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人間驚鴻 風華絕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塊手骨?

  彌真似恍然般,冷笑起來:“原來,這就是你的底牌啊。”

  “道友,我乃幻之紀元秦洞虛,我派皆尊奉和信仰‘羅睺妖神’,很久以前,我被那女人暗算,被囚禁于其所留的手骨之內,還請前輩救命!”

  青銅盒內,傳出急促焦急的聲音。

  自始至終,蘇奕不慌不忙,也沒有阻止。

  就如冷眼旁觀一場小小的鬧劇。

  “羅睺妖神的信徒……”

  彌真眸光閃動,“也罷,本座便順手救你一命。”

  他指尖催動青燈,釋放出一道洶涌的光明神焰,神焰內涌現出刺目的秩序規則力量,遠比之前那一擊更恐怖。

  剎那間,蘇奕所置身的那座“牢獄”直似被點燃,恐怖的神焰沖進牢獄內,和那塊青銅盒內涌現的雪白光雨激烈爭鋒起來。

  轟隆!

  光雨迸濺,規則力量席卷。

  那雪白光雨極為神異,看似虛幻縹緲,卻死死抵住轟擊而至的光明神焰。

  彌真冷哼,全力運轉手中青燈。

  頓時有無數光明神焰涌現,掃過時空長河,沖向蘇奕所在的牢籠。

  砰!砰!砰!

  密集的爆鳴響徹。

  幾個眨眼間,蘇奕手中的青銅盒顫抖,釋放出的雪白光雨遭受到壓制。

  快要撐不住!

  “前輩,那手骨的力量快要耗盡!”

  青銅盒內,傳出秦洞虛激動的大叫聲。

  彌真只淡淡地嗯了一聲。

  他全力出手,以掌中青燈施展神罰,掀起恐怖的光明神焰,朝被困在牢籠中的蘇奕殺去。

  蘇奕自始至終都立在那,平靜而從容,不曾出手。

  只不過,他的眸光則落在手中的青銅盒上。

  這青銅盒內,的確有著一塊手骨,乃是當年在大荒仙隕禁區時,蘇奕在闖關時獲得。

  手骨的主人,是一個名喚珞瑤的神秘女子。

  而這塊手骨內,封禁著一個名叫秦洞虛的殘魂。

此人不屬于這個時代,而是來自一個名喚“幻之紀元”的異域時空  當初,秦洞虛曾橫跨時光長河,進入玄黃星界,以浩劫之力毀掉玄黃星界的登天之路!

  而珞瑤的來歷更神秘。

  此女早在很久以前,便一直守在幽冥輪回之中,沒有人知道,她為何要守在那。

  哪怕是當時的洪天尊、以及幽冥界執掌六道地府的幽冥帝君,都不清楚此女的來歷。

  當初,秦洞虛橫跨時光長河,殺入玄黃星界,正是珞瑤在最后時刻出手,一舉重挫“秦沖虛”!

  而珞瑤也在此戰中,斷掉一只手。

  按照洪天尊的說法,當時,珞瑤遭受到時光長河的沖擊,疑似被某種不詳的禁忌力量盯上,在擊潰秦沖虛之后,不得不第一時間撤離。

  而在撤離前,她把那只斷手留下,告訴洪天尊,以后她自會回來取回這只斷手。

  那斷手,便是如今封印在青銅盒內的那只雪白纖細的手骨。

  直至蘇奕當初進入仙隕禁區闖關,這青銅盒和其中的手骨,便落入蘇奕手中。

  除此,當時的洪天尊還曾說過,

  哪怕在太古最初時,由幽冥帝君掌控輪回,也一直受到制約,不曾真正開啟過輪回之路!

  其中緣由,疑似和諸神契約有關,也疑似和那位神秘的女子珞瑤有關!

  也是在那時,蘇奕才知道,哪怕是從太古最初時算起,時至如今,也只有他一人,曾開啟輪回路,于輪回中爭渡歸來!

  直至后來,蘇奕了解到,那來歷神秘的珞瑤,之所以用自己的手骨囚禁秦沖虛的殘魂,乃是為了以后前往幻之紀元!

  珞瑤的一縷意志力量,也曾沒告訴蘇奕,不出三年,她的本尊必會歸來!

  還請蘇奕保管她的這塊手骨,當她歸來時,會給蘇奕一個意想不到的報答!

  如今,距離蘇奕獲得這青銅盒已過去兩年有余。

  而就在剛才,隨著彌真出現在“遺落古跡”之后,這個青銅盒忽然產生異動,引起了蘇奕注意。

  而后,就發生了眼前這一幕幕。

  不得不說,蘇奕也很驚訝,沒想到這塊手骨內蘊含的力量,竟能對抗諸神之力!

  但也僅僅如此。

  他可沒把活命的希望,寄托在一塊手骨上。

  之前之所以沒有動手,無非是想看一看,這手骨的異動,究竟是出于何種緣故。

  而現在,眼見這手骨的力量快要撐不住,蘇奕不再猶豫。

  或者說,他已快要按捺不住識海中的九獄劍力量!

  早在和彌真對峙的時候,九獄劍就變得格外暴躁,似受到了刺激般,在識海中鏘鏘而鳴,殺氣騰騰。

  這是以前不曾有過的變化!

  無疑,九獄劍極可能察覺到了來自諸神的力量,才會變得這般暴躁。

  “別說只剩下一截手骨,就是那女人還活著,在這一場神罰面前,也救不了你!”

