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見吾如見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當今天下,很少有人聽說過小如意齋。

  就像在這天鼎仙城,小如意齋的名氣,也遠沒有天月樓這樣的商行響亮,甚至稱得上無人問津。

  可唯有那些從仙隕時代活下來的老輩大人物,才清楚小如意齋的底蘊何等古老和恐怖!

  萬古一春秋,仙道小如意!

  這句話,在很久以前的仙界,代表著一個神秘的商會,一個足以讓那些仙道巨擘都為之敬仰的超然勢力。

  在那時,唯有仙道路上的風流人物,才有資格踏入小如意齋的門檻,被視作座上賓!

  而在小如意齋,有一個代代相傳的古老規矩。

  這個規矩和如意簽筒有關,知道的人極其之少。

  哪怕是在小如意齋內,都極少有人清楚這個規矩。

  規矩很簡單——

  凡是登門求簽者,必當以第一等貴客對待!

  凡是登門解謎者,若能從如意簽筒中取出一支玉簽,無論對方有何請求,小如意齋必會全力滿足!

  這便是為何,蘇奕在進入小如意齋時,會說自己是來解謎的,而非是求簽。

  而此時,當看到蘇奕輕而易舉就解開黑色龜甲上的道紋禁陣,取出一支玉簽,宮裝女子頓時如遭雷擊,身心止不住的顫抖!

  那秀美端莊的玉容上,已盡是恍惚、激動、震驚之色。

  因為,自仙隕時代至今的那漫長歲月中,在天鼎仙城的這座小如意齋內,根本沒有接待過任何“求簽者”。

  更別說這次來的,還是一位“解謎者”!

  絕對是萬古以來頭一遭!

  可旋即,宮裝女子就意識到不對勁。

  那支玉簽……是自己飛出來的!

  這已完全超出了她的認知,哪怕她早已在小如意齋效命不知多少年,可也是頭一次碰到這種離奇的情況。

  “果然,和以前是一樣的……”

  蘇奕輕語。

  這支飛入手中的玉簽上,烙印著一種獨特的秘印力量,當感應到他之前所掐動的破禁法印時,就會產生共鳴,落入自己手中!

  宮裝女子忍不住問道:“公子,妾身能否問一句,你手中的玉簽上寫著什么?”

  蘇奕將玉簽遞過去,“你自己看吧。”

  宮裝女子接過玉簽,就見玉簽表面浮現出一行宛如天生般的仙道秘文,共有五個字:

  見吾如見天!

  宮裝女子倒吸涼氣,美眸睜大,“啊這……你……不會……難道……”

  她似乎太過震驚,語無倫次,話都說不利索。

  蘇奕不由好笑,道:“你身為小如意齋的主事,難道不清楚抽中這支玉簽的規矩?”

  宮裝女子俏臉滾燙,染上紅暈,羞愧低頭道:“還請公子擔待,若是可以,請容妾身向師尊稟報此事。”

  蘇奕微微頷首,道:“快去吧。”

  宮裝女子匆匆而去。

  小如意齋這座九層玉樓的地下深處,開辟著一方洞天秘境,并不大,才千丈范圍。

  此地仙氣氤氳,栽種著青松竹柏,修建著亭臺樓榭,還有一方小池塘,荷花朵朵,其葉青碧。

  仿似仙家寶地。

  此時,一座樓閣內,有四個人或坐或立著。

  最引人矚目的,是一個儀態慵懶地側臥在軟榻上的女子。

  她容貌精致絕艷,頭戴玉飾,膚如凝脂,穿著很大膽,胸裹白紗,露出盈盈一握的小腰,兩條大腿又細又長,一雙潤白如玉的玉足上還佩著兩枚玉環。

  直似婀娜嬌艷的仙子,光彩照人。

  尤其是那一對嫵媚的靈眸,顧盼之間,風情萬種,堪稱絕世妖嬈,絕代尤物。

  “前段時間,白鹿山飛升之地發生大事,消息雖被太清教和其他仙道勢力封鎖,但還瞞不住我們小如意齋的耳目。”

  一個作書生打扮的男子開口道,“據說,這一批飛升仙界的人間修士中,有一個極為特殊的角色,疑似身懷大秘密,早在飛升仙界之前,就已經被太清教掌教齊涅盯上。”

  “可打探出那飛升者是誰?”

  一個燕頜虎須,威猛懾人的黑袍中年沉聲問道。

  “不清楚。”

  書生搖頭。

  “還有一件事。”

  一個白發蒼蒼老人聲音沙啞開口,“就在白鹿山飛升之地的風波發生不久,有確鑿消息證明,云機仙府的一批虛境真仙,慘死在了景洲境內,據說,足有二十余人!”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虛境真仙……擱在景洲境內,已算得上頂尖角色,誰敢相信,云機仙府一下子折損這么多好手?”

  “誰做的?”

