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嚇尿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微微皺眉。

  他早已習慣稱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但卻不喜歡,被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蘇大人,您有所不知,過往那一段時間,咱們東玄域陣營的同道,受了太多窩囊氣。”

  一個白發老者上前,愁眉苦臉道,“大家伙心中都憋著一股氣,可沒辦法,咱們東玄域這邊,的確太弱了……”

  旋即,他展顏一笑,道:“還好,您來了,大家總算找到了主心骨!”

  “對!我等早盼著蘇大人前來,就等您振臂一呼,我等皆愿唯命是從!”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簡直就像擁簇著一位君王似的。

  因為也只有東玄域的修士最清楚,蘇奕是何等恐怖的一位曠世人物!

  不夸張的說,在東玄域這些舉霞境人物眼中,放眼其他三大域界,都找不到能夠和蘇奕比肩的!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我已經明白你們的意思,不過,我對這樣的對決一點興趣都沒有。”

  眾人一怔,臉上的激動和喜悅凝固許多。

  “蘇大人,我等遭受的羞辱,或許不值一提,可不管如何,您也是咱們東玄域的一員,而要知道,過往那段時間,那些競爭對手都早已不把整個東玄域陣營放在眼中!”

  有人忍不住道,“這……又何嘗不是沒把您放在眼中?”

  許多人都不禁點頭。

  蘇奕目光一掃眾人,道:“誠然,我現在可以幫你們出頭,可以讓你們揚眉吐氣,可你們想過沒有,當接引之路出現,你們又拿什么去和其他人競爭?”

  此話一出,眾人皆沉默下來,心緒低沉,神色間難掩黯然和失落。

  的確正如蘇奕所言,他們都是為舉霞成仙而來。

  然而,以他們的實力,已注定希望渺茫!

  蘇奕一手輕輕撫摸著窮奇的皮毛,一邊說道:“只分勝負的對決,根本不算什么,依我看,你們要做的,是在接下來的時間中,盡量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而不是為這些個人榮辱耿耿于懷。”

  這是他的真心話。

  身為修士,自當知恥而后勇!

  “蘇大人教訓的是,老朽受教了。”

  那白發老者露出慚愧之色,躬身見禮。

  但更多的人,都在沉默。

  無疑,蘇奕不愿站出來,讓他們一時很難接受。

  不過,蘇奕哪會在意這些?

  他轉身就走。

  “說了這么多屁話,無非還是怕了,若你真有能耐,可敢上來和我一戰?”

  接引道場中,那自稱名叫呂猛的金袍男子忽地開口。

  他雙臂環抱,眼神斜睨遠處的蘇奕,眉梢間盡是毫不掩飾的挑釁之色。

  場中騷動。

  許多看熱鬧的唯恐天下不亂,當即紛紛出聲。

  “就是,東玄域那些家伙可都把你吹噓到天上去了,說你是什么東玄域萬古難得一見的傳奇,卻為何不敢應戰?”

  有人陰陽怪氣道,“難道說,是徒有虛名?”

  “我還當這姓蘇的有多了不得,原來也不過如此。”

  有人搖頭。

  “僅僅只看這姓蘇的展現出的風采,就令人大失所望,我實在想不透,那些東玄域的手下敗將,怎會對其奉若神明。”

  有人神色間盡是不屑。

“姓蘇的,痛快點,敢不敢  應戰?”

  有人直接大聲嚷嚷。

  一時間,各種聲音不斷響起,矛頭都指向蘇奕。

  這自然是激將法。

  身為舉霞境人物,沒有幾個是蠢貨。

  他們這么做,為的就是讓蘇奕不得不應戰,如此也就能看出,這個被東玄域寄予厚望的年輕人,究竟有幾把刷子。

  而眼下,便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東玄域眾人,也都將目光看向蘇奕。

  此情此景,被三大域界的人如此挑釁,這……能忍?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對蘇奕而言,這樣的挑釁,完全都不算什么。

  甚至都無法勾起他心中的火氣,又談何要忍?

  一群跳蚤似的角色張牙舞爪地叫囂,若因此而憤怒,只會辱沒自己身份。

  蘇奕轉身就走。

  渾然不理會在場所有的議論和叫囂,也沒有在意東玄域眾人眼神中的錯愕和失望。

  接引道場上,那金袍男子呂猛也怔了一下,旋即忍不住搖頭,大聲笑道:“諸位,你們看好了,那姓蘇的就是個慫包!東玄域的恥辱!第一戰場的笑話!”

  一字一頓,聲傳天地。

  頓時,場中哄笑如雷鳴。

  東玄域眾人皆感到無比難堪。

  他們寄予厚望的蘇奕,被人這般譏諷和羞辱,卻都不理會,這讓他們都有無地自容之感。

  接引道場中,呂猛的笑聲愈發肆無忌憚,道:

  “這可不是我故意羞辱他,畢竟,別人哪怕敗了,起碼也敢應戰,可這姓蘇的,連對戰的膽子都沒有!”

