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帝君歸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場中氣氛壓抑沉悶。

  包括五毒山君、梁屠妖仙在內,已經有七位不速之客紛至沓來。

  皆是景洲境內的厲害角色,威勢滔天!

  柳云鏡臉色陰沉如水,心都沉入谷底。

  而像羽塵、秦素心等飛升者,或許在人間是最耀眼的絕世人物,可畢竟才剛抵達仙界,還是頭一遭經歷這樣的兇惡局勢,一個個都憂心忡忡。

  唯獨蘇奕,似沒事人般,閑散自若,甚至拿出酒壺愜意地品用起來。

  “蘇道友,你……可有破局之法?”

  秦素心忽地傳音。

  聲音都帶著一絲彷徨的味道。

  蘇奕一怔,目光看了看秦素心,又看了看那些神色間已盡是忐忑之色的飛升者們。

  略一思忖,他這才說道:“有。”

  一個字,沒有解釋緣由。

  而看著儀態自若的蘇奕,秦素心卻莫名地感覺安心許多,就如同抓住了一線希望。

  她期期艾艾道:“蘇道友,那……你能否幫……幫我們一把?”

  蘇奕頷首道:“可。”

  秦素心身為北寒域的領袖,性情也是極孤傲和自負的。

  而她能主動出聲向蘇奕求助,可想而知面對這樣的處境,這位天之驕女也已束手無策。

  不過,蘇奕之所以答應幫忙,并非是因為憐惜和同情,而是秦素心話中的那個“我們”!

  是的,秦素心在求助時,還考慮到了其他飛升者!

  “多謝蘇道友!”

  秦素心明顯松了口氣,清眸中盡是感激,“無論今日會發生什么,道友的大恩,我秦素心必銘記在心,永生不忘!”

  蘇奕微微搖頭,道:“你若真感激我,就把我的態度一一告之其他人,讓他們莫要聲張,姑且旁觀,待會我自會帶你們離開。”

  “好!”

  秦素心不假思索答應下來。

  很快,羽塵、任長卿等人紛紛把目光看向蘇奕,神色間有歡喜,有振奮,也有感激。

  蘇奕自不會在意這些。

  同一時間,那七位前來的恐怖存在,也在彼此對峙。

  “不能再等了!”

  猛地,坐在那一頭血色蜘蛛上的五毒山君站起身來。

  他殺氣騰騰,環顧全場,“咱們誰都清楚,再等下去,注定會有越來越多狠茬子前來,到那時,別說吃肉了,連一口湯都喝不到!”

  聲傳全場。

  腳踏綠色長劍上的梁屠妖仙道:“道兄所言,正是我所擔憂,依我看,不如大家一起動手,擒下那些飛升者最為妥當。”

  說著,他看向來自“冥古仙山”的丁寒秋,“道友以為如何?”

  在他們這些老家伙當中,丁寒秋道行最高,實力也最可怕。

  頓時,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看向丁寒秋。

  此女一襲黑色長衣,白發如雪,氣質冷峭懾人。

  聞言,丁寒秋頷首道:“可。”

  頓時,場中氣氛愈發肅殺壓抑。

  柳云鏡暴喝:“各位,你們當我落云仙宗不存在嗎?”

  在他身邊,上百位宇境仙人匯聚,嚴陣以待。

  “滾!”

  丁寒秋舌綻春雷,直接動手。

  她抬手一點,一口銀色仙劍騰空而起,斬向柳云鏡。

  柳云鏡雖全力抵擋,卻被這一劍劈得倒射出去,唇中咳血不止。

  竟是被一劍重挫!

  “不好!”

  那些落云仙宗的仙人無不駭然色變。

  他們人數雖多,可都是宇境修為,面對一眾虛境真仙,注定毫無勝算!

  五毒山君、梁屠妖仙等人都不禁露出輕蔑的笑容,這柳云鏡,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沒有任何猶豫,他們直接出手,從四面八方朝飛升之地沖來。

  這一瞬,柳云鏡目眥欲裂,卻無計可施。

  這一瞬,羽塵、秦素心、任長卿等飛升者毛骨悚然,下意識都將目光看向蘇奕。

  對他們而言,蘇奕眼下已成為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哪怕他們對蘇奕并沒有多少信心,可卻都希望發生奇跡,蘇奕可以力挽狂瀾!

  這一瞬,蘇奕卻自顧自拎著酒壺飲了一口,似渾然不覺那四面八方之地,有著七位虛境真仙層次的恐怖角色殺來。

  也就在這一瞬,

  一道沉渾厚重的刀吟聲,忽地炸響在這片天地間。

  刀吟如潮,落入五毒山君、梁屠妖仙等人耳中,神魂似被重錘狠狠砸中,身心都猛地一震。

  他們全都色變,身影齊齊停頓在半空中,目光都看向同一個方向——

  化仙池之畔!

  不知何時,那位懷抱酒葫蘆枯坐于地的老人,已長身而起。

  他枯瘦嶙峋的身影,只穿著一層陳舊的灰衣,潦草的須發在風中飄揚。

  而一股恐怖的刀意,從他右手握著的一口黑色長刀中彌漫而出。

  那是怎樣一把刀?

