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仙界上下 無人可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沉默片刻,儒袍男子忽地傳音道:“小友,若等太清教的使者前來,你和其他飛升者,怕是都會遇到危險!”

  蘇奕神色不動回應道:“何以見得?”

  儒袍男子眸光閃爍,道:“萬古以來,你們是第一批前來仙界的飛升者,早已引發仙界各大勢力的關注。”

  “但你可知道,為何在今日,卻僅僅只有我們這些人前來接引你們?”

  “很簡單,太清教封鎖了消息,玩了一出聲東擊西的把戲!”

  “早在一年前,太清教就散播消息,言稱此次通往人間的仙界之門,極可能會出現在冥洲、金洲、白洲、玉洲這四大洲境內的飛升之地,唯獨沒有談起景州!”

  “這就叫偷天換日,聲東擊西!”

  “而太清教之所以這么做,為的就是要把所有飛升仙界的人,統統掌控在手!”

  蘇奕聽罷,心中的一些疑惑總算得到解答。

  早在仙隕時代之前,每一次仙界之門開啟,皆會引發仙界極大的關注。

  許許多多仙道勢力,皆會在那時候出現,派遣使者,依照中央仙庭所設立的規矩,從飛升者中選拔傳人。

  而如今,時隔萬古歲月之后,當仙界之門重新開啟,這景洲的飛升之地內,卻顯得極為冷清,只有十多個仙人充當接引使。

  并且,這一批仙人雖然來自不同的仙道勢力,但清一色都是在為太清教效命!

  之前,蘇奕還有些驚訝,太清教什么時候竟強大到能夠獨占飛升之地了。

  而現在,他終于明白過來。

  早在一年前的時候,太清教就已經開始布局,用假消息蒙蔽了仙界各大仙道勢力。

  而在暗中,太清教則悄悄派遣力量,獨占這座位于景洲境內的飛升之地!

  蘇奕問道:“太清教就不擔心消息走漏?”

  儒袍男子笑道:“一是太清教早已蓄謀已久,二是哪怕消息走漏,太清教也根本不怕!”

  “一年前的時間,太清教就已派遣力量,將這座位于景洲白鹿山的飛升之地掌控。”

  “這等情況下,哪怕消息走漏,哪個仙道勢力,誰敢和太清教掰手腕?”

  說到這,儒袍男子意味深長道:“而太清教對你們這些飛升者志在必得,恐怕不會是什么好事了。”

  頓了頓,儒袍男子道:“相反,若小友愿跟我走,以后根本不愁在仙界立足的事情!”

  蘇奕不禁笑了。

  他看出來了,這老東西說來說去,歸根到底還是想帶自己離開,同樣,對方必然另有圖謀!

  “小友何故發笑?”

  儒袍男子皺眉。

  蘇奕深深看了儒袍男子一眼,道:“我只是忽然想到了一句話。”

  “什么話?”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儒袍男子一愣,旋即老臉漲紅,眼神都變得森然起來,明顯被這句話激怒。

  蘇奕就那般淡然地看著他,也不說話。

  可出乎蘇奕意料,儒袍男子最終竟忍住了,什么也沒什么,就此沉默不語。

  “總算遇到個識趣的。”

  蘇奕輕笑點評。

  儒袍男子:“……”

  儒袍男子氣得差點忍不住想一拳砸蘇奕的笑臉上!

  識趣?

  你一個小小飛升者,哪來的資格在我面前裝腔作勢?

  而在儒袍男子動怒時,蘇奕已經邁步來到青釋劍仙面前,道:“走,先離開此地,去白鹿崖轉一轉。”

  這句話,并未用傳音,清清楚楚地在這飛升殿附近區域響起。

  眾人皆一呆,紛紛將目光看過來。

  就連鎮守在附近地帶的那些仙道強者,都神色不善。

  之前,柳云鏡已吩咐過,在太清教使者抵達前,不允許任何人離開此地!

  誰能想到,有人敢堂而皇之地揚言要離開?

  就連那一直坐在化仙池之畔的枯瘦老人,眼皮都微微動了一下!

  “小友,白鹿崖距離此地并不遠,若你想去逛一逛,大可以等到太清教使者抵達時,再去也不遲。”

  羅云忠笑說道。

  其他接引使也紛紛含笑點頭。

  他們都對蘇奕青睞有加,感觀極好。

  原因很簡單,蘇奕未曾踏足舉霞境,就能以一己之力抵達仙界,這簡直就是萬古以來頭一遭!

  “不必了。”

  蘇奕微微搖頭,徑自朝遠處行去。

  青釋劍仙緊隨其后。

  羅云忠等接引使皆愕然。

  羽塵、秦素心、任長卿等飛升者更是被驚到。

  此地早已被柳云鏡的一眾仙人屬下封鎖,蘇奕卻偏要離開,他難道不清楚強行離開的后果?

  “這小子……難道是在剛才和我的交談中察覺到了不妙,著急逃逃走?”

  儒袍男子眼皮一跳,眉頭緊鎖。

  “站住!”

  駐守在附近區域中的一名仙人強者站出。

  這是一名身披甲胄的高大男子,他殺氣騰騰地盯著蘇奕,“擅自離開者,殺無赦!”

