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化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是?”

  蒼龍嶺外,碧凝仙子等人皆震驚,抬眼望向天穹。

  十方之地,神曦千條,瑞光萬丈,天地山河皆在共鳴,形成一種神圣宏大的異象。

  隱約間,更有天籟般的道音響徹,激蕩九天十地。

  這一瞬,碧凝仙子等人皆怔住。

  這是發生了何事,竟引來如此不可思議的異象?

  下意識地,他們的目光齊齊看向峽谷深處。

  因為這一場天地異象的起源,就在那里!

  “原來,這是蘇道友引起的動靜,難道說……他已證道破境?”

  “不可能,天劫未顯,斷不會是破境引來的天地異象。”

  想到這,碧凝仙子心中一顫,猜測到一種可能。

  道碑留名!

  在那座峽谷中央,立著一塊大道戰碑,由域外戰場的周天規則所化。

  凡是能夠把名字留在大道戰碑上的角色,皆可以獲得進入第二戰場的機會!

  在以往歲月,曾有許多神嬰境強者前來,在這座大道石碑上留名。

  不過,能夠辦到這一步的,終究只是極少人!

  碧凝仙子乃是神嬰境中的絕世人物,自然早有打算在那大道戰碑上留名,從而獲取進入第二戰場的機會。

  可她打破腦袋都想不出,在過往歲月中,有誰在大道戰碑上留名時,會引發這等宏大驚世的異象!

  換而言之,以前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也對,以蘇道友那等逆天實力,的確有機會開創這等萬古未有的一個奇跡。”

  碧凝仙子心中喃喃。

  同一時間——

  第三戰場各個區域,皆有宛如天籟般的道音響徹,引起許許多多神嬰境修士矚目。

  可卻都一頭霧水,驚疑不定,猜不透這一場天地異象出現的緣由。

  而在那座峽谷中央。

  蘇奕則挑了挑眉,他清楚看到,自己的身份令牌發光,浮現出一道金芒,出現在那座大道戰碑上。

  而后,這一道金芒筆直上沖!

  所過之處,大道戰碑上浮現出一個又一個金光閃閃的名字,可這些名字剛出現,就被自己那一道金芒甩在后邊。

  僅僅眨眼間,那一道金芒就沖上第三名,而后余勢不減,擠掉第二名,并一舉把第一名也壓了下去。

  獨占鰲頭!

  “我還當那三個穩居前三的名字,有多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

  蘇奕暗道。

  他曾聽聞,那前三的名字,一直牢牢占據在那,無盡歲月過去,域外戰場都不知出現多少次,可卻一直無人能撼動那前三的位置。

  以至于,讓那前三名的強者,儼然成了傳奇般的存在。

  可現在,這三個位置,皆被自己干脆利索地壓了下去!

  一氣呵成。

  沒有任何懸念!

  這無疑表明,在神嬰境這個層次,蘇奕已壓蓋古來至今一切進入域外戰場的強者。

  可還不等蘇奕多想,忽地有異變發生。

  那一抹金芒在占據第一的位置后,忽地猛地一竄,從那大道戰碑上沖了出去!

  而后,這金芒一躍之間,沖上天穹深處,被一片金燦燦的瑞光覆蓋,就此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蘇奕心中涌起一股明悟。

  自己如今的實力,已不是大道戰碑上的排名可以衡量!

  故而,自己的戰力,被第三戰場的天地規則所隱蔽,恰似大道,無名無形!

  或許有朝一日,有人也能如他這般,一身實力超出大道戰碑能夠衡量的范疇時,就能看到,在那天地規則之中,還有一個更為高遠的名字。

  “有意思。”

  蘇奕笑起來。

  這發生的一切異象,無疑是對他自身實力的一種認可。

  老天爺都在賞臉,還不夠拽的?

  很快,天地異象消散,一切歸于寂靜。

  “也是時候破境了。”

  蘇奕輕語,隨著他一身氣機悄然釋放。

  頓時,冥冥中似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感應到這一切,那天穹深處,忽地有劫云涌現。

  “蘇道友要渡劫證道了嗎?”

  碧凝仙子愕然。

  之前,一場曠世異象才剛消散。

  可轉眼間,一場天劫就在開始醞釀。

  讓人都快要反應不過來!

  而當目光看向天穹深處那正在醞釀的一場天劫,碧凝仙子忽地心生一股絕望無助的情緒,心境似被徹底鎮壓,隱隱又崩潰之感。

  不好!

  這是何等大劫!?

  碧凝仙子震撼,第一時間收回目光。

  而她渾身衣衫,已被冷汗浸透,將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線都淋漓盡致地勾勒出來。

  可卻無人欣賞這香艷的一幕。

  因為她身邊所有人的心神,都已經被這一場天劫彌漫出的禁忌氣息所震懾!

