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軟玉燈邊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莽古魔山。

  那一座神殿內。

  傾綰細長的睫毛微顫,從沉睡中醒來。

  睜開眼眸時,就看到蘇奕坐在一側的藤椅中,正在翻閱一卷古老的獸皮經書。

  “仙師……我剛才……”

  傾綰眼神有些惘然。

  蘇奕輕聲道:“之前,我已幫你抹去體內的靈魂胎印,并且動用秘術,將你和天祈的靈魂重塑,融合為一。”

  “以后,這世上便再沒有天祈,而你的性命再也不會受到外人牽制。”

  說到這,蘇奕想了想,道,“為一的弊端就是,屬于你過去的記憶,也隨著靈魂胎印的消失,而徹底不見。”

  傾綰和天祈本就是一人,曾是雪琉的關門弟子。

  很久以前,老裁縫曾和雪琉聯手布局,試圖故技重施,讓自己重蹈沈牧的覆轍。

  而傾綰就是那枚棋子。

  除此,天祈的存在,也制衡著傾綰的生死。

  最棘手的是,傾綰隨著道行提升,遲早會煉化她的靈魂胎印,覺醒以前的記憶。

  到那時,傾綰極可能會遭受以前記憶的影響,踏上那所謂的“太上忘情”之道。

  一旦如此,傾綰注定會和他反目成仇!

  一如當初雪琉和沈牧時的關系。

  當初在大荒天下時,蘇奕就識破這個陰謀,不過當時的他,受制于修為,還無法徹底解決這個麻煩。

  而如今,蘇奕已擁有第六世的閱歷,在他眼中,傾綰體內的問題,已微不足道。

  聽完蘇奕的話,傾綰不禁怔住。

  少女一襲如火裙裳,肌膚勝雪,清麗如畫,秀眸深邃明潤,既清純如白紙,又有一抹驚人的嬌艷嫵媚神韻。

  而在蘇奕身邊,她向來都很拘謹和乖順。

  一如從前。

  漸漸地,似乎終于明白了蘇奕話中的意思,傾綰眉梢間浮現一抹難掩的釋然和欣喜,吶吶道:“這……這可太好了……”

  蘇奕笑道:“哪里好了?”

  傾綰星眸明亮,聲音嬌潤婉轉,道:“綰兒只知道,當年是仙師留綰兒在身邊,傳授綰兒秘法,指點綰兒修行,仙師還多次挽救綰兒的性命于水火之中……”

  少女眉梢間浮現追憶之色,似回想起過往的點點滴滴。

  終于,她似鼓足勇氣,抬起漂亮的星眸,凝視著蘇奕,認真說道:“綰兒才不想擁有以前的記憶,只想……只想此生追隨仙師左右,只要仙師不嫌棄綰兒,綰兒……就滿足了……”

  說到最后,少女睫毛微顫,似有些羞澀,嬌顏染上一抹酡紅,低下了螓首,一對纖細晶瑩的玉手都緊張地攥住衣角。

  仙師?

  聽到這樣的成為,蘇奕不禁笑起來,心生些許感慨。

  也只綰兒才一直如此稱呼自己。

  遙想當初,在大周廣陵城杏黃小居,初見傾綰時,后者還僅僅只是一道魂體,還曾被自己視作雙修的鼎爐來栽培……

  那時候的傾綰,就顯露出驚人的美麗姿容,只是面對自己時,時常一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小模樣。

  也是從那時,傾綰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

  一晃已是多年過去。

  而看到傾綰,蘇奕就如同看到了過往那些年的經歷,心中焉能不感慨?

  他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飲而盡。

  傾綰起身,走上前,眉眼溫柔乖巧,拎起酒壺為蘇奕斟酒。

  大殿如火的燈影,映在傾綰那綽約傲人的纖秀身上,剪出一道絕美的光影。

  “仙師,綰兒敬您。”

  傾綰舉杯,盈盈一握的腰肢彎下,將手中酒杯呈在躺在藤椅中的蘇奕面前。

  從蘇奕這個角度看去,少女近在咫尺,身前的一對豐盈被衣襟勾勒出一抹圓潤的弧度,柔美清麗的五官在燈火掩映下平添一抹異樣的魅惑。

  大殿空曠,唯有書桌一側燈燭搖曳。

  孤男寡女,近在咫尺,難得的是眼前佳人本就是魅惑天成的絕世之姿,而此時,以乖順敬酒之姿立在那,極盡妍態。

  就如一幅活色生香的畫卷在眼前展開,旖旎誘人。

  蘇奕接過酒杯飲盡。

  傾綰剛欲退避一側,欺霜賽雪的柔荑就被一只大手拉住,少女綽約的嬌軀一顫,抬眼就碰觸到蘇奕那看過來的眸。

  那深邃的眸子深處,有笑意,也有洶洶大火,似要把人的肉身和靈魂都吞沒。

  而隨著蘇奕輕輕一拉,一團軟香暖玉便投懷送抱。

  “仙師……”

  傾綰聲如蚊蚋,剛要說什么,紅潤晶瑩的唇就被堵住。

  當時是:

  淺酒人前共,軟玉燈邊擁。回眸入抱總合情,痛痛痛。輕把郎推。漸聞聲顫,微驚紅涌。

  試與更番縱,全沒些兒縫,這回風味成顛狂,動動動,臂兒相兜,唇兒相湊,舌兒相弄。

  一餉貪歡,醒來時已日上三竿。

  蘇奕心情很不錯。

  傾綰則已被安頓在補天爐內酣睡。

  少女昨夜不堪那狂風驟雨般的鞭撻,幾經鏖戰之后,終究敗下戰來,偃旗息鼓。

  蘇奕把烏蒙、白拓等人召集了過來。

  他已打算啟程,返回星空深處。

  不過在此之前,需要了解一些事情。

  “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你們為何不去‘天禁之路’爭渡?”

