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瑞光橫空三萬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殺陣力量洶涌,鋪天蓋地般朝鎮殺而至。

  瞬息,蘇奕的身影被完全淹沒!

  “就這?”

  雷空瞪大眼睛。

  在他看來,蘇奕或許目空一切,或許喪心病狂,可實力則不容置疑的強大。

  故而,當看到蘇奕主動進入那座殺陣,雷空還打算看看,這家伙究竟有多大能耐。

  可誰曾想,一剎那而已,那家伙就被大陣的威能淹沒!

  “之前的他,難道一直在裝腔作勢?”

  雷空腦海中冒出一個念頭。

  遠處,索云山、衛化陽等人再忍不住大笑起來。

  這就是他們的殺手锏!

  由上百位神嬰境強者一起結陣,足可橫推一切同境敵!

  可此時,雷空心中一顫,猛地色變,察覺到不對勁!

  “小心——!”

  雷空大喝出聲。

  話一出口,還不等眾人反應,便見那座殺陣猛地劇烈一顫。

  而后,一道劍氣沖霄而起。

  那劍氣直似世間最刺目的一道光,扶搖直上九霄,沖散云層,刺破蒼穹。

  索云山、衛化陽等人臉上的笑容猛地凝固。

  所有人毛骨悚然,這是……

  轟!!!

  而沖霄而起的劍氣上,彌漫的恐怖劍威,在這一刻轟然釋放。

  瞬息,直似天崩地裂。

  那座覆蓋在山河間的殺陣,仿似紙糊的般,根本經受不住那等劍威的摧殘,轟然四分五裂。

  鎮守在殺陣內的上百位神嬰境修士,都沒來得及反應,身影就像被卷入風暴中的草芥,剎那間就被撕成無數碎片。

  一眼望去,殺陣崩壞的那片天地,蒸騰起漫天血霧,將虛空都染成血淋淋的紅色!

  而在那濃稠的血霧中,一道峻拔的身影邁步走出。

  青袍飄曳,纖塵不染,一如天上仙!

  雷空愣住,呆滯在那。

  索云山、衛化陽等四位絕世人物,也都如遭雷擊,駭然失神。

  一擊,他們引以為傲的殺陣,就瓦解崩碎!

  也是這一擊,鎮殺來自五大陣營中的上百位神嬰境修士!

  太恐怖。

  饒是雷空、索云山等人見慣大風大浪,都不禁被嚇蒙,一個個腦海空白。

  天地煙霞翻騰,毀滅般的洪流兀自在虛空中肆虐。

  濃稠的血腥,嗆得人幾欲干嘔。

  而這一場由三大域界五大陣營的神嬰境強者一起精心布設的殺局,卻僅僅在上演之后的須臾之間,就土崩瓦解,煙消云散!

  “對,就這。”

  蘇奕眸光淡然,看向雷空。

  輕飄飄一句話,是在對雷空剛才那一句“就這”的回應。

  而此時,這個回應就像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雷空渾身一哆嗦,崩潰般嘶聲大叫:“你……你怎可能是神嬰境?這世上怎可能有你這般的神嬰境?!”

  聲傳四野,透著驚恐,難以置信,也難以接受。

  的確太可怕了。

  一劍寒光起,蕩滅四方敵!

  足足上百位神嬰境,簡直就如草芥般,被無情屠戮一空!

  這讓誰能接受得了?

  情不自禁地,雷空想起之前和蘇奕交談時的情景。

  “無須那女人報信,你們所布設的陷阱和殺局,于我看來,也和形同虛設沒有區別。”

  “說句真心話,若爾等能把我困住,我反倒會很高興。”

  “別劇透,這一場殺局對我而言,本就很無趣,若再被你泄露了一切,何異于焚琴煮鶴?”

  ……當時,他差點氣笑,感到無比荒誕,甚至都以為蘇奕瘋了。

  可此時,那一句句話,就如一記記砸在心中的重錘,讓雷空的心境都快要崩壞!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索云山驚怒尖叫,滿臉鐵青。

  不止是他,衛化陽、穆青啟、彭明橋也都驚駭欲絕,徹底失態。

  “為何不可能?”

  蘇奕目光一掃這些來自其他三大域界的所謂的絕世人物,眸子中不由露出一絲寂寥。

  歸根到底,正如王夜所言,當踏足化凡境,自己已走上一條萬古未有的羽化之路!

  哪怕,論境界的話,他和在場這些人相當。

  可論實力,這些絕世人物,已只能仰望自己,無法企及!

  人生之寂寞,概莫如是。

  蘇奕拿出酒壺,一飲而盡,酒水辛辣如刀的滋味,才稍稍讓蘇奕的心神得到一絲慰藉。

  他沒有耽擱,轉身朝蒼龍嶺行去。

  而隨著他邁步。

  一道又一道劍氣從其腳下乍現,呼嘯而出。

  而在不同方向上,雷空、索云山、衛化陽、穆青啟、彭明橋這五位神嬰境中最頂尖的絕世人物,皆斃命當場!

