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飛升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皆空寺。

  “我觀主兄弟牛啊!”

  正值冬日大雪時,天地銀裝素裹,鵝毛大雪紛紛揚揚。

  空照和尚眉飛色舞,大呼小叫。

  青棠、傾綰、魏山等人神色間,也都露出難掩的喜色。

  他們都已從皆空劍僧口中獲悉了蘇奕在域外戰場的所作所為,一個個與有榮焉。

  尤其是,這次皆空劍僧還談到,木靈君曾親眼目睹蘇奕前往仙界的經過,連那些仙界接引使,都在爭先恐后地搶著要接引蘇奕。

  這一切,讓眾人都大開眼界。

  場中,唯有紅云真人和土狗星闕最淡定。

  “牛嗎?多正常,大驚小怪。”

  土狗鄙夷地瞥了空照和尚一眼,“別忘了,蘇奕曾在人間斬仙,以他的實力,若辦不到這一步,那才叫反常。”

  “少說風涼話,這是值得慶賀的大喜事。”

  紅云真人輕聲呵斥了土狗一句。

  土狗頓時蔫兒了,訕訕不語。

  “以后,還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師尊。”

  青棠喃喃。

  她心中忽地涌起一絲悵然。

  傾綰低著螓首,輕咬鮮潤的紅唇,雖只分別一年,她……也有些想念仙師了……

  “不必著急,這人間界的仙道氣息,已越來越濃郁,最多半年之內,我自有重返仙界的把握。”

  紅云真人說道,“到時候,諸位可以和我一起同行。”

  眾人眼前一亮,精神振奮。

  若能跟隨紅云真人一起前往仙界,自然最好!

  須知,域外戰場每隔千年才會出現一次,既然跟隨紅云真人就能前往仙界,誰又甘心等待那般漫長的歲月?

  “前往仙界,可并非萬事無憂,大道修行,無論在哪里,都不容有絲毫怠慢,哪怕在仙界,以后你們同樣要面臨成仙之劫。”

  土狗提醒道。

  眾人皆心中一凜。

  “未曾踏足舉霞境,居然被多位仙界接引使爭搶著接引?”

  “無愧是獨尊于世的蘇大人!”

  “唉,一想到自此以后,這人間沒有了蘇大人坐鎮,總讓人感覺像少了一些什么。”

  “何謂傳奇?當如蘇大人是也!”

  “我有預感,以蘇大人的底蘊,注定會在仙界大放異彩!”

  ……隨著域外戰場中的消息傳開,星空各界,都在議論一個名字。

  蘇奕!

  對世間修士而言,這個名字宛如大日懸空,獨照古今!

  遍尋諸天上下,無人能與之比肩!

  過往那些年,他曾在世間留下數不盡的傳奇,也締造和譜寫了一個又一個足以震爍古今的奇跡。

  而今,他離開人間,登臨仙途,任誰能不為之感慨?

  仙界。

  一輪煌煌烈日,高懸于無窮深遠的天空之上。

  一座恢弘古老的殿宇上方,懸著一塊寫著“飛升殿”的牌匾。

  大殿前,則是一方仙霧繚繞的水池,蒸騰霞光。

  化仙池。

  那水池足有千丈范圍,涌動著濃郁的仙道瑞光。

  羽塵、秦素心、任長卿等上百位成功飛升的強者,此時都已陸續從化仙池走出。

  其中也有青釋劍仙。

  “這就是仙界?”

  “快看,那是飛升殿!”

  “果然如傳聞所言,舉霞飛升者通往仙界之門,便可抵達飛升殿前的化仙池內!”

  “一朝成仙,再非過去可比!”

  ……眾人激動,議論紛紛,神色間皆帶著喜色。

  相對而言,羽塵、秦素心、任長卿等人皆很鎮定。

  成仙,無非是比羽化之路更高的一條道途罷了。

  唯一不同的就是,自此以后,他們就是仙界的一員,一切都要從新開始!

  任你以前在人間界何等耀眼,可在抵達仙界那一刻,以前的地位、榮耀、名望都已成為過去。

  “也不知這座飛仙殿,位于哪個仙洲境內。”

  羽塵自語。

  仙界共有四十九洲,擁有無窮廣袤的疆域。

  傳聞中,每一個仙洲境內,皆有一座“飛升殿”和一個“化仙池”受不同的仙君勢力控制,負責引渡和招錄飛升之人的事宜。

  當然,這是很久以前的時候。

  仙界曾爆發浩劫,和人間隔絕了萬古歲月。

  到如今,誰也不清楚如今的規矩是什么。

  “那位前輩是誰?”

  “不清楚。”

  ……許多人注意到,在化仙池不遠處,盤膝坐著一個骨瘦嶙峋的老人。

  老人須發潦草,懷抱著一個酒葫蘆,眼眸閉合,枯寂不動,似以昏昏睡去。

  “這莫非是接引使?”

