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封乾坤 禁真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鮑文泰那破碎的身影爆碎,化作光雨飛灑。

  蘇奕抬眼看向遠處的肖長寧,眼神淡漠冷酷,沒有一絲感情波動。

  如視一根草芥、一塊石頭、一只……螻蟻!

  那目光,讓肖長寧這等虛境真仙格外不舒服。

  他眉頭緊鎖,道:“我很不解,你……”

  不等說完,蘇奕身影憑空消失。

  緊跟著,一道劍氣突兀地乍現,如鑿破時空的一抹流光,斬向肖長寧。

  肖長寧掌間出現一桿戰矛,橫空怒掃。

  鐺!!!

  一股恐怖霸道的輪回力量從劍氣中迸發,震得那戰矛劇烈哀鳴,也震得肖長寧周身氣息翻騰,踉蹌倒退。

  他不由震驚,滿臉難以置信。

  這是羽化境角色能夠擁有的力量!?

  他可是虛境真仙,哪怕是逝靈之體,實力也堪比真正的虛境初期真仙。

  可現在,一個才踏足羽化之路不久的年輕人,竟一劍之下,將他擊退,這簡直駭人聽聞。

  蘇奕身影憑空而現,握著人間劍殺來。

  淡漠、

  冷酷、

  氣勢霸道如神。

  行走虛空時,則快若流光,化天涯于咫尺之間。

  人間劍碾碎長空。

  劍鋒之上,直似裹挾著一方輪回世界,浮現出諸般不可思議的神秘景象。

  肖長寧冷哼,全力出手。

  可僅僅瞬息,他就再次被轟退!

  那霸道的劍氣碾碎千丈長空,似無堅不摧,釋放出的威能,讓他這等虛境真仙都負傷。

  肖長寧差點瘋掉。

  一個如若待宰羊羔的小輩,怎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戰力?

  還不等他反應,蘇奕已再度殺來。

  和以前相比,他出劍時更直接,摒棄一切變化。

  簡單到極致,而力量則凝練到了極致!

  化凡境,本就融煉一身道行于神嬰,開萬古未有之道途。

  而劍修,同樣求的是一劍破萬法,至簡則至強!

  而融合第六世道業的蘇奕,對于劍道的認知,對于仙道的理解,早達到空前絕后的地步,足可俯瞰天上仙!

  哪怕受制于自身道行限制。

  哪怕境界相差太過懸殊。

  可憑借他那前世閱歷,以及自身的輪回奧義和九獄劍氣息,早和以往完全不同!

  “死!”

  僅僅須臾間,蘇奕縱身前沖,恍如剎那間的一抹流光劃過天地間。

  而在他手中,劍鋒一轉,在虛空拉出一道筆直的劍痕。

  劍氣橫空三千丈!

  所過之處,肖長寧的身影,被攔腰截斷!

  太快了,

  一劍之間,勢如破竹,無可阻擋。

  “你……絕對不是神嬰境修士!”

  肖長寧嘶聲大叫,滿臉的不甘。

  而后,他分成兩截的身影,轟然化作灰燼飄灑。

  蘇奕收起人間劍,都懶得多看一眼,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逝靈而已,算個……

  什么東西?

  他負手于背,腳下浮光掠影,徑自朝萬藏之地掠去。

  “殺!”

  十二位虛境真仙操縱杏黃旗,全力運轉仙元天圣戰陣。

  恐怖的禁陣仙光,被顧元缺御用在雙劍之中,不斷殺向紅云真人,襯得他直似天神般威風。紅云真人處境很被動。

  但,她卻并未被打壓,不曾負傷,顯露出超乎想象的強橫力量。

  另一處,

  雨凝的處境則岌岌可危!

  周蟄和薛喬枝一起聯手,全力攻伐,已將她打壓得快要抬不起頭,開始不斷負傷。

  這讓她心急如焚,又焦灼又憤怒,甚至有些……委屈!

  在前來的路上,她就已提醒,是否要提前做足準備。

  可無論是紅云真人,還是蘇奕,都沒當回事。

  可現在好了,一場精心布設的殺劫已落在每個人身上!

  紅云真人被顧元缺和一眾虛境真仙圍困。

  云華青是個叛徒!

  自己則被兩個狠茬子聯手牽制。

  最可氣的是,蘇奕竟在開戰之時就撐不住,被鮑文泰帶著倉惶而逃!

  一想到這,雨凝恨得牙齒都快咬碎。

  她不會忘了,這一路上蘇奕曾揚言要保者隱太平無事。

  也不會忘了,蘇奕要讓他們這些虛境真仙聽命行事。

  更不會忘了,蘇奕視這一場殺劫為小麻煩,不值得在意……

  甚至,就在這一場大戰爆發前,蘇奕竟喪心病狂到在看戲,還阻止她去援助紅云真人!

  這一系列事情,讓雨凝糟心壞了,終于明白紅云仙子這等人物,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因為那蘇奕,就是個大言不慚、狂妄自大的混賬!

  “者隱,你他媽瘋了?!”

  云華青大叫。

  他披頭散發,渾身負傷,極為狼狽凄慘。

  “叛徒,有何資格叫囂?”

  僧人者隱語氣平靜,寶相莊重。

  而在他出手時,則凌厲強勢,佛光浩蕩,直似降龍伏虎的羅漢,殺得云華青快要撐不住。

  “老子都說多少次了,他們是在誣蔑!”

