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震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不屑出手,對這種類似擂臺戰的對決也一點沒有興趣。

  可當尊嚴被那些個跳梁小丑挑釁和詆毀時,他雖不至于為此生氣,卻不可能無動于衷!

  慫包?

  東玄域之恥?

  第一戰場的笑話?

  這已不是無事生非的挑釁,而是詆毀和羞辱!

  意義截然不同。

  故而,蘇奕不介意以毒攻毒,殺一殺那些個蒼蠅的氣焰!

  于是,他讓窮奇出手了。

  現在看來,效果很不錯。

  起碼,窮奇的兇厲氣焰,已震懾住在場大多數人。

  而那呂猛不止被鎮壓,還被嚇得暈厥過去,尿了一地,自此以后,注定再難抬起頭來。

  畢竟,身為舉霞境羽化真君,卻被嚇得尿褲襠,已成為其畢生難以洗刷的污點!

  任誰談起,都會視之為笑柄。

  沒有再多想,蘇奕招了招手。

  而后,在一眾驚愕目光注視下,之前還兇威震天的窮奇,屁顛屁顛地離開了接引道場。

  而后化作貓崽子大小,來到了蘇奕的腳下,低眉順眼,那叫一個乖巧溫馴。

  蘇奕轉身而去。

  這窮奇就亦步亦趨地跟隨其身后。

  一路上,無人再敢出言挑釁,更無人再敢阻止。

  直至目送這一人一獸的身影消失不見,在場眾人這才如夢初醒般,從震撼的情緒中清醒。

  “看到了嗎,不是蘇大人不應戰,而是爾等連蘇大人身邊的一只靈寵都打不過,又有什么資格讓蘇大人出手?”

  東玄域陣營,眾人皆亢奮激動,感到無比痛快和解恨。

  “還敢妄言蘇大人徒具虛名,不說其他,我就問問,爾等誰能降服窮奇這等絕世大兇?”

  有人朗聲開口。

  “瞧瞧那呂猛,居然被得昏厥尿褲子了!哈哈哈,各位可還記得,他之前是如何叫囂和挑釁蘇大人的?”

  有人大笑。

  “聽好了,蘇大人從一開始就不是不敢應戰,而是不屑和爾等動手!因為……你們不夠資格!”

  有人大聲喝斥。

  遠處,其他三大域界陣營的強者,臉色陰晴不定。

  根本無法辯駁。

  誠然,蘇奕自始至終沒有出手。

  可這也顯得蘇奕更可怕!

  畢竟,那窮奇強大到能夠摧枯拉朽的碾壓呂猛,可在蘇奕面前,卻僅僅只是個被降服的靈寵,溫馴如貓!

  “別太得意,這第一戰場,能夠降服窮奇的并不在少數,那蘇奕可不見得能無敵!”

  有人冷哼。

  “你們東玄域高興得太早了!”

  “且走著瞧。”

  ……場中的觀戰者陸續散去。

  昏厥中的呂猛,也被人帶走。

  “原來是他壞了師兄的‘御魂鏡’!”

  在一處無人關注的偏僻角落,一個綠袍老者臉色陰沉下去。

  此人,正是天靈仙宗長老錢雪峰的師弟!

  之前,在血妖沼澤中,錢雪峰曾動用御魂鏡,影響和操縱血翼骨鳥和窮奇的神魂,偷襲蘇奕等人。

  這件事,綠袍老者一清二楚。

  而現在,當看到被蘇奕所降服的窮奇時,他才終于知道,破壞他師兄錢雪峰大事的兇手,究竟是誰!

  “這家伙既然返回接引之地,師兄極可能已經遭遇不測,這件事必須盡快稟報給宗門!”

  (本章未完,請翻頁)

  綠袍老者眉頭緊鎖,轉身匆匆走了。

  當天,東玄域傳奇人物蘇奕前來第一戰場的消息,就傳遍各大域界陣營,引發無數議論。

  而被窮奇嚇得昏厥的呂猛,則淪為一個笑柄。

  “短短三個月時間,那蘇奕就從第三戰場來到了第一戰場中,其實力果然不簡單!”

  “盛名之下無虛士,一個神嬰境的角色,卻能被東玄域那些老家伙奉若神明,自然不簡單!”

  “神嬰境?或許他早已不是。”

  “這才有意思,不是嗎?東玄域總算出了一個能打的角色。”

  “呵,那也得看看,那個蘇奕究竟有多大能耐!”

  類似的議論,在不同的陣營中上演。

  南火峰。

  山巔位置,一座簡樸的宮殿內。

  “一擊之下,便能降服血翼骨鳥和窮奇這等絕世大兇?這蘇奕……的確很強!”

  任長卿眸子發亮。

  他身影頎長,一襲簡約素凈的白袍,龍章鳳姿,風采絕世。

  乃是南火域舉霞境中的領袖人物!

  在第一戰場的南火域陣營中,足有近兩百位舉霞境人物,分別來自南火域不同的頂級勢力。

  可任長卿則是無可置疑的第一人,南火域舉霞境第一刀修,從無敗績!

  而在這第一戰場,遍尋各大陣營,真正能被他視作對手的,也只寥寥一小撮人罷了。

  “大人,西寒域陣營的錢雪峰,違反規矩,欲圖借兇獸之手,來滅殺我等,還請您為我等主持公道!”

