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內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氣氛壓抑。

  一口銹跡斑駁的刀鞘,悄然出現在紅云真人右手掌間。

  見此,黑袍女子雨凝再忍不住道:“紅云,且容我先說一句再動手。”

  她轉過身,盯著蘇奕,道:“蘇道友,你之前說過,這只是個小麻煩,若化解不了,便聽從你命令行事,現在,你就是這樣的安排?”

  “說實話,我已經忍你一路了!真的對你很失望!”

  說罷,雨凝再懶得看蘇奕一眼,對紅云真人道:“我話說完了,接下來的戰斗,算我一個!”

  她掌間浮現一柄通體漆黑的長矛,整個人的氣息也變得凌厲懾人。

  蘇奕眉頭微挑,沒有說什么。

  “紅云仙子,我不欲撕破臉,才苦口婆心,好言相勸,你卻不識好歹,真當我怕你不成?”

  遠處,顧元缺臉色一沉,眸光駭人。

  紅云真人對蘇奕等人道:“你們且先看著。”

  聲音還在回蕩。

  她綽約修長的身影憑空消失。

  下一刻,就已來到遠處天穹下,揮動黑色刀鞘,朝顧元缺斬去。

  干脆利索,卻又強勢到極致!

  顧元缺臉色徹底陰沉下來,不再遲疑。

  鏘!鏘!

  他拔出腰畔雙劍,縱身迎上去。

  劍氣縱橫,刺目的劍氣激射斗牛,狂暴無邊。

  可僅僅瞬息,伴隨震耳欲聾的爆鳴,顧元缺雖擋住這一擊,卻被震得倒退出去。

  他瞳孔驟然一凝。

  而還不等他站穩,紅云真人再度殺來。

  一口黑色刀鞘,蒸騰起沖霄的黑色道光,將虛空都震碎,也襯得紅云真人氣勢如虹,強橫而直接。

  “哼!早料到你不是虛境真仙層次的角色,我怎可能沒有準備?”

  顧元缺冷笑。

  他身影猛地一展。

  一股恐怖的威能,出現在顧元缺身上,讓他的威勢驟然暴漲一大截。

  “巔峰層次的虛境戰力!這怎可能?”

  云華青震驚。

  他們這些老家伙,生前都是巔峰層次的虛境真仙,可淪為逝靈之后,一身實力,也僅僅處于虛境初期水準。

  不止是他們,連肖長寧、周蟄這些對手,也都如此。

  誰也不可能再擁有生前最巔峰時的戰力。

  可誰曾想,顧元缺卻做到了!

  虛境初期和虛境巔峰之間,相差可不止一截!

  這一幕,也讓其他人心驚。

  鐺!鐺!鐺!

  天穹下,顧元缺揮動雙劍,硬生生擋住紅云真人的攻勢,激烈廝殺起來。

  他是滄溟山圣子,手中雙劍更是仙道神兵,再配合一身巔峰層次的虛境力量,在此刻顯露出超乎想象的恐怖威勢。

  然而,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

  顧元缺非但沒能徹底壓住紅云真人,反倒在幾個呼吸間之后,被紅云真人重新占據優勢,一次次將他的攻勢擊潰摧垮!!

  “這……”

  眾人皆動容,

  誰都沒想到,紅云真人竟能強橫到如斯地步!

  砰!!!

  虛空裂開。

  一抹刀氣當空鎮殺,將顧元缺震得倒退出去。

  “果然,你生前必然是圣境仙君!否則,斷不可能擁有如此力量!”

  顧元缺臉色陰沉。

  雖被擊退,他卻并不驚慌。

  紅云真人沒有理會。

  或者說,動手之后,她已不屑再多說一個字!

  “按計劃行事!”

  顧元缺發出大喝。

  頓時,附近區域中,沖出十二位虛境真仙,各持一桿杏黃旗,締結為戰陣。

  如瀑的仙光激射,十二桿杏黃旗掀起怒海狂濤般的仙道禁制波動,覆蓋那片天宇。

  仙元天圣戰陣!

  滄溟山的護道大陣之一。

  而顧元缺揮動雙劍時,竟牽引這座戰陣的力量為己用,讓其戰力一下子翻倍暴漲。

  一擊而已,紅云真人被撼退,她一對秀眉不由蹙起。

  “哈哈哈,任你來歷特殊,神通廣大,在我的布局下,也必敗無疑!”

  顧元缺仰天大笑,儀態張揚,揮劍殺伐。

  而那十二位虛境真仙,則全力運轉戰陣,配合顧元缺。

  一時間,紅云真人陷入重重圍困之中。

  遠處,云華青、雨凝等人皆吃驚,心中發緊,臉色都變了。

  “不能再等了,一起動手,和他們拼了!”

  雨凝殺氣騰騰,正要前往援助,就被蘇奕阻止。

  “別慌,好戲才剛開始而已。”

  蘇奕眼神深邃平靜,古井不波。

  雨凝氣惱道:“都什么時候了,還看戲?虧紅云那般重視你,你卻如此狼心狗肺,讓開!”

  蘇奕道:“別忘了,你曾答應,要聽我號令。”

  雨凝俏臉一陣青一陣白,氣得貝齒緊咬。

  “他們來了!”

