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接引道場附近。

  無數人的目光,望向羽塵和女槍客。

  “我不需要相讓,但求一敗。”

  羽塵眼神澄澈,平靜開口。

  他一身氣息質樸如玉,恬淡如風。

  可隨著聲音響起,一股青色道光從他周身沖霄而起,崩碎十方云層。

  天地震顫,日月無光。

  這一刻,羽塵一身威勢隨之變得恐怖無邊,天地為之震顫。

  場中頓時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仙靈之氣的神韻……”

  秦素心暗嘆,意識到在大道求索上,自己的確差了羽塵一截。

  “也不知那女人當如何應對。”

  任長卿暗道。

  “讓不讓,是我的事,除非你能逼我出手。”

  女槍客語氣隨意。

  眾人:“……”

  羽塵沒有再廢話,直接出擊。

  他邁步長空,掌指捏印,無數絢爛的青色蓮花從天墜落,蓮花內,噴薄出無數刺目的劍氣。

  直似濛濛煙雨,覆蓋那片天地。

  極致的美麗,也極致的危險!

  可女槍客身影立在原地不動,隨著周身氣息鼓蕩,漫天劍氣在斬在她身上時,皆被輕而易舉地化解。

  全場震撼,無不瞠目。

  “這等劍道法門雖厲害,卻華而不實,拿出你的真本事,莫要讓我看不起你。”

  女槍客淡淡道。

  “好!”

  羽塵深呼吸一口氣,渾身戰意迸發,整個人似一柄曠世神劍出鞘,鋒芒萬丈,刺破長穹!

  所有觀戰者眼前刺痛,心神悸動。

  而羽塵已縱身出擊。

  他袖袍翻飛,駢指如劍,斬出一道九尺長的劍氣,劍氣內似有無盡星河流轉,彌漫出驚天動地的威能。

  這一劍太恐怖。

  讓人遠遠望去,直似看到一位神祇以九天星河為劍,斬落人間。

  氣勢磅礴無量!

  女槍客依舊沒動,眼皮都沒眨一下。

  唯有在這一劍斬來時,她探手一抓。

  九尺劍氣,就像被打中七寸的蛇,被女槍客牢牢攥在手中,再無法寸進!

  “這……”

  全場死寂,都差點懵掉。

  “這一劍,才有點意思,可惜,要想撼動我,依舊差得遠。”

  女槍客遺憾似的輕嘆。

  聲音在響起的同時,那九尺劍氣在她掌間寸寸崩碎瓦解,消散不見。

  而遠處,羽塵的神色已空前凝重!

  他一言不發,邁步走來。

  轟!轟!轟!

  每一步邁出,他身上的威勢就暴漲一大截,天地都隨之產生劇烈的震顫。

  虛空中,都被一股正自醞釀蓄積的恐怖劍意充斥!

  “羽塵這是要孤注一擲?”

  秦素心眸光閃爍,“不過,換做是我,也定然會這么做,那神秘的女人,簡直太可怕……”

  “這一擊若再無法撼動那女人,羽塵今日怕是要輸!”

  任長卿神色凝重。

  此時,羽塵已踏出九步,距離女槍客只有九丈之地。

  而羽塵身上匯聚的威勢,已攀升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天地都在劇烈亂顫。

  璀璨耀眼的青色劍意,直似長江大河,在羽塵周身翻騰涌動!

  這位北淵域的領袖人物,顯露出的威能之盛,讓遠處觀戰者皆黯然失色。

  便是任長卿、秦素心都自慚形穢!

  “斬!”

  一聲輕喝,羽塵雙手似握劍,當空怒斬。

  轟!!

  一道劍氣騰空斬落。

  這一劍,充盈著難以言說的大道奧義,乃是羽塵畢生最得意也最強大的一擊。

  當這一劍斬出,他一身的精氣神都在共鳴,內心產生前所未有的自信。

  哪怕仙人在前,也擋不住這一劍!

  而面對這一劍,女槍客眸子中浮現一抹訝然之色。

  旋即,她掌指捏拳,勢若大槍刺出。

  砰!!!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

  接引道場中,虛空都在塌陷崩壞,狂暴的毀滅力量,從兩者交鋒之地驟然席卷擴散。

  許多人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了。

  唯有任長卿、秦素心、溫修竹等寥寥一小撮人看到,羽塵斬出的這一劍,在女槍客的一拳之下,轟然崩碎。

  而女槍客的身影,僅僅只被撼動得搖晃了一下,渾身衣袍獵獵作響。

  可,并未退讓一步!

  直似堅不可摧的神岳,巋然不動!

  這讓任長卿等人都不禁呆滯在那,心神震顫,那等驚天動地的一劍,就這樣被化解了?

  羽塵也怔住,似難以置信。

  煙霞彌散中,響起女槍客的聲音:

  “這一劍,著實不錯,哪怕對付一些宇境初期的仙人,都不在話下。”

  這樣的評價,在場中響徹,引來一陣騷動。

  這時候,人們才終于都看清楚,羽塵這一劍,竟依舊沒能撼動那神秘的女人!

