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阿采來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羽塵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

  蘇奕原本不想理會,可旋即心中一動,當即頓足。

  他背對眾人,頭也不回道:“你何時出關?”

  羽塵那平淡如水的聲音再次響起:“三個月后。”

  “只要擋住我一劍,便成全你。”

  蘇奕此話一出,全場一寂,滿座愕然。

  能被羽塵這等領袖人物主動約戰,對第一戰場大多數修士而言,絕對是莫大的榮幸和認可。

  而要知道,自域外戰場出現到現在,哪怕是秦素心、任長卿這等領袖人物,都不曾被羽塵約戰。

  可現在,蘇奕卻似根本沒當回事,甚至……似乎還對羽塵的實力存疑!

  “我正在閉關,無法動手。”

  羽塵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若道友非要以此試探,可以等到我出關之后。”

  “也好。”

  蘇奕說著,已邁步來到東玄峰上。

  而羽塵的聲音,也就此沉寂消失。

  全場所有人,皆心緒起伏。

  “這一次,卻被羽塵搶了一些風頭。”

  任長卿暗嘆。

  他渴望找到可堪對決的對手。

  蘇奕之前展現出的實力,讓他也為之動容,心中正有一團戰火在沸騰。

  原本,他還打算挑個日子,去找蘇奕論道爭鋒,一決高低。

  可不曾想,卻被羽塵搶了先。

  “還好,羽塵要在三個月之后出關,在此之前,有大把的機會去找蘇奕對戰。”

  任長卿暗道。

  想到這,任長卿忽地將目光看向遠處的秦素心,傳音問道:

  “秦道友,冒昧問一句,今日面對蘇道友的殺戮,你為何會隱忍不發?”

  據他所知,秦素心的實力,遠不像之前表現的那般平庸!

  秦素心眼神冷淡,道:“與你何干?”

  她轉身而去。

  其實,正如任長卿揣測那般,她一直有所保留,哪怕被蘇奕激怒,可最終,她還是選擇隱忍不發。

  原因有三。

  一,在今天的局勢中,她被自己陣營的人利用了!

  這讓她頗為震怒,在面對蘇奕時,已自覺理虧。

  正因如此,哪怕蘇奕殺死聶云文等人,可秦素心并不感到多難堪。

  這些欲圖拿她當刀使的家伙,本就該死!

  二,她不想當出頭鳥!

  無論是任長卿,還是溫修竹,都想借今日之局勢,用她秦素心的手,來稱量蘇奕的實力。

  她自不會讓對方如愿以償。

  三,蘇奕的實力的確很恐怖,超乎想象的強大。

  像溫修竹這等天之驕女,竟都不抵蘇奕一拳之威!

  這也引來秦素心空前的重視,不愿因為自己陣營那些不開眼的角色,就和蘇奕徹底敵對。

  劃不來。

  歸根到底,彼此無冤無仇,何須不死不休?

  所以,秦素心最終沒有再還擊,而是選擇隱忍。

  “果然,但凡能成為一域之領袖的角色,就沒有一個簡單的。”

  任長卿皺了皺眉。

  旋即,他吩咐身邊之人,“傳信告訴咱們南火域所有人,自今以后,誰再敢針對東玄域的人,做一些卑鄙下作的事情,后果由他們自己承擔!”

  北淵峰之巔。

  羽塵閉關的石屋之前。

  “師兄,我著實想不明白,之前你為何要阻止我出手?”

  溫修竹立在石屋前,憤憤不平道,“這一下好了,讓那姓蘇的出盡了風頭。”

  石屋內,傳出羽塵平淡如水的聲音:“你不是他的對手。”

  溫修竹道:“這可不見得,前來域外戰場時,我以秘術封禁三成修為,除此,還掌握有起碼三種底牌!”

  “您當初也說過,若是拼命,以我的實力和底牌,足可對抗宇境仙人!哪可能拿不下那姓蘇的?”

  羽塵輕笑一聲,道:“修竹,你的底細,我一清二楚,可別忘了,你有底牌,那位蘇道友焉可能沒有?”

  溫修竹皺眉,道:“那您如何斷定,若是拼命,我就必輸無疑?”

  之前的廝殺中,她的確被蘇奕一拳震退,可她自忖若拼命,不見得拿不下蘇奕。

  羽塵道:“直覺。”

  “直覺?”

  溫修竹愕然。

  “待我出關后,和那蘇奕一決高低的時候,你自然清楚。”

  羽塵道,“師妹,接下來一段時間,你要告誡其他人,莫要再觸犯那位蘇道友。”

  溫修竹心中愈發不是滋味,道:“師兄,你也認可了他所立下的規矩?”

  “他所立下的規矩,并無過錯,甚至,稱得上胸襟磊落,格局超然。我又怎會不認同?”

