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通天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沒有意外發生。

  由南火域一眾合道境強者所掌控的南火城,也步入西寒城和北淵城的后塵。

  一劍寒光起,全城覆滅。

  至此,三大域界陣營幾近覆滅!

  這若傳出去,足以震撼各大域界,可此時,東玄域那一眾強者卻都一副木然的表情。

  贏麻了!

  當震撼太多次,人的情緒就會陷入一種麻木的狀態中。

  至于蘇奕,則像做了再尋常不過的小事,沒有感慨,沒有喜悅,沒有唏噓。

  他隨口吩咐道:“你們去收集戰利品,我先回去了。”

  說罷,他揚長而去。

  東玄域眾人面面相覷。

  許久,他們才從那種木然的狀態中回過神般,一個個神色變得微妙且復雜。

  “我現在都不禁懷疑,當蘇大人前往第一戰場時,那些舉霞境人物,怕都擋不住他的劍鋒。”

  有人感嘆。

  “一劍屠城,這在域外戰場過往的歷史中,都不曾發生過……”

  有人喃喃。

  “在蘇道友眼中,羽化之路上的強者,怕都和不堪一擊的螻蟻也沒區別吧?”

  有人神色恍惚。

  一夜之間,連破三座城!

  這般壯舉,誰堪比擬?

  東玄城。

  蘇奕愜意地躺在藤椅中,一邊飲酒,一邊靜靜地欣賞著天穹上的血色圓月。

  “也不知道,憑借今晚的戰功,能讓我獲得多少‘大道玄玉’。”

  在第二戰場,每一個月的血月之夜過去之后,修士便可憑借身上令牌所累積的戰績,獲取誕生于天地規則中的大道玄玉!

  這是來自第二戰場的獎勵。

  戰績的多少,將決定獲得的大道玄玉的多少。

  而所謂的“大道玄玉”,實則是由第二戰場的大道本源力量所凝聚,蘊積著先天混沌氣息。

  對合道境的修行,有著不可估量的妙用。

  無論對任何陣營的修士而言,“大道玄玉”這等瑰寶,都稱得上是天大的造化!

  直至凌晨時,東玄域的一眾強者歸來,也帶回了海量的戰利品。

  “其他的寶物你們分了吧。”

  蘇奕從戰利品中,挑選出三百余塊五蘊石,至于其他的寶物,都已很難再引起他的興趣。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卻無人敢收取那些戰利品。

  畢竟,他們今晚根本都沒有出力,哪好意思再要戰利品?

  “收著吧,我已用不上這些寶物。”

  蘇奕說著,不由分說,將那些戰利品分給了眾人。

  眾人皆手足無措,感動得不知說什么為好,心潮起伏。

  說起來,蘇奕三天前才剛抵達第二戰場,可卻在今夜,以批霹靂手段,踏滅三大域界的老巢!

  這一切,讓他們甚至有種做夢般的不真實感覺。

  不過,誰都敢肯定,自此以后,起碼在這第二戰場,他們這些東玄域的人,再不必擔心被外敵所欺辱!

  事實上,眼下其他三大域界的強者,或許還有活著的,但也已所剩無幾。

  根本已沒有多少威脅可言。

  而這一切,皆出自蘇奕的手筆!

  翌日一早。

  天色大亮,天穹之上,浮現出一朵朵金燦燦的祥云。

  蘇奕立在城墻之上,抬眼望向天宇。

  隨著他掌心攤開,一道令牌浮現而出。

  正是他的身份令牌。

  身份令牌蒸騰霞光,沖出一道無形的大道氣息,直上九霄云外。

  那天穹覆蓋的一朵朵祥云猛地震顫起來。

  而后,無數光雨如瀑灑落,全都朝蘇奕這邊匯聚而來。

  當抵達蘇奕身前,這些光雨皆凝聚為嬰兒巴掌大小的靈玉,足有上百顆。

  每一塊靈玉,皆縈繞著濃厚精純的先天混沌氣息。

  大道玄玉!

  城中,一眾東玄域強者皆注意到這一幕,不禁震撼,眼神中寫滿了艷羨。

  在第二戰場,每擊殺十個戰功,才能獲取一塊大道玄玉。

  而現在,密密麻麻的大道玄玉,正在不斷朝蘇奕掠去。

  那等一幕,簡直就如一場奇跡在發生!

  最終,蘇奕獲得一百七十九塊大道玄玉。

  換而言之,在昨夜的戰斗中,起碼有一千七百九十個敵人,喪命在蘇奕手底下!

  所謂萬古未有的壯舉,也不過如此!