  劫云洶涌,寂靜無聲。

  可那劫云中彌漫出的禁忌氣息,卻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讓人僅僅遠遠一望,心神就完全被震懾!

  碧凝仙子嬌軀在顫栗,俏臉蒼白。

  她曾目睹不知多少神嬰境老怪物渡劫,可唯獨沒見過像眼前這一場大劫那般恐怖的!

  “或許,正因為蘇道友在此境中的實力太過逆天,才會招惹來如此禁忌的大劫吧。”

  “只是……此劫的氣息,可比古書上記載的成仙大劫都滲人!蘇道友他……當如何渡過?”

  就在碧凝仙子心神恍惚時,一道沖霄而起的劍光,出現在她的視野中。

  而后,她眼眸刺痛,心神徹底被震懾,腦海空白,什么也都看不到了。

  也不知多久。

  當意識一點點恢復清醒時,碧凝仙子下意識抬眼望去,那天穹深處的禁忌大劫,早已消失不見。

  碧凝仙子不禁呆住。

  天劫已消散?

  可蘇道友呢,是否渡劫成功!?

  這一刻,碧凝仙子心生一股抑制不住的沖動,當即朝蒼龍嶺深處沖去。

  那一座峽谷外。

  碧凝仙子戛然止步。

  在她視野中,蘇奕那峻拔的身影,正立在那座大道戰碑一側,一襲青袍飄曳,飄逸絕俗。

  一下子,碧凝仙子心中莫名地松了口氣。

  沒死,這無疑意味著,蘇奕已渡過那一場堪稱禁忌的恐怖天劫,踏足合道境!

  “恭賀道友證道成功!”

  碧凝仙子笑著恭賀。

  到如今,她對蘇奕早已沒有任何敵意,心中的敬佩之意則越來越濃。

  如此曠世人物,天上地下,怕都再找不出第二個了!

  “多謝。”

  蘇奕微微頷首。

  他的確證道成功,不過,卻不是踏足合道境,而是踏入化真境之中!

  何謂化真?

  既是指代一身的道行,臻至物我本真之地步。

  也意味著蘇奕在羽化之路上,對一身大道力量的掌控,已淬煉到繁華落盡,返璞歸真之境。

  修士求索大道,也被稱作“修真”。

  一個“真”字,剔除的是大道上的虛妄和繁雜,只剩下最為本質而純粹的大道真諦。

  化真境,便是如此而來。

  至于其他羽化修士所踏足的合道境,則是熔煉九種以上的大道奧義,和化真境截然不同。

  蘇奕的道行臻至化真境,其修為、道軀、神魂、以及大道力量,皆發生翻天覆地的蛻變。

  體內那形似九獄劍的神嬰,僅僅以形狀和神韻而論,儼然和臻至的九獄劍都沒區別!

  而神嬰內所容納的修為力量和大道法則,盡數演繹出一方洞宇世界的奧妙。

  簡而言之,形似九獄劍的神嬰內,像承載著一方真實存在的洞宇世界!

  不止有日月星辰、天經地緯的變化,還有四季輪轉、世間萬象枯榮有序的演變。

  這還僅僅只是修為和大道力量的變化。

  蘇奕的神魂、道軀相比以前,也已實現實質的蛻變。

  有著太多的玄機和奧秘需要被慢慢挖掘!

  “我該走了。”

  蘇奕抬眼望向天穹。

  踏足化真境后,他清楚感受到,這第三戰場的天地規則在排斥自己,似乎隨時會把自己驅逐出這方天地般。

  聞言,碧凝仙子連忙道:“蘇道友,我能否請教一件事情?”

  蘇奕一怔,道:“你說。”

  碧凝仙子認真問道:“之前,你在大道戰碑上的留名,是否躋身第一之列?”

  大道戰碑上的排名,外人根本無法看到。

  哪怕自己的名字,也能出現在大道戰碑上,也僅僅只能看到比自己名次低的強者名字。

  蘇奕想了想,道:“算是吧。”

  碧凝仙子頓時困惑,什么叫算是?

  還還不等她再問,蘇奕已揮了揮手,道:“別忘了你曾答應的事情,走了。”

  說罷,他身影扶搖而起,猶如一道神虹般,在抵達天穹之下時,被一股周虛規則力量所籠罩,眨眼間便消失不見。

  “道友放心,我碧凝自不會食言,另外……”

  碧凝仙子喃喃,“我也很期待,以后能在第一戰場和你再次相見!”

  域外戰場開啟的兩個月后。

  蘇奕證道化真境,破虛空而去!

  而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有關他在蒼龍嶺的戰績、這才漸漸開始在第三戰場傳開。

  東玄域的神嬰境強者是幸運的。

  因為或許是被蘇奕殺得徹底膽寒,自此之后,在這第三戰場中,極少有其他域界的強者,敢再去對他們肆無忌憚的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