  眾人剛想到這,一道威嚴的聲音,從遠處的飛仙殿內傳出。

  “踏足仙道路,方是我輩人,諸位道友,還請入內一敘。”

  羽塵等人心中一凜,彼此對視,再顧不得理會那抱著酒葫蘆盤膝而坐的老者,一起走進了那遠處的飛升殿內。

  大殿內,列席十多道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渾身皆縈繞著仙光。

  而坐在上首主座上的,是一個氣宇非凡的紫袍中年,頭戴峨冠,身影昂藏,威嚴十足。

  當羽塵等上百位成仙者走進來,都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壓力。

  那是十多位仙道人物身上彌漫出的仙威!

  “莫非各位前輩便是此次的接引使?”

  有人禁不住問道。

  此話一出,引得在座眾仙一陣輕笑。

  中央主座上的紫袍峨冠男子溫聲道:“在仙隕時代以前,接引使由中央仙庭欽定,不過,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如今的仙界,早沒有了中央仙庭,自然也和以往完全不一樣。”

  頓了頓,紫袍峨冠中年繼續道:“當然,各位也可以視我等為接引使。”

  “那敢問前輩,如今的規矩是什么?”

  有人虛心請教。

  紫袍峨冠中年道:“很簡單,我等此次是奉太清教掌教齊涅大人的法旨,前來接引各位。”

  太清教,掌教齊涅!

  許多人一頭霧水。

  羽塵、秦素心、任長卿等人似意識到什么,神色都變得鄭重許多。

  “除此,尚有兩件事要做。”

  紫袍峨冠中年道,“一,將各位的身份、來歷一一登記在冊,以后會交由太清教查閱。”

  剛聽到這,秦素心禁不住道:“太清教為何還要查閱我等的身份和來歷?”

  其他人也感到奇怪。

  紫袍峨冠中年微微搖頭道:“不清楚,這是齊涅大人的法旨,我等只是依規行事。”

  “第二件事,便是從你們之中,選拔傳人。”

  紫袍峨冠中年笑道,“在座這些道友,分別來自不同的仙道勢力,爾等若能有幸被他們看中,根本無須經過任何考驗,就能成為某個仙道勢力的傳人。”

  這番話一出,許多人眼眸一亮。

  他們剛剛抵達仙界,大多數毫無根腳,若能被某個仙道勢力選為弟子,便等于是找到了棲身之地和靠山!

  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便是如此。

  有人已迫不及待道:“前輩,不知這選拔傳人,可有什么講究,又該如何進行?”

  “別慌,還要等最后一位道友前來。”

  紫袍峨冠中年笑說道。

  此話一出,眾人皆不禁驚訝,還有人在前來仙界之門的途中?

  就在此時——

  大殿外,化仙池一陣翻滾。

  一道峻拔的身影,從化仙池內走出。

  一襲青袍,淡然出塵,赫然正是蘇奕!

  “飛仙殿……”

  蘇奕眼眸泛起一絲恍惚之色。

  屬于第六世的閱歷,在這一刻如走馬觀花般,映現在蘇奕腦海之中。

  當年的故人、當年的大敵、當年在這仙界游歷時的諸般記憶……

  點點滴滴,歷歷在目。

  恍如昨日。

  “蘇道友!?”

  “原來是他。”

  “果然,我就知道他肯定會來仙界的。”

  羽塵、秦素心等成仙者,皆露出恍然之色。

  而讓他們吃驚的是,在座那些仙人竟陸續起身,朝大殿外行去。

  竟似是要主動迎接蘇奕!

  “這位小友果然是一表人才!快請!”

  一位仙人滿臉笑容,笑呵呵迎上去。

  “小友,我乃擎蒼仙宗執事,若你愿意,我可代表宗門,破格選錄你為我派的核心傳人!”

  有人直接開出條件,對蘇奕發出邀請。

  “核心傳人算什么,我敢保證,只要小友跟我走,以后必有機會成為我派圣子!”

  有人信誓旦旦夸下海口。

  也有人急眼了,呵斥道:“搶什么搶?再好的條件,也得看這位小友自己答應與否。”

  “大家誰都清楚,能在沒有踏足舉霞境的情況下,就飛升到仙界的角色,是何等罕見!我話撂在這,無論什么條件,這位小友,我天巫山要定了!”

  ……一時間,這些仙人七嘴八舌搶著拉攏蘇奕,甚至為此發生爭執,吵得面紅耳赤。

  那等一幕,看得羽塵等人皆目瞪口呆。

  誰能想象,之前還威儀十足的那些仙道大人物,在見到蘇奕時,會像變了一副面孔似的?

  而蘇奕,儼然成了香餑餑!

  相比起來,他們這些人受到的待遇,就顯得太冷清了……

  蘇奕也沒想到,才剛抵達仙界,就會被如此“熱情”地對待,一時間,不由一陣好笑。

  最終,還是那紫袍峨冠中年站出來,沉聲道:“依我看,這位小友就是成為太清教的真傳弟子,也綽綽有余,你們啊,就別爭了!”

  太清教!

  聞言,那些仙道大人物先是一怔,旋即都嘆息不已。

  沒辦法,他們各自背后的勢力,的確沒法和太清教這等仙道巨頭比。

  太清教?

  蘇奕眉頭微挑,想起了王夜當初的一個絕世大敵——

  血霄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