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混沌載道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戰場。

  一處熔漿火海上空。

  阿采窈窕纖秀的身影憑虛而立,眸子泛起一抹喜色。

  “終于讓我找到了!”

  她素手探出,當空一斬。

  熔漿火海裂開一道巨大的溝壑。

  溝壑深處,露出一塊銀色的巖石。

  “起!”

  阿采右手掌指間,浮現出一道不朽奧義所化的漩渦,朝那一塊銀色巖石抓去。

  銀色巖石搖晃,不受控制地拔地而起。

  它足有十多丈范圍,大如房屋,可當落入阿采掌間,頓時被不朽奧義煉化成巴掌大小!

  仔細看,此物燦若雪銀,晶瑩若羊脂美玉,其內涌動著一股奇異的混沌氣息。

  混沌載道石!

  一種極為奇特的混沌神石,能夠承載和容納完整的大道奧義,對修士有著不可估量的妙用。

  “你這段時間,就一直在尋找此物?”

  遠處,女槍客那挺拔傲人的修長身影浮現而出,紫色的眸中浮現出驚訝之色。

  “不錯。”

  阿采點頭。

  過往那段時間,她早注意到,無論她出現在哪,女槍客必會如影隨形地出現。

  初開始,阿采還很警惕和戒備,試圖甩掉女槍客,可那女槍客就如牛皮糖似的,根本甩不掉。

  漸漸地,隨著接觸之后,阿采發現女槍客并沒有什么歹意,就再懶得理會。

  而此時,女槍客似是猜出什么,道:“你……該不會是想把自身掌握的不朽大道奧義,融入混沌載道石,然后贈給那姓蘇的吧?”

  “有何不可?”

  阿采收起混沌載道石,聲音清脆,“我很早以前,就說過等域外戰場出現后,會給蘇道友一個驚喜,自不會食言。”

  女槍客怔了怔,似難以置信,道:“小丫頭,你怕不是瘋了吧?你可知道這么做,對你而言意味著什么?”

  阿采滿不在乎道:“知道,也無須你提醒。”

  說著,她轉身而去。

  女槍客第一時間追上來,紫色的眸中盡是不解,道:“至于嗎?不朽之力乃是你與生俱來的天賦,任誰都搶奪不走,可一旦你嘗試將這等大道奧義送出去,必會讓你的天賦遭受重創!”

  無疑,她很了解“不朽仙蠶”這等混沌生靈的底細!

  “你不懂。”

  阿采明顯不想解釋什么。

  “我不懂?”

  女槍客氣笑了,“你這笨丫頭,怕是被那姓蘇的灌了迷魂湯,才會干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世間大道無數,而不朽之力,無疑可視作是最頂級的大道奧義之一。

  甚至,稱得上是禁忌!

  原因很簡單,執掌此等大道,一如不死不滅,哪怕被殺死,都能重活過來!

  哪怕是諸神見到,都必會心動!

  事實上,女槍客就清楚,在很久以前,那諸天神明之中,就曾有一個執掌不朽之力的神祇,被稱作“不朽靈神”!

  而那位不滅靈神的本體,就是由“不朽仙蠶”所化。

  不過,那位“不朽靈神”終究還是死了。

  據說是被一位執掌禁忌秩序的大敵,以無上偉力鎮壓,一身的不朽法則都被徹底打碎磨滅掉!

  正因為失去了不朽之力,那位“不朽靈神”才會隕落。

  而現在,阿采竟不惜要把自身的“不朽之力”贈予蘇奕一份!在女槍客看來,這的確和瘋了沒區別!

  “難道……你愛上那姓蘇的家伙?”

  女槍客眼神古怪,也只有陷入情愛中的女人,才往往會如此愚蠢!

  阿采神色一滯,沒好氣道:“我說了,你不懂!”

  她懶得再理會女槍客,自顧自前行。

  女槍客也沒有再自討沒趣,如影隨形地跟在后邊。

  東玄峰前。

  人群匯聚,烏泱泱一大群。

  根本無須傳訊,當見到北淵域領袖人物羽塵的身影出現時,早已引發各大陣營的關注。

  于是都第一時間趕來。

  “羽塵大人才剛出關,就要向蘇奕宣戰嗎?”

  “果然不出我所料,縱使那蘇奕再強大,羽塵大人也不會退!”

  “這一戰,注定稱得上曠古爍今,無論傳回哪個域界,都必將引發大地震!”

  ……議論聲中,人們神色間都浮現出期待的神色。

  秦素心、任長卿也來了。

  兩位領袖人物,明顯也坐不住,要親眼見證這一場前所未有的大道爭鋒。

  萬眾矚目之下,羽塵神色古井不波,未曾有任何變化。

  他立在東玄峰山腳下,眼眸微抬,開口道:“北淵域羽塵,前來拜會蘇奕蘇道友!”

  聲如晨鐘暮鼓,響徹天地。

  全場嘈雜的聲音都被壓下去,變得寂靜。

  很快,青釋劍仙的身影出現,對羽塵說道:“蘇道友正在閉關,恕不能待客。”

  閉關?

