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警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對于長衫男子的臨死反撲,蘇奕早有防備。

  畢竟,這是一位神使!

  身上必有諸般手段。

  可當看到長衫男子所化的那頭兇獸體內沖出的禁忌力量時,還是出乎了蘇奕的意料。

  那不是神明的力量。

  而是一種堪比仙王境層次的本源法則!

  蘇奕已根本來不及多想,也來不及閃避,只能全力出手。

  “起!”

  一道道劍幕橫空浮現,如若天塹般橫陳蘇奕身前。

  每一道劍幕,皆充斥九獄劍的氣息,窮盡蘇奕那化空境層次的全部修為力量。

  根本沒有任何保留。

  同一時間,那一股仙王境的本源力量席卷而至。

  砰!砰!砰!

  一道又一道劍幕炸開。

  直似紙糊般不堪。

  仙王境的全力一擊,都能隨意抹殺天下任何仙君!

  而蘇奕縱使全力動用九獄劍的力量,可限制于自身的修為,威能終究有限。

  以至于,隨著那一重重劍幕崩壞,他整個人當即遭受到重創。

  轟!!

  天搖地晃。

  肆虐的毀滅洪流,席卷長空,將天地照得一片明亮。

  直至煙霞彌散。

  就見戰場中,那由長衫男子所化的兇獸,早已從世間消失。

  而蘇奕,還活著!

  只是處境卻無比凄慘。

  他軀體殘破嚴重,血水汩汩流淌,體內臟腑和經絡都遭受到嚴重破壞,連神魂都遭受可怕的重創。

  連那握著人間劍的手,都在顫抖!

  那等處境,比剛才渡劫證道化空境時,還要慘重許多。

  “這次可著實是玩過火了……”

  蘇奕唇角扯動,很是自嘲。

  原本,他大可不必追殺這長衫男子。

  甚至,從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有能耐抹除掉釣魚佬的因果之力,避開這一場從飛升之地就開始上演的追殺。

  可為了驗證一些事情,也為了歷練一下自身實力,順便借此時機破個境,蘇奕還是這么做了。

  結果就是,他的確證道成功了。

  但同樣,卻在這剛抵達仙界的第一天夜晚,吃了個大虧!

  不過,蘇奕并不后悔。

  他性情本就如此。

  生死間的磨煉,他經歷多了。

  “以后,輕易再不去和那些神明掰手腕了。”

  蘇奕暗自嘀咕。

  這一戰,的確稱得上是在和神明博弈!

  云機仙府的強者,以及剛才那個神使身份的長衫男子,皆聽命于釣魚佬這個神明。

  某種意義上而言,他就是在和釣魚佬隔空較量!

  而在這樣一場較量中,蘇奕完全不占任何優勢,而修為也成為他當前最大的短板!

  而這一戰,也讓蘇奕警醒。

  須知,強大如當初踏足仙道巔峰的王夜,都曾在紀元長河上被諸神聯手追殺,差點一命嗚呼。

  而按照那位神秘女子“珞瑤”的說法,在他的種種前世中,曾有兩世,都是敗在諸神的手底下!

  這等情況下,怎還能掉以輕心?

  “以后,定要把那些視我為眼中釘的諸神全都宰了!”

  蘇奕暗道。

  他深呼吸一口氣,卻感到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劇痛的感覺,甚至隨時都有撐不住的跡象。

  抿了抿唇,蘇奕憑借著那堪稱變態的意志力量,強撐著軀體,朝遠處行去。

  當務之急,不是療傷,而是盡早撤離戰場。

  半刻鐘后。

  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河,出現在蘇奕視野中。

  只是,他的意識都已經開始變得模糊,渾身上下如灌了鉛似的,竟有不聽使喚的感覺。

  “大意了,只求一時痛快,卻讓我陷入這等窘迫地步……”

  蘇奕皺眉,“不對,并非是我大意,而是我的心境,明顯受到了王夜的影響……”

  想到這,蘇奕忽地驚醒過來。

  之前在廝殺戰斗中,若以自己的性情,在明知道是在和釣魚佬的力量對抗時,斷不會什么準備都不做。

  但若換做是王夜,他定然不屑如此。

  原因就是,王夜的心境和氣魄,所建立在踏足仙道之巔的層次之上,自然不會在意這些對手。

  也正因如此,才讓他今晚雖然活下來,可也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傷。

  “今晚,你可真是害慘我了……”

  蘇奕心中暗道,“不過,歸根到底,也怪我沒有警醒。”

  他此時想起今天的經歷,已經意識到,在重返仙界后,屬于王夜的記憶、閱歷、情感,開始頻繁地出現。

  諸如在白鹿山飛升之地的那些感慨、認知、追憶,以及和戚扶風交談時,所回憶的一幕幕畫面和認知,幾乎都是來自王夜!

  在這種悄無聲息的影響下,才讓蘇奕自己的本心,也受到了影響!

  蘇奕很清楚,這注定不可避免。

  除非他把王夜的記憶和經歷全部抹除,否則,以后在仙界行走時,會經歷類似更多的事情!

