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此寶有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察覺到了這些虛境真仙的不悅。

  但他并未說什么,

  只靜靜地等待著。

  僧人者隱想了想,溫聲道:“此次行動,我等皆以紅云仙子馬首是瞻,有她這般超然存在坐鎮大局,當可無憂,貧僧不解的是,蘇道友為何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蘇奕淡然道:“為了讓你們都可以活下來。”

  眾人:“???”

  者隱都不禁沉默,目光看向紅云真人。

  其他人也將目光看過去。

  “我同意。”

  紅云仙子神色恬靜,不假思索就答應了。

  眾人都是一呆。

  云華青皺眉道:“紅云仙子,這可不是兒戲。你……”

  不等說完,那獸袍老者已笑著答應道:“我也同意。”

  僧人者隱想了想,道:“算我一個。”

  黑袍女子沉默片刻,最終說道:“我同意紅云的決定。”

  無疑,她對聽從蘇奕的號令還是很抵觸的,但,源于對紅云真人的信任,才勉強答應下來。

  “你們怎么……”

  云華青很懵,感覺很荒唐,很滑稽,堂堂一眾虛境真仙,居然都答應挺拔從一個小輩的號令?

  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未免也太瘋狂了吧!

  深呼吸一口氣,云華青一咬牙,道:“我……同意!”

  話一出口,他臉上火辣辣的,感覺就像自己在打自己的臉,頗有些無地自容。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就提前說好,接下來的路途上,一旦遇到棘手的事情,誰若不聽從號令,壞了事情,我必不饒!”

  蘇奕道。

  這番話,讓那些虛境真仙直皺眉頭。

  可最終都忍住。

  唯有紅云仙子點頭道:“必當如此。”

  接下來,蘇奕一一為眾人化解身上的詛咒力量。

  自然也包括紅云真人。

  至此,一眾虛境真仙心中終于舒服許多,渾身輕松,眉梢間皆帶著欣喜和快慰。

  身為逝靈,被詛咒力量困擾,若不解除,此生縱使能活下來,也是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可憐蟲,也再無法踏足更高境界!

  而今,隨著詛咒解除,可重獲新生也沒有區別!

  接下來,一行人繼續行動。

  這星璇禁區,到處充斥著兇險,諸如足有萬丈長的空間裂痕、肆虐的災劫風暴、詭異莫測的飛仙光雨、冷不丁出現的時空流光……

  每一種力量,都足以輕易把仙人撕碎!

  不過,在紅云真人帶隊下,一行人有驚無險地避開了這一重重兇險莫測的殺劫。

  在此過程中,蘇奕也是收集到了越來越多的浩劫力量,補天爐內盡是洶涌的血色劫光。

  路途上,紅云真人也忍不住傳音,問詢蘇奕為何要讓那些老家伙聽從號令行事。

  蘇奕只回答說,“既然一起行動,就必須保證每個人都活下來。”

  這樣的答案,之前蘇奕就已說過。

  可當聽到蘇奕再次重述一遍后,紅云真人似乎終于理解了,她神色認真地跟蘇奕說了聲謝謝。

  別人視蘇奕為小輩,排斥蘇奕這個條件,甚至認為他喪心病狂。

  可紅云真人不會。

  她清楚,若真如自己揣測那般,蘇奕已覺醒前世記憶,那么以蘇奕的身份和底氣,完全可以在場對任何人發號施令!

  甚至,蘇奕完全不必這么做。

  可他偏偏這么做了。

  為何?

  那是把他們所有人都當做了同一陣營的同伴!

  休戚與共!

  如此一想,云華青等人的抵觸和排斥,反倒就顯得很小家子氣了。

  當然,這是認知造成的差異。

  紅云真人自不會介意。

  并且她看得出,蘇奕也根本不在意這些。

  “蘇道友的確變得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

  紅云真人這一刻,也不由升起一股抑制不住的沖動,想親口問一問,蘇奕究竟是否如她揣測那般,前世曾是中央仙庭那位戰力傲冠十大仙君之首的劍瘋子。

  可最終,她還是忍住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只要心中有數,不見得什么事情都要刨根問底。

  這是一種尊重。

  同一時間,蘇奕揉了揉自己的眉宇。

  他清醒意識到,第六世在影響自己的舉動!

  就像這個條件,當說出口時,他并未感覺有何不妥。

  可當此刻想來,卻有違自己本心!

  換做他真正的做法,注定只會冷眼旁觀,而非主動摻合。

  而現在,他想明白了。

  這是第六世王夜的行事作風。

  王夜年輕時候,曾鎮守仙界北河仙洲第六天關多年,和一眾同袍一起浴血奮戰,同生共死。

  每一次行動,他必窮盡一切手段,護住身邊所有人周全!

  哪怕有同伴戰死,他也會將其尸體背回來,親自入殮,予以厚葬!

