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根扎混沌 葉可裁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被女槍客那淡紫色的眼眸盯著,黎鐘幾乎有窒息之感,心神都有崩潰的跡象。

  他連忙道:“蘇大人行蹤杳渺,仿似神龍見首不見尾,老朽可著實不清楚蘇大人去了哪里。”

  女槍客哦了一聲,道:“若事后讓我知道你撒謊,我必在你咽喉處戳一個血窟窿!”

  說罷,她轉身而去。

  黎鐘頓時如釋重負,擦了擦額頭冷汗,這女人是誰,為何以前都沒有見過?

  簡直也太可怕!

  血色荒原深處。

  那座雄渾巍峨的大山沐浴在洶涌如潮的雷霆閃電中,毀滅氣息肆虐,令虛空都在扭曲崩壞。

  “虛湮仙雷?”

  遠遠地,蘇奕驚訝出聲。

  他可沒想到,這種在仙界都極為罕見的雷霆力量,竟會在這第一戰場中出現。

  “這就是域外戰場的特殊之處。”

  阿采星眸如幻,語聲嚦嚦道,“它貫通在人間和仙界之間,無可替代,某種意義上而言,域外戰場的存在,要比仙界其他地方要更重要。”

  蘇奕深以為然。

  在仙界,通往人間的路徑并不多。

  而像域外戰場這樣,貫通在人間和仙界之間,能夠讓舉霞境強者飛升的地方,就更少了。

  “你說的那一樁造化,就位于此山之上?”

  蘇奕抬眼望向遠處那座沐浴在虛湮仙雷中的大山。

  “不錯,就位于山巔崖畔之處,那里有著一座雷池,匯聚著虛湮劫雷的本源,而那一株混沌神物,就蘊養在其中。”

  阿采說到這,柳葉似的秀眉微蹙,“可要想奪得這樁造化,卻極為困難,之前那段時間,我嘗試過多次,每次在抵達山巔時,就會被一股神秘的混沌規則力量阻撓,強行去闖,必會被震退。”

  “我甚至懷疑,那山巔靠近雷池的位置,似是一塊被某位強大人物劃下的禁地。”

  聽到這,蘇奕眉頭微挑,當即說道:“走,去看看。”

  “好!”

  阿采率先帶路。

  當抵達那座大山前,阿采纖細的指尖一劃,一道流淌著不朽神韻的渾圓神環浮現而出,頓時擋住了那滾滾虛湮仙雷的沖擊。

  而后,她和蘇奕徑自朝山巔行去。

  沿途并未遭受什么兇險。

  可當快要抵達山巔地帶時,虛湮仙雷的威能已變得狂暴無比,直似決堤洪水般沖下。

  轟得阿采身前那一道不朽神環劇烈震顫,砰砰作響。

  阿采明顯已經很吃力,精致美麗的小臉上浮現出凝重之色,飛快道:“道友你看,那就是虛湮仙雷的本源。”

  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就見山巔崖畔位置,雷暴洶涌,隱約可見一個丈許范圍的雷池!

  洶涌的虛湮仙雷,化作漿液,在雷池內翻騰起伏。

  一眼望去,雷芒刺目,毀滅氣息肆虐,那附近的虛空都呈現出一種崩壞、塌陷的跡象。

  “那一株混沌神物,就蘊養在雷池底部。”

  阿采眸光灼灼,“之前我已多次探尋過,那混沌神物疑似是一株草。”

  “草?”

  蘇奕一怔,他運轉神通秘術,眸綻玄奧光澤,試圖窺破那一座雷池底部的秘密。

  可出乎他意料,那雷池附近,竟覆蓋著一種極為禁忌的規則力量,完全阻止了他的神通和感知!

  “道友應該也已察覺到,那雷池附近有一道禁忌規則,明顯和這域外戰場的規則力量不一樣。”

  阿采道,“之前,我每次要靠近那座雷池,就會被那一道規則力量掃中,空手而歸。”

  蘇奕眸光閃動,道:“若我猜測不錯,那極可能是一股神道法則!”

  神道法則!

  唯有神明才能掌控的大道力量!

  阿采深邃漂亮的眸瞇了瞇,道:“我之前也有所懷疑,卻無法想象,神明的力量,為何會能潛入域外戰場。”

  “的確有古怪。”

  蘇奕略一思忖,道,“你繼續前行,我來對付那一道禁忌力量。”

  他曾不止一次殺過神使,也曾和神明的意志力量交手,經驗不可謂不豐富,也很清楚該如何對抗這等力量。

  “好!”

  阿采全力運轉那一道不朽神環,繼續前行。

  很快,兩者已迎著狂暴的虛湮仙雷力量,抵達山巔位置。

  而當要靠近那座雷池時,異變陡生——

  一道禁忌規則涌現,化作刺目的神虹,直似審判之刃,朝走在最前邊的阿采斬來!

  阿采心中顫栗,毛骨悚然。

  哪怕她不止一次和這等力量對抗,可依舊感到撲面而至的致命危險。

  蘇奕冷哼一聲,掌指握拳,猛地砸出。

  砰!!

  那一道禁忌規則力量直接崩碎。

  阿采一呆,這么容易就破解了?

  “走。”

  蘇奕催促。

  阿采連忙上前。

  轟隆!

