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釣魚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邊漂浮的一朵陰云,悄然崩碎成絲絲飛絮消弭。

  虛空似洶涌的海浪在急劇起伏。

  大地上,無數密集的碎裂聲響起,巖石草木皆崩碎成粉末,連地面都出現無數龜裂的細密裂痕。

  一股肅殺恐怖的氛圍,在這方天地彌漫。

  壓抑得讓人幾乎喘不過氣。

  蘇奕卻似渾然不覺,淡然出聲:“阿采,你且讓開。”

  阿采抿了抿粉潤的唇,便挪移到遠處。

  而這一瞬,女槍客悍然出擊。

  縱身邁步,右臂似大槍刺出,五指如槍鋒,撕裂長空,朝蘇奕咽喉刺去。

  簡單直接、干凈利索。

  毫無花哨可言。

  可這一擊之威,似撼動這片乾坤,壓塌十方虛空!

  蘇奕不閃不避,迎了上去。

  他衣袍鼓蕩,掌指捏拳,橫空砸出。

  同樣很簡單,很直接。

  可這一拳的力量,直似天劍掃六合,自有勇往無前之勢。

  咚!!!

  天地劇顫。

  蘇奕和女槍客的身影交錯分開。

  而在兩者碰撞的地方,虛空塌陷崩壞,毀天滅地般的力量洪流這才轟然席卷而開。

  還未等站穩,兩人皆快若閃電般再度出手。

  剎那間,便交手上百次。

  每一次交手,就似兩位絕世戰神在廝殺,鑿破長空,碾碎山河,殺得天地間一片動蕩混亂的景象!

  兩者皆赤手空拳,以各自實力對戰。

  因而,這一場廝殺,稱得上是真正的大道爭鋒。

  蘇奕以劍道造詣出手,舉手投足,劍氣交錯,每一擊皆內蘊著恐怖無邊的殺伐氣息。

  而女槍客自然最擅長槍道,她的攻勢大開大合,迅猛霸道,諸般不可思議的秘法和神通,被她融入槍道之中,隨意一擊,都能輕松轟殺當世那些舉霞境人物。

  可面對蘇奕時,卻處處碰壁!

  須臾時間后,眼見久攻不下,女槍客眸子中鋒芒一閃,猛地縱身一躍,身影前沖,雙臂如交錯的槍鋒,朝蘇奕咽喉絞去。

  蘇奕一拳破開對方攻勢,砸在女槍客肩膀上。

  可女槍客不退反進,雙手如纏繞的藤蔓般,猛地纏住蘇奕的右臂,狠狠一拽。

  同一時間,她右腿提膝,朝蘇奕腹部撞去!

  蘇奕眼皮一跳,左手朝下一抄,就攬住女槍客撞來的右腿。

  而蘇奕那被女槍客纏住的右臂則似靈蛇出洞,沿著女槍客挺拔傲人的胸膛,朝她咽喉刺去。

  無奈之下,女槍客放開雙手,揮臂格擋,才抵住蘇奕這刺向咽喉的一擊。

  而后,她的身影在半空中旋轉,左腿似長鞭般揚起,朝蘇奕頭顱砸去。

  蘇奕冷哼,不閃不避,掌指捏印,與之硬撼。

  砰!!!

  震天的悶響傳出。

  蘇奕身影微微一晃。

  而女槍客則被震得倒退出去。

  “這家伙的合道境修為,未免也太強了吧。”

  女槍客蹙眉。

  “這女人的確可稱得上是可堪一戰的對手,真不錯。”

  蘇奕暗道。

  下一刻,兩者就再次殺成一團。

  戰況也愈發激烈起來。

  遠處,

  阿采看得心驚肉跳,腦袋都有些懵。

  這真的是合道境層次的對決!?

  怕是換做任何舉霞境人物在此,都擋不住蘇奕和那女人的一擊!

  這實在匪夷所思。

  任何人見到,都注定不敢相信,在合道境層次,可以擁有如此逆天的戰力。

  轟隆!

  天地間一片崩壞動蕩的景象。

  半刻鐘后,蘇奕一掌拍出,勢如破竹,一舉將女槍客擊飛。

  旋即,蘇奕身影一閃,已來到女槍客身前,再度出手,明顯要一鼓作慪氣,將女槍客徹底拿下。

  女槍客似徹底被激怒,劈手一掌朝蘇奕的脖頸切去。

  蘇奕一聲哂笑,揮拳下壓,直似抱起神山砸落人間,勢大力沉,一舉將女槍客的反擊盡數壓制。

  可這一瞬,出乎蘇奕意外的一幕發生。

  女槍客竟不管不顧,硬生生挨了他這一拳之后,身影如一道神虹般沖來,修長的右腿揚起,似一桿大槍當空劈落。

  霸道無邊,虛空都被劈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砰!!

  蘇奕的肩膀挨了一記,一身護體力量都被轟碎,肩部血肉迸濺,骨頭都差點被劈斷。

  女槍客也不好受。

  她之前硬挨了蘇奕一拳,負傷更重,難受得差點咳血。

  而趁此機會,蘇奕左手一把抱住女槍客劈落的右腿,右手如劍鋒般,削向女槍客脖頸。

  女槍客纖柔的腰肢一擰,左腿朝蘇奕脖頸絞去,可不曾想,蘇奕身影猛地朝前前沖。

  頓時朝她雙腿之間沖過去。

  更要命的是,女槍客的右腿還被蘇奕牢牢抱住,根本無法閃避。

  并且,由于距離極近,近乎是近身搏殺,女槍客已來不及變招,只能以雙手朝前橫推。

  砰!!

