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背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藍袍男子掌心一翻,收起那一盞金燈。

  而后,他扭頭望向遠處,道:“木荊,你說這次以萬魔符詔召喚一眾屬下的,究竟是不是那個……暴君?”

  說到“暴君”這個稱謂,藍袍男子聲音都變小許多,眸子深處涌起深深的忌憚。

  在很久以前的仙界,那個被稱作“暴君”的存在,是一個足以讓那些通天主宰都為之恐懼的傳奇!

  “按那個名叫‘石拙’的人所言,唯有‘永夜帝君’能夠鐫刻萬魔符詔,不出意外,此次召喚他們的,必然是永夜帝君無疑。”

  一縷平靜淡漠的聲音響起,似凜冽的刀鋒般懾人。

  聲音響起時,虛空中悄然浮現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名身著麻衣,面容剛毅冷峻的男子,骨骼粗大,背負一口陳舊暗啞的黑色木劍。

  他須發如戟,氣質沉凝內斂,給人以不動如山的神韻。

  “永夜帝君?”

  藍袍男子眸光閃爍,冷笑道,“木荊,那暴君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轉世重修,哪還配得上這個名號?”

  “習慣了,改不掉。”

  背負黑色木劍的麻衣男子面無表情道。

  藍袍男子沉吟道:“那你說,那個暴君如今轉世歸來,其實力究竟如何?”

  “早些年,你不是已從那個綽號為‘裁縫’的老東西那里打探到,如今的永夜帝君,才剛踏足羽化之路?”

  麻衣男子語氣淡漠。

  藍袍男子喟嘆道:“實不相瞞,我心中很沒底,畢竟……哪怕那暴君如今才剛踏足羽化之路,可他畢竟曾經佇足仙道之巔,曾如血腥主宰般,霸絕一個時代!”

  “你怕了?”

  麻衣男子問道。

  藍袍男子沉默片刻,笑道:“怕!當然怕!不過,我怕的是以前的他,可不是現在的他。”

  名叫木荊的麻衣男子哦了一聲,沒有再說什么。

  “走吧,如今這魔之紀元,就剩下我們兩個老東西了,若能抓住那暴君的轉世之身,根本不愁無法重返仙界。”

  藍袍男子一邊說著,一邊朝莽古魔山深處掠去,“若抓不到,就只能動用那一道信符了。”

  木荊跟隨其后,沉默不語。

  藍袍男子也不在意,木荊性情冷峻如石,淡漠如鐵,他早已習慣。

  “待會,你幫我掠陣。”

  藍袍男子說道。

  木荊點了點頭。

  很快,兩人抵達那一座漂浮在熔漿大湖上的神殿前。

  藍袍男子取出那一盞金燈,抬手一晃。

  一道血淋淋的身影出現。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面容慘白,身上盡是焦糊的血痕,似被燒焦的木炭般,慘不忍睹。

  藍袍男子一把攥住此人的脖頸,眼神冷酷道:“現在,請你那位尊上大人出來一見!”

  中年男子渾身顫抖。

  他目光看向遠處的神殿,猛地嘶聲大叫:“尊上,血霄帝君的狗腿子找來了,快逃——!!”

  聲震天地。

  “找死!”

  藍袍男子臉色一沉,一把將那中年塞進金燈內,隨著燈火洶涌,燒得那中年發出凄厲痛苦的慘叫,身影都在扭曲掙扎。

  同一時間,遠處神殿大門開啟。

  蘇奕和烏蒙、白拓等人走出。

  “老石頭!”

  烏蒙臉色頓變,一眼認出被困在那一盞金燈內的中年的身份。

  很久以前,追隨在王夜身邊的屬下共有十八人。

  老石頭便是其中之一,名喚石拙!

  而這一幕,也讓白拓、黑蟾等人皆臉色難看,目光看向那藍袍男子和木荊,眸子中殺機洶涌。

  血霄子的麾下?

  蘇奕眉頭微皺。

  血霄子,便是王夜當年的絕世大敵之一,號血霄帝君,一個比王夜更早踏足仙道之巔的道門老古董。

  前天時候,蘇奕已經從烏蒙那了解到,很久以前,血霄子曾率領一眾仙道大能前來魔之紀元,為的就是要找尋王夜的轉世之身。

  可最終,血霄子一無所獲,最終離去。

  而現在,時隔漫長的歲月之后,在蘇奕剛抵達魔之紀元的第三天,血霄子的屬下就出現了。

  并且還扣押了石拙為人質!

  “你……就是王夜那個暴君的轉世之身?”

  藍袍男子眸光如閃電,掃視場中一圈,最終似將信將疑般,將目光看向蘇奕。

  旋即,他眉頭微挑,感到疑惑。

  因為蘇奕渾身上下,毫無修為波動,完全和凡俗之輩沒有區別,這反倒讓他有一種琢磨不透的感覺。

  “不錯。”

  蘇奕微微頷首,一指藍袍男子手中的金燈,“放了他,本座給你一條生路。”

  語氣淡然,卻透著不容違逆的意味。

  藍袍男子嗤地笑起來,眼神玩味道:“放人自無不可,但,你今天必須跟我走!否則……此人必死!”

  說著,他指尖輕輕一挑。

  那一盞金燈神焰爆綻,燒得石拙發出嘶啞的慘叫,軀體都似快要被焚化。

  “找死!”

  烏蒙震怒,渾身血氣沖霄。

  “我在和你家尊上對談,焉有你插話的余地,滾!”