  云華青嘶聲大叫,氣得肺都快炸開。

  “者隱,快殺了那叛徒,我已快撐不住了!”

  遠處,響起雨凝的催促聲。

  “好!”

  者隱點了點頭,催動一串念珠,掀起無盡佛火,席卷長空。

  云華青心中發寒,不由露出絕望之色。

  這一擊遮天蔽日,讓他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可就在這一剎,

  一道峻拔的身影突兀地憑空出現,袖袍一揮。

  轟隆!

  漫天佛火潰散。

  光雨紛飛中,云華青瞪大眼睛,道:“蘇道友!”

  來者正是蘇奕。

  遠處,僧人者隱眉頭皺起,旋即欣喜道:“蘇道友,你沒事就好,鮑道友呢,他沒和你一起回來?”

  遠處,正在廝殺戰斗的雨凝也感到驚詫,蘇奕……竟又回來了!?

  蘇奕眼神淡漠地看著者隱,道:“身為梵云寺的傳人,可你的行徑,讓我很失望。”

  者隱皺眉,溫聲道:“蘇道友是不是誤會了,那云華青乃是叛徒,我之所以對他動手,也是要鏟除這個內奸!”

  云華青氣得破口大罵:“老子才不是叛徒!禿驢,老子反倒想問問,你他媽哪只眼睛看出,老子背叛了?”

  蘇奕微微搖頭,他不再多言,邁步長空,直接出手。

  劍吟驚世,劍意通天徹地。

  剎那間,蘇奕的身影宛如一抹剎那飛逝的流光,憑空出現在者隱身前,一劍斬落。者隱臉色一沉,祭出一串念珠,與之硬撼。

  可瞬息間,念珠就炸開,散落飛射。

  者隱軀體倒退,臉色頓時變了,厲聲道:“蘇道友,你瘋了不成?”

  天塌地陷,無匹霸道的劍威在激蕩。

  蘇奕一劍削來,干脆利索,根本不廢話。

  砰!!!

  者隱全力抵抗,卻被一劍劈得軀體破損,如斷了線的風箏般倒射出去。

  同一時間,蘇奕抬手一拋。

  補天爐橫空而起,化作十丈大小,爐口掀起洶涌的紫色仙光,朝者隱鎮壓而下。

  “不——!”

  者隱終于色變,發出驚恐的大叫,瘋狂般要逃竄。

  可這注定是徒勞,瞬息而已,者隱連同他所在的那片虛空,都被補天爐吞沒!

  狂暴的紫色仙光交織,者隱的身影被鎮進補天爐內。

  剎那間,補天爐內傳出者隱那凄厲的慘叫,他的身影被茫無邊際般的血色雷霆抹殺!

  那是蘇奕從進入星璇禁區之后,一路搜集到的末法浩劫力量,充斥禁忌詭異的威能,如若恣肆的汪洋般。

  者隱哪怕是虛境真仙,可終究是逝靈,瞬息就灰飛煙滅。

  “我本念在梵云寺‘禪木老僧’的面子上,欲保你太平,可惜,你卻是個吃里扒外的叛徒。”

  蘇奕眼神淡漠冷酷。

  他一抬手,補天爐倏爾落入掌心。

  當年王夜鎮守第六天關時,曾和梵云寺禪木老僧一起并肩作戰,堪稱生死之交。

  正因如此,當見到來自梵云寺的者隱,他才表態,要保者隱。

  可現在,他才清楚,者隱和鮑文泰一樣,皆是混跡在他們這個陣營中的內奸!

  為何肖長寧誣蔑云華青是叛徒時,者隱會深信不疑,第一時間出手?

  為何者隱不聽云華青解釋?

  答案就是,者隱才是叛徒!

  “蘇道友他……他竟如此厲害!?”

  云華青瞠目結舌,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幾個眨眼間,便摧枯拉朽般鎮殺者隱!

  這差點顛覆云華青的認知,無法想象,這是一個神嬰境能夠擁有的力量!

  “蘇奕,你怎么能幫那叛徒殺害者隱!?”

  正在廝殺中苦苦支撐的雨凝,發出尖叫,聲音透著驚怒。

  云華青臉都黑下來,這蠢女人,到現在還沒看出來嗎,那者隱有問題!!

  蘇奕沒有在意。

  雨凝這女人,心腸是極好的,就是太笨了一些。

  “撤!”

  正在圍攻雨凝的周蟄、薛喬枝早已意識到不妙,而此時,眼見者隱被轟殺當場,兩人再不敢猶豫,選擇撤離。

  嗖!嗖!

  兩人挪移虛空,就要逃遁。

  蘇奕冷哼一聲,揚起人間劍,如天尊舉起遠古神山,猛地朝虛空中一鎮。

  轟——!

  萬丈山河,轟然劇顫。

  恐怖的玄禁法則,融入九獄劍的力量,從人間劍中迸發,山崩海嘯般擴散而開,封禁那片長空。

  而周蟄、薛喬枝挪移虛空的身影,頓時停滯在那。

  就像黏在蛛網中的兩只蟲子,任憑掙扎,也無法動彈。

  兩人齊齊色變,亡魂大冒。

  一劍之間,

  鎮山河!

  封乾坤!

  禁真仙!8149/9683356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