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寂寥如大雪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碧凝仙子的怒意,任誰都看得出來。

  索云山歉然道:“道友別誤會,我等并非是不相信你,而是這次我們六大陣營第一次聯手合作,小心一些也是應該的。”

  衛化陽語氣淡然道:“有些事情,的確不得不提防,畢竟,萬一在談判時,有人選擇背叛,我等接下來的行動,勢必會陷入被動。”

  “背叛?”

  碧凝仙子眼神冷冽,“既然不相信我,那干脆我撤出就好,以免耽擱你們的行動。”

  說罷,她帶著一眾強者就要離開。

  見此,在場其他人紛紛出聲相勸。

  可最終,碧凝仙子卻不領情,執意要撤離。

  這讓許多人臉色陰沉。

  “若如此,待我們殺了那兇徒之后,你們這個陣營的所有人,便再沒有機會進入那座峽谷!”

  索云山話語森然。

  碧凝仙子深呼吸一口氣,最終沒有說什么,帶著她身邊的眾人就此離去。

  “這女人……有些不對勁!”

  目送碧凝仙子一行人離開,衛化陽皺眉道,“之前都已答應合作,一起出手,可僅僅見了那東玄域的家伙一面之后,她就改變主意,未免也太反復無常!”

  “人各有志,無須強求。”

  雷空冷冷道,“以后,她和她所在的陣營,不止不能進入那座峽谷收集神嬰之源,并且,還得當做我們所有人的公敵來對待!”

  穆青啟眸子中殺機一閃,道:“不錯,必須如此!想坐山觀虎斗?那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索云山沉聲道:“事不宜遲,雷空道友,該你出手了。”

  “好!”

  雷空答應。

  “仙子,我們真就這么放棄了?”

  離開蒼龍嶺不久,一個碧凝仙子的麾下禁不住問道。

  其他人也將目光看向碧凝仙子,滿臉的不解。

  那東玄域的家伙,曾滅殺他們的同伴,更獨自霸占了蒼龍嶺深處的機緣之地。

  原本,他們完全可以和其他陣營聯手,報仇雪恨。

  可誰曾想,碧凝仙子卻放棄了!

  這讓誰能甘心?

  “我們的撤離,不止無法報仇,以后還將再無法獲取神嬰之源,甚至……還會被其他陣營所記恨!”

  有人苦澀道。

  碧凝仙子目光一掃眾人,最終沒有解釋,只說道:“我也在賭。”

  “賭?”

  “不錯。”

  碧凝仙子眸光平靜,“等今日之后,你們就會清楚,我此刻的抉擇,究竟是懦弱,還是明智。”

  蒼龍嶺深處。

  距離那一座峽谷還有千丈之地的時候。

  雷空憑空而立。

  他取出一柄青銅锏,隔空朝遠處的天穹一點。

  轟!!

  那一座峽谷上空,常年覆蓋著劫雷,而此時,這些劫雷似受到莫大的刺激,轟然垂落,直接將那座峽谷淹沒。

  密密麻麻的雷霆,釋放出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令整座蒼龍嶺都陷入劇震中。

  “哪怕殺不死你,也要讓你灰頭土臉,無法靜修!”

  雷空眼神陰冷,唇邊露出一絲獰笑。

  此次的行動,將由他率先出手,引發劫雷,破壞蘇奕的靜修,從而引蛇出洞!

可出乎雷空的意料,漫  天劫雷轟擊而下,那座峽谷中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那家伙該不會沒能躲避開,直接被劫雷轟殺了吧?”

  雷空暗道。

  出于謹慎,他毫不猶豫再次出手,全力揮動手中的青銅锏。

  就見極遠處的峽谷上空,滾滾劫雷轟鳴,如若傾盆大雨般垂落,轟擊在峽谷深處。

  那耀眼的雷芒電光,將那片天穹都照亮。

  可讓雷空皺眉的是,那座峽谷中,依舊沒有任何身影沖出。

  “難道那家伙真的被劫雷劈死了?”

  雷空想到這,取出一幅獸皮卷,輕輕一抖,獸皮卷化作一副柔軟的甲胄,覆蓋在他周身。

  而后,他正要前往遠處那座峽谷。

  一道淡然的聲音忽地響起:

  “你在找我?”

  雷空渾身一僵,霍然扭頭。

  就見不知何時,一個身穿青袍的年輕人,已立足在遠處的一座山峰之畔,負手于背,正好整以暇地看著自己。

  “你……”

  雷空頓時色變,道,“你早從峽谷中出來了?”

  “不錯。”

  蘇奕點頭。

  雷空如臨大敵,臉色難看道:“剛才,你一直都在那里?”

  “不錯。”

  蘇奕再次點頭。

  雷空頓時頭皮發麻,意識到不妙,道:“那你……之前為何不出手?”

  蘇奕坦誠回答道:“印證一下,剛才那女人是否對我撒謊。”

  之前,碧凝仙子離開時,曾無聲無息地留下一枚秘符,其中寫著的,是那五大陣營在此次行動中的謀劃和布局!

