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當鋪老板的消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喝醉的人,與松樹對談,會惹人笑。

  自言自語,自說自話,也注定無人應答。

  可蘇奕在心中說完這番話,只覺一陣神清氣爽,念頭通達,渾身通透。

  正如紅云真人所預測,歷經星璇禁區之行,蘇奕的心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也實現了一場極盡的磨礪和蛻變!

  蘇奕躺在藤椅中,掌間取出一座青銅寶塔。

  “鐵公雞,再不出來,我可就把你當初喝醉酒干的破事,告訴空照和尚了。”

  蘇奕輕語。

  青銅寶塔內,傳出一道聲音,試探道:“那你且說說,我曾干過什么破事?”

  蘇奕笑起來。

  這鐵公雞,到現在還很警惕,唯恐自己是老裁縫假扮的。

  蘇奕悠悠開口道:“你曾發毒誓,若飲酒輸給空照和尚,就認他當祖宗,每次見面就叫三聲,要不我現在把空照和尚叫過來?”

  “千萬別!”

  青銅寶塔內,那聲音叫起來,“你……你還知道一些什么?”

  蘇奕淡然道:“還有一次,你喝酒輸給了我,發誓要把畢生的古董分我一半,若辦不到,就認我當祖宗。”

  “說實話,若真要計較,你當初發誓要認的祖宗可不少,要不要我幫你全都回憶一下?”

  這番話一出,青銅寶塔猛地搖晃起來,傳出古董商尷尬的咳嗽聲:“觀主兄弟,大可不必!”

  蘇奕沒好氣道:“少啰嗦,快爬出來!”

  “好嘞!”

  青銅寶塔內,忽地響起一陣奇異的轟鳴聲,有瑰麗的仙光在其內蒸騰。

  而后,從寶塔底部的位置,沖出一縷如夢似幻的光雨,倏爾間就化作一個男子身影。

  男子精瘦如麻桿,穿著一身打滿補丁的陳舊布袍,臉上皺紋密布,一副憨厚淳樸的老實人模樣。

  古董商!

  星空深處一個堪稱傳奇的老家伙。

  看似衣著寒磣、一副淳樸老實的模樣,實則都是表象。

  這老家伙,奸詐如鬼,過往那漫長歲月中,為了收集古董,不知坑騙了多少人。

  就連老裁縫那種老陰貨,都曾被古董商狠狠坑過一把,氣得老裁縫都直罵娘,把古董商恨到骨子里。

  不過,古董商有一點最好,不坑窮人,專宰大戶。

  他也是觀主當初的好友之一。

  “你……真的是我觀主兄弟?”

  古董商狐疑地看向躺在藤椅中的蘇奕。

  說話時,他身上一下子浮現出十七八件寶物,流淌異彩,什么斧鉞鉤叉、刀槍劍戟,皆氣息恐怖。

  蘇奕不禁笑起來,探手一抓。

  古董商身上,一枚銅印落入蘇奕手中,銅印四四方方,古色古香,竟是一件難得的仙寶!

  “信不信,若我是老裁縫,這一擊便能要了你的命。”

  蘇奕慢條斯理道。

  古董商軀體一僵,旋即猛地激動起來,叫道:“不愧是我異父異母的親兄弟!在這世上,也只有你觀主會跑去星璇禁區救我!”

  蘇奕:“……”

  他拿出一壺酒,扔給古董商,道:“喝酒。”

  古董商眉開眼笑,拿過酒壺就痛飲起來。

  蘇奕也拿出一壺酒,笑著和古董商交談起來。

  交談中,蘇奕才知道,裁縫并沒有騙自己,當年古董商的確是被追殺得逃進了星璇禁區。

  也多虧古董商身上寶物眾多,最終憑借那座名喚“太清”的青銅寶塔撿回一命。

  而談起過往的事情,蘇奕和古董商皆感慨良多。

  當天,古董商便留了下來。

  數天后。

  夜晚。

  蘇奕正在和古董商、空照和尚飲酒,忽地一縷鐘聲在蘇奕耳畔響起。

  他眉頭微挑,起身離開。

  距清月山數百里之外。

  虛空顫抖,一座二層竹樓憑空出現。

  赫然是諸天當鋪!

  一盞光影昏黃的燈籠,懸掛在當鋪大門前的屋檐下,燈影斑駁。

  蘇奕剛抵達,老朝奉已經急匆匆推門而出,迎了上來。

  “蘇大人,還請您救我家主人一命!”

  老朝奉滿臉焦急。

  蘇奕道:“別慌,你且跟我說說,發生了何事?”

  老朝奉深呼吸一口氣,道:“前不久的時候,小老收到主上傳回的信符,可打開一看,才知道,這塊信符……卻是由一個名叫‘雪琉’的女子傳來!”

  雪琉!

  蘇奕眉頭微挑,這個名字,他可一點也不陌生,正是坑死沈牧的那個女人的名字。

  一個來自魔之紀元六欲魔宗的女人!

