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隔界對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二十多年前,血霄子大徒弟傳來的信符,提到了和自己有關的事情?

  蘇奕若有所思,“那枚信符呢?”

  木荊當即從袖袍中取出一個信符,雙手呈了過去。

  蘇奕接在手中,以神識探入其中。

  信符中的內容很簡單。

  大致是說,早在百余年前,屬于仙隕時代的影響,已經逐步落下帷幕。

  仙界否極泰來,迎來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劇變!

  舊的秩序早已在仙隕時代消亡,新的秩序還未建立。

  眼下的仙界,就如混沌初開,天下各地群雄逐鹿,烽火連天。

  一場大變局正在激烈上演。

  而血霄子的大弟子齊涅,執掌“太清教”權柄,召集天下各地的部眾,欲重建中央仙庭,定鼎天下。

  齊涅在信符中吩咐佘柳山,讓其緊盯著一個名叫裁縫的人,言稱此人乃是一位侍奉在神明座下的神使。

  通過裁縫,就能找到王夜轉世之身的線索!

  當看到這,蘇奕瞇了瞇眼眸。

  齊涅是血霄子的大弟子,他又是如何了解到,裁縫在為暗寂神尊效命?

  這其中,必有隱情!

  蘇奕接著往下看,又發現一個出乎他意料的事情。

  齊涅在信符中談到,如今在仙界中,有一批絕世大能都在發動力量找尋王夜的轉世之身。

  并且,一些絕世大能通過各自麾下的力量,已查探到具體的線索,早已開始行動起來。

  看到這,蘇奕眉頭微挑,一批仙界的絕世大能,都在找尋自己?

  無疑,那些絕世大能極可能就是王夜生前的敵人!

  換而言之,那些家伙極可能就是曾和血霄子聯手,偷襲王夜的那一批仇敵!

  或許,正因為那些絕世大能都已經行動起來,讓齊涅感受到壓力,他在信符中命令佘柳山,要窮盡一切力量去找尋王夜的轉世之身。

  若需要幫助,只需捏碎這一塊信符,就能和齊涅取得聯系!

  神殿內燈影搖曳,照在坐在藤椅中的蘇奕臉龐上,忽明忽滅。

  他指尖摩挲著這塊信符,陷入沉思。

  這塊信符,是二十余年前傳到佘柳山手中。

  換而言之,早在那時候,血霄子的大弟子齊涅已經獲悉,裁縫在為暗寂神尊效命。

  同樣,早在那時候,一批仙界的絕世大能,都已在動用各自麾下的力量,全力找尋自己這個王夜的轉世之身!

  甚至,按照信符中齊涅的說法,已經有人查探到和自己有關的線索!

  這一切,讓蘇奕眉頭皺起,意識到出問題了。

  畢竟,他才來魔之紀元數天時間。

  而在二十余年前,那時候他才剛轉世在蒼青大陸,連屬于蘇玄鈞的意識都還不曾覺醒。

  可在那時候,仙界就有一批絕世大能在行動,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也完全出乎蘇奕意料。

  思忖許久,蘇奕得出一個推斷——

  極可能是自己身為玄鈞劍主時,和自己有關的那些轉世重修的消息,傳到了仙界!

  “看來,有必要再重回玄黃星界一趟了。”

  蘇奕眸光閃動。

  若那一批仙界的絕世大能已經在二十余年前開始行動,

  那么勢必會派遣力量前往玄黃星界的大荒九州!

  “四年前,我從玄黃星界啟程前往星空深處,在那之前,并沒有任何異常發生。”

  蘇奕心中自語,“這也就意味著,那一批來自仙界的力量,或許早已開始行動,但還沒有進入玄黃星界!”

  原因也很好推測,人間界的羽化之路早已斷掉,通往仙界的域外戰場,也消失萬古歲月。

  仙界和人間界完全隔絕,絕天地通。

  這等情況下,仙界的人根本無法來到人間!

  可讓蘇奕感到蹊蹺的,也就在這里。

  因為,既然人間界和仙界完全隔絕,那仙界的一批絕世大能,又如何在二十余年前的時候,就找到和自己有關的線索?

  “不管如何,等此次重返星空深處后,就回玄黃星界走一遭。”

  蘇奕心中輕語,“到那時,或許就能查出一線蛛絲馬跡。”

  眼下的星空深處,同樣在發生前所未有的劇變,不止羽化之路重現,連仙道規則力量都在復蘇!

  甚至,用不了多久,那消失萬古歲月的域外戰場也會重現于世。

  這一切也就意味著,以后仙界大門,必然會重現人間,不止人間界的修士可以舉霞飛升。

  仙界的強者,也有機會重現人間!

  真到了那時候,蘇奕不用想就清楚,必然有數不盡的麻煩會找上自己!

  不僅僅因為自己是王夜的轉世之身。

  更重要的是,自己掌握著輪回!

