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證道化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刺目的劫光垂落。

  無聲無息。

  可那劫光中充斥的氣息,卻如若禁忌,恐怖無邊!

  長衫男子亡魂大冒,俊朗的臉龐滿是驚駭和不解。

  驚駭的是,這等大劫氣息,讓他這等存在都感到說不出的絕望。

  不解的是,蘇奕都已遭受如此慘重的打擊,又哪來的底氣敢在此刻渡劫?

  旋即,他就明白了。

  這輪回應劫者根本沒打算活下來,是要借天劫之力和自己同歸于盡!

  長衫男子沒有任何猶豫,第一時間抽身而退,進行閃避。

  可終究晚了一步。

  那劫光太快,也太過禁忌,根本不是誰能躲避開。

  僅僅瞬息,長衫男子的身影就被抹殺!

  輕松的像抹殺一只蒼蠅,折斷一根草芥!

  長衫男子看不到的是,在那漫天劫光轟在蘇奕身上那一瞬,卻被一道神秘的劍影擊碎!

  漫天光雨飛灑,將蘇奕峻拔的身影籠罩。

  一股澎湃無比的生機隨之涌入體內,他的筋骨、皮膜、經絡、血液、臟腑……皆開始產生驚人的蛻變!

  連那一身油盡燈枯的修為,都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恰似枯木逢春!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今日之戰,雖讓我處于生死邊緣,但也讓我借此契機,于毀滅中涅槃,于生死間新生!”

  蘇奕自語,眸子中泛起欣慰之色。

  他能清楚感受到,自己的軀體由內而外地產生著一種質的蛻變!

  劫云深處,再有滾滾劫光垂落而下。

  而這一瞬,九獄劍如被徹底喚醒般,呼嘯而起,逆著劫光,殺入云層深處,劍鋒輕輕一揮。

  喀嚓!

  漫天劫云四分五裂,無盡劫光崩碎,旋即如決堤洪流般傾瀉而下。

  而蘇奕的身影,則沐浴在滾滾生機之中,不斷發生蛻變……

  之前,他為何決意要和戚扶風分開行動?

  很簡單,因為有戚扶風在,或許足可化解許多危機,可卻對對他自身的修行弊大于利!

  就如今晚,若戚扶風在,早把那些個虛境真仙殺光,蘇奕根本不可能歷經這一場生死殺劫。

  自然也不可能在這一刻迎來一場極盡空前的蛻變!

  足足一刻鐘后。

  漫天光雨徹底被蘇奕煉化一空。

  而他的修為,則在這一刻輕松踏入化空境!

  空者,若大虛無盡、若空間無垠。

  沒有邊界,故可承載一切!

  這一境界,就是將體內神嬰淬煉到一種“空如大虛,容納無垠”的地步。

  蘇奕的身影,形似九獄劍。

  看似是具體真實的存在,可當踏足化空境,形似九獄劍的身影,就如無盡大虛,可源源不斷地容納一身大道和修為!

  像其他羽化修士所踏足的舉霞境,同樣也是一種蛻變,但卻是以體內神嬰去承載仙靈之氣,借助仙靈之氣,讓神嬰自身實現突破。

  可蘇奕的神嬰則截然不同,是先讓神嬰突破,讓其化作“無垠大虛”,去容納仙靈之氣。

  兩者有著本質的區別。

  除此,踏足化空境,也讓的道軀、神魂皆產生突飛猛進的突破。

  最玄妙的是,早在第一戰場的“化仙臺”上,蘇奕就汲取到龐大驚人的仙靈之氣。

  而隨著蘇奕境界突破,這龐大的仙靈之氣皆化作最本源的力量,融入蘇奕的大道根基之中!

  這等突破,也讓蘇奕在踏足化空境后,筑下了雄厚到極致的底蘊!

  許久。

  蘇奕周身縈繞的道光一點點消弭。

  身上依舊是殘破染血的衣衫,可他整個人已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變得愈發質樸和淡然。

  從外表看,就如世俗中尋常可見之輩,都無法感應到任何修為氣息。

  感受著周身的變化,蘇奕也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等將身上的舉霞神髓徹底煉化,我在化空境初期的修為,必可徹底鞏固下來。”

  蘇奕暗道。

  忽地,一道感嘆聲響起:“輪回應劫者所掌握的力量,可真是不簡單吶!”

  蘇奕霍然扭頭。

  就見遠處夜色下,走來一道身影。

  一襲長衫,束發為冠,赫然正是剛才死在天劫之下的那個男子!

  “之前死的,是你的分身?”

  蘇奕眉頭微挑。

  長衫男子搖頭道:“不,那是我的本尊。”

  說到最后,他指著自己胸口處,深沉的眸子中涌起不可抑制的恨意,認真說道:“我很心痛!”

  “過往那漫長歲月中,我受到神明庇護,躲過了仙隕時代,避開了漫天浩劫,好不容易才熬到如今,可卻沒想到,會讓屬于你的劫,毀掉我大半道行!!”

  透著恨意的聲音,在夜色中回蕩。

  長衫男子已邁步行來,他那俊朗的臉龐上,都布滿毫不掩飾的殺機。

  “不過,你且安心,我就是再生氣,也不會殺你,你是神明指定的祭品,活著才最有價值。”

  聲音響起時,長衫男子第一時間出手了。

  他右手揚起,當空一點。

  一道刺目的黑色戰矛,憑空浮現。

  戰矛上,光焰交織,法則力量迸發,甫一出現,令這片天地都劇顫抖起來,虛空轟然扭曲崩壞。

  蘇奕頓時像置身在汪洋大海中的一葉扁舟,四周怒海狂濤拍打,隨時有顛覆的可能。

  最可怕的是,他已踏足化空境,可當面對這一擊時,竟遭受到可怕的壓制!

