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青炎天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戰場。

  一處人跡罕至的血色荒原深處,常年有凜冽的罡風肆虐。

  這里,被舉霞境人物視作禁區!

  過往歲月中,但凡進入第一戰場的舉霞境修士,皆不敢越雷池一步。

  血色荒原深處,有著一座沐浴在黑色雷霆中的大山。

  洶涌的雷霆若狂暴的洪流,從大山上垂落,發出震天動地的轟鳴聲。

  恐怖的毀滅氣息,讓大山附近的虛空都在扭曲和崩壞。

  而在那雷霆大山上,忽地有一道身影跌落下來。

  尚在半空,那身影周身涌現一道灰濛濛的神環,將她整個人托著,輕飄飄落在了那座大山腳下。

  仔細看,那是一個面容精致晶瑩的少女,一襲霓裳,眉心有著一道蛇吞尾形狀的神秘圖塔。

  正是阿采!

  洶涌狂暴的黑色雷電罡肆虐,能輕易撕碎舉霞境強者的軀體。

  可當轟在阿采那纖秀的身前時,卻被那一圈灰濛濛的神環抵消化解。

  “可惡,又失敗了!”

  阿采咬牙,漂亮的靈眸中泛起一絲惱意。

  這座黑色雷霆大山之巔,光禿禿的山崖之畔,有著一座丈許范圍的“雷池”。

  雷池中的汁液,由‘虛湮仙雷’的本源所化。

  而在那雷池內,更蘊生著一株混沌神物。

  阿采的目的,就是奪取那一株混沌神物!

  可遺憾的是,從她進入第一戰場至今,已冒險試探多次,可無一例外,皆失手了。

  那大山上的黑色雷霆太過恐怖,名喚虛湮仙雷,由第一戰場的規則力量所化,輕易可轟殺仙道之下的生靈。

  而那座位于山巔崖畔處的雷池,便是虛湮仙雷的本源所在!

  “也不知蘇道友如今是否已經進入第一戰場,若有他幫忙,或許就能多添一些把握。”

  阿采心中暗道。

  旋即,她搖了搖頭,她決定等身上的傷勢愈合之后,再試一次。

  真不行,就去“接引之地”等蘇奕前來。

  接引之地。

  一座位于第一戰場核心地帶的區域。

  這里是一片廣袤的平原,東、西、南、北四個角落處,分別坐落著一座山峰。

  每一座山峰上,皆修建著鱗次櫛比的建筑。

  那四座山峰,便是四大域界的陣營,名喚東玄峰、西寒峰、南火峰、北淵峰。

  四座山峰,呈四象位置屹立。

  而四座山峰中央的平原上,則屹立著一座足有千丈范圍的巨大道場。

  道場的地面,覆蓋著奇異繁密的道紋。

  這就是“接引道場”!

  當一年的期限來臨時,接引之路就會在接引道場中出現,直通位于天穹深處的“化仙臺”!

  而到了那時,誰能在激烈的競爭中,通過接引之路,殺上化仙臺,誰就能得到來自仙界“接引使”的認可,從而舉霞飛升!

  不過,現在接引之路和化仙臺都還沒有出現。

  “殺!”

  廝殺聲響起,此時的接引道場中,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對決。

  戰斗的雙方,分別來自北淵域和南火域,皆是舉霞境羽化真君,實力強橫。

在接引道  場附近,有著許多人正在觀戰。

  就是在那四座山峰上,也各有許多目光在觀望。

  這樣的對決,只分勝負,不過卻有彩頭,落敗的一方,將輸掉身上所積累的一半戰績!

  換而言之,在接引道場中廝殺,若連輸兩次,就會輸掉身上所有戰績。

  而一旦沒有戰績,當接引之路出現時,已喪失踏足接引之路的資格!

  反之,積累的戰績越多,在踏足接引之路時,獲得的好處就越大。

  尤其當抵達“化仙臺”時,身上戰績越多,所獲得的“仙靈之氣”就越多!

  而所謂的“仙靈之氣”,并非是尋常的仙氣,而是一種誕生于仙道中的本源力量。

  舉霞飛升的修士,煉化的仙靈之氣越多,在成仙時筑就的大道根基就越雄厚。

  忽地,接引道場四周響起一陣驚呼。

  原來,那北淵域的舉霞境強者,一舉擊敗對手,獲得勝利。

  而在落敗者身上的令牌中,一半的戰績隨之消失不見,出現在了獲勝者的令牌中。

  遠遠地,一個身著麻衣,帶著青銅面具的女子,將這一戰盡收眼底。

  她撇了撇粉潤的唇,這樣的對決,簡直太無趣。

  可偏偏地,那些觀戰者卻看得津津有味。

  這麻衣女子,一頭烏黑秀發用一根紅繩隨意束成馬尾,一對眸泛著淡紫色,其身姿挺拔傲人。

  正是那神秘的女槍客。

  “果然,高處不勝寒,在這舉霞境層次中,真正可堪入眼的角色,終究寥寥無幾。”

  女槍客嘀咕。

  她目光望向天穹處,“以我的實力,雖能瞞過這域外戰場的規則力量,卻無法避開仙道規則的感應,等那接引之路出現時,要想偷渡到仙界,怕是有些玄乎。”

  “還真是讓人頭疼。”

  她抬手想揉了揉鼻子,卻摸到了自己面龐上的青銅面具,指尖頓時微微一頓,有些不爽地甩了甩手。

  “蘇道友還沒有來嗎?”