  全場錯愕,都感到一陣郁悶。

  滿懷期望而來,難道要敗興而歸?

  “我師兄今日剛出關,那蘇奕就閉關了,真有這么巧?”

  溫修竹忍不住道。

  聲音中透著一絲質疑和諷刺的味道。

  青釋劍仙道:“道友說錯了,早在十天前,蘇道友就已閉關。”

  羽塵問道:“蘇道友可說過何時出關?”

  青釋劍仙道:“不清楚,不過蘇道友倒是說過,若羽塵道友執意要約戰,等著便是。”

  羽塵略一思忖,抬頭望向東玄峰山巔處的那座大殿,道:“蘇道友,我會一直在接引道場等你。”

  說罷,在無數目光注視下,羽塵徑自來到了接引道場一側,隨意找了一處地方,盤膝而坐。

  神色恬靜,不悲不喜。

  各大陣營的強者面面相覷,本來以為,今日就將上演一場曠世爭鋒。

  不曾想,隨著蘇奕的閉關,直接把羽塵晾在那了!

  忽地,一道聲音響起:

  “你要和那姓蘇的對戰?”

  女槍客從遠處走來,她身影修長,面容覆蓋在青銅面具之下,甫一出現,就引來許多目光關注。

  “不錯。”

  羽塵眼眸微凝,似察覺到女槍客不簡單。

  “自討苦吃。”

  女槍客微微搖頭,“勸你一句,還是打消和他對決的念頭為好。”

  全場嘩然,這女人是誰,竟敢這般不客氣的否定羽塵的實力?

  “何以見得?”

  羽塵不為所動。

  “因為你必輸,并且會輸得很難看。”

  女槍客不假思索。

  羽塵:“……”

  他笑了笑,沒有在意。

  也沒有再說什么。

  溫修竹則忍不住道:“女人,你不覺得自己的言辭很過分?”

  “過分?”

  女槍客道,“我只不過是陳述事實罷了。”

  溫修竹露出惱怒之色。

  “不服氣?”

  女槍客饒有興趣道。

  “當然!”

  溫修竹一指不遠處的接引道場,“你既如此大言不慚,可敢和我一戰?”

  “不必那般麻煩。”

  女槍客說著,橫空一掌按出。

  一道遮天蔽日的掌印,朝溫修竹鎮壓而去。

  速度并不快,明顯是給溫修竹留了足夠的反應機會。

  可面對這一掌,溫修竹這位北淵域陣營中僅此于羽塵的高手,卻憑生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感覺。

  她臉色頓變,全力抵抗。

  可這就像螳臂擋車!

  下一刻,溫修竹的身影就被鎮壓,徹底禁錮在原地,而那只遮天蔽日的掌印,就懸在她頭頂上空。

  溫修竹渾身發僵,驚駭欲絕,呆滯在那。

  自己,竟連一擊都擋不住!?

  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誰能看不出,若這一掌真的徹底落下,溫修竹注定有死無生?

  這帶著青銅面具的女人是誰?

  她怎會如此恐怖?

  所有人心驚,看向女槍客的眼神都變了。

  任長卿和秦素心都不禁暗驚,第一戰場何時又出了這樣一位強大存在?

  “你這樣的角色,擱在人間界,的確稱得上驚采絕艷,可也僅僅如此。”

  女槍客隨口點評。

  說話時,那鎮壓在溫修竹頭頂之地的掌印,悄然消散不見。

  溫修竹失魂落魄。

  不遠處,羽塵悄然起身,儀態平靜道:“閣下可愿和我一決?”

  此話一出,全場側目。

  誰都看出,因為溫修竹的落敗,羽塵似是被激怒!

  “你也不服?”

  女槍客道。

  羽塵徑自來到接引道場,而后轉身看向女槍客,道:“還請閣下賜教。”

  一時間,全場目光都匯聚過去。

  這個變化,出人意料。

  誰都沒想到,今日蘇奕和羽塵之間沒能上演曠世大戰,反倒是一個神秘女子的到來,惹得羽塵主動出手!

  “秦道友,你可看出此人的來歷?”

  任長卿忍不住傳音問道。

  “沒有。”

  秦素心搖頭。

  他們兩位領袖人物,也都被女槍客的實力驚到,感到很意外。

  溫修竹可絕非尋常之輩,可卻擋不住對方的一擊,這足以證明,對方的實力是何等恐怖。

  “一個蘇奕,就壓得第一戰場所有人抬不起頭來,如今,怎么又冒出這樣一個恐怖的女人?”

  任長卿內心翻騰。

  “也罷,我給你三次出手的機會,讓你輸一個心服口服!”

  女槍客邁步來到接引道場。

  她紫色的眼眸看著遠處的羽塵,道:“快動手吧。”

  此話一出,全場眾人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這女人……怎么就能如此囂張?

  羽塵神色不悲不喜,寵辱不驚,唯有那澄澈的眸子深處,涌現出一絲罕見的凝重。

  同時,他內心的戰意也被徹底點燃。

  ps:接下來幾天,金魚去外地開年會,但會努力保證更新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