  “鎮!”

  長衫男子舌綻春雷。

  黑色戰矛壓迫虛空,朝蘇奕鎮壓過去。

  “神境層次的秩序力量……”

  蘇奕明白了。

  這長衫男子分明是一個神使!

  和他在人間所滅殺的那些神使不同,這長衫男子自身的修為,超乎想象的可怕。

  哪怕僅僅只剩下一道分身,可那等實力都已不遜色于圣境仙君!!

  換而言之,之前這長衫男子慘死在天劫之下的本尊,無疑要更恐怖。

  念頭轉動時,蘇奕毫不猶豫動用輪回力量。

  人間劍橫空掠起,帶起輪回般的光幕,在一片隆隆轟鳴聲中,將那一桿黑色戰矛磨滅!

  “哼!”

  長衫男子挪移長空殺來。

  哧啦!

  他雙手一搓,一片雷霆般的秩序力量垂落,將蘇奕整個人轟飛出去。

  蘇奕眉頭微皺。

  他其實很無奈,這一段時間以來,要么遇到的對手太弱,要么遇到的對手太強,簡直了。

  須知,他才剛踏足舉霞境,正是最巔峰的時候,自忖再遇到之前那些虛境真仙,根本無須動用九獄劍的力量,就能鎮殺對方。

  可誰曾想,這時候的對手,會是一個實力堪比仙君的神使!

  思忖時,蘇奕已顧不得其他,動用九獄劍的力量,全力出手。

  大戰爆發。

  蘇奕一舉扳回頹勢,勢如破竹般碾碎對方的攻勢。

  “你的底牌,不是輪回!?”

  長衫男子吃驚。

  之前,他曾動用“回溯”“溯源”兩種禁術,試圖窺破蘇奕所掌握的底牌,可最終卻一無所獲。

  而這讓他推斷出,連“溯源”禁術都無法窺伺的力量,也只有輪回了。

  可真正和蘇奕廝殺時,他才發現,自己推斷錯了。

  除了輪回,蘇奕手中還掌握著更可怕的一種力量!

  蘇奕哪還有心思搭理這家伙,揮劍殺伐,欲速戰速決。

  不得不說,這長衫男子的確強的離譜,不止是實力堪比圣境仙君,其掌握的神道秩序力量,也極為詭異霸道。

  可惜,他碰到了蘇奕。

  僅僅須臾間,長衫男子就被重挫,身上淌血。

  片刻后,他一條胳膊都被斬落,其掌握的神道秩序力量,完全被九獄劍氣息碾壓。

  這讓他差點瘋掉。

  須知,最巔峰時的他,彈指可殺仙君!

  可今夜倒霉就倒霉在,他的本尊還未發威,就被一場突兀降臨的天劫抹殺。

  而僅剩下的這一道分身,連他巔峰實力的一成都沒有!就連執掌的神道秩序力量,都極其有限!

  “小東西,來日再找你算賬!”

  猛地,長衫男子一咬牙,轉身而去。

  都已僅剩下分身,若再毀掉,就是神明臨世,都救不了他。

  “何須來日,今日必斬你這條神明走狗!”

  蘇奕殺氣騰騰,直接追了上去。

  兩者一前一后,直似驚虹般撕裂夜空,眨眼間就消失不見。

  長衫男子動用禁忌秘術,挪移逃遁時,瞬息萬丈,萬里無蹤,快得不可思議。

  可蘇奕卻一直緊緊追在后邊。

  論追蹤之道,他掌握著不下上百種堪稱禁忌的秘法,又一心要殺了這長衫男子,自不會再保留。

  就這般一追一逃,足足半個時辰后。

  蘇奕忽地出手。

  一道劍光直似鑿穿時空的羈絆,憑空斬在長衫男子身上。

  后者身影一個趔趄,差點從虛空中跌落。

  “真要魚死網破?”

  長衫男子霍然轉身,臉色鐵青,眸子中盡是洶涌的怒火。

  “與我為敵,天上地下沒人能救得了你,神明來了也不行!”

  蘇奕揮劍殺來。

  劍鋒橫空,輪回映現,九獄劍的氣息如九天決堤的長河,轟然垂落虛空。

  “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長衫男子似自知在劫難逃,猛地發出一聲大喝,不退反進,主動迎了上去。

  他修長的身影,竟一下子化作一頭千丈高的龐然大物,通體漆黑,四蹄如天柱,形似巨大的犀牛。

  一對眸呈詭異深沉的黑色,像一對深不可測的漩渦。

  “殺!”

  它發出大吼,天地都似被震碎,劇烈搖晃,明顯已經開始不顧一切地拼命,

  可它終究低估了蘇奕這一劍的可怕。

  轟——!

  劍氣如瀑,通天徹地,斬在長衫男子所化的兇獸身上,如若無堅不摧的天罰之劍,釋放出霸道無邊的毀滅威能。

  剎那間,這頭兇獸發出驚天的慘叫,千丈高的軀體四分五裂,鮮血如瀑布飛灑。

  可同一時間,在那兇獸體內,卻有一股如若禁忌般的恐怖力量驟然爆發,直接朝蘇奕席卷過去。

  蘇奕眼眸驟然一縮。

  ps:今天五更了!然后才有底氣求票!

拜托了各位看官老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