  “沒有。”

  “唉,若蘇道友在,我們東玄域這邊,哪可能會被打壓到這等地步?”

  ……不遠處的一陣交談時,飄入女槍客的耳中。

  她微微一怔,對啊,那姓蘇的家伙,怎么到現在還沒有來到第一戰場?

  真是沒出息!

  搖了搖頭,女槍客轉身而去。

  一片霧靄繚繞的沼澤中。

  一群來自南火域的舉霞境人物,正在全力圍攻一頭青蟒。

  青蟒頭生一支血色獨角,千丈長的軀體如山嶺般巨大,腹下都已生出四只鱗爪,儼然有蛻化成龍的跡象。

  這青蟒極為兇惡恐怖,騰挪如電,操縱煞霧和神焰,雖然身上已負傷累累,卻殺得那些舉霞境人物節節敗退。

  “別慌,這孽畜快要撐不住了!”

  “再堅持一會!”

  ……那些舉霞境修士聯手,全力對抗。

  在第一戰場,除了接引之地之外,其他地方到處藏著足以威脅到舉霞境強者性命的兇險。

  當然,也藏有外界難得一見的機緣。

  像眼前這頭青蟒,就是一頭古老的異種,名喚青炎天蟒,在外界幾乎早已絕跡。

  頭青炎天蟒,已有蛻化為龍的潛能!

  在修士眼中,這青炎天蟒簡直渾身是寶,堪比一樁難得一見的造化。

  最重要的是,在第一戰場中獵殺青炎天蟒這等妖獸,還能夠獲得豐厚的戰績!

  正因如此,在第一戰場中,來自四大域界的舉霞境人物,時常會成群結隊外出闖蕩。

  一是探尋造化,二就是為了獵殺妖獸,積累戰績。

  猛地,那頭青炎天蟒發出震天的咆哮,竟是甩脫一眾敵人,轉身朝沼澤深處逃去。

  “追!”

  “快,這孽畜一定是撐不住了!”

  那些南火域的舉霞境人物一個個亢奮起來。

  他們身上也都負傷,極為狼狽,可卻根本顧不得這些,全都第一時間追了上去。

  這片沼澤極為廣袤,霧靄繚繞,生著許許多多光禿禿的古木,枝椏參天。

  那青炎天蟒速度極快,一路上撞到不知多少古木。

  可最終,在逃到沼澤深處一座怪石嶙峋的銀色大山之前,青炎天蟒似撐不住了,發出震天的悲吼,那龐大如山嶺般的軀體,轟然跌落在沼澤中,濺起漫天水花。

  一路追上來的南火域強者皆露出喜色。

  可旋即,他們眼眸齊齊一凝,悄然止步。

  因為在那頭青炎天蟒倒下的地方,不知何時出現一道峻拔身影。

  一襲青袍,淡然出塵。

  模樣極為年輕,可身上卻沒有任何修為氣息波動,顯得極為古怪和反常。

  “原來是東玄域的道友。”

  一個黃袍中年似松口氣,走上前,稽首見禮道,“我等來自南火域‘青元道庭’,這次是為斬殺這頭孽畜而來,還請道友行個方便。”

  言談舉止,極為客氣,禮節也無可挑剔。

  那青袍男子自然是蘇奕,他一指那青炎天蟒的頭顱處,道:“這孽畜的死,我也出了一份力。”

  黃袍中年等人一愣,抬眼望去。

  頓時就見到,那青炎天蟒的頭顱上,有著一個血窟窿,明顯是被劍氣貫穿。

  黃袍中年略一思忖,道:“這樣吧,此次的戰利品,可以分給道友三成。”

  蘇奕似笑非笑:“才三成?不夠。”

  黃袍中年等人面面相覷,明顯有些不悅。

  可最終,黃袍中年斟酌道:“那就對半分,如何?這已經是我們最大的誠意。”

  蘇奕頓感意外,他原本僅僅只是試探,不曾想,對方竟一次又一次的選擇了讓步!

  想了想,蘇奕道:“若你們能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倒不介意將我那一份戰利品拱手相讓。”

  黃袍中年笑道:“道友但講無妨。”

  蘇奕直接道:“為何你們不直接動手搶?要知道,殺了我,不止可以獨占戰利品,還能獲得戰績,何樂而不為?”

  “更別提,你們來自南火域,和我這來自東玄域的角色,本就是天然的敵對關系,卻為何要一次次選擇退讓?”

  蘇奕的確很不解,這和他了解中的第一戰場的情況,明顯有些不一樣。

  更出乎蘇奕意料的是,他這番話一出,反倒讓黃袍中年等人皆露出驚詫之色。

  似乎認為,他這個問題很……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