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殺雞儆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隨著秦素心聲音落下,接引道場的氣氛驟然變得壓抑。

  肅殺之氣彌漫。

  許多人露出亢奮之色,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已帶上一抹幸災樂禍之色。

  秦素心是西寒域的領袖人物!

  其實力疑似早已能夠和宇境仙人對抗,完全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而蘇奕,或許是東玄域當世最耀眼的傳奇,可在其他域界的修士看來,一個還未踏足舉霞境的傳奇,就是再逆天,又哪可能去和秦素心抗衡?

  反觀東玄域這邊,則都很鎮定。

  唯有他們心中清楚,蘇奕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其實力早不是境界高低可以衡量!

  可就在這肅殺的氛圍中,一道嗤笑聲忽地響起:

  “秦道友這是打算不問青紅皂白,就對東玄域那位蘇道友動手?”

  伴隨聲音,南火域那邊,領袖人物任長卿站了出來。

  他龍章鳳姿,風采曠世,一下子引起全場矚目。

  誰也沒想到,在這等時候,南火域的任長卿,竟會站出來,似是要替蘇奕出頭!

  蘇奕瞥了此人一眼,而后就注意到黃袍中年凌濮等人,就在任長卿附近,頓時明白過來。

  想了想,他最終決定等一等,看看這西寒域的秦素心,會做出怎樣一個決斷。

  “不分青紅皂白?你這是何意?”

  秦素心秀眉蹙起。

  任長卿若有所思道:“看來,你也并不知道真實的情況。”

  秦素心一怔。

  天靈仙宗聶云文等人,心中皆咯噔一聲,意識到不妙。

  “凌濮,你來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一說。”

  任長卿吩咐道。

  當即,凌濮站了出來,在全場一眾驚疑目光注視下,把發生在血妖沼澤的事情和盤托出。

  頓時,全場騷動,無不嘩然。

  而秦素心的俏臉已冷淡下來。

  “血口噴人!”

  猛地,聶云文厲聲喝道,“我派長老錢雪峰一向光明磊落,怎可能會干出這等卑鄙的事情!?”

  凌濮冷冷道:“老子敢用自己的道心起誓,你敢嗎?”

  “我們也敢用道心起誓,為蘇道友作證!”

  當初曾和蘇奕一起同行的那些南火域強者,此刻都站了出來。

  一下子,全場死寂,眾人都意識到,局勢變了!

  這一場風波,極可能要出現對西寒域陣營不利的翻轉!

  秦素心的神色愈發冰冷起來,轉身看向身旁的聶云文,“我需要一個解釋。”

  聶云文心中發緊,連忙道:“仙子,我的確不清楚錢雪峰究竟是怎么死的,但卻敢肯定,兇手必是那蘇奕所為!”

  說著,他露出悲慟憤懣之色,嘶聲道:“退一萬步說,哪怕錢雪峰長老違反了規矩,可依照規矩,也自當由您來處置!”

  “可那蘇奕,卻不講規矩,直接把錢雪峰長老殺害,明顯是心里有鬼!”

  他聲傳全場,引來許多認可的聲音。

  凌濮等人則都臉色難看。

  可卻無力反駁,因為聶云文說的不錯,無論是誰違反規矩,也只能由此人所在陣營的領袖人物進行處置。

  換而言之,哪怕錢雪峰曾破壞規矩,可他的性命,也只能由秦素心來處置!

  他們的目光看向任長卿。

  任長卿的目光則看著秦素心,淡然道:“秦道友,你身邊那些家伙可很不老實,之前不告訴你真相,分明是想拿你當刀使,以達到借刀殺人的目的。”

  聶云文等人皆色變,正要解釋。

  秦素心已抬起手,阻止他們開口,“從現在起,你們不要再說一句話!”

  語氣冰冷懾人。

  聶云文等人心中一沉,都意識到,秦素心怒了!

  “現在,秦姑娘打算怎么做?”

  任長卿道。

  秦素心冷冷道:“今天的事情,與你何干?”

  任長卿不禁笑起來,道:“那錢雪峰欲圖謀害我南火域的人,我豈能袖手旁觀?”

  秦素心道:“錢雪峰已經死了。”

  任長卿:“……”

  旋即,他笑了笑,道:“這么說,秦姑娘也認為,蘇道友做的對了?”

  秦素心搖頭:“這是兩碼事,你任長卿應該清楚,這第一戰場的規矩,是你、我和羽塵三人一起制定。而那蘇奕殘殺我西寒域的人,已等于在破壞我們三人制定的規矩!”

  說到這,她目光看向任長卿,一字一頓道:“我現在是在捍衛規矩,你覺得……有錯嗎?”

  一番話,讓任長卿不禁沉默。

  聶云文等人則都暗松一口氣。

  他們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已帶上冷意,只要秦素心按規矩辦事,那今天的蘇奕,就注定必死無疑!

  而此時,一直冷眼旁觀的蘇奕道:“這就是你的態度?”

