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萬魔符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確實有些狼狽。

  他在橫跨時空長河時,遭受到了一場時空風暴的沖擊,若非關鍵時刻全力運轉九獄劍的力量,差點就被狂暴的時空力量撕碎。

  “未踏足仙道,強行橫跨時空長河,果然太危險了。”

  蘇奕揉了揉鼻子,頗有些自嘲。

  還好,總算安然抵達魔之紀元。

  他長吐一口濁氣,放眼四顧。

  已是深夜,遠處的莽古魔山籠罩在黑暗之中,雄渾綿延的山脈起伏,像一條臥倒在大地上的巨龍。

  “也不知那‘萬域魔庭’是否還在。”

  眺望著遠處的莽古魔山,蘇奕陷入思忖。

  很久以前,第六世王夜在魔之紀元游歷時,曾在這莽古魔山盤桓過一段時間。

  當初,王夜為探尋魔之紀元的修行文明起源,曾招攬一批手下,專門為他搜集天下間的古老典籍。

  其中一個手下,便是“萬域魔庭”的開派祖師!

  而眼前那一座莽古魔山,便是萬域魔庭的盤踞之地。

  蘇奕在抵達魔之紀元后,之所以會出現在此地,并非是巧合。

  而是因為王夜所留的那個空間節點,本身就是王夜當初在莽古神山時所銘刻。

  “都已過去數十萬年,當年那些屬下……也不知是否還在……”

  蘇奕正自思忖,忽地一陣破空聲響起。

  “剛才的異響,就是從那邊傳來!”

  “咦,竟有人比我們先抵達了。”

  ……伴隨交談時,遠處夜空中出現一群絢爛的遁光。

  那赫然是一群修士。

  為首的是一男一女。

  男子高冠博帶,一身蟒袍,神色倨傲淡漠。

  女子長發盤髻,身著紫衣,明秀端莊。

  眨眼間而已,這群修士便呼嘯而至,目光都是齊刷刷看向了蘇奕。

  “一個沒有修為的凡人?”

  那為首的紫衣女子一怔,忍不住重新打量了蘇奕一番。

  可最終卻發現,這青袍年輕人的確沒有任何修為波動!

  “凡人?我看不見得。”

  一側的蟒袍男子眸光閃爍,“這世上哪個凡人深更半夜敢來莽古魔山附近?”

  說著,他下巴抬起,眼眸盯著蘇奕,道,“小家伙,剛才此地曾產生異動,有耀眼的光雨出現,你可曾見到?”

  蘇奕心中頓時明白,自己剛才抵達此地時產生的動靜太大,才引起了這些修士的注意。

  “愣著干什么,快回答我!”

  蟒袍男子冷聲喝斥。

  蘇奕眉頭微挑,正要說什么。

  那紫衣女子已不悅地開口,道:“融文,注意你的舉止,在一個凡俗之輩面前耀武揚威,不覺得有損身份?”

  蟒袍男子神色一滯,忍不住辯解道:“那小子可一點都不像是個凡俗之輩,要不……由我來出手試試他的底細?”

  “若他是螻蟻般的凡夫俗子,自然根本無須在乎。”

  “可他若不是,那身上定然有大問題!”

  說著,他神色不善,看向蘇奕。

  紫衣女子蹙眉,俏臉冷若寒霜,喝斥道:“夠了,別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休要再惹是生非!”

  說著,她扭頭對蘇奕道:“年輕人,此地毗鄰莽古魔山,兇險多災,你還是盡早離去為好。”

  “我們走。”

  沒有耽擱,紫衣女子帶著一群人徑自離開,朝遠處的莽古魔山深處掠去。

  臨走時,那蟒袍男子明顯不甘心,可卻不敢違逆紫衣女子的命令。

  最終,他冰冷地瞪了蘇奕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可惜了……”

  目送這一行人消失,蘇奕輕聲一嘆。

  “小友在可惜什么?”

  冷不丁地,遠處夜色中,出現一個骨瘦嶙峋的老人,一襲麻衣,眼眸油綠,渾身鬼氣森森。

  他緩步朝蘇奕走來,一對碧油油的眼眸盯著蘇奕,目光陰冷玩味,似毒蛇吐信,讓人不寒而栗。

  蘇奕瞥了這麻衣老人一眼,如實回答道:“之前他們若動手,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將他們擒下,一一搜魂,或許就能獲得我想要得知的一些消息。可惜,他們偏偏沒動手。”

  麻衣老人:“???”

  這他媽……是凡俗之輩有膽說的話?

  他腳步頓住,一張老臉驚疑不定,道:“小友……真不是在開玩笑?”

  蘇奕心不在焉道:“你覺得呢?”

  麻衣老人干咳一聲,道:“我覺得我還是離開為好,告辭!”

  他腳底抹油似的,身影一閃,就朝極遠處的莽古魔山掠去。

  速度奇快無比!

  可尚在半途,一道笑聲在麻衣老人耳畔響起:

  “若再讓你走了,豈不是就更可惜了?”

  麻衣老者渾身一個激靈,張嘴叫道:“我……”

  話還沒說出口,一只大手,從背后攥住了他的脖頸!

