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無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色漸深。

  蘇奕施施然從小如意齋走了出來,而后徑自朝住處行去。

  清薇、衛暝等人,皆立在小如意齋大門處,目送蘇奕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夜色中,這才收回目光。

  “大人,那位真的是……”

  衛暝似鼓足勇氣般低聲詢問。

  話沒說完,可眾人都懂,衛暝說的誰,于是都不禁屏息凝神。

  “不錯。”

  清薇點頭,眼神飄忽,輕聲喃喃,“見吾如見天,劍道第一仙……”

  眾人皆心顫,下意識縮了縮腦袋。

  縱然早有推測,早有預判,可當被證實為真,他們這些仙道人物,依舊難免震顫。

  “走吧。”

  清薇折身返回,“衛暝,你現在就去通知景洲境內其他十一座小如意齋的主事,讓他們盡快去搜集帝君大人所需的仙藥,誰敢怠慢,提頭來見!”

  這一刻,清薇絕艷精致的玉容上,盡是清冷之色,冷冽如劍鋒,攝人心魄。

  “喏!”

  衛暝領命,匆匆行動起來。

  而清薇則返回住處,掌心一翻,浮現出一塊玉簡。

  這塊玉簡,是蘇奕臨走前所留,清薇還不曾翻看。

  “你們幫我的忙,我總不能白占便宜,否則,若讓你們那位妖帝大人蕭如意知道,怕是非嘲笑我不可,這塊玉簡你且收下,權當我的一點心意。”

  清薇耳畔,似再次回響起蘇奕的聲音。

  “也不知道,這玉簡內究竟是什么。”

  她再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將神識探入其中。

  僅僅片刻,清薇愣住,那挺拔傲人的嬌軀直似觸到電流般,止不住地微微顫抖起來。

  那被一抹白紗裹住的高聳,都蕩起細微的漣漪。

  一股抑制不住的狂喜涌上清薇全身,讓她情緒都有些失控。

  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她的修為一直陷入瓶頸,無法寸進,任憑她費盡心思,苦苦求索,都無法撼動。

  她清楚,若無法破開這個瓶頸,此生道途必將就此止步!

  之前,她之所以鼓足勇氣,主動提出要充當爐鼎,以雙修之法侍奉蘇奕,未嘗沒有借此契機,以獲得蘇奕點撥的心思。

  只是……

  清薇萬沒想到,雖然最終沒能侍奉蘇奕,可蘇奕卻似早已識破她在道途上遇到的天塹,臨走前,贈了她打碎瓶頸的辦法!

  玉簡內,是一種圣境層次的大道感悟心得,恰可以幫她那久久無法打破的瓶頸!

  “之前,我那點小心思,怕也早已被帝君大人識破,可他卻并未怪責,反倒贈予我秘法,助我化解自身困境……”

  清薇心緒激蕩,“此等恩情,我定當用盡畢生去報答!”

  “師姐。”

  常樂行走進大殿,面見阿寧。

  “如何,可查到一些什么?”

  阿寧已等待很久,直接問出聲來。

  常樂行搖頭道:“沒有。”

  聽到這樣的回答,阿寧暗松口氣,那蘇奕身上只要沒有問題,就再好不過了。

  “師姐。”

  常樂行猶豫了一下,低聲道,“依我看,蘇道友這等存在,斷非宵小之輩,反倒是阿黎姑娘能夠獲得蘇道友傳授道業,絕對是福非禍!”

  說罷,他轉身而去。

  似唯恐阿寧多問一樣。

  阿寧怔然,她的確感覺很奇怪,很不解。

  須知,在前來天鼎仙城的路上,常樂行可不止一次說過,蘇奕來歷蹊蹺,明顯心懷鬼胎,需要小心提防。

  可現在,常樂行卻像變了一個人!

  “難道說,今晚常樂行遇到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對蘇奕的印象發生徹底的改觀?”

  阿寧蹙眉。

  “罷了,只要那蘇奕并非歹人,就足夠了。”

  阿寧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她現在最擔憂的,反倒是明天時候,妹妹阿黎能否通過那一層層的篩選和考核。

  “我已經請師尊說情,主持考核的,又是北霜劍宗的一些長老,不看僧面看佛面,想來不會為難阿黎的……”

  阿寧暗道。

  正如蘇奕所言,阿寧心懷愧疚,想要盡力去補償妹妹阿黎,故而在此次七星仙會上,她要用盡一切辦法,幫妹妹謀一個大好前程!

  常樂行返回房間后,整個人癱在了床上。

  或許是太過疲憊,沒多久他就昏昏入睡。

  可沒多久,他就做了個噩夢。

  夢中,一群仙人眼神冰冷戲謔,俯視著他這樣一個螻蟻般的角色。

  而蘇奕,則高坐在群仙之上的天穹處!

  一股說不出的絕望、無助情緒似怒海狂濤般,涌上常樂行心頭,讓他幾欲窒息!

  而后,他就從夢中驚醒!

