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只此一劍 足可屠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間,光明如白晝。

  也將蘇奕等人的身影清晰地映照出來。

  眾人心中一緊,心神皆感到一陣壓抑。

  西寒城中,匯聚著近八百位合道境人物!

  其中還不乏一些堪稱絕世的狠茬子。

  而今,只看城中映現出的景象就知道,西寒域的強者皆早已蓄勢以待,布設下驚世殺局!

  “蘇大人,我們……難道就這般殺進城中?”

  有人小心翼翼問道。

  蘇奕搖了搖頭,道,“不必,那樣也太浪費時間。”

  說話時,他袖袍一揮。

  人間劍呼嘯而出,滴溜溜懸浮在蘇奕身前。

  呈青金色的古樸劍身,在西寒城內的光焰照耀下,泛起令人心悸的寒光。

  “只此一劍,足可屠城。”

  蘇奕說著,抬手在身前人間劍上一點。

  人間劍化作一道光,騰空而去。

  西寒城中央地帶。

  這里修建著一座道場。

  十余位堪稱絕世的頂尖人物,或坐或立。

  “城中各處據點,共覆蓋殺陣四十九座,每一座殺陣皆有十二位道友坐鎮,而四十九座殺陣運轉,便可催動‘青魔滅世陣’,足可輕松鎮殺舉霞境人物!”

  有人輕語,“那東玄域的狂徒,實力就是再逆天,也必死無疑!”

  三天前,他們這些絕世人物曾匯聚在一起,認真推敲過那東玄域青袍年輕人的實力。

  最終得出一個讓他們這些絕世人物都膽寒的結論。

  哪怕他們一起聯手,都沒有多少勝算!

  正因如此,這三天時間里,他們全力出動,排兵布陣,誰也不敢有任何怠慢。

  “或許,對方怕是根本不敢來,起碼,換做是我,我絕不會蠢到一個人前來送死。”

  有人笑說道。

  “他若不來,我們的心血豈不是付諸東流了?”

  “那就一起殺去東玄城!”

  “我聽說,那狂徒不止曾向我們宣戰,連北淵城和南火城,也都被他們挑釁過,簡直是喪心病狂。”

  ……交談時,忽地一道焰火在城門處沖霄而起。

  “那家伙竟然著呢的來了!”

  這等十余位絕世人物皆被驚動,一個個露出驚訝的神色。

  “這豈不是更好?”

  有人仰天大笑。

  西寒城內,無數神焰騰空而起,驅散夜色,照亮天地。

  “諸位,該我們行動了!”

  有人殺氣騰騰。

  “等滅殺此獠之后,我請諸位喝酒,一醉方休!”

  一個嫵媚嬌俏的女子笑著開口。

  眾人皆轟然答應。

  可此時,忽地有人霍然抬頭望向天穹處,“嗯?你們看!”

  其他人皆抬眼望去。

  猩紅的血色圓月高掛在天穹之上。

  而一把劍,似流光般出現在西寒城上空。

  而后,此劍斬落而下。

  轟!!!

  剎那間,無數密密麻麻的劍氣似決堤的九天銀河,轟然傾瀉而下。

  每一道劍氣,皆燦若流光,繽紛瑰麗,明耀夜空。

  一眼望去,恰似星河倒卷破空來,火樹銀花不夜天!

  西寒城內,所有人都被狠狠驚艷到。

  旋即,許多人色變。

  那傾瀉而下的劍氣,看似美麗到極致,實則也恐怖到極致,將虛空都撕出無數觸目驚心的裂痕!

  僅僅遠遠望著,就讓人心神刺痛,肝膽欲裂。

  “快催動大陣——!!”

  那些絕世人物的反應最快,第一時間發出怒吼。

  西寒城上空,涌現無數禁陣力量,似層層疊疊的怒海狂濤,將整座城池籠罩覆蓋。

  這一重重的殺陣,原本是為蘇奕準備,可現在,沒有人再顧得上這些,直接把所有殺陣的威能全力運轉。

  可讓所有人震駭的一幕發生——

  轟!轟!轟!轟!轟!

  就見那一道道劍氣垂落,皆散發出無堅不摧的力量,直接洞穿那一重重的殺陣。

  無數劍氣垂落,剎那間,就將那一重重殺陣轟得千瘡百孔,崩壞炸開。

  所有人如遭雷擊,徹底傻眼。

  那可是足可鎮殺舉霞境人物的殺陣!

  可現在,卻像一層層的泡影般,一戳即破!

  “不——!”

  “快逃,逃啊!!”

  ……驚恐的尖叫在城中此起彼伏的響起。

  可一切都晚了。

  伴隨著無匹的劍氣似狂暴的大雨般斬落,將城中的合道境人物,一群又一群地屠戮!

  縱使那些絕世人物,當全力去和那從天而降的劍雨抗衡時,才驚恐地發現自己是何等的不堪。

  轉瞬間就被鎮殺當場!