  之前曾和蘇奕一起同行的黃袍中年等人,此刻都站在大殿內,并且已經將發生在血妖沼澤中的事情,和盤托出。

  任長卿緩緩點頭,道:“此事,的確惡劣之極!可那蘇奕未免也太魯莽,竟直接把那個錢雪峰殺了……”

  說到這,任長卿眉頭不由微皺。

  他很清楚,錢雪峰的死,極可能會成為西寒域陣營打擊和報復蘇奕的一個借口!

  “你們打算如何做?”任長卿問道。

  “回稟大人,若西寒域真要倒打一耙,對蘇道友進行報復,我等必會站出來,為其作證!”

  黃袍中年沉聲道。

  他們從血妖沼澤回來后,就獲悉了蘇奕使喚窮奇出戰,鎮壓呂猛的事情,也終于明白了蘇奕的身份。

  雖然,南火域和東玄域之間同樣是競爭關系,可黃袍中年他們的命,都是由蘇奕所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大丈夫恩怨分明,自當如此。”

  任長卿點頭道,“我支持你們這么做!”

  黃袍中年等人精神一振,如釋重負。

  他們清楚,只要任長卿表態,就已證明他不會袖手旁觀。

  忽地,任長卿饒有興趣道:“凌濮,你覺得那蘇奕,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凌濮,正是那黃袍中年的名字。

  他思忖半響,神色鄭重道:“其人如淵,深不可測,不可揣度。”

  “是嗎……”

  任長卿眸子中爆綻出一團神芒,似有萬千星辰在其瞳孔中涌現。

  “若有機會,我倒是想和他一決高低!”

  高處不勝寒,其中滋味,唯有實力達到他這等地步的人,才能體會到。

  而今,在這第一戰場中,讓任長卿欣慰的是,總算碰到了一些可視作勁敵的人!

  (本章未完,請翻頁)

  西寒峰。

  半山腰處,天靈仙宗的一群舉霞境人物匯聚在一起。

  “這件事,斷不能就這么算了!”

  聶云文滿臉森然之色。

  他是西寒域天靈仙宗的大長老。

  擱在西寒域,他們天靈仙宗也是最頂尖的道統之一,僅僅是此次進入第一戰場的舉霞境人物,便有二十余人。

  “大長老,我們該怎么做?”

  那綠袍老者問到。

  聶云文不假思索道:“一,無論如何也不承認錢雪峰所做的事情。”

  “二,那蘇奕擅自殺人,已違反規矩,罪不容赦,等素心仙子回來,我們一起去向素心仙子請命!”

  這番話一出,眾人眼眸一亮。

  素心仙子,便是“秦素心”,他們西寒域陣營的領袖人物。

  若能請她動手,根本不愁無法為錢雪峰復仇!

  “就是不知道,素心仙子何時才會返回營地。”

  有人喃喃。

  半個月前,秦素心離開營地,前往外界探尋機緣,至今也不曾回來。

  聶云文道:“不著急,耐心等一等便是。”

  眾人皆點了點頭。

  北淵峰。

  山巔處的一座樓閣內。

  “這呂猛真是丟人現眼,我都沒聽說過,哪個舉霞境人物,會被嚇得失禁!”

  溫修竹眼神中盡是鄙夷。

  她身影窈窕,一襲彩衣,容貌明秀出眾。

  在北淵域陣營,她的威名,僅次于其師兄羽塵。

  而羽塵,則是北淵域舉霞境中的領袖人物!

  “讓他走吧,我可不會替他這種人出頭。”

  溫修竹吩咐道。

  “是!”

  一個老人領命而去。

  “敗得那么窩囊,還想找我和師兄來替他出頭,我可丟不起這人。”

  溫修竹微微搖頭。

  “也不知師兄到如今,煉化了多少‘舉霞神髓’。”

  溫修竹的目光,望向不遠處的一座石屋。

  石屋大門緊閉,北淵域的領袖人物羽塵,就在其中閉關,至今已有兩個月時間。

  想起師兄羽塵,溫修竹就情不自禁想起,羽塵師兄曾說過,他想做的,是找個仙人,然后把找個仙人打趴下,問一問仙人,他這個人間修士的拳頭,夠不夠硬!

  “可笑其他陣營的家伙,竟還把秦素心、任長卿這兩人視作能夠和羽塵師兄一較長短的人,誰能想象,羽塵師兄早就不把舉霞境中的角色視作對手?”

  溫修竹想到這,不禁心生一抹驕傲,與有榮焉!

  東玄峰。

  “見過蘇大人!”

  “見過蘇大人!”

  隨著蘇奕抵達,一路上,東玄域的舉霞境人物皆紛紛見禮,神色間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蘇奕的到來,的確讓他們如若找到主心骨。

  當然,也有許多人神色很不自在,因為以前,他們背后的勢力,曾和蘇奕敵對,慘遭大敗,傷亡慘重!

  哪怕最后,他們背后的大勢力都已向蘇奕臣服,可再面對蘇奕時,心中的情緒卻很矛盾。

  蘇奕自然不會在意這些。

  很快,他眉頭微皺。

  他都已抵達東玄峰上,可至今卻沒有見到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的身影。

  ps:明天中午12點,會試試能否搞個5連更!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