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夜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順便……破個境?

  戚扶風呆了一下,旋即釋然。

  對帝君大人這等存在而言,在修為上進行突破,好像的確并不是什么難事。

  “行了,我們就此分別。”

  蘇奕向來不喜歡拖泥帶水,說話時,已收起藤椅,從那一朵祥云上一躍而下。

  戚扶風張了張嘴,最終抱拳見禮道:“帝尊大人,晚輩定不負所托,在白蘆洲等您前來!”

  遠處,蘇奕頭也不回揮了揮手:“快去吧。”

  隨著蘇奕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天邊,戚扶風這才轉身而去。

  已是傍晚,

  天穹上晚霞如火,瑰麗多彩。

  蘇奕行走在一片山野之間,直似閑庭信步。

  直至夜色來臨時,才終于進入到一座城池中。

  城池中燈火如龍,車水馬龍。

  到處是形形色色的修士,更不乏來自不同族群的生靈。

  不過,卻幾乎見不到仙人的蹤跡。

  蘇奕對此心知肚明。

  在仙界,雖號稱有億萬萬眾生,可絕大多數都是仙境之下的角色。

  即便是在世間行走,尋常也很難遇到仙人。

  尤其是是在一些偏遠之地,即便是才剛剛踏足宇境的仙人,都是世間修士只能仰望的存在。

  蘇奕行走在夜色的街巷上,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聽著那嘈雜喧囂的聲浪,內心卻憑生一絲悵然。

  天地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眼前的繁華熱鬧,終究和他這樣的過客無關。

  這就是修行之路。

  可以游戲紅塵,可以在煙火氣息中繾綣流連,可總要繼續踏上征途,求索于大道之上。

  持一顆堅不可摧的道心,與孤獨為伴,上下求索。

  很快,蘇奕搖了搖頭,摒棄內心那一絲悵然,轉身走進了城中最大的一座商行。

  他打算把身上那些派不上用場的寶物,統統賣掉,以換取仙石。

  當從商行內走出時,蘇奕僅僅只換到三千塊仙石。

  擱在人間,仙石這等修行資源,根本見不到。

  但在仙界則是一種硬通貨,既可以用來修行,也可以當做錢財來購買物品。

  遺憾的是,這座城池中最大的商行,財力也終究有限,所積攢的仙石不多。

  蘇奕只拿出不到一成的寶物,就把這座商行的仙石全部搬空。

  “接下來的路上,若遇到有仙人出沒的仙城,當可以把身上的寶物處理掉,換來我所需要的修行資源。”

  蘇奕暗道。

  仙界四十九洲。

  每一洲的疆域,都無比浩瀚,分布著數不勝數的城池。

  可唯有在那些最頂尖的大城池中,才擁有能夠滿足仙道人物需求的修行資源。

  那些大城,也往往被這世間修士稱作“仙城”。

  這就是仙界的好處。

  修行資源到處可見,就看你是否有錢交易了。

  若擱在人間界,以蘇奕的道行,已經很難再尋覓到能夠滿足他需求的修行資源。

  “客觀,是否要住店?”

  蘇奕路過一座客棧時,一個店小二殷勤詢問。

  蘇奕頓了頓足。

  他今日才剛飛升仙界,的確很難好好休息一番。

  可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道:“我倘若在你們客棧住下,怕是會讓整座城池跟著我遭殃。”

  店小二一呆。

  蘇奕的身影則早已消失在人潮洶涌的街巷中。

  “呸!一個住不起店的窮鬼罷了,還在老子面前吹牛,什么玩意。”

  店小二不屑地咒罵了一聲。

  忽地,一個男子出現,溫聲問道:“他剛才和你說了什么?”

  聲音低沉富有磁性。

  店小二下意識抬頭,就看到一雙深沉漆黑若深淵般的眸子,腦海轟的一聲,意識模糊,眼神都變得呆滯起來。

  他喃喃出聲,把蘇奕之前的話重復了一遍。

  燈影下,男子身穿長衫,束發為冠,肌膚如玉,負手于背,渾身盡是超然出塵之氣。

  唯有那一對深沉若黑色大淵般的眸,顯得詭異懾人。

  聽了店小二的話,長衫男子不禁笑起來,道:“他說的一點也沒錯。”

  聲音還在回蕩,他人已憑空消失不見。

  半響,店小二才猛地清醒過來,神色間已盡是駭然。

  城池外,冷清荒涼。

  遠處的群山在夜色中綿延起伏,仿似盤在大地上的龍蟒,一眼望不到盡頭。

  天穹深處,疏星淡月,烏云縈繞。

  蘇奕負手于背,踱步在夜風中,朝遠處行去,一襲青袍飄曳,幾個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縮地成寸,天涯咫尺!

  “今晚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怕是懸了。”

  行走在山河間的蘇奕忽地發出一聲輕嘆。

  聲音還在回蕩。

  轟——!

  一道箭矢鑿穿長空,爆射而至。

  箭矢上,仙光璀璨,凌厲似一道匹練,虛空被鑿穿出一道筆直的裂痕。

  那耀眼的光,將夜色驅散,照亮山河。

  鐺!!!