  一道道禁忌規則涌現,彌散出的氣息,足可讓仙道人物感到膽寒。

  可在蘇奕面前,卻顯得不堪一擊。

  隨著他拂袖揮拳,摧枯拉朽般轟碎那些禁忌規則力量,一路勢如破竹。

  這自然是九獄劍氣息的妙用。

  很快,兩人就抵達那座雷池前。

  也就在此時,蘇奕看清楚了雷池底部的那一株混沌神物!

  雷霆所化的池水洶涌起伏,而那一株混沌神物就蘊生在雷池底部,它形似一株尋常可見的野草,才尺許高,生有三片形似利劍般的葉子,在雷池中搖曳生姿。

  它通體呈金色,晶瑩如玉,每一片葉子皆似神金仙玉打磨而成,氤氳出一縷縷刺目的寒芒,直似絕世利劍般懾人。

  “裁天草!?”

  蘇奕驚訝。

  傳聞中,世間有一種混沌神物,名喚裁天草,被視作可遇不可求的先天神物。

  此寶,更有“根扎混沌,葉可裁天”的美譽!

  而在劍修眼中,裁天草絕對稱得上是諸天上下最珍稀的“先天劍胚”之一!

  若能以裁天草的一片葉子鑄劍,絕對能煉出一柄威能莫測的曠世神兵!

  不過,這等寶物太過稀罕。

  在人間界根本就見不到,因為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絕跡,成為一個縹緲的傳說,再無人得見。

  就是擱在仙界,似這等瑰寶,也稱得上“萬年難遇”四字!

  若是出現,必會引發仙道人物瘋狂爭搶,掀起血雨腥風。

  而現在,這等混沌神物,出現在了虛湮仙雷的本源力量所化的雷池底部!

  這讓蘇奕都不禁心動,根本毋庸置疑,這絕對是一樁天大的造化!

  “這株神物生有三葉,豈不是意味著,它扎根在此地,最少也將近十八萬年!”

  蘇奕輕語。

  傳聞中,裁天草每六萬年,才能生出一片完整的葉子!

  “這可真是天生地養的絕世瑰寶,蘇道友,我來動手采擷此寶如何?”

  阿采也很喜悅。

  過往那段時間,她不知失敗多少次。

  可現在,隨著蘇奕加入,這一樁機緣已唾手可得!

  “好。”

  蘇奕微微頷首。

  當即,阿采徑自前行,來到雷池一側,掌間浮現出一條彌漫著不朽氣息的絲繩,輕輕一抖,就掠入雷池底部。

  喀嚓!

  裁天草搖曳,一縷金色鋒芒乍現,竟將那一條絲繩斬斷!

  阿采吃了一驚。

  還不等她反應,裁天草忽地劇烈一顫,竟拔地而起,從那座雷池中廢了出來。

  “鎮!”

  蘇奕掌指間縈繞玄禁法則力量,猛地按下。

  裁天草搖曳,涌現出璀璨刺目的金光,一舉破開玄禁法則的禁錮,朝天穹上掠去。

  也就在這一剎,蘇奕終于看清楚了。

  并不是裁天草通靈逃走,而是在裁天草的根部,掛著一枚細小的鉤子,形似魚鉤,近乎透明。

  而魚鉤上,赫然有著一縷纖細若牛毛的絲線!

  “有人早已埋下鉤子,要將這株混沌神物釣走?”

  蘇奕眼眸微瞇。

  他來不及多想,第一時間出手,五指隔空一抓,將那一株裁天草牢牢攥住。

  裁天草劇烈搖晃起來,似欲掙脫。

  “有人要把它釣走!”

  阿采也看到,那一縷細若牛毛的絲線,牽引著掛在裁天草的魚鉤,試圖掙脫蘇奕的禁錮,將裁天草釣走!

  除此,那一枚魚鉤爆綻出刺目的禁忌規則力量,直接朝蘇奕斬去。

  天地劇顫,十方虛空塌陷。

  那魚鉤的威能,竟是超乎想象的恐怖,僅僅氣息,就讓阿采渾身道行被徹底壓制住,無法動彈。

  簡直和待宰羔羊沒區別。

  不好!

  阿采俏臉頓變。

  這一剎,蘇奕眸子中冷芒一閃,直接催動九獄劍的氣息,當空橫掃。

  天搖地晃,恐怖的毀滅波動肆虐,那魚鉤釋放出的禁忌規則力量,直接被掃蕩一空。

  隨著蘇奕駢指一劃,

  那一縷近乎透明的絲線,被直接斬斷!

  掛在裁天草上的魚鉤似失去力量般,徹底沉寂不動了。

  而裁天草則從半空中墜落,被蘇奕抓了過來。

  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

  若稍慢一步,這一株可遇不可求的稀世珍寶,就極可能會被人徹底收走!

  阿采如釋重負。

  她漂亮的眸望向天穹深處,輕語道,“剛才那一縷絲線,也不知是從何處而來,又是哪個家伙忽然出手,要搶走這樁機緣,著實古怪。”

  “嚴格而言,應該是我們在搶那家伙盯上的機緣。”

  蘇奕目光盯著裁天草根須位置,那枚魚鉤明顯早在很久以前,就已勾在那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