  沒有人坐以待斃。

  可無論他們選擇拼命硬撼、還是騰挪閃避、亦或者是動用秘術直接逃遁,皆無濟于事。

  那劍氣太可怕,當初曾在人間真仙。

  如今斬殺這些神嬰境角色,和殺雞宰猴也并無區別。

  這,就是蘇奕感到無趣的原因所在。

  甚至……他都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以他如今的實力,再欺負這些對手,若被土狗星闕見到,免不了會引來一陣恥笑。

  “還是盡快前往第一戰場為好。”

  蘇奕心中暗道。

  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蒼龍嶺深處。

  而在原地,空留滿地的瘡痍和血水!

  直至許久。

  一群身影從遠處呼嘯而來。

  正是碧凝仙子一行人。

  “這……”

  看著那破敗的山河、滿地的血腥,眾人都不禁色變。

  “仙子,從戰斗痕跡上看,好像是那五大陣營的人輸了……”

  一位經驗老到的男子略一端詳,就從戰場中遺留的痕跡中,推敲出許多真相!

  他倒吸涼氣,喃喃道,“不排除那五大陣營的強者,已經全軍覆沒!”

  這個推斷,讓其他人皆手腳發涼,感到無比后怕。

  “這么說,之前若我們和他們五大陣營聯手,豈不是……”

  有人顫聲開口,說到最后,卻再說不下去。

  可話中的意思,已表露無遺!

  碧凝仙子玉容明滅不定,怔怔出神。

  半響,她才如夢初醒般,長吐一口濁氣,道:“我……賭對了!”

  說著,她一咬牙,徑自朝蒼龍嶺深處掠去。

  其他人面面相覷。

  可這時候,他們都已經隱約明白,為何之前碧凝仙子會選擇不摻合這一場渾水了!

  “這可真是一念之差,生死之別!”

  有人喃喃,神色復雜,有慶幸,也有后怕。

  峽谷外。

  碧凝仙子遙遙望去。

  一如之前第一次相見時的景象,那個青袍年輕人盤膝坐在峽谷最深處,渾身被混沌霧靄繚繞,平添三分神秘的色彩。

  不同的是,這一次在看到這個來自東玄域的青袍年輕人,碧凝仙子的心境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此來,別無他求,只為感激道友手下留情!”

  碧凝仙子躬身見禮。

  原本,她之所以泄露五大陣營聯手布局的內幕消息,未嘗不是想著,賣蘇奕一個人情,換一個進入峽谷中收取神嬰之源的機會。

  可現在,她已徹底看淡。

  根本不用想,她就清楚,根本無須自己泄露那點內幕,以蘇奕展現出的實力,也足可鎮殺一切敵!

  峽谷內,蘇奕眼眸閉合,枯坐不動,沒有任何回應。

  碧凝仙子自嘲一笑,轉身而去。

  可尚在半途,她耳畔響起蘇奕那淡然的聲音:

  “兩個月后,我便會前往第二戰場,若你有心,到時候便留給東玄域修士一些收取神嬰之源的機會。”

  碧凝仙子一怔,旋即轉過身,面朝峽谷的方向,鄭重回答道:“道友且放心便可!自此以后的兩個月時間里,我會守在蒼龍嶺外,不讓他人來驚擾道友的修行。”

  這番話,出自她的真心。

  原因無他,以蘇奕的實力,足可滅殺任何敵對陣營的角色,以此積累戰績。

  可他卻沒有這么做!

  也沒有在意和計較所謂的陣營和對峙,而是留一線善緣,給整個東玄域的神嬰境修士。

  這般胸襟和氣度,何人可比?

  很快,碧凝仙子便離開。

  而在峽谷深處,蘇奕枯坐不動,靜心潛修。

  這天起,有碧凝仙子等人鎮守蒼龍嶺外,的確再沒有人來驚擾蘇奕的修行。

  時間匆匆,轉瞬一個多月便過去。

  這段時間里,在碧凝仙子有心打探下,終于確定,那獨自一人在峽谷中潛修的青袍年輕人,名喚蘇奕!

  而當了解到蘇奕過往的種種事跡,更是讓碧凝仙子都感覺像在聽神話故事。

  于人間斬仙!

  也曾于人間斬殺神使!

  一人一劍,稱尊東玄域!

  “東玄域何其之幸,竟能擁有如此人杰。”

  碧凝仙子感慨。

  她敢確定,以蘇奕的實力,別說進入第一戰場,便是進入仙界,也輕而易舉!

  匆匆又是數天過去。

  這一天,蘇奕悄然從打坐中醒來。

  他長身而起,來到峽谷中央處。

  這里立著一座百丈高的大道戰碑。

  “且試試,在我證道渡劫之前,又能在這座石碑上留下一個怎樣的名次。”

  蘇奕抬手,將掌指按在石碑表面。

  這一瞬——

  已沉寂萬古歲月的大道戰碑,驟然轟鳴。

  一股沛然無匹的仙光,從石碑上爆綻而出,直沖天穹之上。

  以蒼龍嶺為中心的三萬丈山河,在這一刻齊齊產生共振。

  有璀璨如金的大道瑞光,如九天瀑布,灑落世間。

  煌煌無量!

  ps:3連更!!_

  求票票啊啊啊啊啊當然,求免費票,中旬好像是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