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啞巴阿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夕陽殘照,灑在河面,泛起橘紅的波光。

  河畔,茂盛的蘆葦叢中,兩只翠鳥撲棱著翅膀破空而起。

  一陣窸窣的腳步聲從遠處響起,正逐漸靠近過來。

  躺在河畔蘆葦蕩內的蘇奕雖不曾睜開眼睛,卻清晰察覺到,在百丈之外的地方,一道纖瘦的身影正在走來。

  那是一個少女,身穿陳舊的獸袍,肌膚呈小麥色,一手拎著魚簍,一聲握著一柄長矛。

  夕陽下,少女步履矯健輕盈,熟門熟路地來到附近蘆葦蕩。

  她先把魚簍放在一側地面,拎著長矛,稍一觀察,猛地將長矛刺進水面下。

  水花迸濺。

  一條肥胖的大魚被長矛刺穿,挑了起來。

  少女手腳麻利地將大魚摘下來,甩手扔進了旁邊的魚簍內。

  而后,她開始在蘆葦蕩附近逡巡,在尋找下一個獵物。

  漸漸地,少女靠近過來。

  忽地,少女霍然扭頭,明亮的眸睜大。

  她發現了蘇奕!

  只不過,在她視野中,此刻的蘇奕簡直和一具千瘡百孔的尸體沒有區別,渾然染著的血漬,連河水都無法沖洗掉。

  少女握緊長矛,纖瘦的身影似大弓般緊繃,小心戒備起來。

  蘇奕沒有動。

  事實上,他現在渾身無力,連抬起手指這樣一個最簡單的動作都做不到。

  不過,他倒不擔心什么。

  這獸袍少女并非多強大的修士,明顯才剛踏上修行路不久,只掌握一些粗淺的煉氣法訣,修為在聚氣境層次。

  武道四境,搬血、聚氣、養爐、無漏。

  這是剛入門的修煉之路,又被視作凡俗武夫。

  這樣一個少女,也根本威脅不到蘇奕。

  時間點滴流逝。

  少女一直沒有動,在認真觀察蘇奕,從這里就能看出,少女性情很謹慎。

  許久。

  她抿了抿唇,握緊長矛,這才小心翼翼地靠近過去。

  直至抵達蘇奕身前,也沒有任何意外發生,少女明顯輕松一些。

  而后,她拿著長矛,朝蘇奕腿部輕輕戳了一下。

  蘇奕:“……”

  他哭笑不得,哪會看不出,少女這是在試探,自己究竟是活人還是一具死尸?

  死人?

  眼見蘇奕一點反應都沒有,少女似松了口氣,轉身欲走。

  可就在此時,她忽地看到,這具被她視作死尸的家伙,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正看著自己。

  那一瞬,少女似炸毛般,噌地一聲,轉身就逃了。

  蘇奕:“……”

  這也太謹慎了吧?

  少女的確逃走了,連魚簍也不要了。

  蘇奕唇角扯動,頗為無奈。

  他靜靜地躺在那,瞇著眼眸,望著天邊的夕陽緩緩落下,暗自感知了一下自身的狀況。

  筋脈盡碎、骨骼多處斷裂粉碎、氣血近乎于衰竭、體表盡是千瘡百孔的傷痕,連臟腑都遭受到重創,彌漫著一股死氣。

  僅僅這些傷勢,還談不上什么。

  要命的是,他體內兀自充斥著絲絲縷縷的毀滅氣息。

  那是一股極端霸道的力量,是他之前所遭受的仙王境層次的全力一擊所留下。

  除此,神魂也被重挫,陷入一種“假死”般的枯竭狀態。

  這一切,讓蘇奕都不禁一陣無語。

  這次負傷,著實太過慘重了一些。

  若無法驅除體內那一絲絲的仙王力量,他一身的修為,就很難真正恢復。

  而修為無法恢復,則意味著他縱使有千般秘法,萬般神通,也根本不可能將這一身的傷勢修復愈合。

  不過,只要沒死,對蘇奕而言,這一切都談不上什么。

  蘇奕能清楚感受到,一股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生機,正在自己體內流轉。

  那是不朽大道的力量!

  當初在第一戰場,阿采離開前,曾贈予他一塊混沌載道石,其中就封印著完整的不朽大道力量。

  也是在那時,蘇奕開始參悟不朽之道,對這門禁忌之道的參悟也已算得上初窺門徑。

  而今,這一股足以讓人“不朽不滅,死而復生”的大道力量,正在浸潤和滋養他那被破壞嚴重的道軀。

  雖然微乎其微,可也聊勝于無。

  “按這種態勢,不出一個月,當可以讓我恢復一線修為!”

  蘇奕暗道,“到了那時,我便可以從補天爐內取出丹藥,全力修復傷勢,恢復修為!”

  夕陽沉落,晚霞褪去。

  天地昏暝,夜色即將籠罩大地。

  忽地,一陣腳步聲從遠處響起。

  依舊是那個獸袍少女,她依舊握著長矛,依舊小心翼翼,朝蘇奕這邊靠近過來。

  “為何又回來了?”

