你跟我指一下,哪個是孫云奇。”

  阿黎一怔。

  不等開口,阿寧已湊過來,蹙眉提醒道:“蘇奕,你可不能亂來,若闖出禍,我可幫不了你。”

  兩天前,蘇奕曾說要幫她和阿黎出一口氣。

  原本,阿寧只當是安慰自己的話,誰曾想,這家伙竟似是認真的!

  阿黎也連忙低聲勸阻,唯恐蘇奕意氣用事。

  而此時,馬行空忽地冷冷開口:“年輕人,你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場合,若敢惹事,我玉霄仙宗斷不會庇護你!”

  眾人心中一凜。

  蘇奕不以為意,置若罔聞。

  道場內忽然傳來一陣驚呼,簡直像山崩海嘯般,響徹天地間。

  文淵鳴來了!

  無數目光都齊刷刷望過去。

  就是在場那些大人物們,都停下交談,看向同一個地方。

  就見一個紫袍青年從遠處走進道場。

  他負手于背,長發散落,只是隨手用金冠束起,雙瞳如蒼天般浩渺,不怒自威,仿佛帝王降臨般。

  渾身上下,盡是一股通天徹地的睥睨氣勢!

  文淵鳴!

  那個在景洲界王境稱無敵的蓋世絕才,于此刻駕臨,引發萬眾矚目!

  “他……看起來真的好強啊……蘇大哥,你覺得呢?”阿黎吶吶道。

  少女雖然未曾踏足修行,可遠遠看著文淵鳴,就感受到一種無敵般的氣勢!

  這和其他風云人物截然不同。

  蘇奕好整以暇地坐在那,心不在焉道:“以后你在踏足界王境時,要遠比他更厲害。”

  阿黎怔了一下。

  其他人都不禁好笑,都懶得去辯駁,把蘇奕的話視作“無知”。

  很快,東道主北寒劍宗的一位仙人站出來,宣布參與仙會競爭的規矩。

  而后,隨著一聲鐘鳴響徹全場,這一場萬眾期待的七星仙會,終于拉開了帷幕。

  隨著一位又一位風云人物出場,登上位于道場中央的“演道臺”上進行廝殺角逐,氣氛也變得火爆起來。

  對在場眾人而言,這一次的七星仙會,簡直稱得上群星璀璨,精彩絕倫。

  每一個出場的角色,都有著極為耀眼的光環。

  當一場又一場在界王境層次堪稱頂尖的大戰上演,場中也是掀起不知多少驚嘆聲、助威聲、叫好聲。

  沸反盈天。

  在場那七大仙道勢力的大人物們,都在聚精會神觀戰,偶爾會進行點評。

  就是阿黎都看得神馳目眩,小臉上盡是憧憬。

  這,就是修行者的力量啊!

  焚山煮海、飛天遁地,凌駕于蕓蕓眾生之上!

  蘇奕也認真觀看了片刻。

  可最終……

  他決定不給自己找不自在了!

  收回目光,緩緩閉上眼睛。

  不是這樣的角逐不精彩。

  而是以他如今的境界和眼光去看,簡直就是乏善可陳,毫無亮點。

  他開始思忖和琢磨和自身修行有關的事情。

  清薇送來的那一批仙藥,已被他吞服三株,效果也很顯著,體內充斥的那一絲絲仙王境力量,已被煉化掉四成。

  也讓他那干涸枯竭的修為,終于恢復歸來一部分,大概相當于他巔峰時期的一成左右!

  別看只一成,以他那雄厚到無法想象的大道根基,僅此一成修為,都足以做太多事情。

  “按照這種態勢,不出七天,我體內的傷勢就能徹底愈合,修為也可以徹底恢復過來!”

  蘇奕眸子深處,涌起一絲期待。

  失去力量時,才深刻體會到,什么叫跌落深淵,虎落平陽的滋味。

  忽地,耳畔響起阿黎緊張的驚叫聲。

  蘇奕霍然睜眼。

  就見阿黎望著遠處的演道臺上,小臉蒼白,滿臉的擔憂和緊張,那一對玉手都緊緊攥在了一起。

  玉霄仙宗其他人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而當蘇奕目光看向演道臺上時,就見阿寧赫然正在和文淵鳴對戰!

  只不過,阿寧的處境卻很不堪。

  一身霓裳染血,負傷慘重,長發凌亂,明顯已撐不住。

  反觀文淵鳴,氣勢如虹,睥睨如神,儼然一派絕對碾壓的姿態!

  場中,為文淵鳴的戰力震驚的聲音轟鳴如雷。

  為阿寧惋惜的聲音也不絕于耳。

  沒有意外。

  阿寧慘敗!

  被文淵鳴一掌轟飛出了演道臺,跌落在地,渾身盡是血水,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

  “姐姐——!”

  阿黎心疼得眼淚都流出來。

  全場死寂下來,無不震撼。

  所有望向文淵鳴的目光,都帶著敬畏、震撼和欽佩。

  而阿寧落敗時那凄慘的模樣,更襯得文淵鳴威勢如天!

  演道臺上,文淵鳴負手于背,語氣淡漠道:“對決之前,我就讓你認輸,你卻偏要不自量力,何其可笑?”

  “說實話,似你這般角色,早已不配和我為敵,也不夠資格再躋身景洲界王境十大翹楚的行列,自今以后,你被除名了!”

  這番話一出,全場騷動。

  玉霄仙宗那些大人物的臉色都變得無比陰沉。

  話中的意味,不止是輕蔑和看不起阿寧,更是把阿寧的尊嚴毫不客氣地踐踏在地上!

  地上,阿寧滿身血漬,在微微顫抖。

  面如土色。

  坐席上,阿黎怒目圓睜,氣得小臉鐵青。

  一側,蘇奕眉頭皺起。

五更完畢!囑大家元旦快樂,新年第一天,求一下保底的免費票票  另外,給兄弟姐妹們一本書,書名《太荒吞天決》,也是重生題材,不一樣的精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