  “這不是慫包又是……”

  剛說到這,呂猛的聲音戛然而止。

  在他視野中,一只形似貓崽子的黑色妖獸,出現在了接引道場。

  而在遠處,蘇奕不知何時已轉過身,目光看著那小小一只的妖獸,道:“陪他玩玩,不得殺人,其他的,你隨意。”

  那黑色妖獸瑟瑟發抖地點了點頭。

  這一幕,引起不少哄笑。

  呂猛則感到被深深地羞辱了,臉色陰沉,一指那和貓崽子沒區別的黑色妖獸,語氣冰冷道:“你……讓這小孽畜來和本尊對戰?!”

  任誰都聽出,呂猛在震怒。

  蘇奕沒有理會,自顧自瞥了那黑色妖獸一眼,“抓緊時間。”

  黑色妖獸一個激靈,猛地轉身,碧油油的眼瞳望向呂猛。

  呂猛怒極而笑,正要說什么。

  “吼——!”

  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響起。

  似虎嘯山谷,龍吟天穹。

  接引道場外,那正自看熱鬧的強者,皆心中一顫,被那聲音震得眼前直冒金星。

  一時間,眾人無不色變。

  接引道場中,如若貓崽大小的黑色妖獸,邁步走向呂猛。

  每一步邁出,它的軀體就大一圈,黑色的皮毛隨之涌起洶涌的黑色神焰。

  一股兇厲恐怖的煞氣,也隨之沖霄而起。

  當距離呂猛只有十丈之地時,那黑色妖獸已化作小山丘大小,而身上的氣息,則壓迫得虛空亂顫。

  “窮奇!?”

  有人驚叫出聲。

  接引道場外,各大域界的舉霞境人物都被驚到,心神顫栗。

  這等絕世兇獸,足可稱得上是第一戰場中最頂級的大兇,輕易可撕碎舉霞境人物!

  呂猛臉色頓變,瞪大眼睛。

  打破腦袋都沒想到,眨眼間而已,一只小貓崽似的妖獸,竟一下子化作了一頭絕世大兇!

  呂猛也來不及多想,窮奇身上彌漫出的氣息太過恐怖,壓迫得他心神壓抑,肌膚緊繃。

  近乎是出于本能般,呂猛第一時間祭出戰刀,全力出擊。

  刀氣如潮,縈繞刺目的大道法則。

  窮奇那如若燈籠似的碧綠眼瞳中浮現一抹深深的譏諷和輕蔑。

  它一爪子直接呼了過去。

  鐺!!

  戰刀脫手而飛。

  呂猛的身影,則被一爪子拍飛出去。

  他身上的戰袍都四分五裂,胸腔骨骼塌陷,發出不堪重負的碎裂聲,口鼻之間,鮮血橫流。

  一爪子,就將呂猛這樣一位舉霞境后期的強橫人物重挫!

  那恐怖的一幕,讓所有人不寒而栗。

  “該死!”

  呂猛驚怒,他身經百戰,縱使身負重傷,自不會就此被擊垮。

  當身影站穩,他抬手祭出一座紫金寶塔,化作百丈高,轟然鎮壓而下。

  洶涌的紫金神光,刺得人眼睛真不開。

  這無疑是一件頂級道寶,威能恐怖。

  然而,隨著窮奇朝前撲殺,巨大的爪子直似一座黑山橫空而起,直接將那座紫金寶塔拍飛出去。

  不好!!

  呂猛色變,徹底意識到不妙,轉身就逃。

  可已經晚了一步。

  窮奇身影如若瞬移般,一掌之間,就將呂猛鎮壓在地,龐大如小山似的軀體,直接踩在了呂猛身上。

  一下子,呂猛軀體都快被壓碎,鮮血橫流,唇中發出凄厲震天的慘叫。

  眾人皆心驚肉跳,頭皮發麻。

  這窮奇太恐怖,儼然就是以摧枯拉朽之勢,直接把呂猛碾壓!毫無懸念!

  而此時,窮奇低下碩大的頭顱,碧油油的眼眸俯視踩在腳下的呂猛,眼神寫滿嗜血般的兇厲光澤。

  近在咫尺,被這樣一頭絕世大兇俯瞰,呂猛早嚇得肝膽欲裂,嘶聲尖叫:“我認輸!”

  “吼——!”

  窮奇發出一道咆哮,頭顱猛地狠狠咬了下去。

  這一瞬,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腦海中似浮現出呂猛被吃掉時的血淋淋一幕。

  “不——!”

  呂猛亡魂大冒,發出凄厲的尖叫,由于驚恐到極致,以至于他渾身猛地一顫,眼前發黑,失去了意識。

  竟是被活活嚇暈了過去!

  他也沒有注意到,窮奇的頭顱,在距離他臉龐半尺之地時,已停頓下來。

  看著被嚇暈的呂猛,窮奇碧油油的眼瞳浮現出深深的鄙夷之色。

  旋即,窮奇鼻端嗅了嗅,第一時間收起爪子,離開呂猛身前。

  而眼尖的人已敏銳看到。

  在呂猛躺倒的地面,多出一片尿漬……

  竟是被徹底嚇尿了!!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渾身發寒,如墜冰窟,被徹底驚到。

  接引道場中,渾身沐浴在神焰之中,軀體如若一座小山丘似的兇獸窮奇,也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而窮奇,則膽怯般偷偷瞟了一眼遠處靜靜立著的蘇奕。

  它似是擔心,這樣的戰績,會讓那個可怕的人類不滿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