  “這倒是一個可敬可佩的好習慣,不過,想用這種方式潛移默化,悄無聲息地取我而代之,注定不可能。”

  蘇奕眸光澄澈,心中自語,“我啊,姑且冷眼旁觀,看看你能掀起多大風浪,帶給我多大影響!”

  半個時辰后。

  “蘇道友,你看那邊,似乎就是你所要尋找的神廟!”

  獸袍老者忽地開口,指著遠處。

  那是一片殘破昏暗的地帶,大地上盡是殘破的廢墟,虛空中黑霧彌漫。

  而在霧靄彌漫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座造型獨特的古老建筑,通體漆黑,足有百尺高。

  看起來的確像是一座荒廢掉的神廟,透著詭異神秘的氣息。

  “應該就是那。”

  蘇奕點頭。

  在趕路時,他已跟紅云真人說過,此行要探尋一位故友的下落。

  那位故友便是古董商,疑似被困在一座神廟內。

  這一路上,他們路過許許多多地方,一直不曾遇到。

  而現在,終于有所發現!

  “走,我們一起去看看。”

  紅云真人當先帶路。

  當抵達那片廢墟,還未靠近那座神廟時,紅云真人秀眉微皺,道:“好像有人提前抵達了。”

  話音剛落。

  轟——!

  遠處那座籠罩在黑霧中的神廟內,傳出一陣劇烈的打斗轟鳴聲。

  緊跟著,神輝沖霄,光焰肆虐,附近天地都被照亮,黑色的霧靄都被驅散。

  而后,三道身影猛地從那座神廟中沖了出來。

  而那座神廟,則轟然傾塌,淪為廢墟。

  眾人一怔,都沒想到,還沒等他們前往探尋,那座神廟竟就這般被毀掉了!

  這是否意味著,蘇奕要找的那位故友……早已不在人世?

  眾人下意識抬眼看向那三道身影。

  那是兩男一女。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羽衣,身影偉岸的男子,氣息極為恐怖懾人。

  此時,羽衣男子右手托著一個青銅寶塔,神色激動而狂熱,仰天大笑道:

  “哈哈哈!不枉我們冒死一試,不曾想,竟能獲得如此重寶!本座敢肯定,此物必是一件圣級仙寶!”

  他眉飛色舞,滿臉喜色。

  旋即,他似有察覺,霍然扭頭,朝遠處望去。

  那眸子直似一對金燈般璀璨懾人,劃破長空,看到了蘇奕等人。

  他的笑容,隨即斂去。

  同一時間,羽衣男子身旁的兩人,也注意到這一幕,都不禁警惕起來。

  “原來是他們。”

  獸袍老者認出那三人的身份,飛快傳音介紹給蘇奕。

  事實上,這一路上,獸袍老者對待蘇奕的態度一直極為和善,和其他人截然不同。

  很快,蘇奕就了解到,那為首的羽衣男子,名喚肖長寧,身旁的一男一女,分別叫周蟄和薛喬枝。

  三人,皆是虛境真仙,以往歲月中,蟄伏在飛仙禁區內!

  不過,蘇奕的注意力,則一直落在羽衣男子肖長寧手中的那座青銅寶塔上。

  “紅云仙子?原來是你們。”

  肖長寧眼眸一縮,同樣認出紅云真人和獸袍男子等人的身份。

  旋即,羽衣男子笑起來,“可惜,你們來晚了一步,此地的機緣,已被我等搶先奪在手中。”

  不等其他人開口,蘇奕已淡然道:“這樁機緣,早已有主,乃是我朋友的寶物,把它放下,我讓你們離開。”

  此話一出,肖長寧三人似聽到個笑話般,皆不禁冷笑起來。

  肖長寧眸子肆無忌憚地打量了蘇奕一番,旋即恍然道:“你就是那個執掌輪回力量的蘇奕吧,哈哈,哪怕想搶奪造化,也編一個好點的借口!”

  他眼神戲謔,言辭盡是譏諷。

  肖長寧身旁,名叫周蟄的男子冷冷開口道:“你說此寶早已有主,那他的主人在哪里?”

  他身著藍衫,玉樹臨風,背負一口古劍,氣息極為懾人。

  蘇奕神色平淡道:“若我猜測不錯,就藏在那座寶塔內。”

  眾人都一怔。

  肖長寧嗤地笑起來,不屑道:“笑話!我之前已查探過此塔,根本沒有任何活人的氣息!”

  一側,那名叫薛喬枝的女子嬌笑道:“小家伙,要不……你叫一聲,看是否有人答應?”

  聲音中盡是調侃、逗弄之意。

  肖長寧和周蟄都笑起來。

  紅云真人眉頭皺起,眼神變得冷冽下來。

  “也行。”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蘇奕答應了下來,淡淡說道:“鐵公雞,若還活著,就趕緊吱一聲,否則,我可就不管今天的事情了。”

  聲音剛落下。

  在眾人驚愕的表情下,肖長寧手中托著的青銅寶塔內,猛地傳出一陣急促的聲音:

  “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