  “我與我周旋,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以后,凡你所經歷,我自當一一去超越!”

  蘇奕心中喃喃。

  他舉目四顧,不再多想。

  幾乎是拼盡身上最后一絲力量,運轉輪回奧義,一舉將那纏繞在身上的因果之劫打碎。

  而后,他徹底撐不住了,身影從虛空中墜落,噗通一聲掉進了那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河中。

  隨著洶涌的河流奔騰,消失不見。

  當夜。

  蘇奕曾戰斗的地方,陸續出現了一些云機仙府的強者,可在查探之后,最終一無所獲。

  消息當即傳回了云機仙府。

  “失敗了?足足二十位虛境真仙和一眾宇境仙人,竟都沒拿下一個小小的飛升者?”

  “連神尊大人派遣的神使‘黑貘’大人都……死了!?”

  孫霄城震怒,臉色陰沉。

  作為云機仙府的掌教,他也是仙界叱咤一方的大人物。

  可此時,明顯被這個噩耗打了個措手不及。

  “無法將目標抓回,神尊大人必會降下雷霆之怒……”

  孫霄城喟嘆。

  按消息所言,追蹤目標的秘法,已經徹底失效。

  而這也就意味著,以后想要再抓捕那個目標,近乎是大海撈針,希望渺茫!

  這讓孫霄城如坐針氈,寢食難安。

  同樣的夜色。

  浩浩蕩蕩的紀元長河之畔。

  身影清瘦的釣魚佬,兀自坐在那垂釣。

  可旋即,他似心有所感,從袖袍中取出一枚細小的鉤子,形似魚鉤,只不過已經四分五裂。

  “因果鉤被毀了……”

  釣魚佬臉色一沉,“看來,那輪回應劫者已經有所察覺,以輪回力量抹掉了我所留的因果之力!”

  “那孫霄城,真是個廢物!”

  釣魚佬皺眉。

  他忽地想起一事,取出一塊秘符,進行呼喚:“黑貘可在?”

  秘符寂靜,久久沒有應答。

  這一幕,讓釣魚佬眼皮一跳,徹底意識到黑貘死了!

  這讓釣魚佬都感到有些心痛。

  黑貘的道行談不上多高深,最巔峰時也僅僅在仙王境層次,可他卻是釣魚佬麾下的神使中,辦事最牢靠,也最忠心的一個!

  “輪回應劫者,這個仇,絕不能就這么算了!”

  釣魚佬眼神冰冷可怕。

  一天后。

  白鹿山,飛升之地。

  太清教使者“莫山禪”親自駕臨。

  陸續出現的,還有來自其他一些仙道大勢力的恐怖存在。

  修為最弱的,都在仙君層次!

  隨著他們出現,天地間都被恐怖的威勢覆蓋。

  “你太清教煞費苦心,提前布局,可到頭來,卻連一個飛升者的影子都沒抓住,著實可笑!”

  有人冷笑,譏諷出聲。

  這讓莫山禪的臉色很難看。

  “可惜了,萬古以來,仙界之門第一次開啟,那些飛升者必然都是人間最驚采絕艷的人物,誰曾想,卻被人捷足先登。”

  有人嘆息。

  “究竟是誰做的?”

  “沒看到那些落云仙宗家伙,記憶都被人抹除了?根本不可能再查探出蛛絲馬跡!”

  有人咬牙。

  “無論如何,此事也不能就這么算了!”

  有人擲地有聲。

  可最終,這些來自仙界各個頂尖勢力的大人物們也都無可奈何,最終陸續離開。

  “傳我命令,接下來一段時間,全力在景洲境內查找一切可疑之人!”

  莫山禪臨走前,下達命令。

  一個屬下小心翼翼問道:“大人,這可疑之人可有畫像、姓名、或者其他一些特征?”

  莫山禪:“……”

  他這才意識到,鬧了半天,直至如今竟連那個目標的名字都沒打探出來。

  至于畫像,根本不必想了。

  這世上,精通易容之術的角色不要太多。

  并且,眼下已打草驚蛇,那個目標焉可能沒有提防?

  越想,莫山禪越頭疼。

  心煩意亂之下,莫山禪喝斥道:“讓你去查就去查,哪來那么多廢話?”

  “是!”

  屬下膽顫心驚,連忙領命而去。

  “眼下,唯一可以確定的或許就是,那個王夜的轉世之身,必然就在那些飛升者之中。”

  “換而言之,王夜這暴君……回來了!”

  一想到這,莫山禪內心莫名一緊,背脊發寒。

  但凡對暴君王夜的過往有所了解的角色,必然清楚,這是一位何等恐怖的存在!

  就在當天,太清教掌教齊涅獲悉了這個消息。

  當時,齊涅正在一株古松樹下撫琴。

  然后,他就把琴砸了。

  這已經是被他砸掉的第二把琴。

  因為當初和蘇奕隔界對談時,他也曾砸過一把琴。

  彼時彼刻的心情,恰如此時此刻。

  ps:蘇姨第一次這么慘……

第二更在晚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