  換而言之,在那狂暴的劍氣之下,凡是合道境強者,無論實力高低,皆和螻蟻沒有區別。

  城外。

  就在東玄域的一眾強者在思忖,什么叫“一劍之間,足可屠城”時,就看到了這血淋淋的一幕景象。

  整座西寒城,被茫茫劍氣所覆蓋!

  凄厲的慘叫、驚恐的大吼、不甘的咆哮……此起彼伏的響起。

  而在城中,光焰洶涌,毀滅洪流席卷,正在上演一幕煉獄般的血色畫卷。

  所有人渾身一顫,神色呆滯。

  這一刻,根本不必他們想象,就親眼見證,什么叫一劍之間,足可屠城!!

  須臾間,漫天劍雨消失,一切漸漸歸于寂靜。

  西寒城內的動靜也消失了,陷入一種詭異的死寂氛圍中。

  唯有濃稠的血腥氣息夾雜在夜風之中,從城中蔓延而出,嗆得人幾欲作嘔。

  蘇奕一招手,人間劍化作一道光,倏爾落入掌中。

  “都……都死絕了嗎?”

  有人喃喃,神色恍惚。

  一劍騰空,氣滿乾坤,屠戮一城!

  這血腥的畫面,無疑太震撼。

  “太好了……太好了……”

  展韻顫聲開口。

  殺害她師兄的仇敵,就來自西寒域。

  而今,整座西寒城,都被一劍屠滅!

  這自然也就意味著,她師兄的血仇終于得報。

  更多的人則在沉默。

  蘇奕這一劍,太過霸道和恐怖,讓他們的心境都遭受到莫大沖擊,久久無法平靜。

  在前來的時候,他們曾想過各種戰斗的場景,也預判過各種兇險情況。

  可唯獨沒想過,在抵達敵人的老巢,蘇奕都沒有進城,僅憑一劍,便屠掉城中一切敵!

  “或許還有一些活人,但已難成氣候。”

  蘇奕收回目光,“走吧,去北淵城。”

  他轉身而去,都懶得再去那西寒城內看一看是否還有活口。

  眾人猛地從那種震撼中清醒,連忙追上蘇奕。

  在他們離開后,許久,一道身影小心翼翼地從遠處掠來。

  這是一個身影瘦削的黑衣老者,來自北淵域。

  “一劍之下,西寒域所有人都死了?”

  黑衣老者滿臉震駭,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遠處的西寒城,渾身都在止不住的顫抖。

  西寒城死寂一片,血腥氣息在彌漫,一如一座死城!

  讓人都無法想象,之前在這座城中,還有八百余位來自西寒域的合道境羽化真人。

  “那東玄域的家伙究竟是誰?怎可能在合道境中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黑衣老者渾身都被冷汗浸透。

  他今夜是奉命前來刺探消息,打算看一看,那東玄域的狂徒,會否死在西寒城。

  卻不曾想,卻看到了這屠城的一幕!

  “不好!”

  猛地,黑衣老者臉色大變,“必須盡快把消息傳回去,那家伙太恐怖,根本就不是能打敗的!!”

  黑衣老者轉身就走,速度奇快無比。

  他心急如焚,近乎是在拼命般挪移,恨不能第一時間重返北淵城。

  “可恨!在這第二戰域,無法動用傳訊信符,否則,足可讓北淵域城所有人獲悉消息!”

  “快!必須再快點!”

  ……黑衣老者一咬牙,直接動用禁忌秘術,速度再度暴漲一大截。

  僅僅不到半個時辰。

  遠遠地,黑衣老者已經看到了北淵域的輪廓。

  他顧不得其他,嘶聲大吼:“逃!大家快逃——!”

  “西寒城已經淪陷,所有人都死了!那東玄域的家伙……根本不是我們能對抗!”

  “逃啊——!”

  聲音隆隆響徹夜空之下,透著萬分的焦急。

  可遠處的北淵城,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難道……”

  黑衣老者臉色頓變,猛地止步。

  也就在這時,他鼻端嗅到了一陣濃稠的血腥氣息。

  而那血腥氣息,正是從北淵城內飄散出來。

  黑衣老者如遭雷擊,眼前直冒金星,整個人從虛空中跌落,癱瘓坐地。

  完了!

  他面如土色,悲痛欲絕。

  根本不用想,他也清楚,之前曾發生在西寒城的一切,已經在自己趕回來之前,在北淵城上演!

  “怎會這樣,過往的域外戰場,何曾發生過如此血腥可怕的事情?”

  “哪怕換做舉霞境人物,都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那東玄域的家伙……難道是仙人?”

  “不,不可能!域外戰場的規則力量,就是仙人都無法干預,又怎可能出現在這第二戰場?”

  黑衣老者心亂如麻,腦袋都懵了。

  他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這一切。

  事實上,不是黑衣老者傳遞消息的速度不夠快,而是蘇奕今夜出動,求的便是速戰速決,根本沒打算浪費時間。

  故而,才能夠搶在那黑衣老者之前,如法炮制,一舉踏滅北淵域內的敵人。

  而此時,蘇奕早已帶著那一眾東玄域的強者,趕往南火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