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一觸即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紀元長河之畔。

  布袍老人盯著光幕中那跪伏在地的紫袍男子,道:“仙界四十九洲,而本座在過往歲月中,曾賜予你諸多力量,到如今,你卻僅僅只統馭三洲之地?”

  聲音中,已流露出一絲不滿。

  紫袍中年渾身發僵。

  他名孫霄城。

  云機仙府的掌教。

  擱在當今仙界,絕對是巨擘般的大人物。

  可此時,卻顯得很忐忑!

  “回稟神尊,如今的仙界頂級勢力,背后皆站有神明,像那位于金洲的太清教、位于象洲的蓮華寺、位于化洲的仙族‘湯氏’……”

  孫霄城一口氣報出多個頂級勢力的名字,這才說道,“每個大勢力,都有著不容小覷的底蘊。”

  “尤其是太清教,其老祖‘血霄子’乃是仙界首屈一指的通天大能,在其授意下,太清教掌教齊涅已揚言要重建中央仙庭……”

  不等說完,布袍老人已打斷道,“夠了,莫要再為自己找借口!”

  孫霄城跪伏在地,額頭直冒冷汗。

  布袍老人道:“本座此次找你,是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還請神尊吩咐!”

  孫霄城連忙道。

  “本座的一枚因果鉤,遺落在了域外戰場,被一個還未成仙的人獲得,不出意外,他很快就將前往仙界,而你要做的,就是把他抓住!”

  布袍老人語氣淡漠,“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必須將其活擒,記住,這次行動,斷不能走漏風聲,也絕不能泄露和此事有關的任何內幕!”

  “謹遵神尊之命!”

  孫霄城肅然應允。

  布袍老人取出一塊秘符,用因果線纏繞,似拋擲魚線似的,扔進了那一道光幕中。

  頓時,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

  那塊秘符,竟是相隔著光幕,出現在位于仙界的孫霄城身前!

  “秘符內,記載著一種秘術和一門神陣。”

  “憑借那一種秘術,可感應到因果鉤的氣息。而布設下那座神陣,則可以向我獻祭!”

  “等抓住那賊子之后,你就布設下這座神陣,將那賊子送入那座神陣便可。”

  布袍老人再次開口,“除此,秘符內蘊著本座的一股意志力量,若遇到不可化解的危機,將其捏碎,本座自會助你一臂之力!”

  “喏!”

  孫霄城恭敬領命。

  “茲事體大,萬不可有一絲馬虎。”

  布袍老人眸光深沉,語氣也無比莊肅,“事成之后,本座自會賜你一樁夢寐以求的造化,可若辦砸了……”

  他眸子深處,涌現冰冷懾人的寒意,“本座會讓你真正體會一下,何謂神罰!”

  孫霄城渾身一顫,鄭重說道:“神尊放心,我必不顧性命,全力以赴!”

  光幕消散。

  布袍老人手握黑色魚竿,陷入沉默。

  半響,他搖了搖頭,心中暗道,“那輪回應劫者非尋常可比,太過特別,絕不能僅僅只把希望寄托在一個小小的仆從身上。”

  想到這,布袍老人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取出一塊猩紅的玉佩。

  “黑貘。”

  布袍老人輕語。

  猩紅的玉佩忽地亮起一團光,響起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

  “天絕師叔有何吩咐?”

  “去仙界走一趟,給我辦一件事。”

  “好!”

  第一戰場。

  那座大山之巔。

  轟隆!

  補天爐轟鳴,搖搖晃晃,似喝醉酒般。

  許久,補天爐才緩緩沉寂下來。

  而那一池子的虛湮仙雷本源力量,已被補天爐徹底收取一空。

  整座大山上覆蓋的虛湮仙雷都漸漸消失不見。

  “這株裁天草的葉子,我只要一片,剩余的歸你。”

  蘇奕道,“等爐內的虛湮仙雷本源徹底煉化,也會分你一半。”

  阿采爽快答應。

  分完寶物,蘇奕這才問道,“對了,你此來這域外戰場,莫非也打算前往仙界?”

  阿采搖頭道:“我是來探尋機緣的,正如我之前所言,域外戰場很特殊,藏有人間界沒有的造化。就像這裁天草,便是其中之一。”

  蘇奕頓感興趣,道:“你還知道什么造化?”

  “正在找。”

  阿采無奈似的說道,“之前被這裁天草耽擱了太多時間,接下來,我會繼續去找。”

  說著,她笑吟吟道:“當然,到時候若真有收獲,我自會分道友一份。”

  蘇奕一怔,剛要推辭,阿采已俏生生說道:“還記得我當初跟你說的么,下次見面,定要送你一個驚喜。這裁天草自然不算,所以,你也莫要著急拒絕。”

  蘇奕笑道:“也罷,我拭目以待便是。”

  他其實很眼饞阿采所掌握的不朽之力。

  畢竟,這可是一種足以讓自身近乎不死不滅的大道力量,擁有不可思議的妙用。

  連第六世王夜,畢生都不曾獲得這等力量,引以為憾。

  不過,他更清楚,這是阿采獨有的力量,也不適合去索要。

  兩人正自交談,遠處忽地響起一道聲音:

  “姓蘇的,總算找到你了!”