  “現在的我,雖無法幫你根除神魂中的靈璣花,但卻可以幫你將此花禁錮,不至于讓你遭受血霄子的操縱。”

  蘇奕沉吟道,“等以后,我踏足仙道之后,自可輕松幫你化解這個麻煩。”

  木荊渾身一震,那冷峻如鐵的面容罕見地浮現一絲激動之色。

  他當即跪伏在地,道:“還請帝尊大人救我!”

  在仙界,誰不清楚血霄帝君的“靈璣花”是何等恐怖禁忌的奇物?

  便是帝君人物的神魂被種上此花,也都難以掙脫,不得不遭受血霄帝君的操縱,任憑驅遣!

  過往歲月中,木荊都已心灰意冷,對根除神魂中的靈璣花早已不抱希望。

  可此時,蘇奕的一番話,則讓他心神振奮,如若陷入黑暗囚牢之人,看到了脫困的時機!

  “起來吧,以后在我面前,不得再行跪拜之禮。”

  蘇奕道。

  木荊當即起身,肅然道:“是!”

  蘇奕沒有再廢話,直接運轉一絲九獄劍的氣息,締結為一道繁密的敕令圖案,鎮在木荊的神魂之中。

  這一瞬,木荊清楚感受到,那一直根植于自己神魂中的靈璣花,被徹底壓制住!

  “多謝帝尊大人!”

  木荊躬身見禮,神色間盡是感激。

  “你且退到一旁,我要和血霄子的大徒弟見一見。”

  蘇奕吩咐道。

  “是。”

  木荊領命,遠遠退到大殿角落中。

  而蘇奕,則隨手捏碎那塊信符。

  一縷縷奇異莫測的仙光交織而出,很快,虛空中映現出一幅瑰麗斑斕的光幕。

  同一時間,

  界、太清教、一座仙家福地中。

  一個身影清瘦的道袍男子,席地坐在一株古老的大樹下,正在撫琴。

  琴聲若潺潺流水,似徐徐清風。

  一縷縷大道妙諦,在琴聲中呈現,衍化為無數花瓣灑落,甚至有清冽的芬香在空氣中彌漫。

  遠處,兩個眉清目秀的道童皆露出崇慕之色。

  掌教大人在撫琴一道上的造詣,都已臻至“妙音化形,仙花亂墜”的地步!

  忽地,琴聲一頓,漫天花瓣消弭。

  清瘦的道袍男子抬手取出一塊正在悄然發光的信符,唇邊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他捏碎信符,一道光幕映現而出。

  “佘柳山,是否已找到目標?”

  道袍男子笑問道。

  光幕變幻,映現出一座殿宇的景象。

  那殿宇內,陳列著一排排書架,一個男子愜意地坐在書桌前的藤椅中。

  搖曳的斑駁燈火,灑在他的身上,可卻讓人只能看清楚他的身影輪廓,而無法看清他的面容。

  當看到這一幕,道袍男子眼眸微凝,臉上的笑容消失,道:“你是誰?”

  這一瞬,道袍男子身上,彌漫出一股無形的氣勢,威嚴如神!

  遠處,那兩個道童渾身一僵,瑟瑟發抖。

  光幕中,躺坐在藤椅中的蘇奕飲了一口酒,道:“你就是血霄子的大徒弟齊涅?”

  道袍男子眸光深沉,道:“不錯。”

  他試圖看清蘇奕的面容,可隔著一道光幕,再加上蘇奕坐于燈影之下的暗中,卻讓他根本看不清楚。

  只隱約能看出,這是一個模樣年輕的男子,儀態愜意悠閑。

  “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蘇奕道。

  “永夜帝君?!”

  道袍男子臉色微變,橫陳在膝蓋前的木琴都似受驚,琴弦顫抖,發出嗡的一聲低沉聲音。

  旋即,道袍男子似察覺自己失態,神色悄然變得平靜下來,道:“沒想到,你竟然真的在魔之紀元!”

  “我見你,可不是來聽你廢話的。”

  蘇奕語氣淡然。

  道袍男子沉默片刻,道:“你捏碎我賜予佘柳山的信符,不惜暴露身份于我面前,又是想做什么?”

  蘇奕隨口道:“兩件事,第一件事,你師尊血霄子,讓他千萬小心,說不準哪天,在他閉關的時候,我會突然出現在他的洞府前,摘了他的腦袋。”

  道袍男子眉頭皺起,冷冷道:“你若有能耐,為何不現在殺來?或者說,轉世重修的你,還遠無法做到這一步?”

  蘇奕沒有理會,自顧自喝了一口酒,道:“第二件事,我聽說你要重建中央仙庭?”

  道袍男子面無表情道:“不錯,如今之仙界,歷經仙隕浩劫長達數十萬年的沖擊,秩序早已崩壞,天下動蕩混亂,值此之際,自當有人站出來,重建中央仙庭,定鼎天下,還世間一個朗朗乾坤!”

  蘇奕嗤地笑起來,眼神淡漠冷酷:“那你也該清楚,凡執掌中央仙庭權柄者,皆需要得到我的首肯。”

  “而我現在就可以表態,你……不配!”

ps:月初第一天,跟大家求一下保底的免費票  晚上7點前,爭取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