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羨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直至看到阿黎在離開道場時,以鮮血在地上寫的那番話。

  蘇奕不由露出一抹欣慰之意,道:“好!有此心志,他日何愁無法鳳鳴九天?”

  若阿黎只傾訴自己的委屈和難過,蘇奕也會很心疼,但遠不像此時那般,會感到欣慰。

  “蘇大哥,那些人的態度太可惡了,連姐姐都被我牽累,被他們冷嘲熱諷,顏面盡失,我會牢牢記住,以后一定要讓他們好看了!”

  阿黎在紙上寫道。

  蘇奕笑著點了點頭。

  他心中暗道,以后是以后,現在是現在,等七星仙會開始,我來幫你們出一口惡氣便是!

  “蘇大哥,這次的七星仙會,姐姐已經幫你爭取了一個機會,你可一定要好好展現實力,爭取獲得一個好名次!”

  阿黎接著在紙上寫道,“我聽說只要排名前十,就能獲得豐厚的獎勵,和獲得一樁仙緣也沒區別。”

  “不過,姐姐說這次參加仙會的,都是景洲各大仙道勢力年輕一代的頂尖人物,蘇大哥你可千萬別有太大壓力。”

  看著少女筆下寫出的那一行行字跡,體會著其中的關切之意,蘇奕心中也泛起一抹溫情。

  可惜,阿黎并不知道,她姐姐爭取的那個機會,早已被玉霄仙宗那些大人物否決。

  不過,蘇奕也沒有談起此事。

  他長身而起,道:“走,去看看你姐姐。”

  阿黎乖巧地點了點頭。

  從返回之后,阿寧就把自己一個人鎖在了房間中,

  她年齡還小,十多歲而已,天賦雖堪稱曠世,可畢竟經歷的世事太少。

  原本,她一腔心血想為妹妹謀前程,本以為憑借師尊的信箋,足可以讓妹妹擁有一個爭取成為“仙苗”的機會。

  可現實就如一記悶棍,狠狠砸在她頭上。

  憋悶、委屈、憤怒、不甘……各種情緒齊齊涌上心頭,讓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之前那些舉動,何等可笑和幼稚。

  阿寧默默坐在那,玉容上盡是黯然。

  她唯一覺得虧欠的,就是妹妹。

  “那蘇奕說的話雖好聽,可在現實面前卻不堪一擊,連修行考核都過不去,又何談什么毅力、氣魄和心志?”

  阿寧嘆息。

  連她都無法否認,妹妹的資質……的確太平庸了。

  “但……”

  阿寧猛地一咬牙,暗道,“不管如何,我也要妹妹踏上修行路,再不讓人這般嘲笑和看低她!”

  剛想到這,一陣叩門聲響起。

  “誰?”

  阿寧蹙眉,她已交代過,不讓任何人前來打擾。

  可誰曾想,叩門聲剛落下,房門就被人推開。

  而后,蘇奕帶著阿黎走了進來。

  “你……是來看我笑話的?”

  阿寧語氣冰冷。

  蘇奕打量了阿寧一番,道:“你們宗門的那些大人物,可曾表態幫你雪恥?”

  阿寧情緒低落,搖了搖頭,道:“沒有。”

  她哪會不清楚,那些大人物們怕是都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眼中,又哪可能會替她和妹妹出頭?

  更別提這天鼎仙城是北霜劍宗的地盤了。

  “你問這些做什么?”

  阿寧蹙眉。

  蘇奕不假思索道:“這口氣,我幫你們出。”

  阿寧:“???”

  她雖感到很荒謬,但心中倒也很受用,聲音也變得柔和起來,道:“你就別添亂了,我已求過馬長老,已經為你爭取一個參與七星仙會的名額,到時候,你可一定要全力以赴,或許就能某個仙道勢力選中,破格選錄為傳人。”

  一側,阿黎也認真點頭,認同姐姐的說法。

  蘇奕不由沉默。

  自始至終,他根本就沒興趣參加那什么七星仙會,可偏偏地,無論是阿黎,還是阿寧,卻都一腔好意地為他爭取這樣的機會。

  最終,蘇奕道:“你們宗門的馬長老已經表態,不會給我參加七星仙會的機會。”

  阿寧頓時驚愕,“怎么可能?”

  阿黎也愣住了,難以置信。

  “我再去問問。”

  阿寧很惱火,“他明明都已答應的事情,怎能出爾反爾?”

  蘇奕攔住了她,道:“我對七星仙會根本不感興趣,若要參加,也無須那姓馬的同意,自可以參與其中。”

  阿寧臉色一冷,道:“你……確定不參加?”

  蘇奕點頭。

  阿寧指著門外,御氣冷硬道:“我好心好意為你爭取機會,你卻這般不當回事,我對你真的很失望,你走吧!”

