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小如意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但,難不倒蘇奕。

  擁有前世閱歷和經驗,隨便拿出一些丹方、秘法、古籍之類的寶物,就能換來一筆潑天財富!

  蘇奕略一打探,來到了天鼎仙城內赫赫有名的一家藥行。

  天月樓!

  “閣下買丹藥還是煉丹?我天月樓中,有各種各樣的靈藥,便是仙藥也能買到。更有各等煉丹師坐鎮……”

  一位侍女上前接待。

  侍女容貌秀麗,氣質大方,身上有修為在身,盡管蘇奕身上毫無氣息,宛如凡人,但侍女并未露出鄙夷之色。

  “賣丹方。”

  蘇奕說著,取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丹方,遞了過去。

  侍女一怔。

  天月樓乃是遍布景洲各地的大藥行,擁有古老的傳承,以及眾多煉丹師坐鎮,也根本不缺什么丹方。

  故而,極少看到會有人來賣丹方的!

  不過侍女并未說什么。

  她雙手接過丹方,讓人給蘇奕斟茶服侍,而后,請了一位坐鎮天月樓的煉丹師前來鑒定丹方。

  煉丹師是個灰衣老者,原本正在煉制一爐丹藥,被請來鑒定什么丹方,心中很是不滿,臉色就顯得很不好看。

  “年輕人,敢來天月樓賣丹方,這些年來你還是頭一個!”

  灰衣老者冷哼。

  這種行為,簡直就像班門弄斧,劍修面前耍大劍!

  不過,當看清丹方內容,灰衣老者登時愣住,半響,他似終于確認般,失聲叫道:“仙道丹方!?”

  此言一出,整個天月樓轟動了。

  無數道目光盡數望來,人群騷動,都看向灰衣老者手中的那一紙丹方。

  若真是仙道丹方,那就太貴重了,足可讓世上那些仙道勢力搶破腦袋!

  畢竟,只要掌握這等丹方,以后就能源源不斷地煉出對應的仙丹,壯大一方仙門的勢力!

  也正因如此,仙道丹方就和直指仙道奧秘的傳承道經一樣,在市面上幾乎很難見到。

  “不錯,丹方最核心的部分,還在我手中。”

  蘇奕頷首道。

  “妙,實在是妙!這張丹方雖缺失最核心的一部分奧秘,但以老朽煉丹多年的經驗,足以斷定,這張丹方上記載的‘寒清玄竅丹’,絕對是第一流的仙丹,不止可淬煉體魄,增進修為,還能蘊養神魂,熬煉臟腑,其價值之大,絕對不可估量!”

  灰衣老者激動得手舞足蹈,兩眼發光,“這……這是哪位仙道大師的手筆?簡直奪盡造化,妙不可言!”

  周圍一陣嘩然,眾人都震驚不已,許多看向蘇奕的目光變了,有貪婪、有驚疑。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樣的稀世寶物,足可讓那些高高在上的仙道勢力垂涎三尺,誰又能不動心?

  當場,就有一個錦衣男子直接開價,砸下上萬仙石,要買這張丹方。

  這一幕,也讓場中愈發轟動。

  蘇奕眉頭微皺,瞥了那灰衣老者一眼,“多嘴。”

  被這般訓斥,灰衣老者卻一點不敢生氣,他也意識到自己的舉動不妥,慌忙把蘇奕請入一座靜室中,連連告罪。

  很快,天月樓的一眾高層也被驚動,紛紛趕來。

  一張仙道丹方出現,足以引發各大仙道勢力關注!

  這任誰能坐得住?

  “閣下真的打算出手這張仙道丹方?”

  一個紫袍男子問道,似不敢相信。

  蘇奕微微頷首,直言道,“就看你們天月樓能否吃下了。”

  說著,他取過紙筆,寫下密密麻麻的仙藥名字,足有數十種,而后遞了過去,“我只需要這些仙藥。”

  當看清紙上的仙藥數目和名字,頓時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那些仙藥,無一不是仙道層次的天材地寶!

  這些天月樓的大人物們和那灰衣老者都冷靜下來,全都意識到,這年輕人不簡單,也根本不是可以糊弄的角色!

  當即,他們彼此以傳音交談,商議起來。

  蘇奕則閑散地坐在那,靜心等待。

  最終,那灰衣老者苦笑道:“不瞞閣下,你所需要的仙藥,我天月樓僅僅只有一小部分,并且一時也根本湊不出來。”

  那紫袍男子補充道:“不止是我天月樓,整個天鼎仙城內,都不見得哪個商行能一下湊齊閣下所需要的仙藥。”

  蘇奕眉頭微皺。

  一張仙道丹方都吃不下?

  看來,他還是高估了這天月樓的底蘊,或者說是高估了天鼎仙城所有商行的實力!

  “不過……”

  灰衣老者話鋒一轉,咬牙說道:“三天后,我天月樓將會召開一次拍賣會。到時候,不僅天鼎仙城的貴胄人物會參加,便是那七大仙道勢力的大人物,都會派人來。”

  “閣下若能等三天,完全可以把這張丹方放在拍賣會上,我天月樓幫閣下拍出去,以換取閣下所需的仙藥!”

