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誅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千漩神山主峰之外,烏蒙兀自在出手,轟擊那座仙道禁陣。

  遮天蔽日般的血色雙翼,仿似一對開天之刃,不斷斬落,轟得那座仙道禁陣劇烈顫抖,光雨迸濺。

  他眼眸血紅冰冷,枯瘦的身影彌散通天血光,威勢若妖神。

  一個人,在短短須臾間,就踏碎六欲魔宗山門,毀掉一座座山峰,殺得此地血流成河!

  而現在,在他進攻下,那一座仙道禁陣正在劇烈動蕩。

  這讓藏在千漩神山主峰上的人們皆心驚肉跳,心都沉入谷底。

  誰能看不出,用不了多久,這座仙道禁陣就會撐不住?

  不過,當聽到雪琉的話,眾人皆精神一振。

  底牌?

  還很多?

  足可化解眼前危機?

  便在此時,雪琉驀地出聲:“蘇奕,你若不想讓沈家上下族人殞命,最好現在就讓那老東西住手!”

  聲音遠遠地傳到外界。

  “這就撐不住了?”

  蘇奕眼眸泛起一絲譏誚光澤。

  他飲了一口酒,邁步虛空而來,擺手道:“且退到一邊。”

  “喏!”

  正在轟擊那仙道禁陣的烏蒙聞言,頓時收斂那一身的滔天氣息,返回蘇奕身旁,低眉順眼,如若奴仆。

  這一幕,看得雪琉等人都不禁倒吸涼氣。

  一尊兇威絕世的妖仙,卻對一個年輕人畢恭畢敬,這無疑太不可思議!

  不過,眼見烏蒙終于收手,眾人心中都安定許多。

  唯有烏蒙心中冷笑,現在,好戲才剛開始而已!

  “只要你們現在離開,我以六欲魔宗掌教的名義保證,會立刻放了沈家上下所有族人。”

  雪琉的眼眸望向遠處憑虛而立的蘇奕,“若不然,只需我一聲令下,沈家所有人必死無疑!”

  氣氛寂靜無聲。

  所有目光都看向蘇奕。

  蘇奕笑了笑,道:“是嗎,那你就下令試一試。”

  雪琉蹙眉道:“你這是何意?難道非要沈家上下因你而死?”

  蘇奕沒有吭聲。

  一側的烏蒙則悠然開口道:“黑蟾,該你上菜了!”

  天地一顫,一道身影憑空而至,化作一個衣著寒酸,須發潦草的枯瘦老人。

  一縷縷烏黑的仙光,在老人周身縈繞,襯得他威勢如天!

  老人剛一出現,便朝蘇奕恭敬見禮:“屬下黑蟾,參見尊上!”

  神色間,盡是激動和歡喜。

  雪琉和六欲魔宗眾人皆色變,心中發寒,又一位踏足仙道的恐怖存在?

  并且……同樣對蘇奕畢恭畢敬!!

  這樣一幕,讓雪琉等人皆意識到不妙,頭皮發麻。

  “老賭鬼,事情可辦妥?”

  蘇奕問道。

  老人連忙道:“尊上放心,早已辦妥!”

  “那就讓他們開開眼。”

  蘇奕吩咐道。

  “喏!”

  老人領命。

  他轉過身,袖袍一揮。

  一串血淋淋的首級排空而起,浮現在虛空中,足有上百顆。

  “怎可能!?”

  驀地,六欲魔宗大長老失聲大叫,滿臉怒容。

  那一串血淋淋的腦袋,皆是他們六欲魔宗的強者,奉命鎮守在地淵牢獄,專門看守沈家那些族人。

  可現在,這些強者皆被斬首!

  腦袋都被串成一串,呈現在虛空中!

  其他六欲魔宗的強者,也都驚呆了,難以置信。

  “怪不得你無懼威脅,原來,早已救走了沈家族人!”

  雪琉開口,俏臉鐵青,明顯被打擊到,胸腔都一陣劇烈起伏。

  蘇奕笑了笑,道:“先別著急動怒,這僅僅只是一道開胃菜而已,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

  “開胃菜?”

  雪琉深呼吸一口氣,冷冷道:“那你且說說,還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蘇奕不假思索道:“你在等坐鎮在星元山的那位仙人歸來。”

  雪琉嬌軀一僵,眼神閃過慌亂之色,難以置信道:“難道……”

  “不錯,那家伙已經死了。”

  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

  伴隨聲音,虛空中浮現出一個手握玉扇的白袍男子。

  他周身仙氣如星光潮汐般流轉,威勢驚天動地。

  可在抵達后,便收斂氣息,恭恭敬敬朝蘇奕見禮:“屬下白拓,見過尊上!”

  又一位仙道人物!

  雪琉等人全都如遭雷擊,都差點懵掉。

  到目前為止,已足足有三位仙道巨擘出現!

  并且都對蘇奕敬若神明!

  “不可能!我派冥梟老祖同樣是仙道人物,怎可能會遭難?”

  雪琉俏臉煞白,尖叫開口。

  身為六欲魔宗掌教,她城府極深,之前縱使遭受諸多打擊,可并未失去理智。

  可此時,她似終于沉不住氣,失態了!

  “不可能?那就睜大眼睛好好看一看!”

