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一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三天后。

  黑水禁地深處。

  一處地面忽地四分五裂。

  緊跟著,一條璀璨耀眼的礦脈破空而起,落入憑虛而立的蘇奕掌間。

  這一條礦脈足有數百丈長,粗如山嶺,原本埋藏在地下深處。

  而現在,被蘇奕隔空抓攝了出來。

  “才蘊生有十多塊舉霞神髓。”

  蘇奕有些失望。

  這條礦脈看似龐大,可蘊生的舉霞深邃,卻微乎其微。

  隨著蘇奕進行切割,最終只收獲十多塊拳頭大小的舉霞神髓。

  “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蘇奕身影一閃,便憑空消失原地。

  三天前,離開那一片血色荒原之后,蘇奕就和阿采分開行動。

  臨走前,蘇奕將補天爐煉化的“虛湮仙雷”本源力量分出了一半給阿采。

  而在這三天里,蘇奕并未返回接引之地,而是一門心思地開始探尋舉霞神髓這等只在第一戰場才能找到的機緣。

  七天后。

  蘇奕盤膝坐在一座山巔。

  一側,補天爐轟鳴,人間劍在爐內浮沉,沐浴在一片金燦燦的神性光輝中。

  這些天里,補天爐已經將那一片裁天草徹底煉化,而如今,人間劍正在汲取裁天草的混沌本源力量。

  除此,連虛湮仙雷的本源力量,也早已融入人間劍之中。

  “等人間劍徹底融合裁天草的氣息,足可產生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

  依照蘇奕的推斷,那時候的人間劍,僅僅是威能,就足可不遜色最頂尖的仙道神兵!

  半個月后。

  蘇奕在煉化掉所搜集到的一批舉霞神髓后,修為已突破至化真境大圓滿地步。

  也是此時,他的修行陷入瓶頸!

  “這段時間,雖然讓我屢獲奇緣,可也因此,讓我的修為隱隱有不牢固的跡象。”

  蘇奕警醒,意識到自己的突破速度太快,必須沉淀一段時間,否則,大道根基必將變得不穩。

  原因就是,他在進入域外戰場之后,獲得的機緣實在太多。

  第一戰場的“神嬰之源”、第二戰場的大道玄玉和五蘊石,以及這第三戰場的舉霞神髓。

  無不是外界根本尋找不到的曠世機緣。

  而在過往那段時間,蘇奕憑借自身實力,幾乎將這一樁又一樁造化盡數奪在手中。

  進入域外戰場至今才不到四個月時間,可他的修為已從化凡境大圓滿地步踏入化真境。

  到現在,都已修煉到化真境大圓滿地步!

  這般突破速度,簡直驚世駭俗。

  若被其他羽化真人見到,怕非羞死不可。

  畢竟,對任何羽化真人而言,別說突破大境界了,就是想要在一個境界中精進一步,都需要長年累月的苦修。

  甚至,若遇到瓶頸的話,哪怕耗費成千上萬年的時間,修為都不見得能精進一步!

  兩相對比,就能看出蘇奕道行突破的是何等之快。

  但,修為突破太快,注定弊大于利!

  須知,無論是人間界,還是在仙界,各大頂級大勢力都掌握有數之不盡的修行資源,若想讓自己的后輩快速破境,不要太容易。

  此一來,注定會讓后輩的大道根基不牢固,便如空中樓閣,隨時會轟然傾塌,走不了長遠。

  故而,越是底蘊雄厚的道統,就越重視錘煉和打磨后輩的大道根基。

  欲速則不達。

  行穩,方能致遠!

  蘇奕自然比任何人更清楚這個道理,當察覺到自身修為出現瓶頸,他就已警醒,意識到自己必須沉淀一段時間,進一步錘煉和鞏固修為。

  從這天起,蘇奕將收集到的舉霞神髓都起來,打算以后破境之后再動用。

  時光匆匆,一個月過去。

  蘇奕返回了接引之地一趟,打算將搜集到的舉霞神髓分給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一些。

  可當抵達東玄峰的時候,卻發現早有人在專門等待自己。

  任長卿!

  南火域領袖人物,曾在舉霞境中稱尊,獨領風騷,儼然是一位曠世傳奇般的存在。

  “蘇大人,這任長卿早在半個月前,就親自登門,說是要拜訪您,與您論道爭鋒,一決高低。”

  黎鐘傳音告訴蘇奕,“得知您不在,他每天就會專門前來一趟,直至今日。”

  蘇奕微微頷首,表示明白。

  “蘇道友,我此來域外戰場,不圖什么壓蓋群雄,但求能找到一位可堪對決之人!”

  任長卿走上前,神色從容,拱手見禮,“故而,我親自登門,只愿和道友在大道上,爭一個高低!”

  他眸光燦然,似有無數星辰在其中涌動,戰意十足。

  附近區域,有著許多東玄域的強者在觀望,見此都不禁露出期待之色。

  若蘇大人將此人鎮壓,以后南火域陣營的修士,注定將在他們面前抬不起頭來!

