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內圣外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并不像人們所想,黃眉老怪并沒有人認慫!

  他低頭、交出所有寶物、并選擇撤離,乃是深思熟慮。

  一,沒有摸清楚蘇奕底牌之前,他不想充當別人的擋箭牌。

  二,一時隱忍,置身局外,才能坐山觀虎斗,漁翁得利!

  基于這樣的考慮,哪怕在一個小輩面前丟盡顏面,又算得了什么?

  可現在……

  黃眉老怪慫了!

  徹底心死如灰。

  百里川的死,讓他大受刺激,但還不至于被嚇到。

  可扶風子等一眾老怪物的滅亡,則讓黃眉老怪徹底膽寒,渾身都冷颼颼的。

  什么卷土重來、什么漁翁得利,他已不敢再考慮。

  心中只感到無比的慶幸。

  慶幸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此生最明智的一個抉擇!

  “看到了嗎,之前你們若不聽老子的話,把寶物交出去,注定會死的很難看!”

  黃眉老怪瞥了身邊的兩人一眼。

  兩人皆心有余悸,連連點頭。

  其中一人低聲道:“道兄,那蘇奕看起來……似乎真的撐不住了啊,這,或許是個難得的機會!”

  剛說完,此人后腦勺就被拍了一巴掌。

  黃眉老怪破口大罵,“還心存僥幸,想趁火打劫?簡直就是愚蠢他媽給愚蠢開門,愚蠢到家了!”

  “那蘇奕為何敢當著所有人的面打坐?為何那些老家伙一個個不敢輕舉妄動?你覺得只有你很能?”

  “想死?可以,去吧,老子不阻攔!”

  黃眉老怪很憤怒,吐沫星子飛濺。

  那人噤若寒蟬,再不敢多言。

  另一人慘然道:“想我等皆為虛境真仙,而今卻只能忍氣吞聲,著實……太慘了……”

  黃眉老怪嗤地冷笑道:“這算個屁的慘!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接下來,你們聽我命令行事!”

  “道兄打算做什么?”

  那兩人不解。

  黃眉老怪深呼吸一口氣,道:“去搏一把!”

  說著,他帶著那兩人,大步朝遠處的戰場行去。

  “嗯?那老怪物又回來了!”

  當黃眉老怪一行人走來,被云華青、雨凝第一時間注意到,皆露出警惕戒備之色。

  遠處那些虛境真仙,也都露出異色。

  之前捏鼻子認栽離開的黃眉老怪,這是打算殺一個回馬槍?

  場中,蘇奕兀自盤膝打坐,巋然不動,似渾然不覺。

  “黃眉老怪,你這是想做什么?”

  云華青冷冷開口。

  遠遠地,黃眉老怪頓足,眸子中泛起決然之色。

  而后,他面朝蘇奕的方向,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眾人:“???”

  這一跪,簡直驚天地泣鬼神!

  所有人都不禁瞠目,被震撼得腦袋發懵,黃眉老怪這是要鬧哪樣?

  “我#!”

  云華青都禁不住爆粗口,被驚到了。

  一位如若霸主般的虛境真仙,卻主動跪在蘇奕面前!

  這若傳出去,注定無人敢相信。

  跟隨黃眉老怪前來的那兩位虛境真仙也懵了,最初他們還以為,黃眉老怪不甘心,要搏一把大的。

  哪曾想,卻直接跪了!

  死寂般的氛圍中,黃眉老怪神色鄭重而莊肅,雙手按地,而后將頭顱緩緩叩于地面。

  五體投地。

  恰似虔誠的信徒在朝圣。

  “小老黃寅,前來懺悔贖罪!”

  黃眉老怪聲音顫抖,透著濃濃的悔恨之意,“為表誠心,小老愿充當奴仆,為蘇大人鞍前馬后,萬死不辭!”

  眾人神色異樣,這老東西,簡直也太豁出去了!

  蘇奕悄然睜開眼眸,道:“說出你真實的意圖。”

  語氣平淡,卻有直抵人心的力量。

  黃眉老怪的頭顱兀自叩在地上,顫聲道:“不瞞蘇大人,小老是真心實意懺悔,渴望為大人做事來贖罪,除此,也想著有朝一日,能得到大人的賞識,為小老解除身上的詛咒!”

  眾人頓時明白了。

  這老家伙豁出去下跪贖罪,分明就是為了換一個解除詛咒的機會!

  噗通!噗通!

  那跟隨黃眉老怪前來的兩人,也直接跪地,叩首道:“我們二人,也愿為蘇大人效犬馬之勞!”

  眾人:“……”

  蘇奕不禁哂笑,道:“雖有私心,倒也算誠實,可惜,你們還不夠資格充當本座的手下。”

  黃眉老怪渾身一僵,苦澀開口道:“蘇大人,我輩淪為逝靈,無非只想求一個茍活的機會,還請大人開恩,給予我等一個機會,無論您有任何要求,只要我等能答應,絕不會皺眉!”

