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只問一句,誰反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真要動手?

  在場眾人皆被蘇奕的強勢到。

  溫修竹俏臉一沉,猛地揮手道:“一起上,阻止他!”

  北淵域陣營這邊,大多數強者皆在外界探尋機緣。

  可即便如此,也還有近六十人在場中。

  聞言,這些強者皆聯手出動了。

  諸般寶物騰空而起,光焰激射,鋪天蓋地的毀滅力量迸發,一起籠罩向蘇奕。

  而最快的,當屬溫修竹。

  她身影若一道白虹,祭出一口戰劍,斬向蘇奕。

  干脆利索,凌厲無匹。

  過往那段時間,領袖人物羽塵閉關,一直由溫修竹坐鎮北淵域陣營。

  她的實力之強大,也早已有目共睹。

  就像她斬出這一劍,仿似白虹貫日,迅疾如電,刺目的劍意,令天地為之色變。

  哪怕遠遠望著,就令人心悸。

  “溫修竹已是北淵域陣營僅次于羽塵的角色,而今率眾一起出手,那蘇奕怕是討不到什么好處。”

  這個念頭剛閃過任長卿的腦海,他眼眸驟然睜大。

  就見蘇奕冷哼一聲,不閃不避,輕描淡寫一拳打出。

  砰!!!

  溫修竹斬出的劍氣直接一寸寸炸碎。

  那霸道無匹的拳勁余勢不減,直接轟向溫修竹。

  她美眸微凝,全力揮劍硬撼。

  可下一瞬,伴隨著驚天的轟鳴聲,溫修竹連人帶劍倒飛出去。

  一拳,就將其震退!

  而隨著蘇奕邁步,雙手袖袍如風雷般鼓蕩,而后朝虛空一壓。

  轟!!

  一道通天徹地的劍意涌現,似天上神山砸落人間,壓得虛空塌陷,十方云崩。

  一眾北淵域舉霞境人物所施展的寶物、秘法,在這等劍意之下,完全不堪一擊,被直接碾壓。

  而當這一道劍意徹底斬落。

  天地之間,直似被劈出一道巨大的溝壑。

  狂暴的劍意擴散,那近六十位舉霞境人物的身影直接橫七豎八地倒飛出去。

  場面混亂,慘叫震天。

  遠處觀戰者,無不震駭。

  一劍,重挫群雄!!

  這一擊,遠比擊潰溫修竹的一拳更恐怖,聲勢也更駭人。

  哪怕是秦素心、任長卿這等領袖人物,也不禁瞇起眼眸,神色罕見地凝重許多。

  而蘇奕的身影,早已憑空一閃,出現在那厲笑林身邊,一把將其攥在了手中!

  自始至終,蘇奕只出了一拳、一劍!

  一拳,轟退溫修竹。

  一劍,掃蕩群敵!

  至此,北淵域陣營一眾強者的圍攻,就此瓦解崩潰。

  而厲笑林,則淪為階下囚!

  那等一幕,讓全場人都差點懵掉。

  溫修竹神色陰晴不定。

  之前,她被一拳轟退,那種恐怖的力量,讓她這位北淵域的天之驕女也受到沖擊,心有余悸。

  太強了!

  這個根本看不出修為的家伙,簡直就如一座接天通地的神山,給人以無可撼動的感覺。

  而這種感覺,她只在和師兄羽塵切磋時體會過!

  “難道,他和師兄是同一類人?”

  溫修竹心緒翻騰。

  而那些北淵域強者,全都露出驚懼之色,再不敢輕舉妄動。

  之前,他們自恃人多勢眾。

  可現在才發現,面對蘇奕這樣的逆天角色,人數再多也沒意義!

  “大人救命——!”

  壓抑的氛圍中,響起厲笑林驚恐的尖叫,顯得很刺耳。

  蘇奕立在那,一手拎著厲笑林的脖子,眼神淡漠道:“我要殺的人,天上地下沒人能救得了。”

  說話時,他指尖發力,一股凌厲霸道的力量擴散。

  厲笑林頓時像被凌遲,血肉撲簌簌掉落,渾身骨頭都被一寸寸碾碎,疼得他面容扭曲,發出凄厲的慘叫。

  眾人皆不寒而栗,情不自禁想起蘇奕之前說的話,要讓厲笑林屈辱而死。

  “住手——!”

  溫修竹咬牙出聲,“蘇奕,你這么做,是要和我北淵域徹底為敵?”

  蘇奕瞥了她一眼,道:“說出這種話,只能證明你有多愚蠢。”

  聲音還在回蕩。

  厲笑林的軀體已經直接爆碎消散。

  而他的神魂,則被蘇奕拎在手中,自顧自說道,“不過,你們大可放心,我只殺犯錯的罪人。”

  他神識如劍鋒般,鑿進厲笑林的神魂中,開始搜魂。

  自始至終,無人敢阻止!

  哪怕溫修竹,氣得渾身都在哆嗦,可最終也沒有再上前阻止。

  都已到了這時候,身為舉霞境人物,哪個看不出,蘇奕是何等恐怖?

  別說無人敢阻止。

  那些北淵域的強者,大都已被蘇奕那霸道冷酷的手段震懾!