  不過,眾人也都清楚,任長卿絕非一般意義上的曠世人物。

  畢竟,任長卿能以一己之力,稱尊南火域舉霞境之中,這般存在,無不身懷大氣運、擁有無法揣測的恐怖的底蘊!

  和眾人的期待不一樣,蘇奕只瞥了任長卿一眼,便說道:“你還是走吧。”

  說著,蘇奕轉身而去。

  眾人愕然。

  蘇大人這是……根本瞧不上任長卿這樣的對手!?

  任長卿也怔了一下,沉聲道:“蘇道友,為何不愿和我一決?”

  這半個月里,他幾乎每天都來找蘇奕,這件事早已轟動各大陣營,人盡皆知。

  而今,蘇奕終于歸來,可誰曾想,卻直接拒絕了他的約戰!

  遠處,蘇奕微微頓足,背對任長卿,淡淡道:“良藥苦口,真言逆耳,你真想聽?”

  任長卿灑然道:“道友不妨直言,我還不至于因為一些言辭,而大動肝火。”

  蘇奕當即直言道:“于我眼中,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你都不夠資格成為我的對手,我也從來沒有視你為對手。”

  任長卿:“……”

  眾人面面相覷。

  氣氛詭異的寂靜下來。

  任誰都能想到,蘇奕說出的話,注定會對任長卿造成打擊。

  卻唯獨沒想到,自始至終,蘇奕竟都沒有把南火域這位領袖人物放在眼中!

  那是一種無視的姿態。

  并無嘲諷、輕蔑、不屑,就像在陳述一件事實。

  可也正因如此,才最傷人!

  畢竟,比被人踐踏更可悲的是,人間連踩你的興趣都沒有!

  任長卿眉梢間浮現陰霾,哪怕以他的涵養和心境,當感受到蘇奕那輕描淡寫之間表達出的無視態度后,內心依舊抑制不住地涌起一股惱怒。

  而此時,蘇奕又補充了一句,“也包括其他人。”

  眾人:“……”

  還好,他們都知道自身的地位和實力,也清楚無法去和蘇奕這種人對比,受到的傷害倒也不大。

  任長卿則忍不住道:“既如此,你為何又要答應羽塵的約戰?”

  “錯了,我只說他能承受我的一劍,才會破例與之對決。”

  蘇奕微微搖頭。

  任長卿深呼吸一口氣,道:“那我也想接道友一劍,還請道友賜教!”

  聲音落地,他身上氣機轟鳴,天穹云層驟然崩碎,附近虛空已被可怕的肅殺之氣淹沒。

  眾人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就是在接引之地其他陣營,也有許多人主營地,在那東玄峰上,有沖霄的戰意出現。

  一時間,引發許多關注。

  而此時,蘇奕眉頭微皺,漸感不耐,道:“非要自討苦吃?”

  任長卿笑起來,眸光懾人,“大道爭鋒,勇者為先,我已等待半個月,若是輸了,我無怨無悔,可若就此退讓,畏戰不前,此生此世,必為此耿耿于懷!”

  聲音鏗鏘,擲地有聲。

  眾人無不動容。

  所謂強者心態,當如是!

  “也罷,就憑這番話,便如你所愿。”

  蘇奕依舊沒有回頭,背對任長卿,可攏在袖袍中的右手,則在這一刻朝后一揮。

  一道劍氣橫空而起,筆直朝任長卿刺去。

  簡單干凈,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在外人眼中,也根本看不出任何玄機,平淡無奇。

  可落入任長卿眼中,這一劍所充斥的力量,卻讓他感到壓制不住的恐懼!

  任長卿將一身道行運轉到極盡地步,精氣神猶如燃燒般,近乎是將畢生道行空前催動。

  可依舊沒用!

  當那一劍橫空而至,任長卿憑生一種感覺,除非動用殺手锏,否則無論自己如何對抗,如何掙扎,都根本擋不住這一劍!

  可若動用殺手锏,又何談什么大道爭鋒?

  一切念頭,電光石火般在任長卿腦海中閃過,他已來不及多想,近乎是出于本能般,欲全力出手。

  可當他剛有所動作——

  鋪天蓋地的劍威,如山崩海嘯般壓過來。

  任長卿渾身發僵,心神悸動,幾有窒息之感,甚至興不起去抵抗的念頭。

  不好!

  任長卿駭然失色。

  也就在這一瞬,那一道劍氣堪堪在他咽喉三寸之地停頓下來。

  而后,砰的一聲便化作光雨消弭。

  “何時能從這一劍帶給你的陰影中走出,或許……你對大道的理解能再上一層樓。”

  蘇奕那淡然的聲音響起。

  他負手于背,自顧自離去。

  自始至終,都不曾回頭。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任長卿這位南火域的領袖人物立在那,呆若泥塑。

  一身衣衫,已被冷汗浸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