  羽塵語氣平靜,“更別說,我們和他并無仇怨,充其量,只能算是大道路上的競爭對手罷了。”

  說到這,羽塵似不愿多談,道:“去吧。”

  溫修竹沉默片刻,便轉身而去。

  石屋內。

  殘燈如豆,光影斑駁。

  除了一張蒲團,再沒有任何擺設,簡陋無比。

  羽塵盤膝坐在蒲團上。

  他身影消瘦,身著道袍,面容棱角分明,眉梢眼角,有著一抹堅毅如鐵的神韻。

  此時,這位北淵域舉霞境中的領袖人物,手握一塊黑色玉石,心中輕語道:“那蘇奕……真有那么恐怖么?”

  掌心處,那塊黑色玉石微微顫抖,浮現出一縷縷淡金色的光影。

  而后,一道溫醇如酒的聲音從黑色玉石中傳出:“只論實力,我無法得知,若拼底牌……”

  說到這,那溫醇的聲音沉默了。

  羽塵卻似已經明白過來,道:“你……也不是對手?”

  那溫醇的聲音道:“不,我必死。”

  羽塵:“……”

  這一次,輪到羽塵陷入沉默。

  許久,他眸子深處隱隱有鋒利的芒光在涌動,越來越璀璨,越來越凌厲。

  到最后,他眉梢眼角都浮現出懾人的凌厲之意。

  他收起那塊黑色玉石,指尖在身前輕輕一抹,似要斬斷什么。

  而后,他搓了搓指尖,唇邊浮現一絲笑意,道:“越來越有意思了!”

  三天后。

  東玄峰之巔,一座殿宇內。

  “行了,不出一個月時間,皆空道友當可以修復神魂,到時候,由他自己來重塑道軀便可。”

  盤膝而坐的蘇奕長吐一口濁氣。

  在他身前,懸浮著一個形似蠶繭的光團。

  光團上覆蓋著奇異繁密的封印秘紋。

  這是由“筑神秘術”所凝聚的封印,光團內熔煉著一批滋養神魂的神藥。

  而皆空劍僧的殘魂,就被蘊養在其中。

  “太好了!若非道友,皆空這老家伙,怕是很難在如此短時間內重塑神魂。”

  青釋劍仙露出喜色。

  蘇奕將光團遞給青釋劍仙,笑道:“接下來,就由你來照看他吧。”

  青釋劍仙連忙接過來,痛快答應。

  蘇奕則長身而起,道:“我打算去外界走一走,順便搜集一些舉霞神髓。”

  說著,他已邁步朝大殿外行去。

  舉霞神髓是第一戰場一等一的造化,對舉霞境人物的修行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但同樣的,對蘇奕的修行也有著莫大裨益,完全可以視作一種稀罕的修煉資源來用。

  可還不等行動,便有人前來拜訪。

  那是一個少女,一襲霓裳,靈秀明媚,五官精致如畫,眉心還有著一道蛇吞尾的神秘印記。

  赫然是阿采!

  “蘇道友,好久不見。”

  阿采笑吟吟打招呼。

  蘇奕也笑了,道:“的確是好久不見。”

  以前時候,他就已猜測出,阿采乃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先天仙蠶所化,執掌不朽之力。

  而如今,繼承第六世王夜的閱歷后,讓他進一步了解到,阿采的身世是何等特殊和超然。

  嚴格而言,阿采應該是由“不朽仙蠶”這等先天靈胎所化!

  在仙界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不朽仙蠶這樣的先天生靈,也僅僅只出現過數次,罕見無比。

  有關“不朽仙蠶”的傳聞,更是充滿神秘色彩。

  連當初立足在仙道之巔的王夜,也都沒見過這等天生地養的先天生靈。

  不過,王夜曾行走諸多紀元世界,曾在巫之紀元的一部古老的石刻圖譜上見到過有關不朽仙蠶的記載。

  據說,不朽仙蠶,一如時空之子,執掌不朽奧義,可在毀滅中不斷新生!

  一如不死不滅!

  換而言之,哪怕殺死不朽仙蠶,這等先天生靈也可以逆轉生死,重活過來。

  簡直就是逆天!

  王夜也曾心動,欲尋覓不朽仙蠶,試圖獲取不朽仙蠶所掌握的不朽之力。

  遺憾的是,王夜未能如愿以償。

  略一寒暄,蘇奕了解到,原來阿采早在域外戰場開啟的第一時間,就已抵達第一戰場。

  過往那段時間,一直在血色荒原深處探尋一樁造化。

  “我此次前來,是想請道友出手,助我獲取那一樁造化。”

  寒暄之后,阿采表明來意。

  蘇奕饒有興趣道:“什么造化?”

  阿采眨了眨水靈靈的美眸,笑容神秘道:“一株誕生在虛湮仙雷本源中的混沌神物,等到了地方,道友一看便知。”

  “當然,我不會讓道友白幫忙,等獲得這樁造化之后,咱們對半分。”

  蘇奕略一思忖,就答應下來。

  當天,蘇奕便和阿采一起,離開了東玄峰。

  同樣也在當天,那神秘的女槍客匆匆來到接引之地。

  “那姓蘇的家伙離開了?”

  女槍客略一打探,就找到了黎鐘,問道,“蘇奕去了哪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