  狹長暗啞、如墨般漆黑,刀鋒隱約映現出一抹殷紅的血色光澤。

  當一眼望去,所有人心神刺痛!

  “這……”

  柳云鏡、羅云忠等人皆錯愕,他怎會……

  羽塵、秦素心等飛升者也瞠目結舌。

  早在他們從化仙池中走出時,就曾見過這位枯坐于地的老人,只是,當時誰也沒有當回事,只當是一個守衛般的角色。

  可誰能想到,在這危機萬分的時刻,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老人,卻僅憑手中的刀意,就震懾住那七位虛境真仙?

  太不可思議!

  五毒山君皺眉,神色驚疑。

  梁屠妖仙等人也察覺到不對勁。

  那枯瘦老者身上的刀意太過凌厲霸道,透著濃重的殺伐血腥氣息,讓他們都感到心悸,渾身都不自在。

  “敢問閣下是誰?”

  丁寒秋蹙眉問道。

  枯瘦老人沒有理會。

  他眼神渾濁,右手握刀,刀尖垂直向下,邁步虛空而起。

  僅僅一個邁步而已,就見轟的一聲,直似天塌地陷,十方虛空崩壞。

  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威勢,從枯瘦老人身上涌現,通天徹地,風云色變。

  “這老東西,氣息怎會如此可怕?”

  五毒山君倒吸涼氣。

  梁屠妖仙最果斷,直接全力催動腳下的綠色長劍,轉身就逃。

  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可枯瘦老人卻似未卜先知,手中刀鋒忽地當空一斬。

  數千丈外,虛空轟然裂開。

  梁屠妖仙的身影,被一片狂暴霸道的血色刀氣轟碎,四分五裂!

  連他腳下的綠色長劍,都隨之寸寸崩斷!

  一刀,輕松屠戮一位虛境老魔頭!

五毒山君、丁寒秋等人都差點傻眼,受到莫大  的驚嚇。

  這老家伙,難道是一位仙君!?

  枯瘦老人邁步長空,朝那些虛境真仙靠近。

  他氣息太過恐怖,驚動霄漢,整座飛升之地,到處都被霸道的刀威充斥。

  面臨如此威脅,丁寒秋幾乎是出于本能般,第一時間搶先出手。

  “斬!”

  丁寒秋催動銀色仙劍,掀起白茫茫的劍氣,席卷而去。

  枯瘦老人看也不看,揮刀斜劈。

  鐺!!!

  銀色仙劍斷裂。

  更遠處,丁寒秋那修長的嬌軀從肩膀處斜著往下,被斜劈成兩半!

  鮮血飛灑。

  一位早已踏足虛境大圓滿地步的真仙,竟也沒能擋住那一刀之威,被屠殺當場!

  “撤!快撤——!”

  五毒山君大吼。

  根本無須他提醒,其他人都早已行動,轉身就逃。

  來的時候,他們氣勢洶洶。

  可逃的時候,他們惶惶如喪家之犬!

  一切,皆因為那枯瘦老人顯露出的道行太過恐怖!

  而枯瘦老人并未罷手。

  他神色淡漠如舊,枯瘦的身影傲立虛空,隨著手腕轉動,臂膀一揮,那一口黑色長刀橫掃而出。

  一道恐怖的血色刀氣驟然釋放而開。

  極遠處,龐大如山嶺般的血色蜘蛛發出慘叫,軀體崩碎如雨落。

  而立足在血色蜘蛛上的五毒山君,軀體突兀地崩碎成無數血塊。

  同樣的血腥死亡景象,幾乎同一時間發生在其他四位虛境真仙上。

  每一個皆似紙糊般,慘死在那血色刀氣之下。

  無一生還!

  至此,七位紛至沓來的虛境真仙,皆伏誅。

  而前后才不過幾個眨眼間!

  全場寂靜。

  眾人皆目瞪口呆。

  一場彌天大禍,就這般被化解了?

  何止是羽塵、秦素心等飛升者,便是柳云鏡等仙道人物,都被震撼得神色呆滯。

  “那老家伙,竟然如此厲害嗎……”

  羅云忠心神顫栗。

  在這座接引之地,他和其他人是接引使,聽命于太清教。

  不過,他們卻并不清楚那枯瘦老人的身份,僅僅只知道,那枯瘦老人和他們一樣,聽命于太清教,類似于守衛,奉命鎮守化仙池。

  之前,羅云忠他們也曾接觸過那枯瘦老人,可惜,并未打探出什么。

  可現在,羅云忠他們才深刻意識到,這個宛如守衛般的老人,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再次顛覆了羅云忠他們的認知。

  甚至是……

  感到迷茫!

  就見虛空中,枯瘦老人收起黑色長刀,而后轉身,一步走下虛空,徑自來到蘇奕身前十丈之地佇足。

  而后,就在眾人搞不清楚枯瘦老人要做什么的時候。

  這位之前霸道睥睨如神般的老人,卻鄭重地整了整衣冠,朝著蘇奕佇足之地,猛地單膝跪在地上!

  “晚輩戚扶風,奉先父之命,恭迎帝君大人歸來!”

  枯瘦老人開口,他似要宣泄內心如沸騰般的情緒般,扯開了嗓子,聲如雷霆,轟然響徹天地間。

ps:待金魚這兩天調整一下狀態,就努力多更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