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五大神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伴隨著那恐怖的氣息席卷,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現場中。

  這是一名瘦若麻桿似的老者,一襲綠袍,頭戴一頂暗金色玉冠,面容狹長消瘦。

  在他周身,有一縷縷灰白色閃電繚繞,閃爍禁忌般的恐怖氣息。

  隨著他出現,這片星空中的修士皆膽寒,如視神祇駕臨!

  “又一個神使!”

  蘇奕眉頭微皺。

  其實,根本無須他以經驗判斷,當紅袍男子和這麻桿似的綠袍老者陸續出現后,在他識海中沉寂的九獄劍已蠢蠢欲動,涌現恐怖的殺機。

  這種情況,當初在見到彌真和裁縫動用的屬于諸神的力量時,皆曾發生過!

  只不過蘇奕一直壓制住了九獄劍的異動,沒有讓此劍殺出去。

  而現在,這種情況再度上演!

  “閣下是?”

  容如少年的寵紅袍男子問道。

  “千羽魔神麾下行走,陸通,見過道友。”

  綠袍老者笑著拱手。

  紅袍男子哦了一聲,道:“閣下也是尊奉神諭而來?”

  “正是。”

  自稱陸通的綠袍老者頷首道,“不過,此次前來的,并非只我一人,還有其他數位道友,正在趕來的路上。”

  紅袍男子道:“我也得到神尊口諭,獲悉在此次行動中,尚有其他神尊大人的麾下。”

  綠袍老者陸通道:“那……不如我們一起再等等?道友也看到了,這玄黃星界四周的混沌壁障,可遠非尋常的規則秩序可比,若我們兩人全力出手,或許能破開一條通道,可你我各自所執掌的神明之力,必會消耗嚴重,得不償失。”

  紅袍男子略一思忖,就點頭答應下來。

  這兩人,憑虛立在星空中對談,旁若無人。

  可他們身上的威勢,卻壓迫得這片星空亂顫,讓在場一眾修士皆噤若寒蟬,膽顫心驚。

  而他們交談中所說的“千羽魔神”“神尊口諭”“神明之力”等等字眼,更是讓人浮想聯翩,心生諸般念想。

  “神明?”

  青棠也不禁心驚,忍不住將目光看向身旁的師尊。

  她清楚記得,前不久的時候,師尊曾在星璇禁區深處,和一位神使爭鋒過!

  “別怕,且看看他們想做什么。”

  蘇奕輕聲傳音。

  他察覺到局勢不對勁。

  那兩個神使奉命而來,分明也是為了進入玄黃星界。

  而這是否意味著,那覆蓋在玄黃星界四周的混沌壁障,并非出自諸神之手?

  這種異常的情況,也讓蘇奕意識到,自己之前的推測很可能出了偏差。

  正因如此,蘇奕打算再等等。

  連續兩個神使駕臨,都為了進入玄黃星界,這已足以證明,玄黃星界的異變,引起了不止一位神祇的注意。

  諸神無法降臨人間,但卻派了神使前來!

  這種情況,讓蘇奕都一陣皺眉,玄黃星界究竟發生了什么,才會引起如此大的動靜?

  很快,陸續又有三位神使駕臨。

  一個童顏鶴發的儒袍老人,手握一柄青色玉尺,頭頂有一幅神秘的符詔在旋轉。

  一個肌膚呈古銅色,眉心烙印一個蛇形圖騰的獸袍男子,背負一桿銀色戰矛,如若從洪荒中走來的一尊蠻神。

一個僧人打扮,腳踏黑色蓮臺,身影頎  長的中年和尚,周身有無數細碎的梵光佛文涌現。

  這三位神使出現時,威勢皆恐怖震世,令這片星空亂顫。

  附近那些修士早已避到了遠處,根本不敢靠近過來。

  而在蘇奕識海中,九獄劍轟鳴震顫,簡直就如同受到莫大刺激般,殺氣騰騰,幾乎要不受控制地沖出識海!

  “再穩穩!”

  蘇奕深呼吸一口氣,壓制住九獄劍。

  這等時候,局勢未明,絕非動手的良機。

  “諸位,事不宜遲,先聯手破了那混沌壁障,等進入玄黃星界之后,我們再各自行動,如何?”

  最先抵達的紅袍男子開口。

  “可。”

  “自當如此。”

  ……其他四位神使皆答應下來。

  當即,五人一起出手。

  轟隆!

  星空震顫,無數星辰搖搖欲墜。

  五位神使各自展現神威,分別祭出寶物,轟向遠處的混沌壁障。

  混沌壁障劇烈翻騰,直接被撼動了!

  “好可怕的力量!”

  “難道那些大人真的都是神祇的屬下?否則,為何能夠執掌這等恐怖的力量?”

  “若能跟隨那些大人一起殺進玄黃星界就好了……”

  遠處,無數修士震撼,被那五位神使展露出的手段驚到。

  便是那些羽化境逝靈,一個個都戰戰兢兢,內心涌起止不住的驚駭和畏懼。

  “師尊,那些……真的是諸神的手下?”