  遠處,彌真微笑開口,“不過你且放心,正如我之前所言,我不會殺你,而是會把你抓捕,送往諸神的囚牢!”

  他執掌青燈,如若執掌神罰,已快要徹底將那塊手骨的力量鎮壓!

  蘇奕也笑了。

  他眸子深處涌起冷冽的光澤,正待出手。

  可這一瞬,他似乎察覺到什么,霍地抬眼看向遠處。

  同一時間,一道清冷如冰的女子聲音響起:

  “小小一個走狗,口氣可比諸神都大!”

  伴隨聲音,時空長河劇烈搖晃,浪潮洶涌席卷。

  一道修長的身影,直似一道流光,從時空長河深處乘風破浪而來。

  她一身流轉雪白晶瑩的虛幻光雨,如夢似幻。

  那時空長河上,秩序規則何等恐怖,可在她腳下,盡數如泡沫般被碾出一條路!

  那等一幕,讓蘇奕都感到驚艷。

  一個女子,竟能劈風斬浪,穿梭時空長河之上,僅僅這般風采,已堪稱絕代!

  “嗯?”

  同一時間,彌真眼眸微凝,毫不猶豫出手。

  在他掌間,青燈璀璨,驟然大放無量光明,掀起璀璨的秩序神焰,轟向那女子。

  “在這時空長河之上,過去燃燈佛的‘定光秩序’,可奈何不了我。”

  遠遠地,女子身影根本不曾停頓,兀自踏步而來。

  直至漫天神焰席卷而至,她左手抬起,當空一抹。

  轟!!

  漫天光明神焰崩碎消散。

  彌真臉色頓變,眸子泛起難以置信之色,“竟……真的是你?這怎可能,你不是早已被諸神滅殺?!”

  他明顯認出女子的身份,無法淡定。

  女子已邁步而至,剎那之間,就出現在蘇奕所置身的囚籠之前。

  她完全無視了彌真,自顧自凝視如若階下囚般的蘇奕,臉上浮現一絲歉意,柔聲道:“道兄……我來晚了一步,讓你受委屈了。”

  道兄?

  蘇奕一怔。

  女子身影窈窕修長,身著素白長衣,如瀑般的秀發垂落,膚如凝脂,一張臉龐絕美脫俗。

  尤為醒目的是,她眉心有著一點嫣紅胎記,一對幽藍色的靈眸似無垠瀚海般,深邃而雋秀。

  她素衣潔白,背負一口四尺血劍,風采絕代,足可驚艷天下。

  而她面對蘇奕時,螓首微垂,絕美的俏臉有歉然,也有一絲說不出的憐惜。

  蘇奕雖然一頭霧水,卻已認出出,此女……正是珞瑤!

  那塊手骨的主人,一個曾在太古最初時,就鎮守在幽冥之中,被幽冥帝君都視作“前輩”的神秘女子!

  “是你!!”

  青銅盒內,也是響起秦洞虛的大叫聲,透著驚怒。

  “死!”

  彌真突兀殺來,一盞青燈橫空,灑出億萬光明神焰。

  時空長河劇烈翻騰,恐怖的威能肆虐而至。

  女子立在那,背對這一切,不曾回頭。

  而在其背后,那一把四尺血劍忽地騰空而起。

  那一剎,無盡血光明耀十方,恐怖血腥的殺伐氣轟然爆發,那時空長河都被染上一抹刺目的紅色。

  而當這一劍一閃而過。

  轟——!

  億萬光明神焰像煙火般崩散、凋零、熄滅。

  緊跟著,砰的一聲巨響,那一盞由無數秩序規則凝聚的青燈,直接被轟飛出去。

  那一把血劍太凌厲,摧枯拉朽,有橫掃一切之威!

  彌真駭然變色,震怒道:“今日之局,乃是燃燈神尊和眾神一起聯手布設,你……就不怕被諸神懲處嗎!?”

  女子抬起左手。

  咔嚓!

  蘇奕所處的那座牢籠直接如紙糊般裂開。

  也讓蘇奕就此脫困!

  “道兄,時間無多,我的本尊正在和其他道友在‘無疆戰域’征戰,我先殺了這走狗,再帶你離開此地。”

  女子說著,悄然轉身。

  她那一對深邃雋秀的幽藍色眼眸,這一剎悄然化作剔透如血般的紅色。

  一身氣息,也隨之變了。

  猩紅如潮,交織為明耀諸天的血色秩序規則,繚繞在她綽約的身影四周,映現出周虛沉淪、萬象崩殂、尸山血海般的毀滅景象。

  “你……”

  彌真驚怒,毫不猶豫全力催動青燈。

  一尊如若諸天主宰般的佛陀虛影,從青燈衍化出的億萬光明神焰中浮現而出。

  這一瞬,時空長河都似扭曲,有被鎮壓崩斷的跡象。

  也就在這一瞬,女子出手。

  四尺血劍橫空而起,似鑿開萬古歲月的一道血光。

  砰!!!

  那一尊虛幻般的佛陀虛影才剛出現,就連同那一盞青燈一起,被血劍摧枯拉朽般碾碎。

  億萬光明神焰,就如被巨錘砸中的泡沫,轟然瓦解消弭。

  彌真驚駭欲絕,轉身就逃。

  可尚在半途,就被一片血色劍幕輕松鎮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