  而此時,無論是南火域那邊,還是西寒域那邊,每個人的臉龐上,也都難掩驚容。

  蘇奕這個東玄域的傳奇人物,實在太強了!

  一些人甚至想起,數天前的時候,就在這接引道場附近,不知有多少人挑釁蘇奕,想讓蘇奕登上接引道場,去和呂猛對戰。

  可最終,那次的風波,以呂猛敗在兇獸窮奇手底下落幕。

  而現在,目睹蘇奕的手段,人們這才終于意識到,當初被嚇尿褲子的呂猛,是何等幸運。

  若換做蘇奕出手,呂猛哪可能活下來?

  片刻后。

  蘇奕掌指間,厲笑林的神魂崩滅。

  他已通過搜魂,見到厲笑林和一眾同伙殘害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的一幕幕景象。

  正如青釋劍仙所言,這些北淵域的強者,手段極為殘忍卑劣!

  “撤!”

  “快,回北淵峰!”

  而同一時間,北淵域陣營中,足有六道身影忽地掠起,朝北淵峰上逃去。

  這一幕,發生的極為突兀,也讓眾人一頭霧水。

  可蘇奕清楚,那六人是厲笑林的同伙,明顯是察覺到不妙,才會在這一刻選擇逃遁。

  “晚了。”

  蘇奕語氣淡漠。

  他袖袍揮動。

  六道劍氣呼嘯而去,那六個舉霞境人物,無論逃得多快,皆被鎮殺當場!

  那血淋淋的死亡景象,讓不知多少人膽寒。

  而溫修竹的俏臉,早已是鐵青一片,眸子中盡是怒火。

  可蘇奕,卻似渾然不覺。

  他抬眼一掃全場,道:“現在,我來給他們定罪。”

  說著,他指尖光雨浮現,勾勒出光幕,映現出一幕幕畫面。

  畫面內,映現出厲笑林等人為了搶奪機緣,殘害青釋劍仙、皆空劍僧的過程。

  眾人看到后,這才徹底明白過來。

  厲笑林等人的做法,的確太卑劣,不止毀掉皆空劍僧的軀體,更將對方神魂都擊成重傷。

  更令人發指的是,若非青釋劍仙逃得快,差點被廢掉修為!

  東玄域陣營的強者,一個個義憤填膺,氣得直咬牙。

  這樣的遭遇,讓他們感同身受,過往那一段時間,凡是在外界探尋機緣的東玄域強者,大多都被欺辱過!!

  反觀北淵域、南火域、西寒域的一些強者,神色或多或少都有些不自在。

  這種情況,他們明顯心知肚明。

  可很顯然,在以前的時候,沒有人當回事!

  就如厲笑林在欺辱青釋劍仙時所說,若非規矩約束,東玄域的強者怕早被殺光了!

  可現在……

  隨著蘇奕的出現,明顯不一樣了。

  他今日強勢出手,先斬西寒域天靈仙宗的聶云文等人,再滅北淵域的厲笑林等人。

  一口氣,殺了近二十位舉霞境人物!

  什么規矩,什么道理,統統都被蘇奕以絕對的實力踩在腳下。

  這在第一戰場,絕對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規矩,向來約束不了存心作惡之輩。”

  蘇奕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天地間響起,“所以,我今天要立一個不是規矩的規矩。”

  他聲音微微一停,這才繼續說道:“競爭可以,搶奪機緣也可以,但……”

  “凡是用卑劣手段,欺辱我東玄域強者之人,我蘇奕必殺之!”

  東玄域一眾強者沸騰,無不喜上眉梢,心緒激動澎湃。

  反觀其他三大域界陣營的強者,都顯得很沉默。

  “這個規矩,倒也不錯。”

  任長卿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他本以為,霸道如蘇奕這種狠角色,必會立下一個讓他們這些陣營的人無法接受的苛刻規矩。

  卻不曾想,蘇奕的規矩,會如此簡單。

  僅僅只是為了庇護東玄域強者不受欺辱!

  秦素心、溫修竹等人,明顯也很意外,這也的規矩,可比她們預想中要好很多。

  “我說完了,只問一句,誰反對?”

  蘇奕環顧四周。

  天地寂靜,四野無聲。

  也無人應答。

  沉默,成為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此間人的一致做法。

  “既然無人反對,我就當所有人都同意了。”

  說罷,蘇奕拎出酒壺暢飲一口,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無人敢阻。

  可尚在半途,一道平淡如水的聲音,忽地在北淵峰山巔處的一座石屋內傳出。

  “蘇道友,待我出關時,欲和你在接引道場上一決高下,不知你意下如何?”

  聲傳天地,直似晨鐘暮鼓在響徹。

  眾人一怔,旋即腦海中皆浮現出一個名字:

  羽塵!

  北淵域靈秀人物,一個神秘低調的恐怖存在。

  當聽到他的聲音,任長卿、秦素心這樣的領袖人物,都不由驚訝,露出異色。

  這羽塵,明顯早已關注到此地發生的一切!

  而讓人沒想到的是,他竟會主動提出,要在出關后,和蘇奕進行對戰!

  這還是域外戰場出現到現在,羽塵第一次決定出手!

  ps:5連更送上求票票!!!!

  那些說只要5連更就投票的童鞋,趕緊投了,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