  青棠不禁傳音問道。

  她也被震懾,清麗的俏臉上盡是凝重。

  倒不是害怕,而是修為太弱,心境和神魂被那五個神使的威勢所壓制,產生本能的忌憚。

  “一群分布在人間的諸神走狗罷了。”

  蘇奕隨口道,“當然,也勉強算是諸神的屬下。”

  平淡的話語中,盡是不屑。

  事實上,蘇奕也的確沒把這些所謂的神使放在眼中。

  歸根到底,這些神使和裁縫、彌真一樣,都是信仰和尊奉某位神明的信徒,所執掌的力量,也是從神明那里得到。

  想一想,若真的是諸神所依仗的屬下,其實力之強大,恐怕根本就無法降臨人間。

  如此對比,就知道這些行走在人間的神使是個什么貨色。

  當然,這是蘇奕的認知。

  對世間任何修士而言,那五個神使所掌控的力量,已和遠遠凌駕于世間之上的神明也沒區別!

  “開——!”

  猛地,那如若蠻神般的獸袍男子發出大吼,揮動那一柄銀色戰矛,狠狠刺進混沌壁障內。

  隨著他周身發力,轟的一聲巨響,在無數震驚目光注視下,那厚厚的混沌壁障,被硬生生撕裂出一道裂痕!

  恰似一條通道,直通玄黃星界內!

  “走!”

  獸袍男子第一時間朝那一道裂痕內沖去。

  其他四位神使緊隨其后。

  可就在這一剎,那一道裂痕深處,忽地殺出一道身影!

  這身影是一個渾身繚繞著奇異符文圖案的俊秀青年。

  隨著他一掌拍出。

  砰!!!

  沖在最前邊的獸袍男子,直接倒退出去。

  其他四位神使察覺不妙,第一時間止步,選擇暫避。

  后,他們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那俊秀青年。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也讓遠處觀戰者都吃了一驚!

  那玄黃星界,竟有人能撼動神使?

  蘇奕瞇了瞇眼眸,也感到意外。

  那俊秀青年氣息很特別,周身縈繞著無數符文,有的如蚯蚓扭曲,有的似花瓣飄舞,有的則映現出斑斕瑰麗的神光,煞是驚人。

  不過,這俊秀青年的氣息,明顯和那五個神使不一樣,讓蘇奕都有一種琢磨不透的感覺。

  “你是何人!?”

  獸袍男子開口,聲音隆隆,響徹星空。

  他殺氣騰騰,眸子盡是駭人的光,牢牢鎖定那俊秀青年。

  俊秀青年沒有理會。

  他目光一掃那五位神使,嗤地一聲笑起來,輕蔑說道:“一群不自量力的狗腿子,換做是你們各自的主子來了,興許還值得老子多留意一眼。”

  他儀態吊兒郎當,言辭也肆無忌憚,盡顯張揚和不羈的風采。

  而這番話,讓那五位神使的臉色都陰沉下來。

  “滾吧,這玄黃星界的造化,不屬于你們。”

  俊秀青年揮手。

  “諸位,管他是誰,一起聯手,先宰了他!”

  紅袍男子沉聲開口。

  “好!”

  其他四位神使皆答應。

  當即,五人聯手,全力出擊。

  每一個皆殺氣沖霄,神威恐怖,這片星空都在劇烈搖晃。

  俊秀青年眉頭皺起,驀地縱身前沖,揮手間,有無數符文呼嘯而出,驚天動地。

  眨眼間而已,五位神使的聯手以及就被破開!

  可俊秀青年的身影也猛地一晃,身上的氣息驟然變弱一大截。

  “媽的,失算了,早知如此,就不該只分出這樣一道意志力量前來……”

  俊秀青年一拍額頭,很是惱火地嘀咕了一句。

  那五位神使先是一怔,旋即都露出喜色,皆意識到,那俊秀青年原來是外強中干,虛張聲勢!!

  “殺!”

  根本沒有任何猶豫,五位神使再度出擊,一個個氣勢洶洶。

  俊秀青年唇角抽搐,顧不得多想,全力出手。

  轟隆!

  大戰爆發。

  俊秀青年的確很猛,所執掌的力量超乎想象的恐怖,以一對五,猶不落下風。

  可隨著戰斗進行,任誰都看出,他的氣息在以驚人的速度變弱!

  漸漸地,他的處境也開始變得被動起來。

  反觀那五位神使,則氣勢如虹,對那俊秀青年窮追猛打。

  “師尊,那家伙好像要撐不住了……”

  青棠傳音。

  她之前還當那俊秀青年是何等了不得的一位存在,可現在才意識到,對方看似花里胡哨,實則很不頂用。

  “此人只是一道快要消散的意志力量,能夠辦到這一步,可絕非尋常之輩可比。”

  蘇奕沉吟道。

  剛說到這,那正在和五位神使激烈廝殺的俊秀青年,忽地朝蘇奕這邊大喊道:

  “伯父!您再不出手,侄兒這一道意志力量可就徹底完犢子了!”

  聲傳全場,震蕩星空之中。

  蘇奕:“???”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