  他急促喘息著,渾身都被冷汗浸透,臉色更是煞白難看。

  “我……我這是究竟招惹了怎樣一位恐怖的存在?”

  常樂行眼神惘然。

  擱在他們玉霄仙宗,最強大的老祖,也僅僅只是虛境真仙。

  可今晚,他不止見到了虛境真仙,還見到了一位足以驚艷眾生的仙君!

  最不可思議的是,那位仙君卻對蘇奕畢恭畢敬……

  常樂行哪會不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今晚能撿一條命回來,已讓他感到莫大慶幸。

  也正因如此,他把今晚發生的事情深深埋在了心中,不敢泄露分毫,唯恐被事后清算!

  “只希望,阿寧師姐能明白我說的那番話,一位能讓仙君敬重的存在,哪可能會有心思去算計阿黎那樣一個小丫頭?”

  常樂行暗道。

  翌日一早。

  天還未亮,阿寧就帶著阿黎離開住處,前往城中參加篩選和考核。

  也在當天,天月樓對外宣布,將拍賣一張仙道丹方!

  消息一出,引發天鼎仙城轟動,到處都在傳揚和議論此事。

  消息,甚至傳到了玉霄仙宗所入住的這座庭院中。

  “哪個敗家的貨色,竟拿仙道丹方拍賣,換做我是他老子,非大義滅親不可!”

  “的確太敗家了,不過,也正因如此,才會引得全城轟動,我聽說那些參加七星仙會的仙道勢力,都已盯上了這張仙道丹方。”

  “天月樓的拍賣會將在兩天后進行,那時候七星仙會已經落幕,我們不妨也去看看。”

  玉霄仙宗的那些大人物在交談。

  說是大人物,實則是一群羽化境強者。

  修為最高的是一個名叫馬行空的中年男子,舉霞境修為,玉霄仙宗的一位長老。

  作為景洲七大頂級仙門之一,一般情況下,仙人極少會親自出山。

  至于虛境真仙,更是頂梁柱般的存在,神龍見首不見尾。

  像此次的七星仙會,雖然規格極高,可參與仙會競爭的,只不過是年輕一代的界王境角色罷了。

  也只有作為東道主的北寒劍宗,會請出仙人坐鎮,主持大局。

  “各位,你們覺得,阿寧那個妹妹可有修行的天分?”

  忽地,有人話鋒一轉,談起阿黎。

  “很難。”

  有人輕語,“我親自查探過,那小丫頭的根骨、天資、底蘊只能用平庸二字形容,再加上自幼體弱,先天不足,哪怕強行踏上修行之路,也根本走不了長遠。”

  “若阿寧非要執意讓其妹妹進入我們玉霄仙宗修行,可如何是好?”

  “按宗門規矩來辦就是,資質平庸,還妄想修行,只會浪費宗門的修行資源!若讓那小丫頭走后門加入宗門,對其他弟子公平嗎?此等歪風邪氣可要不得!”

  “這番話,不要當著阿寧的面說。”

  “這是當然。”

  ……這些大人物在聊天,并未遮掩什么,被立在大殿外的常樂行聽了個一清二楚,一時間,他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對天發誓,他對這些宗門長輩是無比尊重的。

  可當聽到他們點評阿黎的那番話,以及排斥阿黎進入玉霄仙宗的態度時,常樂行忽地感覺,這些長輩很蠢!

  不,是有眼無珠!

  阿黎資質再平庸又如何?

  有那來歷神秘的蘇奕在,她的起點,足以讓你們這些羽化境存在都羞愧不如!

  “樂行,你去把那姓蘇的年輕人叫過來。”

  修為最高的馬行空忽地開口。

  常樂行一呆,猛地清醒,忍不住道,“長老,叫蘇道友前來做什么?”

  馬行空有些不悅道:“讓你去就去,莫要廢話。”

  常樂行心中發苦,又要和那神秘可怕的家伙見面了嗎……

  最終,他硬著頭皮,轉身而去。

  當找到蘇奕時,對方正躺坐在藤椅中,瞇著眼眺望蒼穹,一副懶洋洋發呆的樣子。

  常樂行心中發緊,渾身都緊繃起來。

  還不等他開口,蘇奕的聲音已響起:“你怎么又來了?”

  常樂行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點頭哈腰道:“回稟前輩,晚輩是奉馬行空長老之命,請前輩移駕,前往一敘。”

  蘇奕心不在焉道:“何事?”

  “不清楚。”

  “不去。”

  常樂行一呆,就這么干脆地拒絕了?

  不過想一想,這位神秘的存在讓仙君都畢恭畢敬,又怎可能移駕去主動面見一個羽化境人物?

  “是!”

  常樂行轉身就走。

  當他把蘇奕拒絕的事情,如實稟報給馬行空時,這位玉霄仙宗的長老臉色都陰沉下來。

  “這小東西,竟敢如此無禮?!”

  馬行空震怒。

  其他大人物也皺了皺眉,一個依附在阿寧身邊的年輕人,竟然敢拒絕他們的召見,簡直豈有此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