  整個人像小雞似的被拎了起來。

  頓時,麻衣老者亡魂大冒,背脊直冒寒氣,額頭上淌出豆大的冷汗。

  他哭喪著臉道:“前輩,小老無意冒犯,還請您手下留情!”

  這一刻,他哪會不明白踢到鐵板了?

  “剛才你湊過來,分明是心懷鬼胎,雖然很聰明地沒有動手,可畢竟用心不純。”

  蘇奕笑吟吟道,“這樣吧,等對你搜魂之后,我便給你一條生路,如何?”

  麻衣老者神色頹然,苦澀道:“前輩都已開口,小老哪敢拒絕?”

  半刻鐘后。

  蘇奕沒有食言,放了麻衣老者。

  他已經從搜魂中,了解到一些消息。

  曾經盤踞在這莽古魔山中的“萬域魔庭”,原本是天恒界首屈一指的頂級勢力,一如此界的主宰!

  可這個大勢力,竟然早在很久以前就從世間消失了!

  由于過去了漫長的歲月,在當今世上,幾乎已經沒有人知道,萬域魔庭當初究竟是如何消失的。

  到如今,萬域魔庭的山門,早已化作荒蕪的廢墟遺跡。

  不過,從麻衣老者的記憶中,蘇奕了解到,最近這些年,陸續有修士從莽古魔山中探尋到了一些機緣。

  諸如殘碎的道兵、古老的經書等等。

  以至于,如今的莽古魔山,儼然成了世間修士探尋機緣的一塊寶地。

  當然,此山深處同樣藏有諸多兇險,一般修士輕易不敢前往。

  了解了這些,蘇奕頓時明白,剛才那一群修士,應當也是沖著莽古魔山中的機緣而去。

  “還真是滄海桑田,物是人非。”

  蘇奕輕聲一嘆。

  他取出一塊秘符,在其上認真鐫刻起來。

  許久,一幅奇異繁密的魔道秘紋圖案,悄然浮現在秘符之中。

  這一幅秘圖,名喚“萬魔符詔!”

  當年,王夜就是以這一道符詔,來召集和調遣那一批手下!

  “罷了,先去莽古魔山走一遭,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線索,再動用這枚符詔也不遲。”

  思忖片刻,蘇奕收起了這塊秘符,徑自朝莽古魔山中掠去。

  莽古魔山深處。

  “殺!”

  一場激烈的大戰在上演。

  天地間,寶光轟鳴,神輝如潮,肆虐擴散。

  足足上百位修士,爭先恐后般朝一座恢弘古老的宮殿沖去。

  那宮殿漂浮在一座熔漿大湖上,足有千尺高,通體宛如由神金澆筑而成,神圣莊肅。

  宮殿前方,是一座巨大的道場,道場兩側分別坐落著一排古老的石像。

  而此刻,這些石像皆像活過來般,化作一個個氣息恐怖的身影,在和那上百位修士激烈廝殺,阻止那些修士前往宮殿。

  轟隆!

  那片道場徹底混亂,戰況無比慘烈,不時有修士喋血,慘死場中,血灑地面上,將地面都澆成猩紅的血泊。

  可那些修士卻悍不畏死般,一個個發瘋般前沖。

  紫衣女子和蟒袍男子一行人也來了。

  當遠遠地當看到這一幕時,他們都不禁露出凝重之色。

  “我們來晚了……”

  蟒袍男子低語,臉色難看。

  “晚嗎,沒看到那些老家伙們,還沒有一個能闖入那座神殿之中?”

  紫衣女子輕語。

  這一場大戰太過慘烈,讓她看得都心驚肉跳,背脊發寒。

  “那些鎮守道場的石像,據傳是由萬域魔庭的大人物煉制的魔傀,威能恐怖,最巔峰的時候,足可以和舉霞境存在對抗!”

  蟒袍男子神色陰晴不定,“哪怕歷經漫長歲月的侵蝕,嚴重削弱了這些魔傀的力量,可一般的羽化人物,注定不是他們的對手。”

  他看到,有不少羽化境的老家伙,都已慘死在道場上!

  而那些魔傀,至今才被毀掉三個而已!

  紫衣女子道:“或許,我們可以坐收漁利,等他們殺光那些魔傀時,直接沖進那座宮殿內。”

  這番話,頓時得到其他人的認同。

  蟒袍男子也不禁笑了,道:“對對,自當如此,咱們看似來晚了,實則能撿一個大便宜!”

  他眸光都變得火熱起來。

  這座宮殿,名喚萬域神殿!

  據傳,在這座神殿內,藏著萬域魔庭所留的一切寶物,有數之不盡的古寶、神妙莫測的道經、以及琳瑯滿目的仙藥和神材!

  也是前不久的時候,這座神殿才從那熔漿大湖中橫空出世。

  某種意義上而言,他們也算是最先一批抵達此地探尋機緣的人!

  與此同時,

  遠遠地,蘇奕也看到了那一座漂浮在熔漿大湖中央的宮殿,以及那正在上演的激烈大戰。

  蘇奕眼神泛起一絲恍惚之色,

  沒想到,如此漫長的歲月過去,這座宮殿……竟然還在!8149/974950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