  頓了頓,他說道:“并且,只要閣下同意,明天時候我們天月樓就會放出消息,把閣下所需的仙藥一一列出來,公之于眾,如此一來,把握就更大了。”

  “而我天月樓這么做,一則能幫閣下完成一樁買賣,二則能進一步打響名氣,三則也可以趁機把我們擁有的仙藥,賣出一個天價,可謂是一舉多得。”

  “拍賣會……”

  蘇奕想了想,道,“這么說,你們是徹底放棄了這張丹方?”

  眾人彼此對視,都一陣苦笑。

  若能吃得下,誰甘心放棄這等稀罕的仙道丹方?

  蘇奕見此,不禁揉了揉眉,道:“罷了,就這么辦吧。”

  眾人都笑起來。

  蘇奕道:“對了,你們天月樓可有‘五蘊化清丹’?”

  灰衣老者不假思索道:“有!”

  蘇奕道:“我需要一顆,多少錢?”

  “哈哈,這等靈道層次的丹藥,根本算不上什么,還談什么錢?閣下稍等,我這就讓人去取來!”

  灰衣老者爽朗大笑。

  拿到五蘊化清丹,蘇奕謝絕了灰衣老者等人的挽留,答應三天后前來拍賣會,屆時,只要有人能拍下那張丹方,就會將丹方最核心的奧秘交出來。

  然后便飄然而去。

在蘇奕剛離開不久,灰衣老者和天月樓那些大人物  “褚大師,你確定那丹方真的沒問題?”

  有人禁不住問。

  被稱作褚大師的灰衣老者不悅道:“你是在懷疑老朽對丹道的認知?若那丹方有問題,讓老朽抹脖子自殺都行!”

  眾人動容,眸光閃爍。

  再無人敢質疑。

  有人話鋒一轉,道:“諸位可看出那年輕人的來歷?”

  “必然不簡單,敢孤身一人,堂而皇之拿著仙道丹方前來交易,豈是尋常之輩?我勸各位還是莫要心生別的想法。”

  褚大師冷冷道。

  眾人心中一凜。

  那個紫袍男子沉吟道,“這件事,必須盡快稟報左甫長老,以他老人家的眼力,定可以看出這張丹方的來歷!”

  走出天月樓,蘇奕漫步在街巷上閑逛。

  “有了這五蘊化清丹,足可治好阿黎的啞疾,讓她重新開口說話。”

  蘇奕暗道,“可惜,沒能搜集到我所需要的仙藥,只能等三天后的那一場拍賣會了。”

  他并不擔心天月樓敢動什么歪心思。

  原因很簡單,他交出的那張丹方并不完整。

  “嗯?”

  忽地,蘇奕頓足,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一座九層玉樓。

  玉樓上懸著一個匾額:“小如意齋”!

  蘇奕眸子浮現追憶之色。

  半響,他摸了摸鼻子,暗嘆剛才白忙活了,早知道這天鼎仙城也有小如意閣,之前根本無須去天月樓賣丹方。

  “不過,就是不知道,如今的小如意齋是否還和當初一樣……”

  蘇奕想了想,信步走了過去。

  “公子可有預約?”

  剛進門,一個男子侍者含笑詢問道。

  蘇奕道:“這里可有‘如意簽筒’。”

  侍者一怔,不禁重新打量了蘇奕一番,道:“公子是來求簽的?”

  “不,我是來解謎的。”

  蘇奕道。

  侍者渾身一僵,低聲道:“公子稍等。”

  沒多久,侍者陪同一個秀美端莊的宮裝女子走來。

  宮裝女子眉梢間帶著一抹掩不住的激動,先是躬身朝蘇奕福了一禮,而后柔聲問道:“敢問公子如何稱呼?”

  蘇奕眼神微妙,道:“一介劍修,此間過客。”

  宮裝女子嬌軀一顫,美眸泛起異彩,而后側身一讓,道:“公子快請。”

  當即,宮裝女子當先引路,帶著蘇奕進入小如意齋之后,徑自前往第九層大殿!

  大殿古色古香,恢弘大氣。

  可奇怪的是,大殿中央竟擺著一個丈許范圍的黑色龜甲。

  龜甲之上,擺著一個白玉簽筒。

  簽筒內,共有十三支玉簽。

  “公子,這便是如意簽筒,共有十三支玉簽,每一支玉簽,分別藏有大玄機,若是無緣,便是仙道巨擘前來,也無法勘破其中奧秘。”

  宮裝女子輕聲道,“公子既是來解謎,現在便可以開始了。”

  “好。”

  蘇奕信步走上前,抬手朝如意簽筒伸過去。

  那黑色龜甲上,浮現出無數繁密奇異的道紋圖案,如若禁制般,將蘇奕的手掌隔絕在外。

  這一瞬,宮裝女子似緊張起來,屏息凝神,一對美眸緊緊盯著蘇奕的動作。

  就見蘇奕五指掐訣,締結為一道奇異的掌印,輕輕一敲。

  黑色龜甲上,那繁密奇異的道紋圖案驟然化作光雨飛灑。

  而那如意簽筒一陣劇烈搖晃,一支玉簽竟是自己飛出來,落入蘇奕掌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