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重返玄黃星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仙界,的確有這樣一個規矩。

  每隔三萬年,就會重新選拔出新一任中央仙庭的帝君。

  而新的帝君在登臨寶座之前,必須得到王夜的認可。

  否則,便是名不正言不順!

  也再沒資格執掌中央仙庭大權。

  這個規矩,從執掌中央仙庭第六任“神岳帝君”開始延續下來,儼然已成為一個鐵律!

  無人敢不從。

  更無人敢違逆!

  像紅云仙子的先祖“南玄帝君”,在執掌中央仙庭權柄時,王夜就曾親自為其加冕!

  “我……不配?”

  被蘇奕如此直接的表態否定,道袍男子臉色都陰沉下來。

  旋即,他冷笑道:“這都是過去的事情,自從你慘敗在我師尊和一眾絕世大能的手底下之后,這個規矩早已名存實亡!”

  “更別說,仙界歷經漫長的仙隕浩劫,直至如今,天下秩序崩壞,你一個轉世之身罷了,又有什么資格阻止我?”

  一番話,擲地有聲,有反駁,有譏諷,有輕蔑!

  “拭目以待。”

  蘇奕眼神淡漠。

  他抬起指尖,輕輕一戳。

  那一道光幕轟然消散。

  原本,道袍男子還有很多話要說,可現在只能憋在心中。

  “耀武揚威嗎?亦或者是……宣戰?”

  “你王夜未免也太狂!”

  道袍男子袖袍一拂,橫陳膝蓋前的木琴飛出去,轟然炸碎。

  他臉色冰冷,眸子中盡是怒意。

  遠處,那連個道童皆噤若寒蟬,渾身哆嗦。

  任誰都看出,掌教震怒!

  “早在仙隕時代,師尊就在‘大羅太清天’閉關,若讓他老人家知道,那王夜的轉世之身就在魔之紀元,必會動用通天手段,將其獵殺!”

  道袍男子暗嘆。

  一場仙隕浩劫,顛覆了仙界過往的秩序,也徹底改變了仙界的局勢。

  在當前仙界,目前尚無法橫渡時空長河,否則,根本無須麻煩,只需派遣一批仙道高手,就能殺入魔之紀元,將王夜的轉世之身擒下!

  “不過,聽口氣,那王夜的轉世之身似乎很快就會前來仙界!否則,他焉敢揚言阻止我重建中央仙庭?”

  道袍男子想到這,眸子中悄然劃過一抹亮澤。

  如今的仙界,和以往可完全不一樣了!

  不止他們“太清教”視王夜的轉世之身為獵物。

  仙界其他一些絕世大能的陣營,可都也恨不得能第一時間將王夜的轉世之身抓捕!

  “那就……拭目以待!”

  道袍男子自語,心中殺機洶涌。

  他是血霄子的大弟子齊涅,

  如今更是太清教的掌教,一位于仙道之上登臨帝君之位的恐怖存在!

  在當今的仙界,儼然已是立足仙道之巔的角色。

  只要王夜的轉世之身出現在仙界,哪怕沒有師尊血霄子當靠山,他也有信心與之斗一斗!

  魔之紀元,莽古魔山。

  那座神殿內。

  蘇奕輕語道:“若那齊涅擁有前來魔之紀元的辦法,必會第一時間派人前來。”

  “若如此,也就意味著,在當前的魔之紀元,同樣有辦法前往仙界。”

  “你覺得呢?”

  說著,他目光看向佇足在遠處的木荊。

  木荊軀體一僵,低頭說道:“帝尊大人所言極是。”

  他將蘇奕和齊涅交談的一幕盡收眼底,原本以為帝尊大人是在向太清教宣戰。

  可直至現在他才意識到,帝尊大人之所以暴露蹤跡,原來是為了找到一個前往仙界的辦法!

  “我就在此等待三天,三天內,足夠讓齊涅派人找到這里。”

  蘇奕隨口道,“反之,若對方沒有出現,也就意味著,目前在魔之紀元還無法前往仙界。”

  之前他和齊涅對談,自然不是為了揚武揚威。

  根本沒必要。

  齊涅也根本不夠資格讓他這么做。

  一切的目的,就是暴露行蹤,試探一下齊涅的反應,從而確認一下,在當前的魔之紀元,是否有辦法抵達仙界。

  這么做,倒不是為了他自己。

  而是給木荊、烏蒙、白拓等人鋪路。

  三天時間匆匆過去。

  風平浪靜,沒有任何異常發生。

  蘇奕終于確信,當前的魔之紀元和仙界之間,還無法互通往來。

  否則,以血霄子和齊涅的性情,當獲悉自己在魔之紀元的消息后,焉可能坐得住?

  當天,蘇奕啟程離開。

  臨走前,他特意叮囑烏蒙、木荊等人,以后等他抵達仙界,自會找機會前來接引他們。

  而后,蘇奕又前往沈家走了一遭,只遠遠地凝望片刻,便悄然離去。

  清月山,皆空寺。

  當初蘇奕前往魔之紀元時,曾在此修建一座傳送道壇。

  而此時,那座古老的祭壇悄然轟鳴,涌現出一陣奇異的空間力量波動。

  而后,蘇奕的身影憑空而出。

  “觀主兄弟,這么快就回來了?”

