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一掌仙人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地上,高大男子渾身抽搐,痛苦呻吟。

  而蘇奕的話,則讓場中氛圍平添三分肅殺!

  “若讓你這狂徒離開了,我落云仙宗的顏面往哪里擱?”

  一個彩衣女子站出來,掌間虛托著一尊玉瓶,眼神冰冷,“諸位,一起上,阻截此子,將其徹底擒下!”

  “好!”

  頓時,鎮守在其他地方的落云仙宗強者紛紛出動,足有上百之眾,如若重重疊疊的潮水般,將蘇奕四面八方的區域徹底封鎖。

  每個人,皆祭出寶物,殺氣騰騰。

  恐怖的仙道威壓,猶如鋪天蓋地般,充斥虛空中。

  羅云忠等接引使無不色變。

  事情鬧大了!

  羽塵、秦素心等飛升者也都倒吸涼氣。

  上百位仙人出動,那等規模無疑太恐怖,讓人只遠遠看著就感到絕望。

  “不知死活。”

  蘇奕眼神冷冽,他帶著青釋劍仙,自顧自前行。

  “殺!”

  震天的大喝響徹。

  上百位仙人一起出動,毫不猶豫將手中仙寶統統朝蘇奕轟了過去。

  無疑,見識過蘇奕的強大之后,連他們這些仙人都不敢保留,選擇全力出手。

  轟隆!

  虛空劇顫,十方云崩。

  璀璨的仙光和寶物的轟鳴聲,響徹天地。

  而那恐怖的毀滅洪流,則將蘇奕所立足的那片區域完全覆蓋!

  蘇奕眉梢不禁浮現一絲不屑。

  擱在化凡境時,若面對如此殺局,他恐怕也只能選擇拼命,或許才能殺出重圍。

  可如今的他,早已踏足化真境大圓滿地步,過往那半年時間里,一直在沉淀心境和道行,到如今隨時都能輕松踏足化空境!

  當面對這等一擊,他雖感到極大的壓力,可卻并未感受到致命般的威脅!

  “破!”

  一聲輕喝響起。

  就見蘇奕一襲青袍鼓蕩,身影騰空而起,右手驀地朝下一拍。

  仿似仙尊拍案,雷霆發怒!

  一股恐怖無邊的霸道劍威,從蘇奕掌指間迸發而出。

  天地驟然一寂。

  那劇烈搖晃的天地,崩壞的虛空,絢爛刺目的煙霞,皆猛地陷入一種停滯狀態,似被完全壓制,動彈不得。

  就連那漫天轟來的上百件仙寶,都齊齊一顫,發出刺耳的哀鳴。

  旋即——

  密集如鼓點的爆碎聲轟然響徹。

  上百件仙寶,皆轟然崩碎,似易碎的琉璃般,炸成無數繽紛的碎片飛灑激射。

  而在那恐怖的劍威橫掃之下,那上百位仙人一如被驚濤駭浪拍中的小船般,橫七豎八地飛出去。

  血水飛灑。

  慘叫連天。

  一時間,蘇奕和青釋劍仙附近之地,再無一人站著!

  “這……”

  全場所有人震撼,無不瞠目結舌。

  一掌之力,滿地仙人跪!

  眾人幾乎都以為在做夢,對修行的認知都被徹底顛覆。

  畢竟,誰能想象,這是一個尚未踏足舉霞境的人間修士能做到的?

  “太強了……”

  羽塵的道心都在顫栗,掀起驚濤駭浪,徹底失態。

  其他飛升者,皆如視神明!

  羅云忠等接引使相顧駭然。

  饒是青釋劍仙也清楚蘇奕的一些底細,可當目睹這一切,也不免神色恍惚。

  他心中喃喃,原來蘇道友都已強大到了如此地步!

  “這小子他……他……”

  目睹這一切,那之前曾和蘇奕暗中對談的儒袍男子驚得差點跳起來,都找不到言辭能形容自己的心情。

  白鹿山之巔。

  一株古松樹下。

  “消息已泄露,各方仙道大勢力都已下達命令,派遣他們各自分布在景洲境內的頂尖人物,前往白鹿山飛升之地。”

  “各大仙道勢力的大人物,也正在從其他地方趕往景洲!”

  “得到消息后,立刻帶著那些飛升者撤離,前往你們落云仙宗!”

  “記住,要快!”

  “若任務失敗,必拿你們落云仙宗是問!”

  ……柳云鏡看完剛傳來的消息,神色已變得空前凝重。

  “一年前,太清教就已布局,徹底封鎖了和景洲飛升之地有關的消息,沒想到,消息終究還是泄露了……”

  柳云鏡暗嘆。

  他這才意識到,局勢越來越緊迫了。

  可讓他感到困惑的是,其他仙道大勢力,為何竟也會如此重視和在意那些飛升者。

  甚至,不惜去和太清教搶人!!

  “這其中定然另有玄機!或者說,那些飛升者中,有著仙界各大勢力志在必得的角色!”

  柳云鏡做出如此推斷。

  他長身而起,轉身朝飛升之地掠去。

  他不敢耽擱,打算立刻行動,將那一批飛升者全部帶走,也包括那些接引使!