  這番話,讓在場許多老怪物心生觸動,神色復雜,很不是滋味。

  云華青和雨凝同樣心有戚戚然。

  畢竟,他們也曾身為逝靈,經歷過那種人不人鬼不鬼的心酸和無奈。

  蘇奕目光掃視在場那些虛境真仙,又看了看跪伏在那的黃眉老怪等人,道:“都起來吧,待我打坐之后,便為爾等一一解除身上詛咒。”

  說罷,他閉上眼眸,潛心打坐。

  黃眉老怪等人則愣住,似難以置信,半響才反應過來,不禁激動得渾身顫抖,神色間盡是狂喜之色。

  “多謝蘇大人!多謝蘇大人!”

  他們不斷叩首,完全失態。

  這一幕,讓遠處那些虛境真仙騷動,驚詫之余,都不禁暗生羨慕和嫉妒之意。

  一些人甚至后悔,早知如此,也豁出顏面不要,去跪求這等機會了!

  一些人則暗嘆,捫心自問,他們再羨慕,也斷然做不到這等跪地乞求的事情。

  “黃眉老兒,蘇道友讓你們起身,就別磨嘰了。”

  云華青開口。

  “是是!”

  黃眉老怪等人連忙爬起身來,彼此對視,皆心潮起伏,眉梢眼角盡是歡喜。

  時間點滴流逝。

  許久,蘇奕長身而起,隨手解除掉黃眉老怪等人身上的詛咒力量。

  而后,他抬眼看向遠處的虛境真仙,道:“之前,爾等不曾與我為敵,既如此,我自不介意幫你們一把。”

  冷不丁聽到這番話,眾人不禁一呆,似難以置信。

  有人禁不住試探道:“蘇道友的意思是……也會幫我等解除身上的詛咒力量?”

  聲音都變得急促許多,眼神透著期待。

  蘇奕點頭。

  場中沸騰,那些虛境真仙都無法淡定,一個個喜上眉梢,激動得恨不得手舞足蹈。

  云華青和雨凝對視一眼,不禁都笑起來。

  他們對此,完全沒有任何意見,甚至很高興蘇奕會這么做。

  之前的蘇奕,太過淡漠和冷酷,孤傲而霸道,像沒有感情的無上主宰,讓他們只感到敬畏和壓抑。

  可現在,他們忽地發現,蘇奕并非冷血無情,身上也是有人情味的!

  這種發現,讓云華青和雨凝莫名地感到很踏實。

  “瞧瞧,這才叫真正的大胸襟、大氣魄!老朽……自慚弗如!”

  黃眉老怪感慨。

  “你們跪了,他們都沒跪,可同樣都獲得了蘇道友的幫助,你……不生氣?”

  云華青禁不住問。

  黃眉老怪搖頭道:“老朽跪的心甘情愿,又非被蘇大人脅迫,難得的是,蘇大人不計前嫌,助我擺脫詛咒之困,老朽感激都來不及,焉可能介懷?”

  很快,蘇奕已幫在場那些虛境真仙一一化解身上詛咒。

  “蘇道友,這是鄙人的一番心意,還望您收下!”

  一位老者上前躬身見禮,雙手托著一個儲物玉鐲,感激出聲。

  頓時,其他人也紛紛上前,拿出諸般寶物,一一呈上,言辭和神色間盡是感激。

  蘇奕眉頭微皺,道:“于我而言,幫你們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可不是為了這些寶物。”

  那位老者連忙道:“蘇道友莫要誤會,你的舉手之勞,于我等而言,則不亞于再造之恩,無論如何,也請您務必收下這些寶物,否則,我等心中可著實過意不去。”

  “是啊,還請蘇道友笑納!”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這些虛境真仙,倒也并非是客套。

  見識過蘇奕那霸道恐怖的手段,他們原本早已死心,不敢再妄想什么。

  可蘇奕卻主動提出,幫他們解除身上詛咒,這讓他們驚詫激動之余,也大受觸動。

  對蘇奕的看法都發生徹底的改觀。

  此時此刻,都是發自真心的在表達感激之情!

  蘇奕見此,心中輕語道:“我輩行事,內圣外王,恩威并重,這才是養心如玉,礪心如鋒。”

  這番話,是說給第六世聽的。

  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他眸光澄澈,愈發沉靜空靈,朝眾人點頭道:“那我便不再推辭了。”

  說罷,收起那些寶物。

  眾人見此,無不輕松下來,笑容滿面。

  雨凝眼神微微有些恍惚,此時的蘇奕,和之前那霸道冷酷的樣子明顯有些不一樣。

  讓人很難琢磨清楚。

  捫心自問,雨凝更愿意和現在的蘇奕為友,之前的蘇奕……太過霸道,與之相伴,讓人內心感到極大的壓力。

  伴君如伴虎!

  “諸位可知道‘遺落古跡’這個地方?”

  蘇奕問詢道。

  遺落古跡?

  眾人皺眉思忖,皆搖了搖頭。

  唯有黃眉老怪似想起什么,道:“蘇大人,小老曾打探到一個秘辛,據說這萬藏之地深處,立著一塊詛咒石碑。”

  “而那座石碑所鎮壓的地方,疑似藏有一條通往神秘之界的路徑。”

  “小老揣測,那神秘之界,很可能就是您要找的‘遺落古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