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枯瘦老人的聲音,激蕩天地。

  那一字字,透著根本掩飾不住的激動和喜悅。

  他低著頭,沒有讓人看到那發紅的眼眶。

  全場寂靜,眾人皆徹底失神。

  一位那般恐怖霸道的存在,卻在此刻膝蓋跪地,恭迎蘇奕身前,尊稱“帝君”!!

  這樣的畫面,讓人只有一種感覺:

  迷茫!

  畢竟,誰都清楚蘇奕是一位飛升者,一個連舉霞境都未曾踏足的人間修士。

  誰能想象,那位枯瘦老人,卻視他如帝君,跪拜于前?

  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以至于,場中死寂一片,鴉雀無聲。

  人人皆像泥塑雕像般帶追在那,腦海空白。

  “戚扶風……原來是你啊……怪不得你身上有著‘霸血真意’的氣息。”

  蘇奕發出一聲感慨。

  這是第六世王夜的情緒,有感而發。

  很久以前,這白鹿山是扶風仙閣的祖庭。

  戚長烈則是扶風仙閣的開派祖師。

  但同時,戚長烈也是王夜麾下的三十六位戰將之一!

  是中央仙庭赫赫有名的“長烈劍君”!

  而在王夜記憶中,清楚記得,戚長烈膝下有一子,名喚戚扶風!

  之前時候,蘇奕就察覺到,枯坐在化仙池之畔的戚扶風,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氣息。

  那就是霸血真意!

  一種由戚長烈所開創的獨門秘術。

  可蘇奕卻沒想到,那枯瘦老人卻會是戚長烈的孩子!

  “帝君大人,原來您早已認出晚輩了。”

  戚扶風喃喃,嘴唇顫抖,明顯很激動,有些失態。

  “快起來,莫要再跪在我面前。”

  蘇奕吩咐道。

  “喏!”

  戚扶風長身而起,可依舊低著頭,那是一種敬重到骨子里的姿態。

  “帝君……他怎會是帝君……難道說,域外戰場中的傳聞是真的?”

  羽塵心中喃喃。

  早在第一戰場的時候,他就曾聽說,東玄域的蘇奕,執掌輪回之力,曾不止一次轉世重修過。

  可卻從不曾當真過。

  而現在,他動搖了!

  “怪不得蘇道友有恃無恐,原來是他有著不為人知的神秘來歷,可……他怎會被稱作帝君?”

  這一刻,那些飛升者內心皆涌起重重疑惑。

  以前,他們把蘇奕視作同輩人物,認為彼此哪怕實力再差,可好歹相逢一場,彼此都是從人間前來的飛升者。

  可現在,他們才猛地意識到,從一開始他們就想錯了。

  蘇奕和他們根本就不是一類人!

  無論是在人間,還是在仙界!

  一時間,他們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帶上一抹復雜之色,有震撼、有敬畏、也有陌生!

  不止是他們,柳云鏡、羅云忠他們這些仙界人物,都徹底惘然了。

  這個飛升者究竟是誰?

  他究竟有著怎樣的神秘來歷?

  為何會被視作帝君?

  好幾次,他們都忍不住想問出聲。

  可礙于戚扶風那恐怖的威勢,無人敢在此刻開口!

  唯有柳云鏡似想起什么,渾身猛地一顫,眸子都不禁瞪大。

  戚扶風!!

  很久以前,景洲第一仙君勢力“扶風仙閣”開派祖師之子!

他的名  字,據說就是取自宗門中的“扶風”二字。

  “真的是那位前輩嗎……”

  柳云鏡心顫。

  眼下這座飛升之地,就位于扶風仙閣的祖庭“白鹿山”上。

  這怎能不讓人浮想聯翩。

  可若說是真的,也就意味著,那位枯瘦老人是一個從漫長的仙隕時代中活下來的活化石級老古董!

  畢竟,無論是扶風仙閣,還是其祖師戚長烈,都早在很久以前就消失在仙隕時代之中!

  一想到這,柳云鏡簡直如遭雷擊。

  戚扶風這等活化石級老古董,卻尊稱一個飛升者為帝君!

  那這年輕人的身份,該是何等驚人?

  眾人的心思,百轉千折。

  而此時,遠處忽地有一群氣息恐怖的身影,挪移長空而來。

  人沒到,聲音已遠遠傳來。

  “希望沒來晚。”

  “放心,誰敢和我們搶飛升者,殺了就是!”

  ……而當這群身影抵達,不禁愣住。

  他們看到了什么?

  滿地的血水和碎裂的尸體!

  “誰能告訴本座,此地發生了何事?”

  為首的一個老者沉聲開口。

  他們一行人,足有十多個,兇威滔天,都有著不弱于五毒山君等虛境真仙的威勢。

  可此時,當看到他們出現時,在場眾人再不像剛才那般忐忑和彷徨。

  反倒全都露出憐憫之色。

  “你們這是什么意思?活得不耐煩了嗎!”

  老者大喝,臉色陰沉。

  被無數人用憐憫的目光看著,讓他們都有種被冒犯般的羞憤感。

  “殺了。”

  蘇奕都懶得抬眼看一下。

  “喏!”