  蘇奕仿似未卜先知,人間劍憑空掠出,將這一道爆射而至的箭矢擋住。

  箭矢上釋放出的霸道力量,震得蘇奕一陣搖晃,周身氣血都在動蕩。

  緊跟著,在蘇奕的前方和兩側,分別掠來三道身影,挪移長空,暴殺而至。

  一個手握戰矛的獸袍巨漢、

  一個頭頂懸浮雷霆道印的黃衣女子。

  以及一個身影枯瘦,赤手空拳的黑衣男子。

  從三人顯露蹤跡,到突兀地暴殺而來,幾乎在剎那間就發生,快得不可思議。

  “三個虛境真仙,還有一個藏匿在暗中的箭道高手,這樣的陣容,倒也不錯。”

  蘇奕心念轉動時,眸子深處已有沸騰般的戰意點燃!

  鏘——!

  人間劍清吟,爆綻驚天動地的劍威。

  隨著蘇奕動手,漫天劍氣沖霄而起,直似流光飛舞,絢爛到極致,也霸道凌厲到極致。

  轟隆!

  這片山河傾塌,虛空動蕩。

  三位虛境真仙的聯手一擊,被蘇奕硬生生擋住!

  “這真是一個才剛飛升仙界的角色?”

  獸袍巨漢驚詫。

  “若非此子不同尋常,何須我們親自動手?”

  黃衣女子語氣清冷。

  “妙極了!”

  黑衣男子咧嘴笑起來。

  說話時,他們三個仙威滔天,出手如電,朝蘇奕圍殺過去。

  除此,還有一道又一道氣息恐怖的箭矢,從夜色中激射而來,對蘇奕進行阻擊,角度刁鉆,陰險毒辣。

  “可真是不要臉啊……”

  蘇奕嘀咕。

  自己一個相當于合道境羽化真人的角色,卻被一群虛境真仙一起聯手截殺。

  這明擺著就是欺負人嘛。

  畢竟,修為懸殊實在太大。

  除此,這些都是活生生的虛境真仙,而非逝靈可比。

  一對一的情況下,蘇奕倒也無懼,足可憑自身實力弄死對方。

  一對三的情況下,倒也能一一拿下對方,但必然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可今夜的局勢,讓蘇奕意識到,根本沒必要再去硬拼!

  因為對方不僅僅只三個虛境真仙,暗中還藏著一個箭道高手。

  除此,蘇奕可不相信,今夜的仇敵會僅僅只有這些了。

  故而,當務之急,就是殺敵!

  以至強手段,速戰速決!

  七個彈指后。

  砰!!!

  一聲巨響,人間劍破開獸袍巨漢的戰矛,劍鋒隨之一切。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拋空而起。

  獸袍巨漢怒目圓睜,滿臉寫滿愕然。

  因為這一劍的威能,一下子變得超乎想象的霸道恐怖,以他虛境真仙層次的力量,竟無力抗衡!

  可惜,當反應過來時,他已經被斬首,橫尸當場。

  這一幕,刺激到其他兩人,無不色變,全都施展底牌,全力出手的同時,皆小心防備起來。

  可終究是徒勞。

  十三個彈指后。

  蘇奕峻拔的身影如若一道匹練般,橫空一閃。

  一抹劍鋒鑿穿黃衣女子的胸膛,帶出一串刺目的血花。

  “你……”

  黃衣女子張嘴欲言,卻都來不及說出完整的話,其身影就爆碎成一團血霧消弭。

  剩下的那個枯瘦男子亡魂大冒,施展煙霞云機符,直接就逃。

  可惜,他若知道儒袍男子被擒的那一幕,斷不會選擇這么做了。

  就見蘇奕身影突兀地出現,比他更快的,則是怒斬而至的人間劍。

  茫茫如瀑的劍意轟然斬落,枯瘦男子軀體隨之轟然崩碎,四分五裂。

  “該死——!”

  極遠處的山河間,響起一道驚怒的聲音。

  蘇奕第一時間挪移過去。

  可聲音傳出的地方,早已沒有了人影。

  無疑,那一個箭道高手早已遠遠逃遁而去。

  天地重歸寂靜。

  只是這片山河已坍塌凋零。

  淡淡的星輝下,一襲青袍的蘇奕收起人間劍,拿出酒壺仰頭暢飲了一番,這才轉身而去。

  在他體內,一股澎湃的“仙靈之氣”涌現,也讓他之前因為動用九獄劍而消耗的力量,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

  那一股“仙靈之氣”,乃是在域外戰場的“化仙臺”之上所汲取到,當時被蘇奕全部儲藏在了體內,打算在證道化空境(舉霞境)時動用。

  但現在,他已顧不得這些。

  當務之急,是盡快恢復修為。

  是的,蘇奕之前殺敵,借用了九獄劍之力!

  對方太不要臉,他也不可能不動用底牌。

  而以他如今的修為境界,在動用九獄劍的力量時,所釋放出的威能,自然也和以往截然不同。

  出其不意之下,足可鎮殺虛境真仙!

  哪怕對方有所察覺,全力抵擋,也是徒勞。

  而在蘇奕的身影剛消失不久,一個身著長衫的男子,緩緩來到了這一片戰場。

  ps:晚上還有不止一更_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