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以吾之軀 接引吾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俊秀青年這一道求救聲,響徹星空。

  也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伯父?

  那俊秀青年都已如此強大,其長輩又該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那五大神使皆心中一凜,目光齊刷刷看向蘇奕。

  旋即,他們皆驚疑。

  在他們感知中,那青袍年輕人渾身沒有任何修為,簡直和凡夫俗子沒有區別!

  可也正因如此,才顯得極為反常!

  “小心一些!”

  紅袍男子傳音提醒其他四位神使。

  說話時,他們兀自全力圍殺那俊秀青年,不曾有任何停歇。

  “師尊,他……他怎么忽然叫您伯父……”

  青棠也懵了,秀眸圓睜,感覺很荒謬。

  以前時候,她可根本沒聽說過,師尊有這樣一個實力恐怖可怕的侄子。

  何止青棠,蘇奕都有措手不及之感。

  什么伯父?

  自己可不認識這家伙!

  也不對……

  難道是自己某個前世的侄子!?

  蘇奕眉頭皺起。

  “伯父,您倒是快出手啊!侄兒是奉命前來,為您解決后顧之憂的!”

  “伯父,我若完了……不對,我這意志力量若完了,這玄黃星界可就要被那些諸神走狗攻陷了!”

  俊秀青年焦急大叫。

  他的氣息正在不斷衰落,已支撐不了多久。

  蘇奕挑眉,為我解決后顧之憂?

  剛想到這,一道驚呼在遠處響起:

  “那……那是觀主大人!”

  聲傳全場。

  觀主!

  這個稱謂,擱在星空深處,誰人不知?

  像在場那些修士,就是因為觀主曾在玄黃星界執掌輪回之力,才會聞訊而來!

  而此時,當得知那青袍年輕人,就是如今在星空深處如日中天般的觀主時,頓時引發轟動,嘩然聲四起。

  “觀主?原來他就是那個輪回應劫者!”

  紅袍男子眸子發亮,精神振奮。

  “我等此次尊奉神諭而來,本就是為了煉化玄黃星界本源,以此探尋輪回的線索,不曾想,那輪回應劫者竟也在!”

  那手握青色玉尺,頭頂懸浮一道符詔的儒袍老者大笑起來。

  “這就叫緣法!”

  那腳踏黑色蓮臺之上的中年僧人笑著開口。

  對他們而言,蘇奕的出現,簡直就是個意外的驚喜,飛來的福緣!

  “諸位,我先去會一會這輪回應劫者!”

  那身影若蠻神,肌膚呈古銅色的獸袍男子驀地轉身,手握戰矛,挪移長空,朝蘇奕本來。

  這讓蘇奕頓感無奈。

  他本打算再試一試那俊秀青年的底細,再決定是否動手。

  可現在看來,已不可能了。

  那獸袍男子若遠古蠻神般出動,星空亂顫。

  “臣服,或者死,自己選擇!”

  他眸若冷電,威勢兇悍,恐怖的殺機,讓虛空都在其腳下崩碎。

  他一抖手中戰矛,已橫空刺來,霸道無邊。

  青棠呼吸一窒,俏臉煞白。

  她立在蘇奕身旁,遭受那獸袍男子的威勢壓迫,身心都有被徹底鎮壓的跡象。

  蘇奕冷哼,眼神變得淡漠而冷酷。

  他邁步上前,直接迎了上去,一拳打出。

  (本章未完,請翻頁)

  輪回奧義在拳勁中涌現,衍化為一方輪回世界。

  同一時間,根本無須蘇奕御用,識海中本就殺機暴涌,蠢蠢欲動的九獄劍,釋放出一股恐怖的晦澀力量,悉數融入蘇奕這一拳之中。

  “螳臂擋車!”

  獸袍男子不屑,殺機震天動地,手中戰矛掀起可怖的秩序力量,狠狠朝蘇奕砸來。

  鐺!!!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獸袍男子整個人被一拳轟飛出去,手中銀色戰矛都被砸得哀鳴亂顫,幾欲脫手而飛。

  全場皆驚,無不為之震撼。

  一拳,轟飛了一位神使?

  “伯父,牛啊!”

  陷入重圍的俊秀青年大叫,眉飛色舞。

  其他四位神使的臉色皆變得凝重,眸中寫滿驚疑。

  “你……”

  獸袍男子滿臉驚容。

  可還不等他說完,蘇奕已揮拳殺來。

  既然已動手,蘇奕自不會客氣。

  此時的他,一身氣息都變了,周身有輪回光影垂拱,一縷縷晦澀的九獄劍氣息,讓他整個人彌散出一股令諸天顫抖的威勢。

  “殺!”

  獸袍男子大吼,揮動戰矛,全力出擊。

  滾滾秩序規則力量洶涌,那是屬于神明的力量,雖然只是被他借用,可那等威能,依舊超乎想象的可怕。

  可惜,在蘇奕面前,卻顯得很不堪。

  眨眼間,伴隨著拳勁橫掃,那獸袍男子手中的銀色戰矛直接斷掉。

  他整個人都被轟得倒射出去,軀體都差點被打爆。

  “死!”

  蘇奕縱身上前,一腳凌空踏下。

  砰!!