  白袍男子白拓抬手一拋,一具殘破染血的尸體落在遠處虛空中。

  那尸體是個身材高大的老者,身上盡是觸目驚心的焦痕,脖頸都被扭斷,軟綿綿地垂在那。

  可六欲魔宗那些強者都一眼認出,那正是冥梟老祖!他們六欲魔宗的一位踏足仙道的恐怖存在。

  “老祖——!”

  一陣悲慟的大叫聲響起。

  所有人都手腳發涼,快要崩潰。

  雪琉也傻眼了,愣在那,似無法接受。

  這一次為了對付蘇奕,她專門請動冥梟老祖,親自前往坐鎮星元山,可誰曾想,冥梟老祖就這般死了!!

  這打擊太過沉重,讓雪琉都有種天塌了般的感覺。

  而此時,白拓還善意地耐心解釋了一句:“在那星元山上下,還有三十多個小角色,也都死了,我嫌他們分量不夠,就沒有帶來示眾。”

  聲音在回蕩。

  可場中卻死寂一片,空氣如凝固,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

  猛地,雪琉發出一聲尖叫:“蘇奕,你真以為自己贏了?錯!”

  她一揮手,“二長老,把人帶上來!”

  六欲魔宗二長老上前,手中還拎著一個女人。

  “蘇奕,你且看看她是誰。”

  雪琉咬牙切齒,俏臉都有些扭曲和鐵青。

  那女人衣衫襤褸,披頭散發,渾身盡是血漬,一條黑色鎖鏈貫穿肩部,纏繞在周身,模樣凄慘無比。

  她艱難地抬頭,當空洞的眼神看到遠處的蘇奕,渾身都顫抖起來。

  而后,兩行淚水滾落臉龐。

  盡是激動和欣喜。

  這女人,正是沐子衿。

  她是沈牧的師妹,也是諸天當鋪的老板!

  曾和沈牧一起修行,青梅竹馬。

  也曾在大荒天下,和蘇奕不打不相識,成為莫逆之交。

  “看到了嗎,那是你青梅竹馬的師妹,是你師尊的女兒!過往那漫長歲月中,她為了尋找你,不惜橫跨時空長河前往那星空深處。”

  雪琉厲聲道,“而今,她已淪為我的階下囚,你若不在乎她的性命,我現在就殺了她!”

  這位六欲魔宗的掌教,神態都隱隱有些癲狂了。

  蘇奕見此,卻不禁笑起來。

  而后,身邊的烏蒙、黑蟾、白拓三人也都笑了。

  那笑容顯得格外刺眼。

  也刺激得雪琉怒不可遏!

  “我殺了她,看你是否還能笑出來!”

  雪琉嘶聲道,“二長老,動手!”

  “是!”

  二長老抬起右手,狠狠朝沐子衿頭顱拍去。

  二長老的右手忽地焚燒起來,緊跟著他的右臂、肩膀、脖頸皆焚燒起來,眨眼間就被燒成一片灰燼飄散。

  附近眾人受到驚嚇,無不退避。

  雪琉也愣住,眼眸瞪大。

  而負傷累累渾身是血的沐子衿此時長身而起,乖巧地朝遠處的蘇奕行了一禮,道:“屬下水禾,參見尊上!”

  隨著聲音響起,她一身容貌悄然一變,化作一個滿頭銀發,楚楚動人的少女,臉上盡是甜美的笑容。

  一縷縷雷霆般的仙道法則,在她綽約的身影上流轉,隨意立在那,就壓迫得附近眾人幾欲窒息。

  這一刻,雪琉等人崩潰般,全都呆滯在那。

  又一個仙道人物!

  并且,早已混在他們當中,化身人質,蒙騙了他們所有人!!

  之前時候,這千漩神山主峰上有仙道禁陣鎮守,讓他們這些人雖然驚懼,但還心存一絲僥幸。

  可現在,一位仙人都已潛入他們身邊,這簡直就像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讓他們全都絕望!

  “水禾,你剛才哭得可真厲害,也演得太像了,我都差點懷疑,是不是真的你。”

  遠處,白拓笑著開口。

  “演的終究是演的,肯定瞞不過尊上的法眼。”

  銀發少女水禾淺淺笑道,看向蘇奕的目光,那叫一個柔情似水。

  蘇奕吩咐道:“先殺了那些礙眼的角色。”

  “喏!”

  銀發少女水禾乖巧地應了一聲。

  可還不等她動手——

  噗通噗通!

  一些來自其他七大魔宗的舉霞境人物,徹底繃不住,直接跪倒在地,顫聲求饒。

  一下子,就連六欲魔宗其他的人也慌了神,全都匍匐在地,瑟瑟發抖地認輸低頭。

  唯有雪琉孤零零一人立在那,俏臉煞白,失魂落魄。

  可惜,那些跪倒的,都沒能逃過此劫。

  隨著水禾出手,一片刺目的雷霆銀光肆虐,就那跪倒一地的身影轟殺當場。

  就只剩下雪琉!

  這位六欲魔宗的掌教,遭受到太過沉重的打擊,以至于面如土色,神色木然,眼神都變得空洞起來。

  她緩緩地抬頭,望著遠處的蘇奕,道:“你匯聚眾仙之力來殺我,能夠死在這樣的局勢中,我……是不是該感到自豪?”

  蘇奕搖頭道:“你想多了,今日我真正要殺的,是你師叔。你只不過是個順手捎帶的角色。”

  雪琉:“???”

  她胸腔起伏,直接咳出一大口血來。

  殺人誅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