  蘇奕問道。

  他坐在書桌前,目光掃視烏蒙等人。

  烏蒙喟嘆道:“尊上有所不知,天禁之路早已行不通,據說是仙界爆發了一場浩劫,也讓天禁之路遭受沖擊,無論是誰強行去闖天禁之路,注定有死無生。”

  白拓沉聲道:“過往歲月中,老騾子、孟真兩人曾一起聯手去闖天禁之路,可……都死在了途中,最終只傳回消息,告誡我們斷不能再去冒險,那地方已是真正的死地!”

  其他老怪物眉梢間也浮現一絲黯然。

  老騾子和孟真,當初和他們一樣,皆曾追隨在尊上身邊效命。

  “仙界的那一場浩劫,竟影響到魔之紀元了……”

  蘇奕眉頭皺起。

  魔之紀元很特殊,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但凡踏足仙道的強者,要想進入仙界,必須經過“天禁之路”。

  而所謂的“天禁之路”,是一條堪稱禁忌的界域通道。

  在那一條通道上,分布著不可預測的殺劫。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哪怕是在魔之紀元證道為仙的角色,也只有一小撮人闖過天禁之路。

  當初,第六世王夜離開魔之紀元時,曾留下諸般秘法和寶物,指點烏蒙等人該如何去闖天禁之路。

  可現在,蘇奕才知道,仙界那一場浩劫,竟都已影響到了魔之紀元的“天禁之路”!

  一下子,蘇奕就想起了很多事情。

  前不久,他已從那個為過去燃燈佛效命的神使彌真口中得知,過往漫長歲月中,為了扼殺輪回,諸神一直在布局和行動!

  像仙界那一場浩劫、人間界那一場末法浩劫、乃至于大荒天下被毀掉的登天之路……

  背后,都有諸神的影子!

  誠然,受制于規則和秩序,諸神無法插手人間之事,無法親自降臨,也很難找到蘇奕這個輪回應劫者。

  但,他們卻可以提前打斷道途,阻止蘇奕變強!

  這也是為何,蘇奕那每一次轉世,修為境界就會越來越弱的核心原因。

  除此,諸神還可以派遣神使行走世間,去找尋蘇奕的下落。

  像曾擊毀玄黃星界登天之路的神使“秦沖虛”、像為過去燃燈佛效命的“彌真”、以及為“暗寂神尊”效命的裁縫,在過往歲月中,都在執行諸神的意志!

  而魔之紀元通往仙界的“天禁之路”,竟也曾遭受到影響,以至于連烏蒙、白拓這些老怪物都不敢前往。

  這讓蘇奕哪會不明白,這一切極可能也是沖著自己而來?

  “當初,血霄子曾率領一眾仙道大能前來魔之紀元找尋王夜的下落。”

  “而王夜轉世為沈牧的時候,就出現在這魔之紀元……”

  “看來,天禁之路受到的影響,必然也和諸神的布局有關。”

  蘇奕揉了揉眉宇。

  說來復雜,實則簡單。

  諸神無法找到自己,

  但卻能利用他們掌控的力量,把自己轉世重修的道途一次次擊毀,阻止自己變得強大起來!

  很快,蘇奕從烏蒙等人口中又了解到,自從天禁之路出現劇變后,世上能夠踏足仙道的強者已經越來越少。

  而像烏蒙、白拓這些老怪物,則受制于周天規則的影響,不止修為無法突破,并且隨著時間推移,能夠汲取和煉化的修行資源已經越來越少,再這樣下去,自身境界都有跌落的危險!

  這也是為何他們在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一直龜縮隱世的原因之一。

  “尊上,您……能否為我等指點一條明路?”

  黑蟾忍不住道。

  其他老怪物也紛紛把目光看向蘇奕,神色間盡是希冀期待之色。

  蘇奕略一思忖,便說道:“等我重返仙界后,自會找個合適的機會,接引你們前往。”

  眾人聞言,無不欣喜,紛紛感激出聲。

  不同的紀元文明之間,修行體系和周天規則截然不同,這也就意味著,哪怕蘇奕留在魔之紀元,可也很難在魔之紀元證道。

  除非,他舍棄一身道行,在此地重修。

  同理,烏蒙等一眾老怪物,哪怕追隨蘇奕進入星空深處,也根本沒有機會舉霞飛升。

  就在蘇奕和烏蒙等人對談時——

  莽古魔山外,虛空中無聲無息地浮現出一個長發披散,身影偉岸的藍袍男子。

  “這次若見不到你家尊上,本座就殺了你。”

  藍袍男子慢條斯理開口。

  在他白皙的右手掌間,托著一盞金燈。

  金燈中,鎮壓著一道身影。

  一縷繚繞著神秘仙光的燈火搖動,燒得那一道身影發出凄厲痛苦的慘叫。

  ps:加更送上月末了,跟好兄弟們求一下票票_

  另外,關于紀元文明的設定,以后會寫,眼前的劇情只是個小副本,沒必要花費筆墨拋設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