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被神盯上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烏蒙很緊張。

  這神像太過邪乎,只要一沾手,心神就會遭受可怕的震懾和影響,陷入一種永夜般的深沉夢魘之中。

  若非尊上之前將這座神像奪走,烏蒙都懷疑,自己的心境會徹底陷入那個夢魘中,徹底淪陷。

  “無礙。”

  蘇奕一手托著那座神像,靜心感應。

  頓時,他的心境也受到影響,恍惚間而已,似陷入一片黑暗的虛無夢境中。

  這片夢境世界無邊無際,冷寂空曠。

  而一股詭異的力量,則拖拽著蘇奕的心神,朝這個黑暗夢境深處墜去。

  蘇奕皺眉,悄然運轉輪回之力。

  那座黑暗夢境劇烈翻騰搖晃起來,似要崩碎般。

  就在此時,那虛無般的永夜之中,浮現出一道女子身影。

  女子如若無上的神祇,高坐神座之上,頭戴玉冠,手托寶瓶,身后映現出一輪黑色大日。

  當她的眸光掃視過來,蘇奕神魂都一陣顫栗。

  但旋即,識海中的九獄劍驟然轟鳴。

  這片黑暗夢境世界驟然四分五裂,那高坐神座之上的女子,也如若泡沫般四分五裂。

  依稀間,似有一道低沉清冷的笑聲響起:

  “輪回應劫者,你終于出現了,用不了太久,本座就會去找你!”

  蘇奕猛地清醒過來。

  在他掌指間,那座神像不知何時已四分五裂,化作碎屑從指縫間灑落。

  “來找我?神祇……難道也能降臨人間?”

  蘇奕思忖。

  旋即,他就懶得多想。

  “尊上,您沒事吧?”

  烏蒙忍不住問。

  蘇奕搖頭,道:“走吧。”

  他此來魔之紀元的目的,一為斬心魔,二為殺裁縫。

  而今,這些事情都已解決。

  接下來,他打算偷閑一段時間,好好放松一下,而后再啟程返回星空深處。

  天光湛然。

  沈家一眾族人,都已返回宗族所在之地。

  可那里早已淪為一片廢墟。

  “娘,咱們的家沒了。”

  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很難過,眼淚都快流出來。

  “孩子,只要人活著,家就在。”

  一個婦人輕輕抱住小女孩,柔聲道,“你看,咱們宗族的大人們,都已經在重建家園。”

  廢墟上,沈家的數千位族人正在忙碌,每個人神色間皆寫滿歡喜,洋溢著笑容。

  那是劫后重生的喜悅,更是對以后生活的憧憬。

  對于神通廣大的修士而言,要在廢墟上重建家園,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就見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湖泊、廊橋、亭臺陸續出現在那荒蕪的廢墟之上。

  遠遠地,蘇奕看著這一切,心中一片靜謐平和。

  如今的沈家,早已和沈牧記憶中不同。

  隨著漫長的歲月過去,當初沈牧所熟悉的那些熟悉的面孔,絕大多數都已經不在。

  也包括沈牧的父母和許多長輩親人。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遺憾。

  可人生,從來沒有十全十美。

  “你……什么時候離開?”

  身旁,沐子衿忍不住開口。

  之前,被雪琉視作人質的她,身陷牢獄之中,滿身傷痕,凄慘無比。

  而此時,她身上傷勢早已愈合,穿著一襲嶄新的淡綠色裙裳,身影嬌俏,姿容明艷動人。

  “再過段時間,等一些事情安頓妥當,我就會回去。”

  蘇奕扭頭,目光看向沐子衿,調侃道,“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你當初疊的那些紙鶴,是給沈牧疊的。”

  這諸天當鋪的女老板,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疊紙鶴。

  提起以前的時候,沐子衿不禁撲哧一聲笑起來,道:“怎么,你在吃沈牧師兄的醋?”

  蘇奕搖頭道:“哪可能。”

  當年在大荒天下時,沐子衿性情如火,雷厲風行,極為霸道刁蠻,常常惹得蘇奕很頭疼。

  甚至,有一次惹得他心煩了,差點一把火燒了那座當鋪。

  不過,現在想起這些往事,蘇奕心中倒有些懷念。

  那時候,自己身為玄鈞劍主,意氣風發,獨尊大荒,可遠比現在逍遙自在多了。

  “你呢,要不要回星空深處?”

  蘇奕問道。

  沐子衿搖頭,道:“不去了,我……我想一直守在沈家。”

  蘇奕拍了拍她的肩膀,認真說道:“沈牧是個蠢物,不值得你一直掛念在心,忘了他吧,以后潛心修行也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好,莫要委屈自己了。”

  沐子衿眼眶悄然泛紅,淚霧蒸騰,泫然欲滴。

  她深呼吸一口氣,笑容燦爛道:“我早清楚沈牧師兄已經不在了,以后啊,我就當我的當鋪老板,穿梭各界,瀟瀟灑灑地體驗人生!”

  蘇奕笑道:“如此最好。”

  他已了解到,當年沐子衿的確是從雪琉和老裁縫那里得知,沈牧轉世的消息。

  也正是雪琉和老裁縫動用力量,送沐子衿橫跨時空長河,進入星空深處。

  而他們這么做,為的就是利用沐子衿來找到自己!

  故而,沐子衿才會在當初出現在大荒天下。

  “對了,你當初是如何斷定,我就是沈牧?”

  蘇奕問道。

  “女人的直覺。”沐子衿想了想,道,“你和沈牧師兄雖然完全不一樣,但你們身上,有著一股驚人的相似之處。”

  蘇奕訝然道:“哪里相似?”

  沐子衿認真說道:“在劍道修行上,你們都有一顆最純粹、最堅定的劍心!世上劍修無數,但在對劍道的求索上,你和沈牧師兄就像兩片最神似的葉子。”

  “當年,我在大荒天下見到你的第一眼,就情不自禁想起了沈牧師兄,那時候,我還無法確定你就是沈牧師兄的轉世之身。”

  “直至后來,隨著和你相識、相熟,我愈發感覺,你就像當初和我一起在宗門修行時的沈牧師兄一樣。”

  “可惜……”

  說到這,沐子衿眼神有些黯然,喟嘆道,“沈牧師兄終究是被那個女人害了……”

  蘇奕頓時明白過來。

  沐子衿無疑是最了解和熟悉沈牧的人之一。

  而當初老裁縫和沐子衿或許正是看出這一點,才會選擇利用沐子衿來找自己!

  “這個送你。”

  蘇奕拿出一個玉簡,遞給沐子衿,“以后遇到化解不開的麻煩,就捏碎這塊玉簡。”

  玉簡內,是一幅“萬魔符詔”!

  憑此,足可調遣烏蒙、白拓等人,幫忙排憂解難。

  沐子衿痛快地收了下來,道:“我會一直藏在身上的。”

  當天,蘇奕離開,由烏蒙化作的三足魔烏載著,朝莽古魔山掠去。

  而目送他的身影消失,沐子衿心中喃喃道:“蘇玄鈞,你和沈牧師兄本就是一個人,你活著,對我而言,就等于沈牧師兄還活著,如此……我就很高興了……”

  女子臉龐上,有淚水悄然滑落。

ps:這一章略短,晚上6點前再搞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