  “蘇大人,這就是那塊信符,您一看便知。”

  老朝奉拿出一個奇特的黑色骨符,遞給蘇奕。

  蘇奕接過骨符,神識探入其中。

  “去找到蘇奕,讓他前來魔之紀元。”

  “我給他一個月時間,一個月內,若見不到他,不僅你家主人會死,沈牧的族人、師尊全都將從世間消失!”

  “看好了,這就是威脅!”

  “只要他不在意那些人的死活,自然可以不來。”

  看到這,蘇奕眸子深處泛起一抹冷冽光澤。

  這女人,是發瘋了嗎?

  亦或者說,因為沈牧沒有徹底死掉,讓她的心境已出現嚴重的問題?

  除了這番話,這塊信符內還銘刻著一個“空間節點”。

  按雪琉在信符中所言,蘇奕只需手持這塊骨符,找到進入時空長河的辦法,就能通過這個“空間節點”的位置,進入魔之紀元!

  收回神識,蘇奕目光看向老朝奉,道:“你是何時收到的這塊信符?”

  “七天前。”

  老朝奉不假思索道。

  “也就是說,距離那女人給出的期限,還有二十余天。”

  蘇奕沉吟。

  老朝奉忽地跪在地上,顫聲乞求道:“蘇大人,若是可以,還請您救我家主上一命!”

  “不許跪!”

  蘇奕皺眉,一把將他拉起來,道:“你放心,這件事我自不會不管。”

  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冷意。

  那來自魔之紀元的雪琉仙子,不止曾和老裁縫一起聯手進行布局,欲在烏鴉嶺深處坑殺自己。

  更是選擇傾綰為棋子,帶給自己一場至今還沒有解除的因果!

  這樣的仇怨,蘇奕怎可能會忘了?

  頓了頓,蘇奕眸光深邃而平靜,輕聲道,“更別說,我早就想去見一見那個名叫雪琉的女人。”

  他曾告訴沈牧,遲早有一天,他會親自去和雪琉做一個了斷。

  而現在看來,雪琉似乎比他更著急要了斷這一場恩怨。

  既如此,蘇奕自不介意成全她!

  “多謝蘇大人!多謝蘇大人!”

  老朝奉激動得語無倫次,感激涕零。

  “謝我什么,說起來,我和你家主人可有著不一樣的關系。無論如何,也不會見死不救。”

  蘇奕眼神有些異樣。

  當鋪的老板,是一個極為刁蠻霸道的女人,性情如火,雷厲風行。

  當初在大荒天下,蘇奕身為玄鈞劍主時,就曾和這女人不打不相識。

  不過,那時候蘇奕并不清楚,當鋪老板真正的底細。

  直至融合沈牧的道業力量之后,蘇奕才終于明白過來。

  當鋪老板,名喚沐子衿,來自魔之紀元!

  最重要的是,她還是沈牧的……師妹!

  沈牧的師尊沐劍池,乃是魔之紀元劍道第一人!

  而沐子衿,既是沈牧的師妹,也是其師尊沐劍池唯一的女兒。

  早在師門修行時,沈牧背后的宗族就曾和沐劍池商議過,想讓沈牧和沐子衿成婚,結為道侶。

  對于這樁婚事,沐劍池痛快答應了。

  沐子衿也答應了。

  但卻遭受到沈牧的反對。

  不是沈牧不喜歡沐子衿,而是沈牧當初醉心于劍道,并且心中一直把沐子衿視作妹妹對待,根本沒有別的想法。

  這件婚事,最終也就不了了之。

  這一段往事,在蘇奕融合沈牧的道業力量之前,并不清楚。

  可現在想起,他已大致斷定,被沈牧拒絕成婚的沐子衿,并未就此放棄!

  否則,她為何會從魔之紀元前來這片星空世界?

  為何又會化身諸天當鋪的老板,出現在大荒天下?

  不過,也還有一些事情,是蘇奕想不通的。

  比如,沐子衿是如何知道,沈牧并未徹底死去?

  她又如何斷定,沈牧轉世之后,出現在了這一方星空世界?

  甚至,她還曾出現大荒天下,疑似早已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這其中,定然另有隱情!

  并且,蘇奕心中已大致猜出一些端倪,這件事極可能和雪琉有關!

  也只有那女人和老裁縫清楚沈牧的一切。

  而今,按那塊信符記載,沐子衿也已淪為雪琉手中的人質,并拿來要挾自己。

  這一切足以進一步證明,當初沐子衿極可能受到雪琉的蠱惑,從雪琉那里得知了沈牧轉世重修的事情!

  而雪琉這么做,無非是在利用沐子衿,讓沐子衿幫著找尋沈牧的轉世之身!

  “老裁縫曾坦白,他是雪琉的師叔,同樣來自魔之紀元,而在前不久的時候,老裁縫的大道分身也已徹底栽在我手中……”

  “這才過去多久,那雪琉就傳來信符,要讓自己前往魔之紀元……”

  “這背后,或許也有老裁縫在暗中發力!”

  想到這,蘇奕眸子深處泛起一抹殺機,輕聲自語,“也罷,這次就去魔之紀元,徹底做個了斷!”8149/9749503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