  “不清楚,目前這則消息也早已被云機仙府封鎖。”

  他們交談時,目光都下意識避開可那側臥在軟榻上的絕艷女子。

  “這些事情,都和我們無關。”

  忽地,一直不曾開口的絕艷女子開口,嗓音軟潤悅耳,帶著絲絲獨特的沙啞味道,撩人心弦,讓人骨頭酥麻。

  書生、黑袍中年、白發老人皆心中一凜,停下交談,露出傾聽之色。

  絕艷女子一手撐著晶瑩的下巴,眸光盈盈,泛著思忖之色,道:“當務之急,是……”

  剛說到這。

  殿宇外響起一道恭敬的聲音:“弟子月凝,有重要事情稟報。”

  絕艷女子娥眉微蹙,瞥了那書生一眼。

  雖沒有說一句話,卻讓那書生渾身一僵,感受到撲面而至的壓力,硬著頭皮道:“大人,月凝這孩子絕非冒失之輩,她既然前來拜見,必是在小如意齋內遇到了化解不開的緊要事情。”

  絕艷女子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道:“那就聽聽她要稟報何事,若是無關緊要的小事……”

  不等說完,書生額頭已直冒冷汗,肅然道:“大人放心,我自會嚴懲不貸!”

  自始至終,那黑袍中年和白發老者根本不敢吭聲,噤若寒蟬。

  絕艷女子不再多說。

  書生則干咳一聲,道:“月凝,有何緊要事情,速速說來。”

  “回稟師尊,就在剛剛,一位‘解謎者’前來!”

  大殿外,立著一道端莊秀麗的身影,赫然正是那接待蘇奕的宮裝女子。

  解謎者!

  一句話,簡直如石破天驚,讓殿宇內的氣氛猛地一寂。

  書生、黑袍中年、白發老者無不驚愕,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軟榻上,那如若絕世尤物的絕艷女子,在此刻悄然  坐起身影,一對漂亮嫵媚的眸子中,浮現恍惚之色。

  無盡漫長的歲月過去,終于再次有解謎者登門!!

  這一切,立足在大殿外的宮裝女子渾然不知,她飛快說道:“剛才,我領著那位解謎者前往第九層大殿,親眼見到,他輕而易舉解開覆蓋在‘玄武神臺’上的仙禁……”

  剛說到這,書生已忍不住聲音急促地問道:“那位大人他……抽出了哪一支玉簽?”

  言辭間,都已開始用“大人”來尊稱!

  其他人此刻明顯也很激動。

  就是那絕艷嫵媚的女子,也露出傾聽之色,那被一抹白紗裹住的高聳胸部都在起伏,明顯心情很不平靜。

  大殿外的宮裝女子連忙道:“回稟師尊,那位解謎者并未抽簽,而是那支玉簽主動飛了出來,落入那解謎者手中!”

  “這……”

  書生等人面面相覷,都有些懵。

  而軟榻上,那絕艷女子噌地長身而起,雪白軟玉似的赤足落地,腳踝處的鈴鐺,發出一陣清脆的碰撞聲。

  眾人渾身一哆嗦,如被魔音灌耳!

  再看絕艷女子,那精致嫵媚的小臉上,已盡是掩不住的激動,罕見的……失態了!

  這還是書生等人第一次見到,這位地位超然,實力恐怖的妖君大人,會如此激動。

  就見她呼吸都微微有些急促,那被一抹白紗裹著的胸部隨之起伏不已,畫面驚心動魄。

  可卻無人敢看。

  這一次,不等大殿外的宮裝女子開口,絕艷女子已迫不及待似的說道:“那玉簽上,是否寫著‘見吾如見天’。”

  見吾如見天!

  書生等人頭皮發麻。

  大殿外,傳來宮裝女子恭敬的回應聲:“正是!”

  聲音還在回蕩,絕艷女子那曼妙傲人的綽約倩影,憑空消失不見。

  書生等人彼此對視,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震驚。

  “見吾如見天,那一支神秘的玉簽,竟再次被人從如意簽筒抽出來了?”

  書生喃喃,似追憶起什么往事,神色明滅不定。

  “萬古一春秋,仙道小如意,浮世誰為尊,見吾如見天!”

  黑袍中年深呼吸一口氣,道,“據說,咱們小如意坊代代相傳的這四句話,分別代表著一位踏足仙道之巔的通天巨擘,而其中最神秘的,就是那最后一句話中所代表的那位存在!”

  “是誰?”

  “不清楚,但妖君大人肯定清楚!”

  “還愣著做什么,快走!去第九層大殿!”

  一下子,書生、黑袍中年和白發老者,皆似火燒眉毛般,朝大殿外沖去。

  “師尊……”一直立在大殿外的宮裝女子剛要說什么,書生等人就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唯有那書生的聲音,遠遠傳來:

  “月凝,快去把為師珍藏的仙釀和茶葉取出,再取一壺九清仙泉之水,立刻送往第九層大殿,快!”

  宮裝女子一呆,往昔師尊何等沉穩的一個人,神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現在,卻慌成了這樣子!

  旋即,她不敢怠慢,匆匆而去。

  她心中已經徹底意識到,今夜登門的那位解謎者,身份必非同尋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