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俊秀青年的來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佛音禪唱,響徹星空。

  遠處觀戰者心神一顫,皆下意識匍匐于地。

  仿似一眾虔誠的信徒,在頂禮膜拜。

  蘇奕眉頭皺起。

  既見未來,為何不拜!

  寥寥八字,若天道旨意般,透發出撼動人心的威能。

  更可怕的是,這佛音蘊含的是一種秩序規則之力,能在無形中震懾心神!

  蘇奕的心境同樣遭受沖擊。

  可僅僅一瞬,就被他抵擋化解。

  畢竟,關乎心境之戰,他歷經了不知多少次,而今還在和第六世的道業力量斗法。

  那佛陀傳出的佛音雖可怕,但卻很難影響蘇奕。

  他袖袍揮動,徑自將青棠收入補天爐內。

  可俊秀青年明顯遭不住,他臉色一變,直接躲到了蘇奕身后,咬牙切齒道:“伯父,這老禿驢太壞,要降服我輩心神!”

  蘇奕唇角微微抽搐。

  被一個不知哪里冒出來的家伙一口一個伯父的叫著,讓蘇奕都有點想打人。

  可他最終忍住。

  遠處那一道佛陀虛影,威勢太過恐怖,一言一行,讓這片星空都在劇顫。

  遠比當初在魔之紀元遇到的“暗寂神尊”的那一縷意志力量更可怕!

  “你且看著。”

  蘇奕說著,驀地凌空踏步而去。

  九獄劍的氣息從他指尖涌現,寸寸暴漲,最終化作一口灰濛濛的長劍。

  這還是蘇奕第一次如此運用九獄劍的力量。

  擱在以前,也根本做不到這一步。

  這一次的原因則很特殊。

  因為識海中的九獄劍簡直就像遇到了刻骨銘心的仇敵,分外眼紅,根本無須蘇奕費力,就能輕而易舉地動用九獄劍的力量。

  “見吾不拜,未來成空!”

  遠處那二十四品蓮臺上,佛陀虛影忽地抬起右手,隔空朝蘇奕按去。

  無盡佛光涌現,化作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似能將這片星空都遮蔽在掌心內,釋放出無邊威能。

  蘇奕冷哼,身隨劍走,橫空一閃。

  喀嚓!

  一聲巨響,蘇奕一人一劍,摧枯拉朽般鑿穿那遮天蔽日的大手。

  旋即,那只大手四分五裂,化作漫天佛光飄灑。

  而蘇奕早已揮劍朝端坐蓮臺之上的佛陀斬去。

  相比那尊似有無盡高大的佛陀虛影,蘇奕的身影顯得格外渺小。

  可當他凌空一躍,揮劍斬下時,卻似一道劃破萬古星空的光,有開天辟地、舍我其誰之勢!

  “去!”

  蓮臺之上,佛陀虛影揮掌前推。

  那片虛空驟然塌陷,無數梵火佛光締結成一道“卍”字法印,鎮壓而下。

  這一道法印太過恐怖,直接把蘇奕手中長劍磨滅。

  蘇奕雖及時閃避,依舊被卍字印的力量掃中,整個人被砸飛出去。

  “我#!!”

  俊秀青年破口罵出來。

  他一眼看出,那未來佛的意志力量有古怪,超乎想象的可怕。

  “今日此時所上演的一切,皆在本座過去的推演之中,而你的下場,只有兩個,一是被本座所擒,二是身隕道消,就此消散于世間。”

  二十四品蓮臺上,佛陀虛影開口,“再無第三種可能,就如花開花落,自當遵循因果之數。”

  聲音宏大,隆隆響徹星空。

  蘇奕眼神淡漠,道:“因果?未來?宿命?自可一劍斬之!”

  (本章未完,請翻頁)

  這一瞬,他毫不猶豫運轉全部道行,以輪回力量化劍,瘋狂般汲取九獄劍的力量。

  “執迷不悟,當誅!”

  佛陀虛影一聲輕斥。

  那璀璨耀眼的卍字法印忽地化作一座佛山,朝蘇奕鎮壓過去。

  佛山似無量巍峨,大放光明,給人以逃無可逃,避無可避之感。

  蘇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一擊,的確避無可避,超乎想象的可怕,比之彌真動用的過去燃燈佛的力量還要強盛一籌!

  那一瞬,蘇奕甚至有一種身陷泥沼,渾身都被壓制的無力之感。

  他眉頭皺起,再無保留,全力出劍。

  一劍起,猶如輪回重演,晦澀的九獄劍氣息充盈其中,似要將這片星空打入輪回之中。

  當這一劍斬在那座佛山上,

  轟——!

  那片虛空完全塌陷,被恐怖的毀滅洪流淹沒,白茫茫一片。

  俊秀青年心中發緊。

  不過,當煙霞彌散,看到場中的景象時,俊秀青年不由睜大眼睛。

  那座佛山消失了。

  而一道峻拔的身影,屹立在那,如若一把擎天立地的劍。

  萬古不移!

  赫然是蘇奕。

  他青袍破損,肌膚淌血,披頭散發,明顯負傷,可卻并未在這一擊之中殞命!!

  “嗯?”

  端坐二十四品蓮臺上的佛陀虛影似也感到意外,“竟擋住了?”

  “意外就是變數,既有變數,何談因果與宿命?所謂推演未來之力,也不過如此。”

  蘇奕唇邊泛起譏嘲的弧度。

  “變數,也藏于因果之中,縱使有無數變數,也都會通往同一個結局。”

  佛陀虛影開口。

  他忽地起身,腳下蓮臺洶洶燃燒,“而本座,執掌未來法,證道因果中,早已為今日的你準備了必敗的結局!”