  藍袍男子冷哼,抬手隔空一按。

  一只金燦燦的大手橫空壓迫過去。

  虛空炸裂,烏蒙整個人被拍飛出去,跌落十多丈之外,唇中咳血。

  圣境仙君!

  眾人心中一凜,臉色齊齊變了。

  在魔之紀元,哪怕再逆天的仙道人物,最多也僅僅只能將修為臻至虛境真仙層次。

  要想進一步提升修為,只能去闖“天禁之路”,前往仙界。

  像烏蒙他們這些老怪物,都早已踏足虛境真仙層次,可漫長歲月過去,修為也一直滯留在此境中。

  可現在,那血霄帝君的麾下,卻擁有著圣境仙君的力量!

  這擱在當前天下,簡直就是無敵般的存在!

  “尊上……”

  白拓目光看向蘇奕,神色間浮現憂色。

  蘇奕擺手道:“別擔心,一個雖擁有圣境修為,實力則被周天規則壓制的仙君罷了。”

  他一眼看出那藍袍男子的底細。

  藍袍男子仰天大笑,“哈哈哈,哪怕被壓制修為又如何?在這魔之紀元,我足可橫行于世!”

  “最重要的是!”

  說到這,藍袍男子眼神玩味,冷幽幽盯著蘇奕,“我現在終于確信,你這個暴君的轉世之身,遠遠不如當初了,否則,在我出手欺辱你那個手下時,你為何無法阻止?”

  他自嘲般搖了搖頭,“虧我之前還在提心吊膽,唯恐你這暴君另有手段,不敢冒然行動。現在看來……終究是我多慮了。”

  任誰都看出,藍袍男子明顯徹底放松下來,神態和舉止都變得倨傲和張揚,肆無忌憚。

  蘇奕淡然道:“你若真的不怕,為何要說如此多廢話?直接出手豈不是更能證明你無懼無慮?”

  藍袍男子眼眸悄然一凝,旋即笑道:“小心駛得萬年船,不管如何,當初的你,可是佇足仙道之巔的存在,保不準手中還藏有足以威脅我性命的底牌,我自不會蠢到真的小覷你。”

  眾人心中沉重。

  這藍袍男子不止修為恐怖,并且謹慎狡猾,明顯是一個極為難纏的狠茬子!

  更別提,在藍袍男子身邊,還立著一個背負木劍的麻衣男子,雖一言不發,可誰都看出,那也是一位圣境仙君!

  這樣的局面,任誰能不驚心?

  蘇奕拿出一壺酒,飲了一口,吩咐身邊眾人,道:“接下來,你們都看著,莫要出手。”

  說著,他邁步朝前行去。

  儀態淡然自若,唯有那眼眸中,盡是淡漠和冷酷之意。

  藍袍男子眼皮一跳,厲聲喝道:“你再敢上前,我立刻殺了你這個屬下!”

  說著,他將手中金燈舉起,身上氣息轟涌,將那一身屬于圣境仙君的修為全力運轉。

  天地亂顫,十方皆震。

  那等仙君之威,讓在場眾人皆色變。

  而藍袍男子已再次開口,道:“這樣吧,只要你用這一條鎖鏈捆縛在脖子上,我立刻就放了你這位屬下。”

  說著,他袖袍一揮,一條銀色鎖鏈掠出,懸浮虛空之中。

  鎖鏈丈許長,燦若銀霞,其上覆蓋著奇異扭曲的仙道秘紋,彌散出令人心悸的氣息波動。

  蘇奕微微挑眉,道“血霄子親手煉制的‘囚魂鎖’?”

  說話時,他依舊在邁步前行,不疾不徐。

  可在他身上,則有一股無形的晦澀氣息在悄然涌動。

  這讓藍袍男子皺眉,心中莫名感到一陣緊張。

  眼前這年輕人,看似平淡無奇,可他焉能清楚,這個年輕人當初在仙界,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再強大的仙君,在他面前,都和不堪一擊的螻蟻沒區別!

  就是那些個通天主宰般的存在,只要提起他的名字,也無不談而色變!

  “你真的不顧你這個屬下的生死了?”

  藍袍男子暴喝,指尖牢牢攥住那一盞金燈,陰沉著臉。

  他身上的氣息愈發恐怖了。

  可誰都看出,這位圣境仙君,面對步步緊逼而來的蘇奕,變得緊張起來!

  蘇奕終于頓足。

  他抬起右手,隨意朝那一條銀色鎖鏈抓去。

  見此,藍袍男子先是一怔,王夜這個暴君……終于要妥協低頭了嗎?

  否則,為何會主動要取走囚神鎖?

  可還不等藍袍男子高興,就聽蘇奕語氣輕飄飄吩咐道:

  “殺了他,證明你沒有投敵。”

  而后,蘇奕便再也不看那藍袍男子一眼。

  “他這是在吩咐誰?”

  藍袍男子心中咯噔一聲,意識到不妙。

  “喏!”

  一道莊肅敬畏的聲音,在藍袍男子背后響起。

  那一瞬,他臉色大變,毛骨悚然,只覺背脊一股寒氣直沖天靈蓋,近乎出于本能般,猛地扭頭。

  一個扭頭的動作而已,擱在尋常,剎那就能完成。

  可就在藍袍男子扭頭這一瞬,一柄黑色木劍,無聲息地刺進他的脖頸。

  也讓他扭頭這個動作,定格在那。

ps:要切新劇情了,卡文,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m.3zm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