  僧人者隱忽地出聲。

  就見遠處天穹下,肖長寧、周蟄、薛喬枝三人朝這邊行來。

  “姓蘇的,你還要看戲嗎?”

  雨凝憤怒道。

  蘇奕道:“三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而已,無須在意他們。”

  雨凝:“???”

  她氣得都恨不得捏死蘇奕,敵人可都殺過來了,還……無須在意!?

  周蟄和薛喬枝聯手,率先殺來。

  雨凝再也按捺不住,揮動手中黑色戰矛,沖了過去,和周蟄、薛喬枝激烈廝殺起來。

  而此時,肖長寧忽地大喝道:“云華青,趁此時機,還不動手,去擒下那蘇奕?”

  雨凝嬌軀一僵,什么意思,云華青是敵人的內奸!?

  “好你個云華青,怪不得這一路上,你處處針對蘇道友,原來早就包藏禍心!”

  鮑文泰震怒,臉色鐵青。

  說話時,他第一時間護在了蘇奕身前。

  “還真是個老混賬!”

  僧人者隱更是直接,祭出手中的念珠,朝云華青殺去。

  云華青一呆,面頰漲紅,大吼道:“誰他媽和你們是一伙的?者隱,千萬別上當!!”

  者隱根本不聽,眼神冰冷,催動念珠,轟了過去。

  同一時間,肖長寧直接朝蘇奕殺來。

  “小家伙,現在紅云仙子可護不住你了。”

  肖長寧大笑。

  他很得意,眼神熾熱,挪移長空而來。

  “走!”

  鮑文泰臉色大變,抓住蘇奕的胳膊,就朝遠處掠去。

  肖長寧邁步追了上去。

  幾個呼吸間而已,鮑文泰已帶著蘇奕逃離戰場。

  而在后方,肖長寧緊追不舍。

  “行了,此地已沒有其他人,將那小東西擒下吧。”

  忽地,后方傳來肖長寧的聲音。

  一手抓住蘇奕胳膊的鮑文泰忽地頓足,笑容慈和道,“蘇道友,對不住了。”

  說話時,他握著蘇奕胳膊的掌指發力。

  瞬息間,就將蘇奕一身道行禁錮。

  “果然不出所料,真正的內奸是你。”

  蘇奕眼神澄澈而平靜。

  鮑文泰驚訝道:“你早看出來了?”

  蘇奕點了點頭,坦然道:“早在星璇禁區外,我就已看出你包藏禍心,只不過,那時候還不清楚,云華青是否和你一伙,故而不曾打草驚蛇,打算看看,你想玩什么花樣。”

  鮑文泰神色明滅不定,旋即笑道:“可惜,你已經徹底沒機會反抗了!”

  這時候,肖長寧已經從遠處悠然走來,吩咐道:“鮑老兒,你帶著這小子離開,去老地方等著,我回去接應他們之后,就去和你匯合。”

  “好!”

  鮑文泰答應。

  蘇奕忽地說道:“看來,顧元缺等人也被你們利用了。”

  肖長寧不禁笑起來,“好眼力!若沒有顧元缺他們牽制紅云仙子,我等焉可能有機會拿下你?”

  他揮了揮手,“鮑老兒,快去吧,記住,別傷到這小東西,我們還需要他身上的輪回力量。”

  說著,他轉身要走。

  “且慢,真正的好戲……從現在才開始,慌什么?”

  蘇奕那淡漠的聲音響起。

  肖長寧一怔,扭頭看去,好笑道:“好戲?什么意思?難道你還能……翻天不成?”

  “你且看著。”

  已淪為階下囚般的蘇奕,忽地探出一只手,攥住了鮑文泰的脖頸!

  “你……”

  鮑文泰大驚失色。

  他乃虛境真仙,擒下蘇奕時,早將蘇奕一身道行禁錮。

  哪能想到,轉眼間,反倒自己被擒住了?

  鮑文泰猛地掙扎,試圖反抗。

  可一股恐怖霸道的力量融合著輪回的氣息,從蘇奕指尖擴散,直接將其重創。

  他軀體似爆竹般炸開無數裂痕,而脖頸被蘇奕攥住,連慘叫都發不出,臉頰憋得扭曲而猙獰,寫滿痛苦。

  而同一時間,蘇奕抬手將鮑文泰發絲間拔出一根黑色木簪。

  “是這根木簪,暴露了你的身份。”

  蘇奕指尖一抹。

  黑色木簪表面撲簌簌碎裂,露出內部所藏的一枚纖細若牛毛的金針。

  “青恒仙洲‘水月仙閣’的獨門秘寶‘無相子母針’,這等寶物,分作子母一對,可瞞過仙君的法眼,在無聲息之間傳遞消息,也可掩藏和改變自身的氣息,極為罕見,便是在仙界,能認出此物的也不多見。”

  蘇奕說著,抬眼看向遠處的肖長寧,語氣隨意道,“你手中,有著另一枚金針,也正因如此,才讓我早料到你們兩個早已狼狽為奸。”

  鮑文泰瞪大眼睛,滿臉寫著難以置信。

  肖長寧也愣住,心生驚濤駭浪。

  打破腦袋,兩人都沒想到,蘇奕這樣一個人間界的神嬰境小角色,竟能識破這一點!

  太離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