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斬心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暮色深沉,晚霞披散天地間,染上一抹暗淡的紅色。

  遠遠地看著雪琉。

  蘇奕心中涌起一抹難以遏制的情緒。

  情不自禁地,浮現出沈牧和雪琉相識的點點滴滴,情緒也變得激動、歡喜、開懷……

  這,就是業障!

  是心魔!

  當初沈牧這個癡情種子,寧可自毀心境,為雪琉而死,這種情感豈可能是隨便能根除?

  而融合了沈牧道業力量的蘇奕,自然也在承受這一切。

  遠處憑虛而立的雪琉,似有一種天生的直覺,察覺到了蘇奕心緒的變化。

  她晶瑩的唇邊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道:“蘇奕,我對你并無仇恨之意,只要你過來,向我低頭,我會像以前那般待你。絕不會害你性命。”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

  不了解內情的,皆一頭霧水。

  唯有六欲魔宗的那些老人清楚,掌教這是在攻心!

  而這也正是他們六欲魔宗最擅長的手段。

  以六欲入道,最終斬六欲,實現心境上的太上忘情!

  蘇奕略一沉默,微微搖頭道:“還不夠。”

  雪琉眼神微妙,聲音也帶上一絲直抵人心的韻味,道:“你放心,只要你低頭,沈家那些族人都可以好好地活著,連你的師妹也可以重見天日。而我……”

  她星眸凝視著蘇奕,“也不怕在場任何人恥笑,愿意拋下所有,像以往那樣,陪在你身邊。”

  這一刻,蘇奕內心情緒在翻騰,產生強烈的沖動,似有一個聲音在催促他,讓他的意識都在遭受沖擊,產生一種本能的渴望,想要就這般低頭。

  這一刻,連烏蒙都察覺到,身邊的尊上有些不對勁!那淡然的神色不復存在,變得陰晴不定,內心似在掙扎和沖突。

  “這……難道就是尊上的心魔?”

  烏蒙無法理解,但卻暗自震驚,所謂心魔,看似無形,實則最為歹毒。

  任你有通天手段,可在心境上一旦出現差池,也注定將輸得一塌糊涂!

  而這種較量,外人根本無法幫忙。

  哪怕他此刻殺了那雪琉,說不準尊上反倒會陷入心魔之中,無法自拔!

  這一刻,就連六欲魔宗上下所有人都看出,蘇奕的處境很不妙。

  一些老人都不禁冷笑起來,腦海中甚至都看到,蘇奕抵抗不過心魔,不得不乖乖俯首稱臣的那一幕。

  而雪琉眼神深處,則泛起一絲輕蔑。

  這蘇奕……好像也不過如此!

  心中如此想著,她聲音則愈發柔和,道:“快過來吧,我已等待你很久,就為了這一刻能夠與你重逢。”

  而此時,蘇奕忽地笑起來,道:“多謝!”

  他神色間的掙扎之色不見了,眼神都變得澄澈而平靜。

  雪琉一怔,“為何謝我?”

  蘇奕認真說道:“你若死了,我要斬掉這個心魔,勢必要費許多周折,還好,你沒死。”

  “見到你,讓我的心魔徹底爆發,看似兇險,但對我而言則是難得的機會,當即以本我道心為劍,一舉將心魔斬除!”

  話音落下,蘇奕渾身都散發出一種從容、超然的韻味。

  就如同打碎了心神最深處的一層無形枷鎖,什么癡情、什么對雪琉的眷戀,在此刻煙消云散!

  蘇奕甚至能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心境產生了某種蛻變!

  “你……真的做到了?”

  雪琉似難以置信。

  蘇奕笑道:“是不是很失望?”

  這種心魔,于他而言,無非是一個無形的枷鎖,以前打不碎,是因為它潛藏于無形中,幾乎很難察覺到。

  可只要這個心魔冒頭,以蘇奕的心境之力,輕松可以將其滅除!

  畢竟,歸根到底,他本就不是沈牧,更不是像沈牧那樣的癡情種子!

  “失望?”

  雪琉眼神變得冰冷下來,道,“不,今日你注定將喪命于此,我高興還來不及,怎會失望?”

  說著,她輕語道:“誰愿去擒下此獠?”

  “黃某不才,愿為道友排憂解難!”

  一個來自七大魔宗的舉霞境黑袍中年笑著站出來。

  “道友小心,那姓蘇的可不簡單。”

  雪琉叮囑道。

  “哈哈哈,道友姑且等著便是。”

  黑袍中年仰天大笑,身影驀地挪移長空,沖出山門。

  此人氣息恐怖,威能滔天,剛一出場,就引起眾人側目。

  可蘇奕卻懶得看一眼,自顧自拿著酒壺,退到一邊。

  “交給你了,記住,先別殺那女人,我要讓她心境崩壞而死。”

  他輕聲吩咐。

  烏蒙咧嘴一笑:“屬下早就在等尊上這句話!”

  “死!”

  黑袍中年橫空殺來。

  烏蒙面無表情,反手一掌拍出。

  砰!!!

  虛空中,黑袍中年軀體炸碎,化作一團血霧。

  就如同一只蒼蠅,被隨意拍死在那。

  可黑袍中年不是蒼蠅,而是一位舉霞境存在,當看到他都沒能出手,就被拍死時,全場所有人都被驚到,一個個瞠目結舌。

  這反差也太大。

  大到讓人差點以為眼花了!