  “未能撼動閣下,這一劍終究不值一提。”

  羽塵搖頭道。

  他神色間不見任何頹靡,反倒破天荒地露出期待之色,眸子中都燃燒著驚人的戰火。

  “還請閣下出手,讓我輸一個心服口服!”

  他鄭重開口道。

  女槍客笑了笑,道:“你的心境淬煉得不錯,以后必成大器。”

  說著,她身影突兀地消失原地。

  下一刻,一只晶瑩雪白的拳頭,已出現在羽塵頭頂上空,狠狠轟下。

  轟!!

  令人心驚肉跳的碰撞聲中,羽塵的身影直接被轟飛出去,跌落在接引道場之外。

  眾人:“???”

  一拳,就拿下了羽塵?

  氣氛在這一刻,陷入一種詭異的死寂中,無數人目瞪口呆。

  羽塵披頭散發,肩膀處,塌陷一個凹陷的拳印,正自汩汩淌血。

  他站起身來,神色間也難掩惘然。

  一拳,就把自己鎮壓了?

  饒是他心境淬煉得堅韌無比,此刻也不由被撼動!

  接引道場內,女槍客隨意拍了拍手,道:“以后若你有能機會知道我是誰,你自會清楚,今日能敗在我手底下,是何等榮幸的一件事。”

  撂下這句話,她轉身走出接引道場。

  所有看向女槍客的目光,皆如視神祇!

  這一場對決,根本算不上真正的大道爭鋒,因為自始至終,女槍客沒有動用全力,便直接拿下了羽塵!

  也正因如此,才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須知,羽塵是北淵域的領袖,今日破關而出時,更引發天地異象,只要時機來了,隨時都能踏足仙道!

  可在女槍客面前,羽塵……卻被碾壓了!

  “之前,閣下曾言我羽塵師兄不是那蘇奕的對手,莫非閣下也曾擊敗蘇奕?”

  溫修竹忽地問道。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許多關注。

  女槍客身影一滯,眼眸深處浮現一絲羞惱之色。

  不提此事還好,一提到就讓她心生悶氣,簡直就像在她的傷口撒鹽似的。

  偏偏地,這時候一道清脆的笑聲響起:“她啊,是蘇道友的手下敗將才對!”

  人群中,阿采笑靨如花,美眸都笑成月牙。

  女槍客:“……”

  她頓感顏面無光,一躍來到阿采身邊,拽著阿采的胳膊,一言不發就匆匆離開場中。

  眾人:“……”

  天地俱寂,四野無聲。

  空氣都似安靜下來。

  阿采那句話,簡直就如一個暴擊,顛覆人們的認知和想象,也帶給在場所有人前所未有的震撼!

  許久,人們才漸漸回過神來似的,而后寂靜的氛圍被打破,嘈雜的嘩然聲響起,像炸開了鍋。

  “那等恐怖的一位存在,竟然……竟然是蘇道友的手下敗將?”

  人們都滿臉的驚愕。

  誰都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羽塵敗在了那神秘女人的一拳之下。

  而那神秘女人,則是蘇奕的手下敗將。

  任誰能不知道,若羽塵今日和蘇奕對決,注定必輸無疑?

  不,恐怕真的連一劍都擋不住!

  人們都清楚記得,當初羽塵向蘇奕約戰時,蘇奕曾說過,若羽塵能擋住他的一劍,才有資格和他對決!

  當時,人們都感覺蘇奕口氣太狂妄,沒有人當真。

  可現在……

  任誰都無法不當真!

  “怎會這樣……”

  溫修竹眼神惘然,失魂落魄。

  這樣的事實,讓她備受打擊,整個人都不好了。

  “原來,那神秘女人都不是蘇奕的對手……”

  任長卿怔住。

  他忽然感覺,自己沒能擋住蘇奕那一劍,似乎……也并不算什么丟人的事情。

  “那蘇奕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秦素心下意識將目光望向東玄峰之巔。

  今日,蘇奕雖然不在場,可今日發生的一切,卻無疑把他的威名推到了空前絕后的地步!

  羽塵沉默了。

  他哪可能不清楚,女槍客敗在蘇奕手底下,意味著什么?

  “怪不得他從一開始,就拒絕和我對決,不是不屑,而是……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中……”

  “也不對,他并非是無視我,而是在他眼中,自己不夠資格成為他的對手……”

  羽塵想到這,不由一聲苦笑,這才發現,之前自己那一場約戰,是何等可笑。

  “不過這一敗,輸得我心服口服!”

  羽塵深呼吸一口氣,眸光湛然。

  敗了,才能知道自身的不足。

  才能意識到差距所在!

  而這,正是羽塵所樂意見到的。

  大道爭鋒的意義,也就在此。

  “以后的路還長,也自有機會再贏回來!”

  羽塵心中喃喃。

  他思忖時,徑自返回北淵峰。

  今日之戰,讓他感觸很大,要潛心消化一番。

  至于什么顏面受損、威望遭受打擊,羽塵并不在意。

  浮名罷了。

  請:m.3zm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