  聲傳天地。

  蘇奕抬眼望去,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一襲麻衣,身影修長,烏黑長發以紅繩束縛為馬尾,面容則被一張青銅面具覆蓋,只露出一對淡紫色的眼眸。

  赫然是那神秘的女槍客!

  “原來是你。”

  蘇奕一怔。

  猶記得他最后一次和這女槍客見面時,還是在大荒天下。

  當時,這女槍客曾言,三年之內,域外戰場必會出現,而她則會再來找蘇奕。

  而現在,她來了!

  只不過見面的地點,是在這第一戰場。

  “很意外嗎?我早說過會找你報仇雪恥!”

  女槍客雙手環抱挺拔傲人的胸前,淡紫色的眼眸透著冷意。

  “蘇道友,她是你的仇人?”

  阿采低聲問道。

  她精致明秀的小臉,盡是凝重之色,似是看出這女槍客是一個極不好惹的角色。

  “談不上。”

  蘇奕笑了笑,“姑且只能算是我的手下敗將。”

  “你……”

  女槍客眸子一瞪,殺氣騰騰。

  可旋即,她的注意力就被阿采吸引,先是一怔,旋即顧不得找蘇奕的麻煩,驚訝道:“不朽仙蠶!?嘖,沒想到啊,在這第一戰場,竟還能碰到如此稀罕的先天生靈!”

  阿采被她那淡紫色的眸盯著,渾身都一陣不自在,蹙眉道:“閣下不覺得,這樣盯著人很不禮貌?”

  女槍客笑起來,眼眸亮晶晶的,透著火熱,“小丫頭,你跟我走,以后保管讓你吃香喝辣的,就是‘蝶變封神’,也絕非難事!”

  她言之鑿鑿,明顯看中了阿采,完全都不理睬蘇奕了。

  蝶變封神!

  蘇奕若有所思,看來傳聞是真的,不朽仙蠶若成長起來,當其“化蝶”之時,便是證道封神之日!

  “我可不稀罕。”

  阿采撇了撇粉潤的唇。

  “那可由不得你。”

  女槍客嘿嘿笑起來,直似色中餓鬼狼盯上了絕世大美人般,一副垂涎欲滴的樣子。

  蘇奕看得都直皺眉頭,頗感錯愕,在他印象中,這女槍客霸道、神秘、超然,清冷傲絕。

  可現在……怎么忽然變得如此猥瑣了?

  蘇奕語氣淡然道:“有我在,可不會讓你為所欲為。”

  女槍客頓時不滿地掃了蘇奕一眼,道:“我可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反倒先叫囂起來,真當我這次前來,是跟你鬧著玩呢?”

  蘇奕哂笑道:“你放心,我從來不開玩笑。”

  女槍客思忖道:“這么說,我要帶這小姑娘走,就必須先打敗你嘍?”

  “你可以試試。”

  蘇奕眸光深邃。

  女槍客直接道:“也好,只要你贏了,我就不再打那小姑娘的主意便是。”

  她殺氣騰騰,淡紫色的眸中洶涌著戰意。

  “對了,你如今是什么修為?”

  女槍客忽地上下打量著蘇奕,道,“奇怪,連我都無法看出你的修為境界……你這是修煉的什么秘術?”

  “合道境后期。”

  蘇奕沒有解釋,隨著運轉修為,一股氣息從身上彌漫而開。

  女槍客淡紫色眸泛起幽邃神秘的神芒,端詳蘇奕片刻,道:“的確是合道境層次的修為,不過,你的修為氣息卻很獨特,和我見過的任何合道境修士都不一樣,著實古怪。”

  蘇奕道:“怕了?”

  “呵!”

  女槍客冷笑,“放心,既然是報仇雪恥,我可不屑在修為境界上壓你!”

  說著,她周身那舉霞境的修為悄然一變,直接化作合道境后期的修為。

  這對自身境界收放自如的一幕,看得阿采都不禁暗驚,意識到這女槍客的恐怖。

  而蘇奕眸子深處,也是悄然涌起一抹亮澤!

  那是一種久違的戰意!

  是唯有遇到勁敵時,才會被喚醒的戰斗欲念!

  捫心自問,從今世修行至今,在同境之敵中,這神秘女槍客絕對是他見過最強的對手。

  沒有之一!

  要想當初在大荒天下的那一戰,哪怕他最終打敗了這女槍客,可也無比狼狽和慘烈。

  而現在,這女人竟找上門來宣戰,這對蘇奕而言,根本就無法排斥,反倒感到很驚喜!

  “蘇道友他……似是很期待和這女人打架啊。”

  阿采敏銳察覺到了蘇奕氣息和眼神的變化,不禁疑惑,有些猜不透,蘇奕和女槍客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

  說是敵人,卻不像。

  說是朋友,明顯不可能。

  著實奇怪。

  而此時,蘇奕和女槍客遙遙對峙,兩者眼神中,皆有洶涌的戰意在點燃。

  大戰,一觸即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