  獸袍男子那威猛如蠻神般的身影,直接被一腳踏碎,四分五裂,如瀑的鮮血激射迸濺。

  太霸道了。

  直似摧枯拉朽,一拳之間,轟碎戰矛。

  一步之下,踏碎神使!

  遠處觀戰者無不瞠目結舌,頭皮發麻。

  他們絕大多數,都僅僅只是聽說過觀主的諸多事跡,不曾見過觀主的真容。

  當此時親眼目睹觀主鎮殺神使的一幕,可想而知那等震撼是何等之大!

  “殺的好!”

  俊秀青年大笑。

  而那四位神使則無不大驚失色。

  那獸袍男子,是一位“巫神”麾下的人間行走,其執掌的規則力量來自那位巫神,在這人間界,足可鎮殺仙道人物。

  可現在,卻被蘇奕干脆利索的轟殺。

  這任誰能不驚?

  “怕了?果然是一群爛慫的狗腿子!”

  俊秀青年嗤笑。

  可那四位神使根本無暇理會這些。

  因為蘇奕已從遠處殺來!

  “一起上,先解決這個輪回應劫者!”

  “好!”

  這一刻,四位神使毫不猶豫舍棄那俊秀青年,轉身殺向蘇奕。

  神輝爆綻,秩序力量迸發。

  那片星空都似要崩塌,劇烈搖晃。

  蘇奕依舊赤手空拳,以掌指如劍,演繹輪回之力,舉手投足之間,九獄劍的氣息隨之涌現。

  “死!”

  儒袍男子執掌青色玉尺,怒斬而至。

  在他頭頂懸浮的符詔,更是化作一個巨大的漩渦,鎮壓而下。

蘇奕袖袍揮動,無盡劍雨呼嘯而出,破開這一切攻勢,而后身影一閃,右臂若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上蒼之鞭,猛地甩出。

  砰!!!

  青色玉尺炸碎。

  儒袍男子發出凄厲的慘叫,他的身影若紙糊般崩碎裂開,血灑如瀑。

  同一時間,蘇奕已經和其他三位神使激烈廝殺起來。

  “伯父他可太猛了!”

  遠處,俊秀青年感慨。

  他一眼看出,蘇奕還未踏足仙道,可所執掌的力量,卻能輕易鎮殺諸神的走狗!

  很快,一道透著不甘的慘叫響起。

  戰場中,蘇奕橫空殺到那紅袍男子身前,掌指一抹,將其頭顱劈落,恐怖的九獄劍氣息迸發,將紅袍男子的尸骸都齏粉,魂飛魄散。

  “撤——!”

  僅剩下的中年僧人和那自稱是千羽魔神麾下神使的陸通,皆徹底色變,轉身就逃。

  在前來行動時,他們可都沒想到,這個輪回應劫者竟強大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而眼見其他三位神使陸續被殺的一幕,讓他們怎能不慌?

  “想走?妄想!”

  俊秀青年身影一閃,第一時間出手,去阻截那中年僧人。

  而蘇奕則朝陸通殺去。

  他周身輪回力量席卷,遮天蔽日,牢牢將陸通困住。

  “異端!你已被‘千羽魔神’盯上,以后注定將被徹底扼殺!”

  陸通嘶吼,全力出手,試圖掙脫。

  可隨著蘇奕一巴掌拍出去,砰的一聲巨響,陸通整個人似蒼蠅般被拍死。

  干脆利索。

  而后,蘇奕身影一閃,朝那中年僧人殺去。

  這一瞬,似預感到大禍臨頭,那中年僧人猛地一咬牙,雙手合十,祭出一串黑色念珠。

  “以吾之軀,接引吾佛!”

  中年僧人寶相莊嚴,口宣佛言。

  中年僧人軀體轟然燃燒,化作一片洶洶燃燒的佛光梵火,一股腦融入那一串黑色念珠內。

  隨即,黑色念珠一顆顆炸開。

  不可思議的是,那每一顆念珠炸開,便有一道璀璨無匹的佛光沖出,在虛空中締結出一座二十四品蓮臺。

  “嗯?”

  俊秀青年臉色微變,抽身而退,遠遠避開。

  蘇奕也不禁頓足,眼眸微瞇。

  就見那二十四品蓮臺,大放無量佛光,將這片星空都照亮,染上一種莊肅神圣的氣息。

  而在蓮臺之上,有一道佛陀虛影呈現!

  那佛陀虛影極為縹緲模糊,似端坐在遙遠的極樂凈土,背后有一道道光輪拱衛,映現出大千世界景象。

  無數梵火佛光,在佛陀虛影周身垂落,光明無量,映照整片星空。

  這片星空都出現崩塌的裂痕,似承受不住那佛陀身上的恐怖氣息。

  “這是……”

  遠處的無數修士,都渾身發僵,震撼得腦海空白。

  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像螻蟻般渺小,心中抑制不住地生出跪地膜拜的沖動!

  俊秀青年倒吸涼氣,喃喃道:“伯父,這他娘好像是未來佛的一縷意志法相……”

  而這一剎,蘇奕識海中,九獄劍簡直像遇到了不世仇敵,受到莫大刺激,劇烈震顫搖晃起來。

  同樣是這一剎,那二十四品蓮臺之上,宛如獨坐極樂世界中的佛陀虛影,目光倏爾看向蘇奕。

  緊跟著,一道宏大慈悲的佛音在這片星空中響起:

  “既見未來,為何不拜!”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