  戚扶風騰空而起。

  天地間,刀鋒一閃,霸道的血色刀氣肆虐。

  下一刻,那十多個氣勢洶洶而來的虛境真仙盡數慘死場中。

  而見到這一幕,眾人都麻了。

  自尋死路,大抵如此!

  戚扶風收起長刀,恭聲說道:“帝君大人,此地不宜久留,還請您移駕,跟隨晚輩先離開此地。”

  蘇奕微微頷首。

  眼下的確不是和戚扶風敘舊的時候。

  不過,在離開之前,他還有事要做。

  “各位。”

  蘇奕轉身看向羽塵等人,“我也并非隱瞞,而是今日發生的殺劫,疑似都是沖著我一人而來,而你們只不過是受我牽累罷了。”

  “蘇道友無須在意這些,我等早已明白。”

  羽塵神色復雜。

  其他人也點了點頭,到了此時,他們若再不明白這些,那就太蠢了。

  蘇奕道:“正因如此,接下來,我會讓戚扶風出手,帶你們一起離開此地,尋一個安全的落腳之地。”

  羽塵、秦素心等人皆露出欣喜之色,皆如釋重負。

  他們之前的確很擔心,畢竟,哪怕蘇奕離開了,可那些仙道大勢力為了探尋蘇奕的行蹤,必然會對他們這一批飛升者動手!

  “不過,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在幫你們之前,需要抹除掉你們記憶中,和今天有關的事情。”

  蘇奕此話一出,眾人皆面面相覷。

  “好!我答應!”

  羽塵率先答應。

  緊跟著,其他人也陸續答應下來。

他們都想明白了,蘇奕的來歷太過  特殊和神秘,他們知道的越多,反倒是給自己招惹殺身之禍。

  反之,蘇奕這么做,反倒可以避免他們遭受蘇奕的牽累。

  簡而言之,就是一句話,知道的越少,對他們越安全!

  蘇奕點了點頭,扭頭對戚扶風道:“你可精通‘心夢靈真訣’?”

  戚扶風道:“懂得!”

  “好,你來幫他們消除記憶中和今日有關的事情,然后,咱們就離開此地。切記,莫要傷到他們的神魂。”

  “喏!”

  戚扶風當即行動起來。

  而蘇奕則將目光看向柳云鏡。

  這一瞬,柳云鏡似預感會發生什么,顫聲道:“閣下,若沒有今日之記憶,我等怕是會被太清教追究和懲罰,還請您……”

  蘇奕擺手說道:“若不答應,你們必死。”

  柳云鏡:“……”

  他神色陰晴不定,最終苦笑一聲,頹然道:“我明白,今日我等能活下來,已是閣下寬宏大量,高抬貴手,而今只是抹掉今日的記憶而已,我等……豈有拒絕的資格?”

  蘇奕深深看了對方一眼,道:“有時候,無知就是福。”

  他倒不是忌憚被王夜的仇敵識破身份。

  而是不想因為自己,牽累到羽塵、秦素心這些無辜之輩。

  眼下,他能做的,也就是消除掉他們今日的記憶,以后他們在仙界究竟會經歷什么,那就和他無關了。

  片刻后。

  戚扶風回來復命:“帝君大人,他們都很配合,事情已順利解決。”

  不遠處,羽塵、秦素心等人正自交談,每個人神色間都寫著惘然和驚疑,似完全不明白,之前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包括柳云鏡等人也是如此。

  只不過,柳云鏡等人尚且都在昏迷中,不曾醒來。

  這自然是戚扶風故意為之,畢竟,若這些人都還清醒著,必然進行阻撓。

  見此,蘇奕輕語道:“這終究只是權宜之計,若是不周山‘瑤光凈土’的仙君出手,以‘喚神’之術施法,足可恢復他們今日所消失的記憶。”

  “不過,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說到這,蘇奕搖了搖頭,道:“帶他們走吧。”

  “喏!”

  戚扶風領命,他取出一個葫蘆,直接把羽塵、秦素心等一眾飛升者收進了葫蘆內。

  “帝君大人,請隨晚輩前來。”

  戚扶風說著,袖袍一揮,一朵十丈范圍的祥云騰空而現,載著他和蘇奕一起,破空而去。

  而在他們離開滅多久,柳云鏡等人才陸續從昏迷中醒來。

  “這……我們怎會在這里?”

  有人錯愕。

  “該死,我好像丟掉了記憶!”

  “俺也一樣……”

  柳云鏡等人臉色大變,一個個背脊直冒寒氣。

  他們都是踏足仙道的角色,焉可能不清楚,他們被人抹去了和今日有關的記憶?

  “還好,丟掉的僅僅只是今日的記憶,對手應該并非想害死我們,而是想保住什么秘密。”

  柳云鏡沉吟道。

  可當看到那滿地的血腥和破碎的寶物,他卻很難淡定,臉上都寫滿駭然。

  之前,竟有這么多虛境真仙死在此地?

  并且,還都是景洲境內數得著的狠茬子!!

  “看來,今日我等能撿回一條命,還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柳云鏡喃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