  蘇奕開口,聲音沙啞虛弱。

  少女纖瘦的身影微微一僵,旋即從袖口取出一卷獸皮,將身前打開,舉在蘇奕面前。

  蘇奕抬眼望去,就見獸皮上歪歪曲曲地寫著一行字:

  “我叫阿黎,是來救你的,我是個啞巴。”

  蘇奕一怔,啞巴?

  怪不得她一直不曾說話。

  眼見蘇奕似明白了,少女明顯輕松不少,拿出一根木炭削成的筆,在獸皮上寫道:

  “接下來,我會背著你離開,等回家了,我幫你敷藥。”

  她收起獸皮和筆,走上前,蹲下身軀,先是小心地把蘇奕扶了起來。

  而后,渾不在意蘇奕身上的血漬和泥濘,用她那纖秀的身軀,把蘇奕背了起來,離開這片蘆葦蕩,朝遠處行去。

  自始至終,蘇奕沒有說什么。

  唯有眼神變得柔和起來。

  少女性情很謹慎,可卻有一顆善良的心,實屬難得。

  夜色如水,皎潔的明月當空。

  大地上,才僅僅十五六歲的少女,背負著蘇奕足足走了一刻鐘后,視野中遠遠地看到了一座村落。

  村落內,修建著一座座簡陋的石屋,密密麻麻,雜亂無章地分散在不同的地方。

  一些石屋前,堆積著篝火,火光洶洶,許多身影圍在篝火前,一邊飲酒,一邊交談,熱鬧喧囂。

  不過,少女并未前往那一座村落,而是背著蘇奕,繞了一大圈,來到了村落一側的大山腳下。

  這里草木茂盛,明顯人跡罕至。

  少女徑自前行,很快就來到一座遮掩在草叢中的山洞內。

  山洞不大,才數丈范圍,借著淡淡的一縷月光,蘇奕看到,地上鋪著一層厚厚的雜草,一側疊放著一張熊皮。

  除此,再無他物。

  少女先把蘇奕小心放在那一層雜草上,而后拿出獸皮和筆,寫道:“你先在此休息,我回去拿藥。”

  不等蘇奕詢問,少女已轉身匆匆走出這座洞穴。

  山洞內很干燥,蘇奕看得出,坐下那厚厚一層雜草,明顯是才剛剛鋪成的。

  無疑,之前初次見面后,少女明顯已打算救助自己,故而提前做了準備,在這座洞穴內,用雜草為自己鋪了一張床。

  那張熊皮,明顯是為自己準備的被子……

  至于少女為何不帶自己前往那座住著許多人的村落,原因也很好猜測。

  擔心引起其他人注意,從而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畢竟,自己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家伙,又渾身是傷,換做經驗老練之輩,必會心生警惕,做出一些不可預測的事情!

  而少女明顯早考慮過這個問題,故而,她才會把自己安置在這座洞穴內棲身。

  想到這,蘇奕不禁暗暗點頭,這少女不止善良,心思也很細膩和縝密,考慮周全。

  很快,少女就回來了。

  她帶了一個獸皮袋子,取出了一壺熱水、木碗、草藥等等雜七雜八的物品。

  一塊照明用的月光石,被少女鑲嵌在洞穴一側的石壁上,頓時,洞穴內的黑暗被驅散一部分。

  而后,她取出熱水和毛巾,對躺在那的蘇奕示意了一下,就開始幫蘇奕擦拭身上的血漬和泥濘。

  動作小心輕柔,似生怕碰觸到那些傷口,弄疼蘇奕。

  直至一刻鐘后。

  少女才把蘇奕身上的血漬擦拭了一遍,中途還換了十多次熱水。

  忙碌到最后,少女眉梢眼角都浸出汗漬,明顯累壞了。

  不過,她并未就此停下,而是取出療傷用的草藥,開始幫蘇奕涂抹傷口。

  或許因為是啞巴,自始至終,她沒有說什么。

  蘇奕沒有阻止這一切。

  也沒有告訴少女,那些草藥太過尋常和普通,對他的傷勢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只靜靜地看著不斷忙碌的少女,那堅硬如鐵的心神,有著一絲久違的暖意在彌漫。

  過往的他,征戰大道之上,是大荒天下的玄鈞劍主,是東玄域無人可敵的絕代傳奇,也是這仙界令人聞風喪膽的暴君王夜……

  他自負而孤傲,睥睨強勢,心如神山,萬古不移。

  可他清楚,在眼前的少女眼中,自己……僅僅只是一個需要救助的重傷垂死之人。

  正因如此,少女的品性和舉動,才彌足珍貴。

  許久。

  少女終于忙完了。

  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看著被藥草涂抹全身的蘇奕,似乎很滿意,唇邊不禁泛起一絲笑意。

  少女肌膚呈小麥色,明顯久經風吹日曬,頭發略顯枯黃,身影纖瘦單薄,穿著陳舊破損的獸袍,連一點配飾都沒有。

  她的模樣也只能算清秀,遠談不上好看。

  給人的感覺,就像從小在貧瘠鄉野長大的苦孩子一樣。

  可此時的她,在蘇奕眼中卻格外的美麗。

ps:晚上會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