  可出乎意料的是,秦素心卻搖了搖頭,道:“不。”

  她目光一掃全場,道:“經歷今天的事情,我覺得,規矩有必要改一改了。”

  所有人一愣。

  蘇奕饒有興趣道:“如何改?”

  秦素心略一沉默,道:“修改規矩,不能由我一人說了算,否則,也無法服眾,今天這件事,姑且先擱置在那,等立下新的規矩后,再做決斷。”

  聞言,任長卿心中暗自感慨,這女人的確不簡單,察覺到局勢有問題,便擱置爭議,以退為進,并借此為契機,提議修正規矩!

  如此一來,誰還能說什么?

  聶云文等人的臉色都變得陰沉下來。

  他們都以為,秦素心會依規行事,滅掉蘇奕。

  哪曾想,秦素心卻并未這么做!

  秦素心的態度,讓東玄域眾人也都輕松不少。

  若能不爆發沖突,自然最好。

  畢竟,他們雖然對蘇奕實力無比自信,可同樣也清楚,秦素心這樣的領袖人物,實力同樣深不可測!

  而此時,蘇奕淡然道:“何須等以后,今天,我蘇某人就給這第一戰場,再立一個新規矩!”

  此話一出,全場震動,無不側目。

  “這家伙……是不打算善罷甘休?”

  任長卿訝然,不由多看了蘇奕一眼。

  秦素心一對秀眉蹙起,道:“你想做什么?”

  她自忖今天已退讓容忍許多,可沒想到,這才剛來第一戰場數天時間的蘇奕,竟似要得寸進尺!

  蘇奕淡然道:“殺雞儆猴。”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邁步長空而來。

  全場騷動,人們皆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這蘇奕,真要動手?!

任長卿忍不住道:“蘇道友,第一戰場自有規  矩,哪怕你心中生氣,想要立新規矩,自當找一個時機,和大家商議一下,而不是亂來!”

  在他看來,蘇奕現在動手,實在不明智。

  “我的規矩,無須和他人相商。”

  蘇奕語氣隨意。

  任長卿眉頭皺起,被狠狠噎了一下,這家伙,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強勢啊!

  他不再多言。

  此次他之所以站出來,只不過是為了替凌濮等人撐腰罷了。

  “趁此機會,借秦素心的手,試一試那姓蘇的實力也不錯。”

  任長卿暗道。

  “這蘇奕的膽魄倒是很大,只這一點就不是東玄域其他人可比。”

  北淵域那邊,溫修竹也在。

  她美眸靈動,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切。

  萬眾矚目之下,蘇奕已經越過接引道場,朝西寒域陣營這邊行來。

  氣氛壓抑沉悶,讓人直喘不過氣。

  秦素心秀眉緊鎖,眉梢間盡是冷峭之意。

  殺雞儆猴?

  這家伙,是根本沒把規矩放在眼中啊!

  而此時,聶云文滿臉怒容,再忍不住大喝道:“姓蘇的,你這是要自尋死路嗎!”

  實則,他心中狂喜。

  只要蘇奕動手,素心仙子焉可能袖手旁觀?

  聶云文聲音還在回蕩,蘇奕的身影忽地憑空消失原地,下一刻,就出現和在聶云文身前。

  聶云文大驚。

  還不等他反應,一只纖細晶瑩的玉手橫空而起,如刀鋒般斬向蘇奕。

  正是秦素心出手了。

  這位西寒域的領袖人物,顯露出超乎想象的實力,似未卜先知般,第一時間阻截!

  在她掌指間,光影交錯,法則璀璨,寥寥一掌,似天刀斬世,凌厲無匹。

  蘇奕看也不看,抬手一揮。

  砰!!!

  光雨爆綻。

  一片劍氣乍現,輕而易舉瓦解秦素心這一擊,劍氣擴散之下,將秦素心整個人籠罩。

  而蘇奕一步邁出,抬手朝聶云文頭頂按去。

  “不好!”

  這一瞬,聶云文亡魂大冒,轉身就躲。

  可他終究太高估自己,蘇奕那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實則蘊積著恐怖無邊的力量。

  隨著這一掌拍下。

  砰!!!

  聶云文整個人轟然炸碎,化作一團血霧。

  直接像蒼蠅般,被拍殺當場。

  而此時,秦素心已化解那一片劍雨,可已經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看著,聶云文死在自己不遠處!

  “你……”

  秦素心絕美的俏臉浮現一抹殺機,明顯被激怒。

  她再度出手。

  可蘇奕依舊看也不看,隨著袖袍鼓蕩。

  一片茫茫劍雨呼嘯而出。

  秦素心的攻勢,頓時遭受阻擋。

  “你們也該死。”

  蘇奕目光掃了一下天靈仙宗那些強者。

  而后,他一掌按出。

  直似天塌地陷。

  那些天靈仙宗強者,直接被齊齊鎮殺當場,軀體都四分五裂,血灑虛空。

  不遠處,秦素心才剛化解掉那一片劍雨。

  目睹這一切,這位西寒域的領袖人物,俏臉上都浮現出一抹陰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