  蘇奕劈來的一掌,被女槍客擋住了。

  可他的身影,則撞在女槍客雙腿之間。

  吃痛的悶哼,從女槍客唇中傳出,這一瞬,她只覺像被一座神山撞在身上,一身的護體力量都差點被震散。

  更尷尬的是,這種姿勢……著實太難堪!

  蘇奕可管不了那么多,他欺身上前,右手已猛地朝女槍客咽喉鎖去。

  一旦被鎖中,女槍客注定必敗!

  這一瞬,她雙手交錯,險之又險地擋住蘇奕這一擊。

  可由于遭受的力量太過霸道,再加上右腿依舊被蘇奕牢牢保住,女槍客整個人都有站不穩的跡象。

  “你不是我的對手,認輸吧。”

  蘇奕開口。

  他一手控制女槍客的右腿,一手按在女槍客擋在咽喉前的雙手上,隨著一身道行運轉,已牢牢鉗制住女槍客的反擊。

  從阿采的角度望去,兩人的姿勢就顯得太曖昧了一些……

  “認輸你個頭!”

  女槍客明顯氣惱,叫罵出聲。

  她的確無力反抗,渾身各處都被鉗制,動彈不得。

  蘇奕笑起來,沒有再糾纏,雙手一起發力,直接把女槍客扔了出去。

  女槍客剛一站穩,正欲再次出手。

  遠處已響起阿采的聲音:“輸不起嗎?”

  女槍客身影一滯,眼神一陣變幻不定。

  上次敗在蘇奕手底下,讓她引以為恥,

  本以為此次可以報仇雪恥,不曾想卻又敗了。

  這樣的結果,讓她都不禁有些懷疑人生。

  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但凡同境對戰,自己何曾敗過?

  可如今,卻在同一個人手底下,連敗了兩次!

  “阿采,莫要這么說,她若不是壓制修為,我也不可能贏得這么輕松。”

  蘇奕輕聲道。

  他早看出,這女槍客來歷神秘,修為完全可以用不可揣度四字來形容。

  女槍客沉默了。

  半響,她冷哼道:“若真想殺你,我一根手指,都能將你碾死!”

  蘇奕笑起來,只當做是氣話對待,根本懶得理會,只說道:“你之前的話,可算數?”

  女槍客冷冷道:“放心,我從不會食言!”

  “那就好,阿采,我們走吧。”

  蘇奕招呼了阿采一聲。

  阿采當即從遠處行來。

  眼見兩人就要離開,女槍客忽地道:“且慢。”

  “還有事?”

  蘇奕目光看過去。

  女槍客道:“若不是擔心你死在別人手中,讓我以后無法報仇雪恥,才懶得跟你多說一句。”

  蘇奕一怔:“此話怎講?”

  女槍客那紫色的眸泛起漣漪般的神秘光澤,盯著蘇奕,說道:“在你身上,出現了一樁因果之劫,若我猜測不錯,你之前怕是得罪了一位神明留在人間的力量。”

  蘇奕心中一凜,掌心一翻,浮現出一枚纖細透明的魚鉤,“你說的,莫非是這個?”

  女槍客眸子泛起異色,幸災樂禍似的說道:“的確是它,此物名喚因果鉤,出自一個被稱作‘靈機老人’的神明之手,那老東西也被稱作是‘釣魚佬’,執掌因果之力,哪怕你把這因果鉤丟掉,身上也必沾染因果之劫。”

  靈機老人?

  釣魚佬?

  神明?

  阿采俏臉變幻,明顯緊張起來。

  她之前,曾目睹蘇奕奪取裁天草時的經過,自然清楚,這女槍客應該沒有撒謊!

  蘇奕卻只哦了一聲,道:“按你所言,我已經被那老家伙盯上了?”

  女槍客道:“這還用問?不過,你若求我,我倒不介意幫你斬掉這個因果禍患。”

  蘇奕笑了笑,道:“好意心領了,這點麻煩,我自可解決。”

  女槍客禁不住道:“被那釣魚佬盯上,足以讓神明頭疼,你確定不需要幫忙?”

  蘇奕微微搖頭,招呼了阿采一聲,就轉身而去。

  直至他和阿采的身影消失不見,女槍客才明白過來般,嘀咕道:

  “我倒是忘了,這家伙執掌輪回之力,的確不怕因果之劫纏身……”

  旋即,女槍客似很郁悶,長吐了一口濁氣,心中暗道:“同境對敵,我或許遜色一籌,可我在大道上,早已將你遠遠甩在身后,這輩子也休想追上我!”

  “不過……不能就這般認輸!”

  “以后再找個機會,在仙道境界中,與他打一場!我就不信,憑我的底蘊,還收拾不了他了!”

  女槍客那紫色的眸中,浮現一抹狠意。

  在她畢生的修行路上,最得意也最璀璨的歲月,就在仙道之路的求索上。

  那時候的她,被視作“傲絕仙古,一枝獨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