  其他仙人強者,也紛紛將目光看過來,神色不善。

  “小友,快回來吧,小心惹火上身!”

  羅云忠連忙上前勸阻。

  同時,他傳音提醒蘇奕,那上百位仙道人物,皆是柳云鏡麾下的宇境仙人,來自景洲境內的修仙勢力“落云仙宗”,雖非仙君勢力,但底蘊卻極為強勁,不容小覷。

  聽罷,蘇奕不以為意地搖了搖頭。

  遙想當初,世上大多數仙君勢力都入不了王夜的法眼,更何況一個連仙君勢力都不是的宗門?

  誠然,如今的他還未成仙,可除非仙君親自駕臨,否則,還真沒什么可在意的!

  “小友……”

  羅云忠張嘴還要說什么。

  蘇奕已笑道:“仙界之大,沒有我不可前往之地,我欲離開,這仙界上下,亦無人可阻。”

  說罷,自顧自朝遠處行去。

  羅云忠不禁愣住。

  其他人也愣住,這番話是一個才剛抵達仙界的飛升者有資格說的!?

  實在太狂!

  之前蘇奕氣質淡然,不曾顯露什么,顯得很低調。

  可現在羅云忠等接引使才認識到,這個被他們另眼看待的年輕人,原來性情竟如此之狂!

  羽塵、秦素心他們自然清楚,蘇奕是何等強橫睥睨的一個人,早在域外戰場時,他們便有目共睹。

  可他們萬萬沒想到,哪怕是抵達仙界,蘇奕的強勢竟然不減分毫!

  這讓他們甚至感到慚愧不已。

  相比起來,他們這些飛升者在面對那些仙人時,就顯得有些拘謹和畏縮了!

  相比起來,青釋劍仙最淡定。

  早在東玄域,仙君世家出身的莫清愁,都對蘇奕敬重有加,便是紅云仙子那等超然存在,也從不敢小覷蘇奕。

  更別提,當初死在蘇奕手底下的仙人逝靈,都不計其數,其中還不乏虛境真仙級別的逝靈!

  這等情況下,蘇奕哪會在意在場那些仙人?

  “混賬東西,不吃敬酒吃罰酒,必須嚴懲!”

  那身披甲胄的高大男子一聲大喝,直接出手了。

  他探出右臂,蒲扇般的大手橫空朝蘇奕拍去,五指之間,仙光繚繞,法則交織,威能恐怖。

  畢竟是一位踏足宇境的仙人。

  那隨便一擊釋放出的威能,就讓許多飛升者心驚肉跳,感到莫大壓力。

  唯有羽塵、秦素心等人神色如常,可心中也凜然不已,自忖若換做是自己,必須全力以赴,或許才能與之抗衡。

  “小心!”

  羅云忠第一時間站出來,身影橫移,欲圖擋在蘇奕身前,幫其化解這一擊。

  哪怕蘇奕之前的口吻很狂,可他終究是不忍心看著蘇奕這樣的好苗子遭受迫害。

  “唉,你啊,且旁觀便可。”

  一聲透著些許無奈的輕嘆聲響起,蘇奕袖袍一揮。

  羅云忠剛挪移過來的身影,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虛托住,重新返回原地。

  同一時間,蘇奕一步上前,一掌拍出。

  輕飄飄一掌,卻似神山橫移,摧枯拉朽般碾碎那高大男子橫空拍來的一掌。

  震耳欲聾的爆鳴聲中,所有人都驚駭看到,那高大男子一身的甲胄驟然炸開,化作無數碎屑飛濺。

  而高大男子整個人,則被一把掌鎮壓在地,軀體殘破淌血,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

  一掌,鎮仙人!

  那霸道的一擊,讓所有人傻眼,差點懵掉。

  這……這是一個飛升者能夠擁有的實力!?

  羽塵、秦素心、任長卿等人面面相覷,內心無不駭然。

  這一刻,他們這些在人間舉霞境中堪稱領袖的人物,才深刻意識到自己和蘇奕之間的差距是何等之大!

  羅云忠等接引使神色呆滯,眉梢間盡是驚愕和震撼,這年輕人竟如此逆天嗎?

  須知,這年輕人都還沒有踏足舉霞境!!

  “怎會……”

  落云仙宗那上百位駐守在附近區域的仙人也都被驚到,一個個下巴都差點掉下來。

  他們是那高大男子的同門,自然了解那高大男子在宇境中的修為是何等精湛和雄厚。

  可卻萬沒想到,高大男子會像只蒼蠅般被一掌鎮壓!

  最可怕的是,在鎮壓高大男子之前,那年輕人還一手將羅云忠給送回了原地!

  遠處,那枯坐在化仙池之畔的老人之前一直閉目不動,可不知何時,他已睜開睜開眼眸,望向了遠處蘇奕那峻拔的身影。

  他那渾濁的眸子深處,涌動著莫名的光澤。

  這一刻,全場死寂。

  空氣似乎都凝固。

  唯有蘇奕那淡然的聲音響起:“這一掌,姑且算敲山震虎,接下來,誰再敢阻我前路,后果自負。”8149/9886220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