  不遠處,空照和尚正在和古董商飲酒對弈,當看到蘇奕的身影時,不禁愕然。

  掐指算一算,蘇奕也才離開不到七天時間而已。

  “怎么,你想讓我一輩子留在魔之紀元?”

  蘇奕走過來,拿起擱在桌上的酒壺暢飲起來。

  “看來,事情辦的很順利嘛。”

  古董商笑呵呵說道。

  正說著,紅云真人、土狗星闕、青棠、青釋劍仙等人皆聞訊而來。

  當看到去而復返的蘇奕,都不禁露出笑意。

  當天,眾人擺設宴席,一起為蘇奕接風洗塵。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紅云真人忽地說道:“三天前,莫家的莫星臨傳來消息,說飛仙禁區的各大太古勢力都已表態,愿向道友臣服,只為換取一個解除身上詛咒的機會。”

  “并且,無論道友提出任何條件,只要那些太古勢力能夠辦到,皆會答應!”

  蘇奕聽罷,不禁哂笑,“他們這是坐不住了?”

  “仙道規則的氣息已經開始在復蘇,誰都清楚,用不了多久,消失萬古歲月的域外戰場就會重現天下。”

  土狗一邊吃肉,一邊說道,“這也就意味著,通往仙界的接引之路,必將重現,這等情況下,那些淪為逝靈的老家伙們能不著急嗎?”

  身為逝靈,人不人鬼不鬼,不止無法重塑道軀,更無法再繼續求索大道!

  這是任何太古勢力的強者都面臨的窘境。

  青棠語氣清冷道:“以前時候,他們視我師尊為公敵,多次聯手試圖將我師尊鎮壓,如今,他們自知不是我師尊的對手,就想用臣服來換取諒解,這世上哪有這等好事?”

  過往那一段時間,為了對付蘇奕,那些太古勢力發動了多次規模浩大的戰斗。

  諸如紫霄臺之戰、清月山之戰、碧霞湖之戰等等。

  可無一例外,那些敵對陣營皆以慘敗收場。

  尤其是發生在飛仙禁區的碧霞湖一戰,蘇奕殺得一眾仙人逝靈隕落如雨。

  經此一戰,也讓那些太古勢力徹底膽寒!

  直至如今,放眼天下各地,已再沒有哪個勢力敢和蘇奕叫板!

  而在這等時候,那些太古勢力選擇臣服,明顯是束手無策,不得不隱忍低頭。

  “的確不能輕易答應他們。”

  古董商冷笑道,“起碼……也要把他們的家底都搜刮干凈,再立下不敢違逆的毒誓,表達出絕對的臣服態度,或許還能考慮一下。”

  眾人:“……”

  古董商這個提議,夠狠!

  蘇奕笑了笑,道:“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我?”

  古董商愕然,苦笑道,“祖宗哎,你就別開玩笑了,我這種貨色,哪能鎮得住那些太古勢力?讓我幫著清點戰利品還行,畢竟你也清楚,我最擅長的就是鑒別寶物,保證不會讓那些太古勢力濫竽充數。”

  空照和尚鄙夷:“有觀主兄弟給你當靠山,怕啥?沒出息!”

  “我……”

  古董商剛要反駁,蘇奕已說道,“就這么定了,我打算明天重返玄黃星界一趟,可沒功夫理會這些瑣碎事情。”

  “回玄黃星界?”

  眾人都不禁意外。

  “回去解決一些小事,不出意外,很快就會回來。”

  蘇奕隨口道。

  紅云真人想了想,道:“道友,那你可要抓緊時間,按我推測,最遲三個月內,域外戰場必會重現世間。至于那些瑣屑事情,我來幫著處理便可。”

  蘇奕頷首道:“多謝。”

  古董商也喜上眉梢,他早已了解到紅云真人是何等恐怖神秘的一位仙道人物。

  如今有紅云真人坐鎮,他絕對有信心把那些太古勢力的油水都榨干了!

  “師尊,我能否和您一起同行?”

  青棠露出期待之色。

  她曾是太玄洞天第九傳人,在大荒生活和修行多年,而今也想趁此機會回去看看。

  蘇奕答應下來。

  翌日一早。

  蘇奕和青棠便啟程離開,乘一艘寶船,破空而去。

  對如今的蘇奕而言,且不提稱作寶船出行,僅憑他自身的道行,想要橫跨星空,重返玄黃星界,已談不上難事。

  僅僅七天后。

  他和青棠便抵達黑湮風帶。

  當初,蘇奕從玄黃星界前往星空深處時,就曾橫穿這片天塹般的兇險區域。

  只不過如今的他,是要從星空深處返回玄黃星界。

  “嗯?”

  在穿過黑湮風帶之后,蘇奕忽地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