  可尚在半途,一陣震天般的慘叫聲,就遠遠地從飛升之地中傳來。

  “發生變故了?”

  柳云鏡心中一緊,臉色都變了。

  他才剛接到太清教大人物的消息,言稱若任務失敗,就要拿他們落云仙宗問罪。

  轉眼間,飛升之地就有意外發生。

  這讓柳云鏡哪能不慌?

  他全力挪移,幾個眨眼間而已,就來到飛升之地。

  而后,就看到了那躺滿一地的屬下,以及正要離開飛升之地的蘇奕和青釋劍仙。

  沒有外敵?

  柳云鏡驚詫。

  他本以為,是有其他仙道勢力的強者,前來搶奪那些飛升者,可現在看來,明顯不是。

  心念轉動間,柳云鏡的目光已牢牢鎖定蘇奕和青釋劍仙,冰冷開口:“站住!”

  聲如驚雷,轟然響徹天地間。

  一股恐怖的威壓,也是隨之彌漫全場。

  那是屬于虛境真仙的威勢!

  羅云忠等接引使都不禁替蘇奕捏了一把汗。

  虛境真仙,已是一洲境內的一流大人物,僅次于仙君!

  而柳云鏡,則是落云仙宗的七長老,成名已久!

  哪怕羅云忠他們這些接引使各自背后都站有門派,可面對一位虛境真仙,也無人敢不敬!

  這是實打實的境界壓制。

  蘇奕頓足,斜眼看著立足在遠處虛空中的柳云鏡,道:“虛境初期修為,目前來看,倒也夠資格和我對決。”

  他從柳云鏡身上,感受到了威脅!

  不過,這樣反倒讓蘇奕有一種見獵心喜之感。

  他之前一直頭疼,無法測出自己的實力達到何等地步,而現在,或許就是一個機會!

  而聽了蘇奕的話,眾人眼皮一陣狂跳,這家伙都已狂到敢和虛境真仙叫板了!?

  柳云鏡也愣了一下,皺眉道:“我落云仙宗的人,都是被你打敗的?”

  蘇奕點頭道:“不錯。”

  柳云鏡暗自心驚,難以置信道:“誰能告訴我,他一個飛升者,是如何做到的?”

  一個被打趴下的落云仙宗強者,顫聲道:“七長老,他一掌按下,就把我等鎮壓在地,連我們的仙寶都被統統毀掉。”

  此話一出,其他落敗的落云仙宗強者皆露出羞愧之色,紛紛低下頭去。

  柳云鏡徹底懵了。

  一掌,鎮壓上百宇境仙人!?

  “當……當真?”

  柳云鏡禁不住問。

  無疑,這位虛境真仙一時難以接受這一切。

  “回稟柳大人,的確如此。不過,事情的起因并非是那位小友作惡,而是他僅僅只是想離開此地,去白鹿崖散散心。”

  遠處,羅云忠開口,其他接引使也紛紛點頭。

  這番話,既回答了柳云鏡的問題,也是在為蘇奕說好話。

  柳云鏡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他徹底意識到不對勁,感到反常。

  一時間,再看向蘇奕時,他的眼神都變了。

  “怎樣,要不要和我對決一場?”

  蘇奕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都快懵了,這世上誰見過一個人間修士竟會主動去約戰一位虛境真仙?

  “怪不得他之前對我不屑一顧……”

  儒袍男子神色陰晴不定,他忽然發現,剛才在和蘇奕暗中交談時,自己活脫脫就是個小丑!!

  柳云鏡沉默了。

  許久,他深呼吸一口氣,道:“閣下,我等也是奉命行事,而非有意為難。還請閣下擔待一二,莫要與我等為難。”

  說著,抱拳朝蘇奕見禮,似是在致歉。

  這樣一幕,讓所有人驚詫,一位虛境真仙,竟不敢去答應一個飛升者的約戰!?

  也有人看出,柳云鏡不是不敢,恐怕是有所忌憚!

  蘇奕頓時失望,道:“既然不戰,就莫要阻我前路。”

  說罷,他帶著青釋劍仙繼續朝外行去。

  “閣下且慢!”

  柳云鏡連忙開口。

  “你要阻我?”

  蘇奕挑眉。

  柳云鏡搖頭,道:“閣下有所不知,一場不可預測的殺劫,很快就將出現在這飛升之地,若閣下要離開,不妨和我一起走,等到了我落云仙宗,我必以頭等貴客款待閣下。”

  說著,他目光一掃羽塵等人,“你們也一樣,只有跟我一起離開,才能避開那一場不可預測的殺劫。”

  這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柳大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羅云忠忍不住問道。

  柳云鏡猶豫一下,這才說道:“其他一些仙道勢力已派遣一批分布在景州境內的頂尖高手前來,他們的目的,便是搶奪此地飛升仙界的人間修士!”

  這番話一出,氣氛都變得壓抑沉悶下來。

  羽塵、秦素心他們都察覺到,今日的局勢變得愈發兇險莫測了!

  蘇奕則瞇了瞇眼眸,若柳云鏡說的是真的,那么他有理由懷疑,這一切或許是沖著他來的。

  ps:趕了一天的飛機、高鐵、大巴、出租……累慘了還好更新搞出來了,金魚我先睡為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