  蘇奕:“……”

  最終,他沒說什么,轉身而去。

  他想做的事情,誰人勸不了。

  他不想做的,也無人可勉強。

  回到自己的住處。

  蘇奕又躺在了藤椅中。

  阿黎匆匆找來,擔憂地看著蘇奕,而后在紙上寫道:“蘇大哥,姐姐并非生你的氣,而是……”

  不等寫完,蘇奕笑道:“我明白,她是好意,對了,你且將這瓶丹藥收好,去找你姐姐,讓她幫你將這枚丹藥煉化,以后啊,你就可以重新說話嘍。”

  說著,蘇奕拿出一個玉瓶,遞給阿黎。

  瓶中裝著一顆五蘊化清丹。

  阿黎纖弱的身影一顫,明顯有些措手不及,那張小臉上都寫滿難以置信。

  “快拿去。”

  蘇奕笑著催促。

  阿黎這才回過神似的,伸手接過來,指尖都在微微顫抖。

  蘇奕揮手道:“去吧。”

  阿黎深呼吸一口氣,在紙上寫道:“蘇大哥,謝謝你!”

  而后,少女這才轉身而去。

  那纖弱單薄的身影,相比以前,明顯多出一抹輕盈歡快的神韻。

  “謝我做什么,你可是我蘇奕的救命恩人吶。”

  蘇奕輕聲感慨。

  臨近晚上時。

  一道柔潤中帶著一絲獨特磁性的聲音忽地在蘇奕所在的庭院中響起:

  “帝君大人,晚輩已搜集到足夠的仙藥,懇請一見。”

  “進來吧,莫要驚動其他人。”

  蘇奕從房間中走出。

  悄然間,一道挺拔傲人的身影憑空出現。

  一襲素色長衣,長發挽起,纖腰秀項,雖然渾然上下不加修飾,毫無點綴,可依舊難掩她那絕艷嫵媚的儀態,傾國傾城的風姿。

  正是清薇。

  有的女人,可稱作天上仙子,清冷孤傲。

  有的女人,可視作世間禍水,絕代尤物,驚艷天下。

  清薇就是后者。

  這位踏足圣境的仙道妖君,舉手投足之間,自有萬般風流意。

  可面對蘇奕時,她卻恭敬而拘謹,螓首低垂。

  隨著蘇奕走出庭院,緩緩落座在藤椅中,清薇徑自上前,雙手呈上一個儲物寶貝。

  “請帝君大人過目!”

  清薇恭聲道。

  蘇奕修為雖不曾恢復,神魂力量猶在,當即接過玉簡,以神念探入其中。

  數十種稱得上天材地寶級的仙藥,赫然都在其中。

  “不錯。”

  蘇奕贊許道,“才一天時間,就已湊齊了,著實讓我意外。”

  清薇美眸盈盈,紅潤的唇泛起笑意,道:“為帝君大人做事,自當全力以赴。”

  蘇奕收起儲物戒指,道:“你來的時候,怕是早已將此地的情況摸清楚了吧?”

  清薇美眸微凝,低聲道:“晚輩并非有意,而是要查探帝君大人的下落,好方便把仙藥親自送過來,才……”

  蘇奕擺手道:“我不在意這些,而是想問你,你覺得阿黎如何?”

  清薇略一沉默,思忖道:“這小女孩資質的確很尋常,但這都無關緊要,反倒是……晚輩很羨慕她。”

  “羨慕?何意。”

  蘇奕道。

  清薇聲音婉轉清潤,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尚未踏足修行之路,就能得帝君大人垂青,僅此一點,已足以羨煞仙道路上的任何人,晚輩自然也不能免俗。”

  蘇奕啞然失笑。

  半響,他輕聲道,“和我沾上關系,同樣也意味著要承受無法預測的兇險,這就叫福禍相依。”

  旋即,蘇奕搖了搖頭,道:“罷了,不談這些,待我修為恢復時,尚有諸多事情要去做,注定照顧不到阿黎,我想讓她先留下來,由你來照看,指點其修行。”

  清薇嬌軀一顫,喜道:“晚輩定不負帝君大人所托!”

  蘇奕想了想,道:“到時候,順便也問問阿寧的意思,她若愿意,也由你來照看。”

  他之所以這么考慮,無非是愛屋及烏,希望阿黎有個伴,不至于太孤單。

  而阿黎的姐姐阿寧,無疑最合適。

  當然,前提也得看阿寧是否同意。

  “好!”

  清薇不假思索答應。

  “去吧。”

  蘇奕揮了揮手,起身朝房間行去。

  他已迫不及待要修煉,盡早恢復修為。

  “帝君大人,晚輩斗膽問一句。”

  清薇忍不住道,“您……后天真要參加那七星仙會?”

  蘇奕一怔,點頭道:“去。”

  到時候,他要幫阿黎和阿寧好好出一口氣!

  “對了,你莫要摻合。”

  蘇奕提醒。

  他一向不喜仗勢欺人。

  若清薇摻合進來,就太無趣了。

  “晚輩明白,斷不會干擾帝君大人的雅興。”

  清薇甜甜笑道,那絕艷嫵媚的姿容,曼妙傲人的身段,在晚霞映照下,透著令人遐想的致命誘惑。

  蘇奕心中都不禁一蕩。

  仙君級妖女的魅惑,的確太大了。

  饒是他心堅如鐵,都差點把持不住,就別提其他人。

  “可惜啊,我如今修為太低,否則……”

  蘇奕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直至他的身影走進房間,清薇眨巴了一下嫵媚靈秀的眸,似看出什么,悄然抿唇一笑,這才悄然離開。

  當晚,阿寧幫阿黎煉化五蘊化清丹之后,啞巴三年之久的阿黎,終于能開口說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