  他雙手合十,周身涌現無量大光明。

  無數秩序神焰,隨之如席卷的風暴般,朝蘇奕呼嘯而去。

  這一擊,遠比之前的卍字法印更可怕!

  俊秀青年徹底色變,猛地一咬牙,取出一尊古色古香的小鼎,正要動用。

  可就在這一剎,他渾身猛地一僵,通體內外被一股恐怖的劍威完全壓制!

  連他手中的小鼎,都在劇烈顫抖。

  這是……

  俊秀青年眸子瞪大。

  虛空中,由無數秩序神焰所化的那一道風暴,也似遭受到無形的禁錮,停滯在虛空中。

  像被定住的萬千燈火。

  時間、虛空、乃至于這星空中的一切,都似乎在這一刻陷入一種絕對的靜止。

  二十四品蓮臺上,佛陀虛影也愣住,似難以置信。

  在他視野中,蘇奕頭頂上空,浮現出一口神秘的道劍。

  可還不等他看清楚,那一口道劍猛地當空一斬。

  萬千秩序神焰崩碎瓦解。

  一道萬丈長的劍痕筆直出現在虛空中,而劍痕的盡頭上,二十四品蓮臺轟然崩碎瓦解。

  佇足其上的佛陀虛影,直接崩碎成無數碎片!

  唯有佛陀虛影的聲音在回蕩:

  “又……又是那把劍……”

  那聲音透著驚愕、不甘、忌憚、憤怒等等情緒。

  而后,整座星空驟然沸騰,動蕩混亂。

  那一口道劍,則早已悄然消失不見。

  蘇奕眼神復雜。

最初,他一直壓制著九獄劍,打算試一試  (本章未完,請翻頁)

  憑借自己的實力,配合九獄劍的氣息,能否斬了那所謂的未來佛的意志。

  可終究還是沒能辦到。

  反倒是九獄劍出手后,輕輕松松就鎮殺這樣一個大敵!

  “歸根到底,如今的我,還是太弱了……”

  蘇奕揉了揉眉宇。

  談不上沮喪,也談不上挫敗。

  他如今的修為,都遠遠無法去和第六世王夜相比,更遑論去和諸神比擬。

  不過,現在辦不到,以后則不見得!

  今世修行至今,短短二十余年間,他已陸續超越自己的前世蘇玄鈞、觀主、沈牧。

  以后,自然也會超越王夜以及其他前世!

  這片星空漸漸歸于寂靜,到處是凋零破敗的景象。

  遠處那些修士,之前皆像虔誠囚徒般匍匐在那,這時候隨著那未來彌勒佛的意志力量消散,皆陸續清醒過來,一個個皆又劫后余生之感。

  而當他們看向遠處蘇奕的身影時,內心都翻騰不已。

  觀主,竟以一己之力,斬了五位神使!!

  這般手段,完全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

  根本不用想就知道,當這一戰的消息傳回星空深處,勢必會引發天下轟動。

  “痛快!伯父這一劍的風采,可讓漫天神佛盡膽寒!”

  那俊秀青年走過來,感慨唏噓,“可惜,我這意志力量已即將消散,否則,定要和伯父暢飲一番,以表心中之敬意!”

  蘇奕瞥了這玩世不恭般的俊秀青年一眼,“那就趁你的意志力量沒有消失之前,告訴我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俊秀青年卻搖頭道:“不瞞伯父,侄兒的來歷,并非什么秘密,以后您必然會一清二楚,不過如今卻不能泄露,否則,必會給您引來諸多不必要的麻煩。”

  蘇奕眉頭微挑,“這么說,你的身份很特殊了?”

  俊秀青年自嘲道:“我啊,只不過是沾了父輩的光,當然,若論身份,在您面前,我就是個小輩而已。”

  “連名字都不能泄露?”蘇奕問道。

  “呃……”

  俊秀青年猶豫片刻,“我前來時,家里長輩曾交代,讓我不得泄露任何事情,說是怕給伯父您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以至于影響您的修行之路。不過……”

  說到這,他一咬牙,低聲道:“既然伯父問了,侄兒焉能不說?”

  他深呼吸一口氣,雙手抱拳,以一種鄭重認真的儀態,朝蘇奕稽首見禮:

  “侄兒陳璞,見過伯父!”

  陳璞?

  蘇奕思忖許久,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他唯一能斷定的是,這自稱陳璞的家伙,定然是自己某個前世的晚輩。

  他也懶得再多想,反正以后總會知道。

  接下來,蘇奕轉身看向遠處那被混沌壁障覆蓋的玄黃星界,道:“說說吧,這又是怎么回事?”

  看過符皇的童鞋都清楚,主角陳汐當初有仨兒子曾出場,分別是陳平安、陳璞、陳瀾。

  看過天驕戰紀的童鞋也清楚,蘇奕就是那個鎮壓太初的劍客,并在陳汐幫忙下,進入輪回重修。

  這不是什么伏筆和秘密,因為有很多童鞋沒看過符皇和天驕,所以就解釋一下,看沒看過那兩本書都沒問題,不影響第一仙的劇情。

  至于符皇中的“陳平安”,這個真不是碰瓷劍來的主角名字。

  金魚寫符皇的時候,是13年開書,15年底完本。而劍來是17年才開的書。避免誤會,稍作解釋。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