  因為在以前,無論是誰的戰績,都遠沒有像蘇奕這般恐怖,足可獨步古今。

  收集完大道玄玉,蘇奕當即返回城中,決定潛修一段時間,將所搜集的大道玄玉和五蘊石徹底煉化。

  時間點滴流逝。

  匆匆半個月時間過去。

  蘇奕的修為突破至化真境中期,神魂力量的進步則更驚人,足可讓任何羽化修士自慚形穢。

  這半個月時間里,第二戰場出奇地平靜。

  那些東玄域強者,也再無顧慮,開始外出行動,在第二戰場各地探尋機緣。

  對他們而言,都已不奢望能進入第一戰場。

  唯一的愿望,就是能獲取足夠的機緣,提升修為,活著返回東玄域。

  匆匆又是一個月過去。

  這一天,蘇奕的修為一舉踏入化真境后期。

  之處,他所搜集的大道玄玉和五蘊石,皆被徹底煉化一空。

  “換做其他羽化人物,僅僅煉化這些寶物,早可以輕松突破一個大境界,就是突破兩個大境界,也絕非難事。”

  “可對我而言,也僅僅只能讓修為突破至化真境后期……”

  蘇奕暗道。

  道行太過雄厚,也就意味著想要突破,超乎想象的艱難。

  不過,蘇奕已經很滿足。

  要知道,一個多月以前,他才剛踏足化真境。

  而現在,他已是化真境后期!

  一身實力也已暴漲一大截。

  到現在,蘇奕以第六世王夜的閱歷,都很難評判出,他如今的實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實在是,蘇奕眼下所走的這條羽化之路,堪稱萬古未有,連王夜都不曾走過,以王夜的修行經驗,自然不可能推斷出他如今的真實戰力。

  “也該去第一戰場了。”

  蘇奕自語。

  他長身而起,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其他人。

  東玄域眾人雖早清楚,蘇奕不可能在第二戰場逗留太久,可當得知他就將離開,依舊心有不舍。

  “蘇大人,還請容許我等送您前往通天臺!”

  有人提議。

  要想前往第一戰場,需要在通天臺上,擊敗三十六位由大道規則凝聚的“守關者”。

  每一個守關者的實力,皆堪稱合道境中最頂尖的角色。

  當然,所有人都清楚,這樣的關卡,根本就難不住蘇奕。

  “也好。”

  蘇奕頷首。

  當即,一行人啟程離開東玄城,前往位于第二戰場中央地帶的“通天臺”。

  通天臺。

  形似一座高高筑起的道場,千丈范圍,通體呈黑色。

  “蘇大人,早在域外戰場開啟的第一個血月之夜后,就有一小撮來自其他三大域界的頂尖人物,通過通天臺考驗,前往了第一戰場。”

  抵達通天臺前,展韻忽地開口道,“據說,那些通過考驗的人當中,最厲害的是一個名叫‘桓青松’的北淵域絕世人物,其闖關成績排在了通天臺第三十九位。”

  “當時,這通天臺上空還曾引發天地異象,也在第二戰場掀起了一場莫大的轟動。”

  蘇奕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道:“確實不俗。”

  眾人神色變得微妙。

  對他們而言,那桓青松的排名,已是讓他們可望不可即的存在,絕對稱得上是曠世人物。

  可在蘇奕眼中,也僅僅只配得上“不俗”二字……

  “行了,你們就送到這里便可。”

  蘇奕邁步走上通天臺。

  通天臺上,規則力量涌現,倏爾間凝聚出一道虛幻般的身影出來。

  這身影身披玄甲,手握戰劍,氣息恐怖懾人,堪比合道境中最頂尖的人物。

  這便是由規則力量所凝聚的守關者。

  唯有擊殺三十六位守關者,才能夠獲得一個前往第一戰場的資格。

  而在闖關時,所用時間的長短,以及是否負傷,則將被視作是闖關的成績。

  “殺!”

  那守關者甫一出現,就揮動戰劍,朝蘇奕殺來。

  氣勢兇悍。

  蘇奕看也不看,屈指一彈。

  守關者的身影炸開,化作光雨飄灑。

  緊跟著,又一個守關者凝聚而出。

  這一次,不等守關者出手,蘇奕抬手一點,對方便似紙糊般崩碎。

  那輕松隨意的一幕,看得東玄域等人都面面相覷,心中止不住的翻騰。

  而對蘇奕而言,這樣的闖關考驗,無疑很枯燥和無聊。

  僅僅須臾間而已,陸續出現的三十六個守關者就被輕松擊潰。

  而后,通天臺轟鳴。

  整個第二戰場的天穹上,響徹恢弘縹緲的道音,無數金色瑞光涌現。

  異象驚世!

  同一時間,蘇奕看到了自己的排名。

  一如在第一戰場的“大道戰碑”上留名那般。

  蘇奕的名字,一躍便出現在通天臺第一名之列!

  緊跟著,代表著他名字的一抹道光,隨之沖霄而去,被第二戰場的規則力量所掩蔽。

  “不錯,這起碼證明,在化真境層次中,我的實力,遠不是曾經在這里闖關的合道境強者可比。”

  蘇奕暗道。

  “告辭。”

  蘇奕轉過身,朝遠處的東玄域等人揮了揮手,身影化做一道光,沖上云霄。

  “蘇大人保重!”

  東玄域眾人皆齊齊拱手見禮。

  剎那間,蘇奕的身影便被一片規則力量裹挾著,消失不見。

  ps:文似看山不喜平,最近的劇情的確有些枯燥。

金魚也有點不滿,會盡快調整狀態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