  還不等眾人反應,烏蒙的身影驀地沖霄而起,一個邁步,就來到千漩神山山門前。

  隨著他抬手按下。

  轟隆!

  血光洶涌,那覆蓋著無數禁陣力量的山門直接塌陷,四分五裂。

  分散在山門附近的一些強者遭受到波及,一個個慘死當場,被那恐怖的掌力抹殺。

  那霸道神勇的威能,讓六欲魔宗上下所有人色變。

  這老家伙是誰?

  怎會如此強大?

  “快,全部出手!!”

  雪琉眸子冰冷,下達命令。

  “殺!”

  六欲魔宗和其他七大魔門的一眾舉霞境大人物毫不猶豫出手。

  頓時,各種寶物騰空而起,諸般秘法呼嘯釋放。

  足足上百位舉霞境存在一起聯手出擊,那等威能該是何等恐怖?

  就見——

  轟隆!

  天地震顫,虛空裂開。

  恐怖的毀滅洪流,如若決堤的天河般匯聚在一起,以鋪天蓋地之勢,朝烏蒙一人轟去。

  只遠遠望著,就讓人肝膽欲裂。

  “還好我此次聽從師叔的叮囑,準備了諸多底牌和手段,否則,非被那老家伙殺一個措手不及不可。”

  雪琉退到了遠處。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身為掌教,她自不會以身試險。

  剛想到這,雪琉忽地嬌軀一顫,俏臉頓變。

遠處,身著灰袍,面容冷峻的烏蒙,不  閃不避,僅僅只一掌拍出,就轟碎上百位舉霞境人物的聯手一擊!

  漫天光雨肆虐席卷,那片虛空都在塌陷。

  而后,烏蒙猛地深吸一口氣,其身影上空,忽地有沖霄的血色神焰涌現,交織為一對遮天蔽日的血色雙翼。

  密密麻麻的法則力量,仿似星辰般涌現在雙翼之上,彌漫出壓蓋天宇的毀滅威能。

  所有人呼吸一窒,駭然色變,這是……

  “死!”

  烏蒙大喝,一掌拍出。

  那一對血色雙翼隨之斬落。

  轟!!

  千漩神山劇顫,一座座山峰被削平,無數古老的建筑轟然崩塌。

  而在這一擊之下,那些舉霞境存在,一個個如若紙糊般暴斃當場。

  那血色雙翼的氣息太過狂暴,裹挾著遠超舉霞境層次的仙道法則力量。

  僅僅一擊,就誅滅數十位舉霞境人物!

  血雨滂沱。

  慘叫震天。

  眨眼間的功夫,這千漩神山宛如化作人間煉獄!

  “妖仙!他是一尊真正的妖仙!!”

  有人顫聲尖叫,透著驚恐。

  “妖仙?”

  雪琉俏臉發白,難以置信。

  那蘇奕從何處找來一位妖仙當幫手?

  不是說那星空深處,根本就沒有真正的仙嗎?

  雪琉意識到,問題棘手了!

  轟隆!

  烏蒙早已大開殺戒。

  這一刻的他,就如一尊魔神,血色雙翼遮天蔽日,每一次揮動,便如若一場天災爆發。

  那些舉霞境存在,擱在當世也是巨擘人物,可此時一個個都顯得那般不堪,被無情屠戮當場。

  至于那些舉霞境之下的角色,別說反抗,僅僅是那戰斗余波,就讓他們承受不住,暴斃當場。

  也是此時,身為萬域魔庭開派祖師的烏蒙,顯露出絕世兇威!

  而自始至終,蘇奕遠遠地立在那,閑散從容,自顧自飲酒,看著那血流成河的殺戮畫面,眼眸中毫無情緒波動。

  “快!退回主峰之上——!”

  雪琉厲聲下達命令。

  她目眥欲裂,俏臉鐵青,滿心都是憤怒。

  可最終,卻只能帶著宗門所有人退避。

  轟隆!

  千漩神山主峰上,涌現出一重璀璨耀眼的仙道禁陣,洶涌的禁陣波動通天徹地。

  這座仙陣一出,也將殺過來的烏蒙阻擋在外。

  逃到主峰上的眾人,都暗自松口氣,旋即臉色都變得無比難看。

  從他們視野望去,除了主峰這片區域,其他地方完全都被毀掉,滿目瘡痍。

  僅僅不足片刻功夫,他們這邊已傷亡慘重。

  上百位舉霞境人物,僅僅只有二十多人僥幸撿回一命。

  至于死掉的其他角色,早已無法估算!

  這樣的損傷,讓雪琉氣得貝齒快要咬碎,渾身都在哆嗦。

  失算了!

  她沒想到,蘇奕在抵達之后,沒有出現在早已被重重封鎖的星元山附近,反倒是直接殺到了他們六欲魔宗山門前。

  更沒想到,蘇奕身邊,竟還伴隨著一位兇威恐怖的妖仙!

  這一切,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諸位莫慌,我自有諸多底牌,足可化解眼前危機!”

  深呼吸一口氣,雪琉沉聲開口,安撫眾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