  那些仇敵的布局,分作三步:

  第一步,先由碧凝仙子進行談判。

  第二步,若蘇奕拒絕妥協,便由雷空出手,引爆峽谷上空的劫雷,從而迫使蘇奕逃出峽谷,以達到引蛇出洞的目的。

  第三步,則由守在蒼龍嶺外的各大陣營強者聯手布陣,直至蘇奕殺出來時,請君入甕!

  布局很簡單,談不上縝密,卻能讓那些敵人占據絕對優勢,從容地布設陷阱。

  原本,蘇奕還將信將疑。

  可現在,當目睹雷空的所作所為,他大致確定,碧凝仙子并未說謊。

  而此時聽了蘇奕的話,雷空臉色一下子陰沉如水。

  他哪會不明白,碧凝仙子背叛了他們?

  “其實,無須那女人報信,你們所布設的陷阱和殺局,于我看來,也和形同虛設沒有區別。”

  蘇奕輕語。

  “是嗎,那你可敢和我去走一遭?”

  雷空冷冷道。

  他渾身如緊繃的弓弦,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有何不可?”

  蘇奕笑了笑,轉身朝蒼龍嶺外行去,“走吧,且讓我看看,你們這三大域界中的神嬰境絕世人物,究竟有多大能耐。”

  雷空:“???”

  打破腦袋,他都沒想到,蘇奕竟然就這般答應了!!

  他也是神嬰境中的絕代強者,一生歷經大小惡戰無數,可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一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對手。

  明知前方陷阱重重,卻光明正大欣然前往!

  這簡直也太瘋狂。

  “你真不會逃走?”

  雷空追上去,和蘇奕保持一定的距離。

  沒必要。”

  蘇奕心不在焉道。

  雷空神色陰晴不定,道:“難道說……你還敢主動走進我等所布設的殺陣中?”

  “有何不敢?”

  蘇奕拎出酒壺飲了一口,眉梢浮現一絲寂寥,輕語道:“說句真心話,若爾等能把我困住,我反倒會很高興。”

  雷空:“……”

  這樣的對話,讓他差點瘋掉。

  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目空一切的家伙!?

  他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冷冷道:“你可知道,外界可足足有上百位神嬰境修士!僅僅布設的殺陣,就有十九重……”

  蘇奕揮斷道:“別劇透,這一場殺局對我而言,本就很無趣,若再被你泄露了一切,何異于焚琴煮鶴?”

  雷空額頭青筋爆綻。

  若不是忌憚蘇奕之前那一場血淋淋的戰績,雷空早譏諷出聲,毫不客氣的抨擊對方。

  見過能裝的,卻沒見過如此能裝的!

  “出來了!”

  一道透著亢奮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那是索云山、衛化陽等人,他們早已蓄勢以待,摩拳擦掌。

  而此時,當看到蘇奕的身影出現,他們毫不猶豫,直接下達命令。

  “動手!”

  聲傳天地。

  轟——!

  附近山河搖晃,無數禁陣波動沖霄而起,天地隨之一變,恐怖的殺氣,遮天蔽日。

  雷空第一時間遠遠避開。

  他可不想被波及到。

  同一時間,他目光緊緊盯著蘇奕。

  讓雷空難以置信的是,蘇奕竟真的沒有躲避!甚至,他像閑庭信步般,施施然走進了那座殺陣內!

  “瘋了,這家伙絕對瘋了!”

  雷空喃喃。

  “快!全力催動大陣!”

  索云山、衛化陽等人在大喝,下達命令,一個個很激動,很亢奮,眉梢眼角,盡是喜悅。

  連他們都沒想到,這個令他們無比忌憚的大敵,竟會那般乖順地主動自投羅網!

  “殺!”“殺!”“殺!”

  來自五大陣營的上百位神嬰境人物,早已鎮守在這座大陣中,此時全都全力出手。

  轟隆!

  殺陣內電閃雷鳴,神焰如潮。

  那恐怖的毀滅威能,讓遠處觀望的雷空都不寒而栗。

  他敢肯定,換做是自己被困此陣,都注定在劫難逃,哪怕動用壓箱底的殺手锏,也根本沒有機會活下來!

  “那家伙呢,有憑什么敢大搖大擺主動走進殺陣?還焚琴煮鶴,真他娘能裝啊……我倒要看看,他會死的有多慘!”

  雷空咬牙,眼神死死盯著蘇奕那被困在大陣中的身影,唯恐錯過任何一絲細節。

  不止是他,索云山、衛化陽、穆青啟等神嬰境中的絕世人物,也都緊緊盯著這座殺陣中的一切。

  此子,在劫難逃!!

  這是他們所有人的想法。

  因為那座殺陣,由他們一起布設,以上百位神嬰境強者一起運轉,別說是滅殺神嬰境角色,都足以滅掉合道境強者!

  而同一時間,置身殺陣中的蘇奕,卻搖頭一聲輕嘆。

  無他,此陣……的確形同虛設,毫無可堪入眼之處。

  蘇奕心中僅存的一絲期待也蕩然無存。

  而心中之寂寥,則如大雪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